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媛传」汉高后吕雉旧事(下)

起初,吕雉是个贤良淑德的贤妻


吕雉本是个贤良淑德的贤妻

        司马迁在《史记·项羽本纪》里借范增之口写道:“沛公居山东时,贪于财货,好美姬。今入关,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此其志不在小。”可见刘邦是个酒色财气都沾染的人,刘吕两家结亲,刘季大叔这回财色兼收,心情应该还是挺畅快的,但按常理,吕雉的心情可能就没有那么好了,这个丈夫又老又丑又穷又懒,平日里除了吹牛喝酒,正事一概不会做,而且,刘季虽然没结过婚,家里却还有个私生子。面对这么一个惨淡的婚姻,换别人没准就要寻死觅活,但吕雉却贤良淑德得很。

        有人可能认为,古代女人嘛,自幼受了儒家封建礼教思想洗脑,讲究三从四德,都是逆来顺受的性格,吕雉这样很正常。我得说一句,吕雉没有被这些思想洗过脑。

      儒家只是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之一,孔子周游列国,到处宣扬儒家思想,但并没有哪个国君愿意奉行。秦朝用的是申韩之术,法家制度,以严刑峻法治天下,法家甚至还将儒家视为社会祸端。韩非子在《五蠹》里说:“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将儒和侠都视为社会蛀虫,所以秦对儒家并无好感,甚至还做了焚书坑儒的事情。吕雉身处秦末,在她的时代里,儒家的社会影响力非常低,三从四德根本没人在乎。在那个时代里,中国人的爱情婚姻观念非常开放,甚至性观念都很开放,比如秦始皇他妈在宫里养着嫪毐,与太后生了两个私生子,还封为长信侯;比如刘季和邻居曹氏生了私生子刘肥,他们俩也没被抓去浸猪笼;比如年代再晚一些的卓文君,守寡在家忽然半夜思春就直接和司马相如私奔了。由此可见,在吕雉生活的年代,这些事都很正常,所以吕雉居然接受了刘季反而有点不那么正常。

        这个时期的吕雉是一个非常贤德的少妇,她并没有把刘肥毒死的想法,也没有和隔壁老王眉来眼去。她从事农桑,操劳家务,孝顺公婆,并为刘季生了一对小儿女,就是后来的汉惠帝刘盈和鲁元公主。

        与她相比,刘季则是个完全意义上的渣男。他不务农耕,不事生计,不服父母管教,还嘲笑务农的哥哥。他经常偷家里的钱出去吃酒,平日里也极少回家,根本不管家里的生计。他整日游手好闲,到处骗吃骗喝,被老实巴交的村民们鄙视。

        有一次,刘季奉命押解判了徒刑的犯人去骊山,但他半路上疏于管理,犯人跑了不少。他走到芒砀山时,见犯人跑了一半,索性将其他人都释放了。秦时司法严苛,这件事是死罪,刘季不敢回家,和十来个死忠粉逃亡山野。沛县县令将吕雉母子下狱监禁,但萧何曹参等人将她救了出来。

        世上能共患难的夫妻其实并不太多,文革的时候闹腾一下,很多家庭成员就开始互相揭发举报,可见人性根本经不起太多考验。但吕雉不同,她虽然经历了牢狱之灾,却没有说出刘季的藏身之地,也没有贴大字报到处揭发他的旧恶,更没有发表声明和他断绝关系,她不但没有那样做,反而悄悄地潜入山中寻找他,给他送去了衣食。

哀哀戚戚的戚夫人


旧爱不敌新欢,戚夫人上位

        秦末时,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天下纷纷响应,六国故旧相继造反,始皇帝期待的千秋基业顷刻之间已成残念。在这场大起义里,刘季在萧何、曹参、樊哙、周勃、夏侯婴等人的协助下,鼓动众多路人粉把沛县县令杀了,然后一举夺下了沛县。他改名刘邦,别称沛公。数年后秦朝灭亡,刘邦被西楚霸王项羽封为汉王,封地在蜀,但家属留在沛县。项羽定都彭城,彭城就是现在的江苏徐州,离沛县近的很。

