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六家谈5揭秘秦可卿(上)

演讲人:刘心武

讲师简介:中国当代著名作家、红学研究家。曾任中学教师、出版社编辑、《人民文学》主编、中国作协理事、全国青联委员,加入国际笔会中国中心。其作品以关注现实为特征,以《班主任》闻名文坛,长篇小说《钟鼓楼》获得矛盾文学奖。20世纪90年代后,成为《红楼梦》的积极研究者,曾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进行系列讲座,对红学在民间的普及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

内容简介:秦可卿,《红楼梦》里的一位神秘女性,牵引出了康雍乾风云突变的时局。她是养生堂里抱来的野婴,却成了堂堂宁国府三代单传的孙儿媳妇。曹雪芹为什么如此安排?她第五回出场,十三回却一命呜呼,曹雪芹为什么让她如此早夭?秦可卿以低贱的出身,而一举成为贾府里举足轻重的人物,这本身就令人生疑。而她给人的疑问还远远不止这些。一个养生堂抱养的弃婴,却在贾府里表现不俗,上上下下很得人心,成了贾母眼中第一得意之人,这是为什么?再看她的卧室装饰更是令人惊心动魄,她的卧室全是皇家的规格,曹雪芹为什么这样写?他在暗示什么?这些问题将在刘心武《揭秘秦可卿》中得到解答。

全文:

  主持人:作家中有两位公认的红学家,一位是王蒙先生,一位就是刘心武先生。刘心武先生的红学研究是从1993年开始的。他顺着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对秦可卿这个人物的暗示—“画梁春尽落香尘”,坚持从秦可卿这个人物入手,来解读《红楼梦》。发表了许多学术散文、学术随笔,并且把自己研究秦可卿、贾元春和妙玉的研究成果,以别开生面的探佚小说形式发表了。十年前,王蒙先生还曾戏言刘心武先生搞的是“秦学”。十年之后,刘心武老师觉着,“红学”的分支在研究曹雪芹生平家世的“曹学”和脂砚斋评论的“脂学”之后,又可以有一个新的分支叫“秦学”。今天请刘心武老师来,就是请他将十年的“秦学”的研究心得,给我们大家作一个交流,大家欢迎。 

  刘心武:大家好,我来讲一讲我从秦可卿这个艺术形象,解读《红楼梦》的心得。我讨论《红楼梦》是把现在大家读的通行本的《红楼梦》的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是分开的,这是一种研究的角度。因为很明显,后四十回,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是一个名叫高鹗的人续的。高鹗跟曹雪芹不认识,毫无关系。他年代也比曹雪芹要晚,大约是在曹雪芹去世差不多30年的时候,高鹗才和一个书商叫程伟元合作,搞了一个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不但续了后四十回,还把前八十回作了很多修改。有人认为是篡改。因此我们讨论问题的时候,就应该把它分开讨论。后四十回究竟续得好不好?怎么样?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所以我置而不论。那么请大家注意,我讨论的前提是,大体而言是八十回的曹雪芹的文字来讨论。 

  那么在八十回里面,金陵十二钗,正册的前十一钗,都还没有交代她们的结局。可是第十二钗,秦可卿,她是第五回才开始露面,但是到第十三回就死掉了。她是在前八十回里惟一的一个有结局的人物。按说这么一个人物,应该是最透明的、最清楚的。可是没想到,我们阅读《红楼梦》就发现,恰恰是秦可卿这个形象最迷离扑朔、最神秘。那么我们就注意到,《红楼梦》第八回,末尾时候就交代了秦可卿的身世,说明她的来历。 

  我们知道《红楼梦》里面所写的贾府,那是在社会上很有地位的一个贵族,贾府它分两支,一个是宁国府,一个是荣国府。宁国府是高于荣国府的,因为最早宁国公跟荣国公是同母,两个同胞兄弟。宁公居长,荣公居次,所以宁国府很重要。当然在《红楼梦》故事开始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作者是这样设计的:就是荣国府还有一位老长辈活着,就是贾母,所以宁荣二府都把她叫做老祖宗,辈分最高。 

