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谡在街亭所违何令?(上):大势已去

马谡大意失街亭的故事,得益于《三国演义》以及经典京剧“失空斩”唱段,可谓家喻户晓。然而细读史料,发现文艺作品中对于这一事件的脑补和讹传较多,很多细节真的详叙起来,尚有余味。

首先,我梳理一下普遍认知中马谡失街亭的事件过程。大家可以对照一下自己的记忆,看看是否一致。特别是划了下划线的部分,你是否对此深信不疑?

建兴六年(228年)春,诸葛亮进行第一次北伐。陇右三郡响应诸葛亮,投降蜀汉。诸葛亮违众提拔亲信马谡,让其领军前往街亭,阻断曹魏援军与陇右的联系。马谡违背诸葛亮“扎营大道阻击敌军”的命令,不占据街亭城池,而到附近山上扎营。王平劝谏马谡,但马谡不听,舍弃水道而驻扎山上。王平只好自己驻守大道。魏将张郃于是包围山丘,断了马谡军水源。马谡军因没有水喝而失去战斗力,被魏军大败。马谡军崩溃星散,王平带领千余人,鸣鼓自持,张郃担心有伏兵,不敢追击王平。于是王平缓缓收拢溃败军士而还。如果马谡按照诸葛亮的命令或者王平的劝谏,那么他本可以挡住张郃,但他纸上谈兵却反而忽视了最基本的水源问题,导致街亭失守。街亭战败后,蜀军进退无据,不得已放弃陇右三郡,退守汉中。

划横线的地方,大多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创作,进而演变成民间普遍接受的真相。其中有一些讹传是比较好破解的,比如“陇右三郡”问题,直接可以用史料原文证伪。还有一些讹传比较复杂,既没有史料证明,也没有史料证伪,只能通过其他史料进行一些推测。本文从第一次北伐的战略问题讲到具体的街亭战术问题,以兹启发。

一、诸葛亮第一次北伐的战略布局过于理想化

诸葛亮在第一次北伐的时候,主要目的是夺取陇右高地与人口,扩大蜀汉的国力基础。其核心战略意图不在于消灭曹魏军队,而在于逼迫曹魏承认蜀汉攻占陇右的既成事实,转而形成以汉中、陇右对峙关中的新边境线。所以诸葛亮在第一次北伐时,“避免与曹魏中央军主力决战”成为了他的行动原则之一,在情形不明朗的情况下,规避决战风险甚至高于“夺取陇右”的目标。

这和诸葛亮第四次、第五次北伐时积极打击曹魏主力,寻求、逼迫曹魏主力与之决战的战略思想有天壤之别。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第一次北伐时诸葛亮自身的军事思想并不十分成熟,对曹魏作战的经验不丰富;另一方面是因为蜀汉军队在第一次北伐时确实存在很大缺陷,战斗力不能与第四次、第五次北伐时的蜀汉军队相提并论。

关于这一点,@马伯庸 在其游记《重走北伐路》中讲到“卤城之战”时这么描述——

这支蜀汉军团,诸葛亮从托孤之时起接手,足足调教了九年,历经讨伐南蛮和三次北伐大战的洗礼,已经磨砺成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剑。蜀汉军团已经进化成了一支战斗力无比强悍的军队,它不畏惧与任何敌人正面对战。

诸葛亮不是那种天才的军事家,但他的学习能力非常可怕。他在一、二次出祁山时的指挥还显生涩,到了三次时就变得纯熟多了,到了第四次,他的表现近乎无懈可击。这种学习速度,比他的表现还要惊人。

诸葛亮之后北伐中做出的改变,从某种意义上讲,也可以视作是诸葛亮自己对第一次北伐战略布局的反思。诸葛亮在第一次北伐时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将自己技战术的实施,完全寄托于曹魏中央军在至少一个月内不向陇右进军,从而使蜀汉有充分的时间占领陇右,然后占据地利逼迫曹魏放弃救援,承认新的势力范围。之后,诸葛亮再通过内政手段,消化陇右的资源,使陇右真正成为蜀汉的核心领土。

公正的讲,诸葛亮的战略理想图不是没有现实基础的空想,当时的背景确实让这一计划有实现的可能。

(一)曹魏朝野对刘备死后,诸葛亮敢于率军北伐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特别是关中以西,没有凛冬将至的觉悟。