        不久,楚汉战争拉开帷幕,刘邦的亲友团因为离敌人太近,很快就被楚军抓走了。项羽威胁说:“刘邦,你这个混蛋!我今天要把你爹给煮了!”刘邦说:“我和你是兄弟,我爹就是你爹,现在你要煮人肉汤,等煮熟的时候记得分我一碗!”刘邦是个混不吝,他这种滚刀肉让项羽深感头疼。此时的吕雉也被关押在楚军牢中,随时可能会被项羽杀了,但经常屠城的楚霸王这回却一直没有杀他们。后来楚汉议和,项羽就把他们都给放了。历经劫难的吕雉回到汉营时,并没有受到刘邦的热烈欢迎,因为刘邦此时正和戚夫人打得火热。

        这戚夫人是定陶人,定陶也在今天的山东菏泽,所以戚夫人和吕雉算是老乡。本来这场景应该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但戚夫人现在躺在吕雉老公的怀里,而刘邦早就当那位糟糠之妻已经死了。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好不容易熬到丈夫出息了,结果没想到他有了小三,这样的场景让吕雉非常失落。

        吕雉与戚夫人不睦,刘邦喜欢年轻貌美的戚夫人,不想见到吕雉,于是把吕雉打发到后方留守,只将戚夫人留在身边。

        戚夫人是个颇有些林黛玉的气质的人,平日里总是一脸愁容悲悲切切,一开口就是哭腔,有事无事先掉几滴眼泪再说。这种类型的人本来就很不受人待见,何况兵凶战危之际,刘邦身边的将相们个个都焦虑得很,看到她就更加心烦。大臣们虽然都很烦戚夫人,但各花入各眼,刘邦就正好喜欢她这个类型,不过大臣们的反感对戚夫人的命运是有影响的,后来她沦为人彘时,除了惠帝刘盈,并没有谁对她报以同情。

吕后的夺嫡之战


惠帝刘盈是一个心底温暖的人

        刘邦不喜欢已成昨日黄花的吕雉,专一在戚夫人宫里缠绵,这让戚夫人心里既欢喜,又忧愁。刘邦对她的宠爱是她内心高傲的资本,她不想和吕雉分享丈夫,但她虽然还年轻,而刘邦已经很老了,一旦皇帝驾崩,太子继位,那么贵为太后的吕雉会怎么处置她呢?这是一件细思极恐的事情,戚夫人必须趁着老皇帝还活着,赶紧把太子换了。

        吕雉生次子刘盈,戚夫人生第三子刘如意,此时刘盈已经是太子。戚夫人展开泪弹战术,哀求刘邦改立刘如意为太子,刘邦宠爱戚夫人,爽快地答应了这件事。戚夫人很高兴,以为事情已经成了,这是典型的不懂政治。

        戚夫人这个人大概是个头脑简单的小资女人,她对政治的理解能力基本停留在脑残清宫剧的水平。在她的观念里,大约夺嫡就像乡间富户家里分家产,自己虽然只是个小妾,但老爷就是喜欢小儿子,别人能怎么样?只要老爷同意了,这事儿谁也翻不起浪来!

        可惜,皇室夺嫡与土豪儿子们争家产的套路完全不同。

        土豪家闹家务,有家主遗嘱在手,大不了打官司,不怕别的儿子不同意,顶多就是拼着舍些银子贿赂官老爷,事情最后总能办得成,但皇家夺嫡就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了。假如先皇的遗诏无人愿意遵守,储君能去哪里上诉呢?难道还能指望争皇位的人自杀让位给他?