  宁国府和贾母平辈的都死了。宁国府辈分最高的是贾敬,可是书里面交代,贾敬他离开宁国府,他不在宁国府住了,他跑到都城外的道观里面去了,而且他根本不回家。包括宁国府给他祝寿,办寿宴,他都不回来。因此宁国府的血脉往下传,就面临一个非常艰难的情况了。因为贾敬后来当了道士,他当然也就再没有子女了,他只留下一个儿子,就是贾珍。贾珍也只生了一个儿子叫贾蓉。所以大家想,这么重要的一个封建贵族家庭,这么重要的一个府第,等于就形成三代单传了。因此要延续这样一个府第的血脉,在娶媳妇上就应该非常非常重视。给贾蓉娶媳妇那能乱娶吗?一定要门当户对,门当户对里面还得精挑细选,因为你想这多重要,它不像荣国府后来人丁还比较旺盛一点。 

  根据书里交代,荣国府贾母之下还有两个儿子,一个贾赦,一个贾政。所以荣国府人丁比较旺盛,宁国府人丁就比较寥落。那么就要娶一个媳妇给贾蓉当老婆,你想多重大的事情呀。可是在《红楼梦》第八回的末尾对秦可卿的出身有一个交代,非常古怪。这个交代是这样的,说“秦可卿的父亲秦业现任营缮郎”,这是一个很小的官,“年近七十,夫人早亡,因当年无儿无女,便向养生堂抱了一个儿子并一个女儿”。什么叫养生堂?直到1949年以前,北京都还有养生堂,全国各地都有。大家如果看过丰子恺的漫画,就会记得丰子恺有一幅漫画,画的是一个贫穷的妇女把她生出来的婴儿养不起,就送给养生堂。怎么送给养生堂,养生堂的墙上有一个大抽屉。把抽屉一拉开,你把婴儿搁进去,再把抽屉一推,就算把婴儿推给养生堂了,然后你自己就转身离去。养生堂有人来检验这个抽屉,一看抽屉里有孩子,就把孩子拿来养起来。就是野婴野种,不知悉血统、不知悉父母。自然是很贫穷、或者是很破落或者是罪家的子女,否则不会送到养生堂。 

  那么请注意,《红楼梦》第八回交代秦可卿出身居然这么交代,他父亲秦业是一个小官,这个人早年不生孩子,于是就在养生堂抱养孩子,抱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很古怪的是,谁知儿子又死了,只剩女儿。那么这个女儿“因与贾家有些瓜葛,故结了亲,许与贾蓉为妻”。这不要说在《红楼梦》所描写的那个时代,不要说是宁国府那样一个大的贵族家庭,就是当今,虽然有的人思想很开通,给自己的儿女找媳妇,或者说儿子找了一个媳妇。自己来表态,同意不同意或者是阻拦不阻拦,有的人可能比较开通,不太追究儿媳妇的血统。但是现在也有更多的人还开通不到这个程度,说这个女子是一个野种,父母是谁,不知道,谁的遗传基因,不知道,做DNA实验,到哪儿做去,没法做。不知是哪来的,可能是一个极贫穷的,或者是罪家的一个血肉,那么到现在有的人,可能还不愿意要这样的女子。现在有的父母都可能不愿意自己的儿子去娶这样一个媳妇,何况是《红楼梦》所描写的那样一个时代,那样一个家庭。宁国府贾蓉这样一个身份的少年娶媳妇。说有点瓜葛,就把这么一个野种拿来当贾蓉的媳妇,这是很古怪的一笔,很奇怪的。但是他故意写得扑朔迷离,你说秦业这个人如果没有生殖能力,他就应该永远丧失生殖能力,结果不然。他到五十岁的时候,他就恢复了生殖能力,又生了一个儿子叫秦钟,也就是秦可卿的弟弟,名义上的弟弟,其实他们血缘上毫无关系。那么写到这儿,也可能大家觉得,曹雪芹他有一个特殊构思,他想写贾府跟一般贵族家庭不一样,不论血统,超越富贵眼光。曹雪芹生怕你误会,赶紧在底下写,这是曹雪芹在《红楼梦》第八回里面的原话。说“秦业宦囊羞涩”,是一个很穷的小官吏。“那贾家上上下下都是一双富贵眼睛”。曹雪芹生怕你误会,赶紧提醒你,贾家上上下下都是一双富贵眼睛,是这样的。贾母她们不要说了,就是贾宝玉,贾宝玉是很超越他那个阶级,他那个家庭,他那个时代的。贾宝玉对他周围的一些丫头,基本上能够平等对待,能体谅爱护她们,爱护他们,可以说是很了不起的一个人物,有超越性的。但是贾宝玉本身也仍然带有贵族公子的劣根性。连宝玉都是一双富贵眼睛,有时他也犯混。包括他有一次,下雨回到怡红院,敲门不开,刚一开门,他一脚踹过去,踹在人家心窝上,踹的是袭人,大家记得这个情节吧,这就是富贵眼睛。他有时候他有这个毛病。所以上上下下,贾府都是一双富贵眼睛。这是第八回关于秦可卿出身的一个交代,这个交代是很让人纳闷的。都是富贵的眼睛,怎么能够把养生堂的野种拿来,当自己宁国府三代单传的媳妇呢?这就是需要破解的一件事情。 

