东汉轶事——汉江回万里,派作九龙盘
其实在汉明帝的时候,也就是班超还是个小弟的时候,公元72年因为北匈奴侵袭河西,汉军联合南匈奴、还有较早归附汉的乌桓,一个早就看匈奴不顺眼的乌桓同族鲜卑共同攻击匈奴,这才有了“疏勒潺潺”说的窦固和耿忠出酒泉击杀匈奴西翼,来苗和乌桓校尉文穆出平城(现在的大同)攻中翼,其实我们发现这种战略就完全是延续汉武帝的了,从汉武帝时期收编乌桓之后,虽然也有小规模冲突,但是大致上东北地区的安全系数大大提高了,当然那时候我们也想不到他的小兄弟鲜卑以后会那么厉害。

  当然了这一波肯定还是窦固、耿忠最厉害,这波人一直追到北匈奴呼衍王部的天山一带,匈奴大败亏输,当然在这个时候班超表现的就很好,两年后,窦固又在蒲类海(新疆的巴里坤湖)击破匈奴白山部一直进入车师,西域都护府才得以建立。


  75年,北匈奴派左鹿蠡王攻打车师,耿恭(耿忠堂弟)援救车师,途中被北匈奴打的全军覆没。随后耿恭没辙

  恭乘城搏战,以毒药傅矢。传语匈奴曰:“汉家箭神,其中疮者必有异。”因发强弩射之。虏中矢者,视创皆沸,遂大惊。会天暴风雨,随雨击之,杀伤甚众。匈奴震怖,相谓曰:“汉兵神,真可畏也!”遂解去。

  也就是说耿忠把毒药涂在箭上,告诉匈奴汉家的箭中箭会沾染神异,强弩射到的匈奴的伤口血都沸腾起来(过氧化氢吧),军心大乱,结果碰巧天降大雨,耿恭趁雨击杀匈奴,匈奴这下真的认为汉军有神力,于是撤退。

  这也是——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来源,也正是这么一代代人的经营,才让班超在西域的经营有了更好的保障。

  到了汉章帝的时候,83年,匈奴因为西域越来越难控制,鲜卑趁机大肆进攻北匈奴,南匈奴也趁机和汉章帝说希望借此机会北伐回到原来的王庭汉章帝还不知道匈奴大叔打的什么算盘,所以就没同意,放回去就白瞎这么个家犬了。北匈奴被鲜卑打的节节败退 ,这段时间北匈奴人疯狂的南下归附汉朝,南匈奴虽然回漠北没被汉支持,但是他们还是很仇恨北匈奴的,所以还是在猖狂进攻,北匈奴终于在87年被鲜卑大败,优留单于被杀。

  老大都死了的北匈奴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西域一直在被班超连打带忽悠,汉和帝就趁机和南匈奴又一次进击北匈奴。

  我们回头看看这个汉和帝,这个皇帝承接在“明章之治”之后,不能不说是个好时候,但是因为汉和帝继位时候才10岁,他干妈窦太后就一手遮天了,更何况在汉章帝的时候就重用外戚,窦家和耿家一样本来就是光武帝的云台二十八将,也是西汉那个窦太后的后人,就是这个时候窦太后把自己哥哥窦宪升职侍中,掌管机密要务,让弟弟窦笃当虎贲中郎将,掌管皇家亲军,剩下的窦家人也都是高官。

  所以窦太后极其专权,随后窦太后下令攻打北匈奴。


  89年,窦宪、耿秉(这两家人配合的特别好,一代接着一代)和南匈奴军队汇合在现在内蒙一带,与北匈奴在稽落山又来了一仗(现在蒙古国),北单于毫无悬念的大败,按照后汉书的话说有万余人归附汉军,随后窦宪、耿秉登燕然山(以后总会提到,蒙古国杭爱山)刻石纪功。北单于继续逃遁,91年汉军在阿尔泰山(新疆俄罗斯一带)又大破北匈奴,北单于实在是没辙了,只能继续逃到乌孙。

  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

  所以我们发现汉朝这些大胜仗经常会被我们在两宋时提到。

  但是到了后期,窦家人越来越肆意妄为,随意任用官吏,外戚已经走向了极其恶劣的方向。

  所以这么一来汉和帝刘肇是个完全被孤立起来的人,只有宦官和自己比较亲近,他十分喜欢有心计并且谨慎的中常侍郑众,于是就和他密谋杀掉窦宪。由正好这个时候窦宪出兵结束回到洛阳,92年,汉和帝下诏关闭城门,逮捕窦家近臣郭璜、郭举、邓叠、邓磊处死,罢免窦宪的大将军职务,窦宪和兄弟们被强行派往封国,随后被逼自杀,所以说窦宪也是个悲情人物,窦家虽是外戚专权,却在对抗匈奴的过程里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窦家可以说在两汉也是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的。