        宫廷夺嫡就是夺命,它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决斗,赢者全拿,输者通常都是要死全家的。要想赢得胜利,必须得军权在手,如果不能直接控制军队,那么至少得有手握重兵的权臣相助,但戚夫人平素与大臣们无往来,自家也无得力的外戚帮衬,群臣们对她的印象很差,而她自己浑然未觉,这就注定了她不可能获胜。

        果然,当刘邦提出废长立幼的想法时,大臣们纷纷强烈反对,而戚夫人并没有想办法去谋求大臣们的支持,只是一味地向皇帝哭求。她以为皇帝是个无所不能的王牌,但她却不知道这张牌也是有局限性的。皇帝总会死,一死就没用了,而她要办的事情却非得皇帝死了之后才能办,所以必须找到可以在皇帝死后执行遗嘱的代理人。可惜,没有大臣愿意站在戚夫人这一边。

        对于刘盈,刘邦是很不在乎的,废掉刘盈他也不会心疼。刘邦在在楚汉交锋中败北,逃亡路上嫌马车跑得慢,一脚就把刘盈踹下车去。夏侯婴停下马车将刘盈抱回来,刘邦又把他踹下去。夏侯婴又把太子接上车,这回刘邦暴怒,要杀了夏侯婴。夏侯婴说:“陛下,虎毒不食子,他是你亲儿子啊!”在夏侯婴的保护之下,刘盈才捡回一条小命。刘邦觉得刘盈软弱,根本不像自己,他说要改立刘如意,那确实是心里话,并不是虚言安慰戚夫人。刘邦多次想把这事办成,但大臣们都反对,导致这事怎么也办不成。

        刘邦的创业班底是沛县政治集团,但萧何、曹参、樊哙、周勃、夏侯婴这些人都是吕后的旧相识,而吕后也是沛县政治集团的老人。立刘盈为太子,以后新皇帝天然地会亲近沛县集团,但立刘如意则无利可图,戚夫人看起来也不是那种很懂事的女人,就算有人支持刘如意,她也未必就会投桃报李。两边一权衡,大臣们自然都支持刘盈了。

        太子位子不稳,吕后心急如焚,她心里没底,只好求张良帮忙。张良是个人精,不想趟浑水,吕后就派哥哥吕泽把张良给绑了票。张良无奈,只好说:“以前打天下的时候皇帝听我的建议,但现在他想废长立幼,这事不是靠说就能办成的。我建议你们去请‘商山四皓’来辅助太子,这样皇帝就没办法了。”

        商山四皓是谁呢?这四位原本是秦朝的博士,学问很大,名气更大,是当时的隐世高人,长得和《倚天屠龙记》里的张三丰相似,个个须发皆白,仙风道骨,文盲看见都知道他们是老神仙。刘邦曾想请这四个老学究出山装门面,结果这四个人躲到商山里去学伯夷叔齐,根本不睬汉高祖。吕后派吕泽带着太子的亲笔信,备上厚礼,去商山相求,竟然将他们请下了山。

        此时,刘邦已经快死了。刘邦称帝之后,对过去项羽所封的诸王不放心,最后将他们一一铲除,但在平定九江王英布的战斗中,刘邦受了箭伤,伤口感染,终于不治。刘邦想在生前兑现对戚夫人的承诺,但找不到托孤大臣。张良反对换太子,干脆告病不朝,太子太傅叔孙通苦谏,刘邦也听不进去。

        这一天,刘邦见到太子身边多了四个老神仙一样的人,就问他们是谁,这四人一报姓名,刘邦大吃一惊。刘邦曾多次想请这“商山四皓”出山,他们都没有答应,现在这四人居然成了太子的幕僚,这让刘邦有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商山四皓对刘邦说:“陛下轻视读书,又爱骂人,我等不会归附你的,但是太子仁孝恭敬,天下敬仰,人人都愿意向他效忠,所以我们就来了。”刘邦听了这番话,长叹一声,知道废立之事已不可为。等这四位名士走了,刘邦对戚夫人说:“我想换太子,但是太子羽翼已丰,难以撼动啊!吕后真而主矣!”戚夫人哭了,这一次,她是真的绝望了。

        高祖让戚夫人跳楚舞,即兴创作了一首《鸿鹄歌》:“鸿鹄高飞,一举千里。羽翮(hé)已就,横绝四海。横绝四海,当可奈何?虽有矰(zēng)缴,尚安所施!”