  大家知道,第八回正文不是讲秦可卿的事,第八回重点讲贾宝玉、林黛玉和薛宝钗之间的事,是第一次展示这三个人物的三角关系。第八回前半回重点是写贾宝玉到梨香院看薛宝钗。当时薛姨妈带着薛宝钗他们,到了京城以后就借住在贾家。贾家就把当时的一个梨香院借给他们住。贾宝玉到那去见薛宝钗,那么在这个重要的场合,薛宝钗仔细地看了贾宝玉的通灵宝玉,看了上面刻的字,贾宝玉借这个机会看了薛宝钗金锁上刻的字。而且薛宝钗的丫鬟金莺,就是莺儿,就透漏了一个消息,她说这两个上面刻的字正好是一对,互相呼应的,所以头半回叫做“比通灵金莺微露意”。头半回就是写这件事。后半回就是林黛玉摇摇摆摆了,叫“探宝钗黛玉半含酸”。所以这回整个应该是没有秦可卿的事。只是在这回最后忽然又跳了一笔,说贾宝玉要和秦钟到贾家的家塾去上课读书,这个时候因为要交代秦钟的出身,顺便就交代了秦可卿的出身,就交代成这个样子。 

  那么我们抛开第八回末尾,关于秦可卿出身的交代,我们看正文的描写,我们就更为吃惊。秦可卿是第五回出场的。第五回宁国府尤氏、秦可卿她们,请荣国府的贾母、王夫人、凤姐她们到宁府来散闷,赏梅花。来了以后,贾宝玉当然跟着来了,大中午的,贾宝玉他是一个贵族公子,他要午睡。这个时候就由秦可卿来安排。这个时候在第五回的正文里面,有非常重要的句子,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第五回有这么一句话,说“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得意之人”。大家知道《红楼梦》最早是以手抄本形式流传的,有各种不同的手抄本,稍微知道点《红楼梦》版本学的都知道。比如说有甲戌本、庚辰本、己卯本、有蒙古王府本等等,这些版本在一些字句上是有差异的,有的这么写,有的那么写,但偏偏现在我念出这一句,在所有版本里面一字不差、毫无差别,可见是曹雪芹的原笔。贾母认为秦可卿是个极妥当的人。如果是一个养生堂抱来的野种,怎么会极妥当?就算她后来到了宁府以后变得妥当了,她怎么又会成为贾母眼中第一得意之人?第二都不是,并列都没有,第一得意之人。贾母得的什么意?在一个封建社会里面,一个老祖宗对自己的儿媳妇、孙媳妇、重孙媳妇,最引以得意的就是血统。可见秦可卿的血统,根据正文第五回的透露,是足以使贾母这样的人感到得意,而且名列第一,第一得意之人。然后我们就知道下面的情节了,秦可卿就引着宝玉去睡午觉。当然先引他到宁府的正屋,正屋是供贾珍和尤氏他们使用的。因为贾宝玉辈分高秦可卿一辈,贾宝玉年龄虽然比秦可卿小,他辈分高,他是贾蓉的叔叔,秦可卿是他的侄媳妇。所以先到正屋,贾宝玉不爱读书,一看挂了一幅《燃藜图》,《燃藜图》是鼓励人读书的一幅图画,贾宝玉一看就烦了。于是秦可卿就说,那就到我的屋去睡吧。就到秦可卿的屋子去,秦可卿的屋里有一幅《海棠春睡图》,这符合贾宝玉的审美趣味。这倒也罢了,底下关于秦可卿居室的描写惊心动魄,是《红楼梦》里面少有的笔墨。怎么写的呢?所有的抄本也都一样。说秦可卿的屋子,“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你想想是什么样的量级?“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全是帝王家庭的气象,这当然是一种夸张的描写。文学艺术就需要夸张,根据一个生活原型升华为艺术形象,或根据生活中一个场景升华为艺术的一个想象空间,是可以使用夸张手法的。那曹雪芹为什么要这样夸张?他在暗示什么?他提醒咱们什么?他就提醒你,贾母之所以认为秦可卿是重孙媳中第一得意之人,就是因为秦可卿出身极为高贵。高贵到什么程度?请看这些象征性的符码。此乃帝王家的遗血。 