  随后汉和帝亲政,按照史书的评价那就是个绝对的英明帝王,总之事无巨细亲历朝政。

  94年,南匈奴亭独尸逐侯鞮单于继位(别记这名字),朝廷让他控制北匈奴,但是北匈奴很不爽这个名字很长的亭独尸逐侯鞮单于,同年匈奴发生哗变,他们扶助奥鞬日逐王逢侯(简记为逢侯)作为单于,匈奴又一次分裂了,逢侯带着部众继续挑战汉朝,这次汉军又是领着小弟乌桓鲜卑一起追逢侯追出塞。

  95年,就是上一篇说的班超被封定远侯,西域平定的时候。 东汉国力达到极盛,可以说和帝时代是个相当于昭宣中兴的——“永元之隆”。

  可是好景不长,105年汉和帝仅仅27岁就驾崩,连年对于宦官中常侍等的信任让东汉的宦官专政有了萌芽,仅仅满百天的儿子刘隆继位,也就是历史上的汉殇帝,结果汉和帝刚埋了,汉殇帝同年就挂掉了,邓太后立仅仅13岁的汉和帝侄子刘祜称帝,也就是汉安帝。

  当年北单于被打跑后,残部一直龟缩在乌孙继续骚扰西域,班超这个时候已经离任,继任的任尚完全没有班超那两下子,他没听从班超希望他能善待西域士卒的建议,最后搞得西域各国一个接一个的反叛,107年西域都护只能废弃,逢侯趁着西域废弃,联合匈奴残部继续控制西域,后来又是羌族起义,这个离任的任尚虽说管理西域不行,但是打羌人还是不错的,连着11年的羌人战争让东汉国力大减,也催生了凉州一大片的边疆羌汉混杂区,这也就促成了后来汉末的动乱。

  118年,逢侯被鲜卑大败,最后只能投靠东汉。

  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119年,北匈奴残部做最后一搏,攻陷了夷吾,杀死了驻守的索班。汉安帝没办法,只能还是把班家人搬出来,他们把班超的儿子班勇提了上来,并且这个班勇还是个混血,是班超和疏勒公主生的孩子,所以让他解决西域就比较好办了,123年,匈奴和车师进入河西走廊,汉安帝没有听从朝廷内放弃河西的声音,令班勇为西域长史,他毕竟是个西域混血,依靠河西四郡和西域军队,击溃匈奴,车师毕竟是害怕班超的威名,所以也投降了,124年班勇继续出击北匈奴,匈奴又是惨败,西域经过短暂的独立又被收回。

  早期朝廷中一直是邓太后专权,而汉和帝时代就宠幸的那和宦官郑众和蔡伦共同把持大权(这俩人都是“中常侍”,当然蔡伦就太有名了)。一群很不爽的士大夫就密谋杀死郑众、蔡伦,废黜邓太后和汉安帝等等,消息走漏之后,邓太后疯狂诛杀党羽,士大夫群体又一次衰微,当时相对来说邓家人并不是飞扬跋扈的那种类型,所以说在外戚里面算是说得过去了,121年,邓太后去世汉安帝总算恢复了朝政,但是也就是124年班勇出击匈奴的时候,京洛阳周围发生大地震还有冰雹,一时间人心惶惶,而安帝亲政之后做的比他爸更过分,他虽然间接逼死了蔡伦,但是却搞了一批新的宦官——封江京为都乡侯,封李闰为雍乡侯,仍然是抬高宦官排挤外戚的过程,宦官飞扬跋扈,只要对自己不利的大臣都被诬告致死,

  125年,安帝病死,年仅32岁,其实也是巧了,东汉的皇帝都太命短,间接的导致了外戚、宦官的愈演愈烈。

  汉安帝时期,皇后阎姬因为无子,一直迫害被立为太子的刘保,甚至还拉上耿家废黜了刘保,后来阎太后立汉章帝的孙子刘懿为帝,也就是汉少帝,同时又是把自己家人各种封官,不过也是又巧了,同年10月汉少帝刘懿病重,或许真的是汉朝国祚真的要结束了,外戚阎显和宦官江京趁着刘懿去世秘不发丧,阎显与江京等奏请阎太后秘不发丧,希望扶植新皇帝。而这个时候刘保也希望趁机夺权,随后外戚和宦官拥立的济北王、河间王王子还在通往洛阳的途中的时候,刘保让孙程等十九名宦官合力斩杀江京等党徒,刘保继位也就是汉顺帝,阎显、阎景、阎晏等外戚全部被杀,刘保因为是孙程等宦官拥立的,所以十九位宦官全部被封侯。从这之后就是宦官集团和刘保的外戚梁家专权,地方上地主豪强并起,中央管理混乱,144年,年仅30岁的刘保驾崩,他儿子2岁的刘炳继位,仍然是外戚梁冀把持朝政,朝廷越来越腐败,结果这孩子四岁就死了,梁冀又把汉章帝玄孙刘缵扶了上来,这也就是汉质帝,这孩子虽然小但是可真是不畏强权,当着群臣的面说粱冀——“跋扈将军”,仅仅1年后,梁冀怕没法控制这孩子,就用毒饼给人家毒死了。