《魏略》:始,国家以蜀中惟有刘备。备旣死,数岁寂然无闻,是以略无备预;而卒闻亮出,朝野恐惧,陇右、祁山尤甚,故三郡同时应亮。

(二)关中以西虽然是曹魏的领土,但曹魏疏于经营,还没有成为曹魏的核心领土。从公元214年夏侯渊、张郃破马超、斩宋建,平定诸羌氐,占领陇右以来,到诸葛亮北伐(228年)才过去了不到14年。而且即便是在214年后,曹魏政权也没有耐心经营过陇右,公元219年汉中争夺战失败后,曹魏在关中以西就转为战略收缩防御,对陇右的态度就是迁民以避蜀,不是以养育人民,而是以管理战场的方式来治理陇右。因此陇右的民众对曹魏政权没有向心力与忠诚度,曹魏的地方官自己也明白,蜀汉大军一到,陇右军民绝不会站在曹魏一边。

《魏略》里面记载了两则地方官的黑材料,说明了这一情况:

天水太守马遵……念所治冀县界在西偏,又恐吏民乐乱……谓维等曰:“卿诸人叵复信,皆贼也。”

(陇西太守游楚)召会吏民,谓之曰:“太守无恩德。今蜀兵至,诸郡吏民皆已应之,此亦诸卿富贵之秋也。太守本为国家守郡,义在必死,卿诸人便可取太守头持往。”

上述两则材料显示出,陇右地方官(太守)对本地吏民的基本判断是:蜀兵至,吏民乐乱,叵复信。(蜀军来了,再也不能相信早就想要造反滋事的吃瓜群众了)可见诸葛亮认为自己能够迅速攻取陇右,是有相当的群众基础的。

但是以上两点背景却没有发挥出马到功成的效果,因为下列情况出乎了诸葛亮的意料之外。

(一)曹魏朝野对诸葛亮敢于率军北伐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曹魏核心决策层对此是有准备的。蜀军出祁山的消息传来后,曹魏中央军的反应相当迅速。

《三国志》裴松之注《资别传》:诸葛亮出在南郑,时议者以为可因大发兵,就讨之,帝意亦然,以问资。资曰:“……但以今日见兵,分命大将据诸要险……”帝由是止。

建兴五年(227年),诸葛亮上了著名的《出师表》然后率诸军北驻汉中的时候,曹魏方面就已经知道了。当时曹睿甚至还想主动发兵攻打在南郑的诸葛亮,但是被孙资劝住了,改为“分命大将据诸要险”的被动防御。

其实这也说明,诸葛亮所料想中的“攻其不备”,不是曹魏没想到他会出兵,而是没想到他会出兵陇右而不是关中。这一点从当时的雍州刺史郭淮的反应可以看出来,曹魏确实没有想到诸葛亮会出兵陇右。

《魏略》:雍州刺史郭淮偶自西至洛门案行,会闻亮已到祁山,淮顾遵曰:“是欲不善!”遂驱东还上邽。

郭淮还在外面考察调研呢!(附:郭刺史西行调研途中惊闻诸葛亮出祁山夜奔图)

顺带提一句,图中的冀县到祁山,直线距离为45公里,大概也就是北京到廊坊的直线距离。

陇右地方虽然陷入混乱,但是曹魏的中央反应却是相当迅速——

《魏书·明帝纪》:(太和)二年春正月……蜀大将军诸葛亮寇边……遣大将军曹真都督关右,并进兵。右将军张郃击亮於街亭,大破之。亮败走,三郡平。丁未,行幸长安。

“丁末”是二月十七日,换句话说,诸葛亮第一次北伐大约只持续了1个月的时间,那么曹魏中央军的动员反应时间不会超过10天。《魏略》中说“部勒兵马步骑五万拒亮”,抽调5万人的军队动员起来开拔前线只用了不到10天,这在古代的通勤条件下已经非常快了,有极高的可能是曹魏中央军已经处于备战状态。

(二)蜀军的陇右攻防战非常不顺利。这里就有一个通常印象中的误解需要澄清,那就是“陇右三郡响应诸葛亮”这个事实是不存在的,因为响应诸葛亮的三郡不全在陇右,而陇右也不止三郡。

《魏书·明帝纪》:天水、南安、安定三郡吏民叛应亮。

从郡一级单位看北伐初期的势力范围:

