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华夏之基石秦汉王朝(四十九)荡平外患

班超在西域成功结盟月氏,消除疏勒王的叛乱,打通西域南路,随后击败莎车,龟兹等国家,威震西域。汉和帝即位后,窦宪与南匈奴一起出兵击败北匈奴,北匈奴单于投降。随后,窦宪授意南匈奴再次击溃北匈奴,彻底消除了北匈奴的威胁。那么,班超是如何在西域地区各个击破,征服西域各国?窦宪又是怎样实现旷世之功,消除来自北方的隐患的呢?

汉章帝在国内忙着治国,留守西域的班超也没闲着。有了徐干带来的一千多士兵,班超觉得自己可以做点不一样的事情了。以前都是靠着袭击使者,劫持国王来过日子,现在手上有了点兵,就可以通过战争来修理那些冥顽不灵的国家。

在西域地区,相对比较难搞的就是龟兹。龟兹不但是北匈奴的坚定盟友,而且多次侵犯那些亲汉的西域小国,还有莎车这样的小国为其充当打手。能够拿下龟兹,基本上就可以摆平西域。班超来了个“四步走”,才最终把龟兹搞到手。

第一步,联合乌孙,找个强有力的盟友。

班超早就看上了乌孙这支有十万强兵的中立势力。他上书汉章帝说,“当初汉武帝嫁细君公主和解忧公主给乌孙并与之结盟,汉宣帝也是联合乌孙击败匈奴,从而引发五单于争位的匈奴内乱。现在我们可以效仿先帝,与乌孙合作。”汉章帝采纳了班超的建议,于公元83年派出卫侯李邑护送乌孙使者回国,并赏赐乌孙国王以及主要官员锦帛等财物。

挺好的一件事,却差点毁在了这个汉使李邑身上。这家伙是个胆小鬼,一到西域正碰见龟兹打疏勒,自己先害怕了,就给汉章帝上书,说什么平定西域劳而无获。他还说班超在西域一手搂着老婆,一手抱着孩子,根本不关心大汉的事情啊。可是汉章帝的回信很快就到了,把李邑训了一顿:“就算是班超抱着老婆孩子享福,也是人家应得的。再说了,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他手下那一千多人怎么能跟他一条心呢?”然后,汉章帝要求李邑留在班超手下做事,听候班超调遣。

班超听说之后,立刻办了两件事。一是把自己老婆孩子送回国,省得有人说闲话。二是让这个李邑带着乌孙的侍子回洛阳。周围人不理解班超的做法,班超拍着胸脯说:“我自己做事问心无愧,不害怕别人胡说八道。如果我为了泄私愤把李邑留下了,这不是忠臣所为。”

第二步,清除叛乱,搞定疏勒,扫清西域南道。

公元84年,班超准备对莎车下手。汉章帝又给他增兵八百,联合疏勒,于阗的兵马,共同出击莎车。莎车一看事情不妙,赶紧想办法。他们了解疏勒王忠的本性,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当初北匈奴攻打疏勒这么危险,忠都没有屈服。但是面对莎车的重金贿赂,疏勒王忠决定抛弃他的老朋友班超,并且占据乌即城。班超毕竟拯救过疏勒国,无论从实力还是人脉都是不错的,于是就重新立了一个疏勒王,一起攻打乌即城。忠一看事情不好,就跑去找康居求救兵。班超则是让月氏国帮忙,把康居的救兵给劝了回去。不过,康居国王并没有留下忠受死,把他也带走了。

忠明白自己得罪了班超,也没啥后悔的余地了,就跟龟兹一起想办法吧。他们想到的招数是诈降。不过,西域人玩这种阴谋估计,哪里玩的过在大汉朝廷混过的班超。忠的小心思早就被班超看透,于是来了个将计就计,给忠摆了一场鸿门宴。忠还以为班超中计,就大摇大摆的来吃饭。结果就是,饭没吃成,命没了。就这样,疏勒的叛乱彻底平定。加上早已归附大汉的于阗和鄯善,西域南部路线全面平定。

第三步,声东击西,降服莎车,切断龟兹臂膀。

公元87年,在解决完疏勒问题的第二年,班超决定对莎车出兵,拿下龟兹的这个小弟。虽然班超的兵力不多,但是他充分发挥自己的影响力,愣是从于阗弄来两万多兵马。莎车一看形势危急,赶紧找大哥龟兹求援。龟兹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莎车被干掉,立刻派出自己左将军出马,带上姑墨,尉头等几个小国家的兵马,组成一支五万多人的西域联合国军。一场西域的多国之战即将展开。