   所以说秦可卿现在是不值得研究呢?那我们都知道,秦可卿关于她的描写不是很多,第五回出场,她引领贾宝玉进入太虚幻境。而且在太虚幻境里面还很奇怪,警幻仙姑说她的妹妹就是可卿。她是贾宝玉性启蒙的导师,贾宝玉在她的指导下,第一次尝试到男女的欢爱。到了第六回就没有秦可卿什么事了。第六回是写“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第七回又开始出现了秦可卿。第七回前半段特别有意思,前半段是写送宫花。王夫人有一个陪房叫周瑞家的。当时那个社会,妇女地位很低,王夫人有一个男仆叫周瑞。周瑞媳妇挺拿事的,挺受重用的,但是自己的名字基本上就不被人知道,一般就把她叫做谁谁家的,周瑞家的,王善保家的,这都意味着是男仆的媳妇。这个周瑞家的见了薛姨妈,薛姨妈就派她一个差使,这一段不知道大家细读了没有,就是送宫花。薛姨妈说我这有十二支宫花。注意是宫花,是按宫廷规格做的,按道理原来是应该供应宫廷里面用的。但那个时候,那些给宫里当买办的,给宫里制造东西的,也都留下一些自己来享用。那么十二支宫花,薛姨妈就交代了,说你把它送给这些荣国府的小姐们用,同时你把四支送给王熙凤。然后周瑞家的就开始送宫花。送宫花就发现荣国府的人都不在乎这些宫花。迎春、探春正在下棋,周瑞家的把宫花送去以后,这两个人当然比较讲礼貌,就起来表示道谢,然后继续下她们的棋,不爱惜这宫花。惜春就更不像样子了,惜春正在和尼姑玩儿,惜春说,我说要把头发剃了,成了秃脑瓜了,这宫花我往哪插呀。这当然是一个暗示,暗示这个人物最后会出家,说明她也很不爱这个宫花。林黛玉就更不像话了,林黛玉那小性子,说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周瑞家的吓得不敢吱声。因为林黛玉的身份,是贾母的亲外孙女,那周瑞家的不敢吱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么这些小姐们都是一人两支。王熙凤地位特殊,薛姨妈说给她四支。王熙凤也很不像话。这一回的头半回的回目叫“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大中午的,在屋里面,白昼宣淫,行房事,当然这些写得很含蓄,你仔细读就明白了。王熙凤对宫花也满不在乎,给她四支嫌多,立刻就拿出两支来,让平儿给周瑞家的,说你给东府秦可卿送去。这个情节好像本来没有什么。但是请注意,在甲戌本的这回的回前有一首诗,高鹗、程伟元,在他们纂一百二十回本的时候,把它删去了,很粗暴地删去了。而这回前诗非常重要,这还不是脂砚斋批语,这是正文。回前诗怎么说的?回前诗是这么写的:“十二花容色最新,不知谁是惜花人,相逢若问名何氏,家住江南姓本秦”。这透露得很清楚,宫里面的花,应该和宫里面的人最相亲。有一个问题,“不知谁是惜花人”,那么现在我们一看,探春、迎春无所谓,惜春还开玩笑,林黛玉根本就不愿意接,凤姐忙着自己男欢女爱呢,当时就抻出两支说拿走。那么请问谁是惜花人呢?这个回前诗就告诉你,家住江南姓本秦,这个家住江南考证起来比较繁杂,我今天先姑而不论。就明确告诉你,和宫花最亲近的人,是姓秦的人,姓秦的人是谁?宫花不是送给秦可卿了吗,就是秦可卿。又一次暗示了秦可卿出身高贵来自宫中,这可是原文。 