图中,绿色实线以南的,都是第一次北伐前的蜀汉领土,以北的都是曹魏领土。而绿色虚线框出来的天水、南安、安定3个郡,则是声称响应诸葛亮的郡级单位。

安定郡被陇山隔在东边,始终没有与蜀汉军队互动上。曹真亲率大军一到,就投降了。

南安到是连太守都投降了,还做了带路党,带蜀军去打陇西郡,可惜在陇西郡碰上个猛人游楚。游楚及时安定了陇西郡犹豫不决的军民,抵抗了蜀军的威吓攻势。10天后,因为街亭战败,蜀军就退兵了。陇西郡得以保全。

这是郡级势力图给我们的感官:诸葛亮穿越山岭,深入敌后,在敌方势力范围内寻求不多的盟友。看似有机会,但不是一直以来印象中的那种“直接A过去”就好的大好形势。

然后我们把这张图放大到县一级,局势的感觉就简直变得危险了——

1.作为桥头堡的祁山没有打下来,只是围困着而已。祁山再往南的退路,基本在武都郡内,那都是名义上曹魏的领地。可以说,诸葛亮的第一次北伐时刻都有一种进退维谷的感觉。

2.天水郡是投降了,但天水太守加雍州刺史都跑到了上邽城中固守,在加上他们背靠着广魏郡,基本上陈仓狭道这个由关中入陇右的战略增援通道已经被他们拿在手上。从围棋上讲,这叫大龙已有一只眼。诸葛亮派军共上邽、广魏郡,打不下来。

3.南安太守带路攻打陇西郡,打不下来。

总体而言,此时蜀汉军队,只有祁山旁边的西县是实实在在抓在手里的,而无论南安郡还是天水郡的冀县,都只是当地官民联合起来自守城池,驱逐或者扣押了曹魏政府官员,声称愿意接受蜀汉政权领导罢了。离真正被占领,成为蜀汉据点还差一大截。

这也是为什么街亭战败撤退时,诸葛亮只撤走了西县的千余户人家而已。

(三)赵云没有能够拖住曹真。

这一段史料比较扑朔迷离,所以我只给一个我的猜测:赵云出兵箕谷,目标是长安附近的郿县(就是董卓想要养老的地方)。想用威胁长安来拖住曹魏主力军,但估计一交锋赵云军就感到完全不是对手,立刻缩回箕谷,而且对方大将曹真还有顺着箕谷追进汉中的态势。于是赵云军为了阻断敌军还烧毁了一段百余里的栈道。结果曹真华丽一转身,奔陇右去了。

这就是事后赵云为何也受到了严厉处罚的原因——交给他的战术目标完全没有达成。

综上所述,诸葛亮在兴师北伐的时候,他的如意算盘大概是这样:

蜀汉北伐在陇西有群众基础,曹魏朝野对我出兵的思想准备不足。即便中央军早有战备,但也是针对关中的战备而不是陇右的。只要我突然出兵陇右,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定会取得很好的效果。至于从洛阳赶来的中央军,由赵云的疑兵把他们拖在关中,只要能拖20天以上,那么我就能全取陇右。到时依山傍险,阻断曹魏与凉州的联系,而曹魏主力却还在长安城下与赵云纠缠。届时我再让赵云退兵,和曹魏以陇山、秦岭为线重新划分势力范围。则大事可济!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1.曹魏中央军反应很快,最多用了10天就走到赵云面前,剩下的10天时间,要靠赵云用命去换。赵云退兵了。

2.赵云在东边为我们争取时间,这边的兄弟们倒是快点打呀!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陇西郡城头上站着游楚,上邽城中有郭淮在筹划反击,就连眼皮子底下的祁山堡中,都还有个莫名其妙的高刚在抖抖索索的坚守着。打不下来,哪里都打不下来,除了主动投降的地方,其他重要城池、据点,都打不下来!

莫非我带了一帮假蜀军?

平心而论,当时蜀军战斗力确实不行,所以此战之后诸葛亮才痛下决心整顿军治,终于在后面几次北伐时,把蜀汉军队锻炼成了一支铁血雄狮。

但那已是后话,就当时的情景来看,诸葛亮已经大势已去。要赶快退兵,避免和曹魏中央军主力接触。但是诸葛亮不忍心舍弃“关中震动、三郡响应”的好机会,于是放出了胜负手——

派遣马谡去街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金色年华554  > 三国演义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赵希夷:被陈寿抹去的诸葛亮北伐
郭清华 【三国研究】出祁山首次北伐
“神一般”存在的诸葛亮,晚年错用此人误国误民
马谡
街亭之战简介
求三国时期,诸葛亮七次北伐资料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