        这一曲《鸿鹄歌》与项羽的《垓下歌》是不是有些神似呢?“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霸王项羽穷途末路时作楚歌以抒怀,心中放不下的是虞姬,刘邦临终之际竟也是以楚歌安魂,心中放不下的也是一个女人。

一身戾气的吕后


从前的温婉女子变成了狠毒太后

        “羽翮已就,横绝四海”的“鸿鹄”并非太子,而是吕后。高祖驾崩,汉惠帝刘盈继位,但朝野都知道真正君临天下的人是谁。

        刘邦弥留之际,吕后问身后事,这一段对话非常精彩。

        吕后问:“陛下百岁后,萧相国即死,令谁代之?”刘邦答:“曹参可。”吕后又问:“曹相国之后呢?”刘邦说:“王陵可。然陵少憨,陈平可助之。陈平智有余,然难以独任。周勃重厚少文,然安刘氏者必勃也,可令为太尉。”吕后再问时,刘邦说:“此后亦非尔所知也。”

        这一段话吕后当时可能不觉得有什么异常,但我们这些后世人再看,却有些惊悚之处。刘邦钦定曹参、王陵、陈平、周勃等人为托孤重臣,重点说了陈平周勃两位,最后又说“此后亦非尔所知也”,而后来的史实是:吕后死,周勃陈平夺兵权,诛杀诸吕,果然“安刘氏者必勃也”,并且此后之事确实是吕后也不必知道了。

        刘邦与吕后贫贱时结为夫妻,风雨二十年,经历了多少生死艰险。这二人虽然曾共度艰难,但后来彼此之间毫无感情可言。吕后趁刘邦不查,广收羽翼,横绝四海,然后刘邦临终之际又给吕后暗暗下了死咒,这几条绝后计比“诸葛遗计斩魏延”还要精准,一世夫妻做到这个地步,可惜可叹。

        对于民间百姓来说,吕后的时代比刘邦的时代好很多。吕后在政治上奉行黄老之术,与民休息,废除自秦以来的“挟书律”(秦法,挟书者族诛),恢复旧典,轻徭薄赋,天下生机渐渐复苏。但是,对于后宫嫔妃和帝国诸王来说,吕后的时代简直暗无天日。

        吕后杀伐决断,性格刚毅,早在高祖时代,吕后就经常杀人立威。刘邦出征时,吕后与萧何联手,用计骗韩信入宫,在钟室诛杀韩信,震慑功臣,又将已经被废为庶人的梁王彭越处死,并斩成肉酱分赐诸王。在吕后的恐怖高压之下,王侯将相皆如惊弓之鸟。

        刘邦死后,戚夫人的悲剧人生正式开始。吕后将她头发剃光,穿上囚衣,让她在永巷里舂米。一直锦衣玉食的戚夫人不堪劳苦,作《舂歌》咏唱:“子为王,母为虏,终日舂薄暮,常与死为伍。相离三千里,当谁使告汝?”戚夫人是一个没有政治敏感度的人,她受不了这些肉体折磨,编出这首《舂歌》,但是她的这番感叹,却让她的儿子刘如意送掉了性命。

        “相离三千里,当谁使告汝”,这话居然也公然说出来,戚夫人是指望赵王刘如意兴兵来救她吗?刘如意当时才年仅十二岁,刘邦怕他遇害,将他封为赵王,打发的远远的,并安排汾阴侯周昌来保护他,可谓用心良苦。周昌口吃,口才不好,但为人耿直,并且还是吕后的恩人。当初刘邦想废长立幼,周昌在朝堂之上拼死力争,急的口吃说不出话,只好说:“臣口不能言,然臣期期知其不可。陛下虽欲废太子,臣期不奉诏!”事后吕后曾对周昌拜谢说:“若不是您,今天太子可就被废了。”周昌忠义,刘邦让他辅佐刘如意,就是为了保护他。吕后曾多次征召赵王入京,周昌知道她要杀赵王,硬是顶住压力不让去,但吕后听了戚夫人的《舂歌》,铁了心非要把刘如意杀死不可,于是她先假意只召赵相周昌一人入京,等周昌一离开赵国,立刻又召赵王入京。周昌在京城见到刘如意,大吃一惊,知道这回赵王凶险,准备求吕后放他回封地,但吕后不见周昌。惠帝刘盈与赵王同寝同食,须臾不敢离开,然而吕后天天盯着他们,终究还是给她找到一个机会,将刘如意毒杀。刘如意死后,吕后又将戚夫人斩去手脚,薰聋双耳,挖掉双目,又以哑药将她毒哑,这才抛入茅厕之中,称为“人彘”。她还特意让惠帝来看,惠帝痛哭失声,大病一场,他对吕后说:“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能治天下。”