     第十回值得注意,第十回前半回也没她什么事,后半回写秦可卿就得病了,好端端的就得病了。得的什么病?得的很怪的病。就来了一个大夫给她看病。这一回的回目触目惊心,叫做“张太医论病细穷源”,也很怪。《红楼梦》各种抄本回目经常是不一样的,惟独这一回的这一句又偏偏都一样,一点出入都没有,就是“张太医论病细穷源”,可是我们一看原文就不对了,姓张的这个人叫张友士,他不是太医。曹雪芹写得清清楚楚,故意写给你看。他说他是什么人呢?他说他是冯紫英幼时从学的一个先生。冯紫英是贾珍的好朋友,也是宝玉的好朋友,是一个跟贾府在政治上、生活上有密切联系的一个贵族公子。“冯紫英说起他幼时从学的一个先生,姓张名友士,学问是最渊博的,更兼医理极深”。一说“兼”医理,就说明他不是大夫,他业余的,他主职不是大夫,他只是兼懂医理而已。“且能断人的生死”,那么他住在冯紫英家他干嘛呢,“今年是上京来给他儿子来捐官”,这哪儿是太医呀。可是这一回的回目,曹雪芹改了那么多遍,脂砚斋给他整理的稿子整理了那么多遍,乃至于高鹗、程伟元搞一百二十回本,这一回的回目都没有改动,就非说是张太医。这怎么回事?这只能有一个解释,就是在八十回之后,这个人物会亮出他的身份,他确实也是一个太医,只能这么解释。否则怎么能有这么大的笔误。你自己跟自己打什么架呀,回目说是张太医,里头你却说他不是。他是冯紫英幼时从学的一个先生,他到京城是来给他儿子来捐官,兼懂医理而已,很古怪。这张太医给秦可卿看病,话都是黑话。开的药方子也很古怪,药方子现在我不展开议论,那样就太慢了。咱们只说他的黑话。看完后贾蓉就问,我们的病人您看怎么样呀?他说“依小弟看来,今年一冬是不相干的,总是过了春分,就渴望痊愈了,贾蓉也是个聪明人,也不往下细问了”。生、死就将在下一个春天,是生?是死?是活?是完蛋?就在下一个春天,这都是很重要的情节。 