  梁冀这个时候又注意到了才15岁的汉质帝哥哥刘志,士大夫当然竭力反对,要不是有宦官曹腾帮忙,刘志肯定上不去,和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恶名昭彰的汉桓帝,当然了,这个曹腾也想不到自己会是历史上唯一一个以宦官身份被正统王朝追认皇帝的人。


  早期的汉桓帝就是一个傀儡,梁翼基本就是——

  “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谒赞不名,礼仪比萧何”;又增封其食邑为四县,比邓禹;赏赐金钱、奴婢、彩帛、车马、衣服、甲第,比霍光;还封其弟梁不疑为颍阳候、梁蒙为西甲侯、梁蒙之子梁胤为襄邑候、其妻孙寿为襄城君,并加赐赤绂,比长公丰。

  这样一来,梁家的光荣到达了顶点,汉桓帝天天看人家颜色过日子,后来梁翼给桓帝安排的梁皇后去世,桓帝开始想搞掉梁家了,他又开始联系和梁翼不和的宦官唐衡、单超、左倌、徐璜和具瑗密谋除掉梁冀,随后“黄门令”宦官具瑗把御林军带领包围梁宅,命光禄勋袁盱持节除掉了他的大将军,梁冀知道大势已去随即自杀。

  这些完全就是个循环,宦官5人组又被封侯,甚至单超都能任车骑将军这样的高官,桓帝其实都有点害怕公公5人组了,165年以左倌哥哥左称——“请托州郡,聚敛为奸,宾客放纵,侵犯吏民”为由,逼杀左氏宦官,随后贬具瑗、单超、徐璜和唐衡之后全降为乡侯。

  但是桓帝记吃不记打,他搞这些宦官其实还利用了一批新的宦官,所以又有一批宦官上台,国家算是烂到骨子里了,桓帝个人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卖官鬻爵,当时由于统治阶级的奢侈腐朽,国家财政基本枯竭。在这种情况下,桓帝一方面采取对农民加重赋税的办法来解决财政困难,如延熹八年令郡国有田者每市交10钱为税;另一方面也采取一些应急措施,主要就是减借百官俸禄,借王、侯国租税和卖官鬻爵。桓帝的卖官鬻爵是从延熹四年(161年)开始实行的。这一年,161年,零吾羌、先零羌这两拨羌人又起义了,这群人一路进入到了关中地区,桓帝很会做买卖,大量贱卖“关内侯”、“虎贲郎”、“羽林郎”、“缇骑营士”和“五大夫”,这一下贪污成了合法的了,当官的也没任何威慑力了,等到后来的汉灵帝那就更是有样学样了,这么一来士大夫肯定极其难以接受,书生豪族子弟,动不动就爱来个抗议,这么一来,轰轰烈烈的——“党锢之祸”爆发,大量的士大夫阶层的“党人”被囚禁迫害,一时之间士大夫和刘氏统治的相互信任荡然无存,这里面主要就是这些“党人”,其实每个人都有段自己的故事,只不过大众比较喜闻乐见的也就是刘表了。

  三君——窦武、刘淑、陈蕃——“一世之所宗”。

  八俊——李膺、荀昱、杜密、王畅、刘佑、魏朗、赵典、朱寓——“人之英”;

  八顾——郭林宗、宗慈、巴肃、夏馥、范滂、尹勋、蔡衍、羊步——“能以德行引人者”;

  八及——张俭、岑晊、刘表、陈翔、孔昱、苑康、檀敷、翟超——“能导人追宗者”;

  八厨——度尚、张邈、王考、刘儒、胡母班、秦周、蕃向、王章——“能以财救人者”。

  汉桓帝时期后宫也是非常混乱,光陈蕃就让他放出宫女500多人,后来他的窦皇后逐渐崭露头角,又一轮新的外戚专权开始了——167年,汉桓帝在36岁时驾崩,无子,窦皇后开始专权(窦家这是和刘家干上了)。