        齐王刘肥是刘邦长子,吕雉初嫁刘邦时,刘肥就已经在家中,当时生活困苦,吕雉并未为难过他,而现在吕雉成了吕后,她却看刘肥越来越不顺眼,甚至要毒死刘肥。刘肥惊恐,自削封邑转赠吕后之女鲁元公主才勉强保命。

        吕后恐有别姓争权,竟行悖逆乱伦之事,将鲁元公主之女年仅十一岁的张嫣立为惠帝皇后,惠帝极为不满,终生未与张皇后同房。张皇后遂成为史上仅有的两位处女皇后之一。

        受吕后荼毒的人远不止这几个人。吕后将刘邦后宫临幸过的嫔妃全部囚禁关押,几乎全部逼迫而死,只有薄姬一人幸免。吕后还迫害刘氏诸王,诸王恐惧,惶惶不可终日。

        惠帝刘盈重病,年仅二十三岁就病逝了。惠帝是吕后唯一的儿子,按常理吕后应该悲伤才是,但发丧期间,吕后只是干号,不见落泪。张良的儿子张辟强问丞相陈平:“太后只有惠帝独子,如今惠帝薨,为何太后并不悲伤?”老狐狸陈平并不回答,诡秘地反问道:“你说呢?”

诸吕的崛起与覆灭


再也回不去的从前

        陈平不是什么大恶人,但这人相当老谋深算。惠帝尸骨未寒,陈平就建议吕后:“您应该让您的侄子吕台、吕产、吕禄为将军,统领南北二军。”吕后一听,果然受用,于是依计行事,让几个侄子掌管军权、政权。

        吕后逼迫年幼的张皇后假装怀孕,然后将惠帝与周美人所生之子刘恭冒充张皇后之子,并杀周美人灭口。惠帝死后,吕后立刘恭为帝,自己独揽大权。刘恭年岁渐长,知道生母冤死,口出怨言,结果被吕后囚于永巷,之后暗中杀死,诈称病亡。吕后又立惠帝的另一个儿子刘弘为傀儡皇帝。

        刘邦的托孤重臣中,萧何曹参先后去世,王陵反对吕后分封诸吕,被吕后夺其相权。吕后让男宠审食其(shěn yì jī)为相,审食其不理朝政,政事完全把持在吕后的几个侄子手中,陈平也是丞相,却不能处理政务,周勃官拜太尉,却不得进军营。

        吕后病危时,心中不得宁静,下令吕禄、吕产统领南北两军,并对他们说:“高帝平天下时,曾与诸臣盟誓,‘非刘而王者,天下共击之’,现在我们吕家称王,刘氏和大臣们心里都不平。我就要死了,大臣们很可能发生兵变,你们要牢牢掌握军队,千万要小心。”然而这些都是勉尽人事罢了,吕后心里清楚,只要他一死,吕氏政权立刻就会土崩瓦解,争斗一世,到了弥留之际,果然“此后亦非尔所知也”。

        吕后六十二岁病亡,这在古人中算是比较长寿的了,尽管她与刘邦情感不睦,但毕竟是汉高祖的正宫皇后,所以依然与刘邦合葬长陵。

        吕后刚刚驾崩,天下诸王皆反,陈平周勃夺吕禄吕产兵权,诸吕尽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金色年华554  > 名媛传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被父母虐心的汉惠帝如何孝顺父母
你只知她蛇蝎心肠却不知她本善良(上)
由隐忍到残忍:吕后与戚夫人的宫斗 | 口袋历史
【收藏历史】吕后专权
一生苦难又显赫的吕后虽然权势天下,但她崩逝后还是被刘氏灭了族
史上死得最惨的美女:汉惠帝闻后惊倒大哭称太残忍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