  第十一回就写秦可卿病得更厉害了,十二回也没怎么秦可卿什么事,到了第十三回就死了。死的时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情节,就是她给凤姐托梦。你现在回去翻开你读一读她托梦的那些话,那口气。一个养生堂抱来的弃婴能有那样的口气吗?一个小小的营缮郎,宦囊羞涩的小官僚的一个女儿,能有那样的口气吗?她完全是站在贾府之上指导王熙凤,就是你们应该怎样维持你们这个局面,我告诉你,你听仔细了。好大的口气,身份、地位比贾府还高的人,才能有这样的口气。而且她预言贾府的前景。她说不久就有一件“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美事就要发生,这是预示着元春地位将会提升,她偏知道。但是她也警告要知道“月满则亏”的道理。而且她还念了两句话,让王熙凤记住,这两句话惊心动魄,她说“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过去人们读这两句,解释的时候,我认为都解释得不准确。说“三春去后诸芳尽”是说元、迎、探、惜这四春,有三个都去了以后,整个贾府里面的这些群芳,这些女性就都毁灭了,这说不通呀。什么叫三春已去呀?咱们算一算,就说元春死了,算去吧。迎春后来被孙绍祖折磨死,算去吧,探春没死,没去。惜春当尼姑,也不能算去吧。那应该说“二春去后诸芳尽”,怎么会是三春?这三春是怎么算的?那你说探春远嫁算去,那惜春出家不算去呢?那应该是“四春去后诸芳尽”呀。怎么也三春不了呀,其实三春不是说元、迎、探、惜里面的三个人,说的是三个春天。说三个美好的春天过去之后,所有这些美丽的女性,她们的命运就会殒灭。即便活着也“各自须寻各自门”,是这么一个用意。 

  那么大家都知道,第十三回是很怪,第十三回你现在翻一翻铅印本就发现,这一回写得特别短,为什么特别短呢?这回被有意识地删去了大量的情节。从脂砚斋的批语就很明确地说明,脂砚斋的批语是这么说的,说“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这一回原来的回目叫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说明曹雪芹对回目是很重视的。脂砚斋让他改,他就把这个回目改掉了。现在的回目是不通的,叫做“秦可卿死封龙禁尉”。这说不通的,龙禁尉大家知道,就是皇帝的卫兵,皇帝龙座前的侍卫,都得是男性。那么小说里写得很清楚,因为贾蓉他只是个黉门生,没有什么头衔,为了丧事上风光,贾珍就给银子买了一个头衔,这个头衔就是龙禁尉,这个龙禁尉是给贾蓉买的。怎么能说成秦可卿死封龙禁尉呢?这根本不通。这就说明他故意让它不通,他就让你一看,就一机灵,懂得他的苦心。“张太医论病细穷源”,咱们看怎么就不通,他就死不改。这样他就把“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这是原来写好的文字,他就把这回回目改了。那么脂砚斋为什么让他改?说“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史笔就是记录历史的笔,这个笔它是不留情面的,就是你不管你有多丑陋,有多黑暗,有多罪恶,既然是记录历史,我不能含糊,我必须要如实写出来,这叫史笔。那么原来曹雪芹用的就是史笔,他就写了秦可卿究竟是怎么死的。根据现在一般人推测,就是她跟贾珍两个人乱伦,因为这个事败露,她觉得丢脸就去悬梁自尽了。在《红楼梦》的第五回写给贾宝玉偷看册页,那么关于秦可卿那一页画的是一个美人悬梁自尽。题的诗也是暗示她不得好死。而且大家知道,还有两个丫头卷进这个事件,一个是瑞珠,一个是宝珠。瑞珠突然听说秦可卿死了,自己就一头撞柱子就把自己撞死了,你说这何苦呢?你殉葬也不能这么个殉法。她急茬,她活不下去。还有一个宝珠,宝珠比瑞珠聪明。宝珠就哀哀切切地表示,主子死了我就哭得不能活了,因为秦可卿没有生育,没有儿女嘛,我就愿意作她的义女,给她摔盆,而且到了祭灵的寺庙以后,就不走了,我就守灵守到底了,我就不回府了。她怎么回事?说明瑞珠和宝珠都看见隐情了,两人采取了不同的保全自己的方式。瑞珠觉得我不如一死,这样就永远也查不出来了,我没看见,问也问不着了。宝珠就说我得活下去,但我就付出代价,我一生我就再不回宁国府,我一生就守这个灵、这个坟。那么这个是一般人都推测出来的,但是我个人认为,还有隐情,还不仅是写到了她和贾珍的乱伦恋,还有隐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秦可卿很可能是皇族遗孤
《秦可卿原型大揭秘》(上) 刘心武
秦可卿原型揭秘——刘心武
《秦可卿原型大揭秘》
0113高中语文3(必修)“名著导读”:《红楼梦》
康熙六次南巡五次住他家竟埋下抄家的祸根!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