  随后窦家拥立汉章帝重孙刘苌的儿子刘宏继位,这也就是基本埋葬汉王朝的汉灵帝了。

  168年,外戚窦武率百官迎接汉灵帝,随后追封老妈董氏——“慎园贵人”,当然了这个也就造成了日后很大的一个问题,窦武因此也成为大将军,太傅陈蕃主持朝政,陈蕃开始把党锢之祸里面的士大夫又挖了出来,而窦武默许的原因也是两边都看宦官不顺眼。

  结果这个窦武弹劾人家的密信被宦官“长乐五官史”——朱瑀得到,毕竟公公们玩特务还是很厉害的,朱瑀迅速和王甫、曹节等宦官合作,这群人发动的政变名字也很神奇叫——“辛亥政变”。窦武被灭族,陈蕃被一撸到底,还有一堆流放到了交州也就是现在越南北部广西大部的地方去和猴子玩耍了,汉灵帝一看这下也没什么麻烦事了,就专心对付西边让人不省心的羌人了。

  我们知道羌人本来是和我们汉人同源的一批人,曾经都是在青海甘肃一带活动的,后来羌人一部分西迁成为若羌、发羌(藏族祖先)还有各种杂羌等等,而东迁到关中的一部分就成了我们,等到匈奴老实了之后羌人又找到了生存空间开始骚扰,东汉没少和羌人打仗,汉安帝那时候还能压过去,但是到了汉桓帝的时候国力已经不行了,这个时候和羌人的战争却节节败退,这个时候就有人提议要不就找个当地豪强帮忙吧,这个时候陇西地方官员说还真有这么一人。

  董卓本来是岷山一带的土豪世家,其实也就是个大地主,据说

  “少好侠,尝游羌中”、“性粗猛有谋”。

  董卓经常跑到羌人的地方和叔叔们混,毕竟家里有点钱,再加上也很会骑射,一时间羌人就和董卓的关系搞得非常近,随着董卓的成长,慢慢的大酋长就都被吸引过来了,他们希望和董卓交好以缓和和汉人的矛盾,随后地方其他豪强知道董卓有羌人罩着,也都纷纷过来称兄道弟。

  在那个时代毕竟流氓已经是最大的本钱了,董卓收罗大量的流民和无赖,董卓仗义疏财十分讲义气,所以慢慢的就成了一个“游侠”的形象,到处维护治安,收拢党羽。很快不论是羌人汉人、黑道白道,董卓都让自己成了举足轻重的人物,成为整个陇西地区最大的一股势力了。

  所以167年,汉桓帝已经快挂掉的时候,赶紧任命董卓担任“羽林郎”,河西地区的军队全部被董卓控制,据说董卓可以“左右开弓”,所以在战场上极其能打,而且他和羌人的战争又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羌人很快就被压制下去了,董卓也就青云直上,成了一方大军阀了。

  169年也就是汉灵帝继位的第2年,最后一波羌人先零羌在塞外谷被击败,羌人叛乱全部被平定。

  羌人叛乱虽然稳定了,各式各样的民间组织又开始发展了起来,但是汉灵帝一看这些地方势力这么能打,也就不在乎了,180年,汉灵帝在士大夫集团的极力反对下和宦官集团的极力支持下,立杀猪的出身的“何氏”作为皇后,她大哥何进和二哥何苗也自然走向了一条升官的康庄大道,外戚又一次崛起,宦官集团也借着这个显赫一时了。

  所以中央这样的统治完全对地方起不了任何作用,豪强继续兼并土地,外戚和宦官继续玩弄权柄,贫富差距已经不是一星半点了,平民一生也看不到任何生存的希望的时候,信仰就很容易发展起来了,各种各样的民间神鬼信仰结合了老子的道德经,成为了一个个有体系的集团,当时最大的就是两拨,一个是在蜀中一带逐渐发展起来的,张陵创立的“天师道”,后来这个张陵改名张道陵,这也就是道教的“张天师”,你加入他的组织需要交五斗米所以也叫五斗米道,人家张天师就保你飞升,所以一时之间信众大量增加,甚至开始向地方武装势力的方向发展,等到了儿子张衡孙子张鲁的时代,势力已经非常大了。

  而另一波就是在巨鹿(现在河北邢台)的张角创立的“太平道”,这人打着治病救人的口号跳大神,让平民缴纳一定的财物粮食后进行民众的安抚,张角这人极其与民为善,导致地方官员都觉得这是个维护朝廷统治的好同志,但是谁也没想到的是我们这位张大仙早就不想和朝廷玩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后汉经营西域,投入远少于前汉,效果却不相伯仲,运气真好
东汉详史
汉朝帝系表(之东汉)
盛世之末与乱世开端|一张图了解东汉简史
东汉灭亡的根本原因:文明的冲突
中国古代-汉朝历史事件( 公元前202年~公元220年)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