两万对五万,双方兵力差距不是一点半点。班超虽然有能力,但他自认没有汉光武帝以几千军队摆平王莽四十万大军的军事才能,而且西域兵也不如汉军那么好用。硬拼不是办法,那就只能智取。有一次军事准备会议上,班超宣布,咱们打不过龟兹莎车联军,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散会!很快,班超要回家的消息不小心被透露出来,传到了那些龟兹俘虏的耳朵里。龟兹俘虏们听到如此重要的军事机密,又发现看管他们的士兵们都在忙着收拾行李,也不怎么管他们。于是这些俘虏偷偷的跑回本方大营,将班超和于阗军要分散撤军的消息汇报给龟兹的左将军。龟兹联军大喜,想趁着他们退兵来一个半路阻击。于是,大部分龟兹联军趁夜出发,悄悄的埋伏在汉军和于阗军回国的路上。

当龟兹人行动的消息传到班超这里的时候,班超哈哈大笑,告诉于阗王,按计划行动。于是,说好了要撤军的汉于联军突然改变了行军路线,直扑莎车。莎车的援军都跑出去打埋伏了,哪里还有人防守。莎车王明白自己上当了,为了不重蹈疏勒王忠的下场,乖乖的开城投降。

龟兹大军在半路埋伏了半天,传来的却是莎车投降班超的消息。惊讶之余,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撤军回家。就这样,龟兹的忠实小弟莎车,最终还是投靠了班超和东汉。

第四步,化解月氏攻击,建立强大盟友。

就在班超定疏勒,降莎车的时候,有人竟然跑来邀功了,这个国家就是月氏国。当初班超在攻打疏勒王忠的时候,曾经让月氏帮忙,说服康居退兵。月氏觉得自己对班超定西域有功,就主动来凑热闹。一方面想跟大汉建立长期友好合作关系,另一方面,听说大汉女人长的漂亮,想来和亲讨个媳妇。

然而,月氏的热脸却不幸贴到了班超的冷屁股上。也许班超对自己在西域的战绩非常满意,有点飘飘然,就没太考虑得罪月氏这个强大国家的后果,以“虎女岂能配犬子”的理由拒绝了月氏。这下可把月氏惹毛了。月氏国王心想,既然给你脸你不要,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于是,公元90年,月氏副王亲率七万大军,向东翻越葱岭,攻打班超,打算让班超领略一下月氏的厉害。

看到月氏咄咄逼人的架势,班超的手下有点不淡定了,担心打不过。班超却不担心,他告诉手下,月氏长途行军,粮草后勤肯定够不上,我们死守就是了。果不其然,月氏围攻班超一段时间后,不但没有打下来,反而自己没了粮食,就打算找龟兹帮忙。班超早就预料到他们会这么做,派人埋伏在去龟兹的路上,斩杀月氏的使者。这下月氏副王彻底傻眼了,知道如果自己再不服软,能不能活着回到月氏国都是个问题。于是月氏副王只能向班超请罪,说自己如何狗眼不识泰山,请大汉放自己一条生路。班超也不打算彻底得罪月氏,毕竟这都是自己的盟友,就放他们回去了。从此之后,月氏国与大汉和好如初。

四步走之后,班超在西域已经是神一般的人物,威震西域。龟兹往周围一看,西域各国中还在跟大汉对着干的好像也没几家了,再不投降,的确有点不识抬举。公元91年,一直与大汉对抗的龟兹,及其盟友姑墨,温宿等国家向班超投降,表示自己愿意与大汉结盟,建立友好的邦交关系。

消息传到洛阳,汉和帝(确切的说是此时正在执政的窦太后)非常开心,宣布恢复西域都护府,任命班超为西域都护,徐干为长史。为了进一步控制西域,班超拥立了新的龟兹王,并将原来的龟兹王送往洛阳,自己驻扎在龟兹。至此,除了个别几个曾经参与杀害前任西域都护陈睦的小国不肯归降之外,西域各国基本平定。

其实,龟兹等国最终不战而降,除了班超在西域展现出来的威力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们背后的靠山,东汉最大的外敌北匈奴,没了。而彻底击败北匈奴的人,竟然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那位恃宠而骄的外戚窦宪。

为什么在国内作威作福的外戚窦宪,会派兵跑来打匈奴呢?因为,他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

汉章帝英年早逝,汉和帝即位时年纪小,养母窦氏从窦皇后升级为窦太后,临朝称制,掌控朝政大权。原本非常忌惮汉章帝的窦宪,现在彻底放飞自我,无人管束。可是,窦宪自己结党营私,欺负大臣也就算了,却把妹妹窦太后给得罪了。虽然身为皇太后,但此时窦太后也才二十多岁。这位年轻的寡妇毕竟有自己的生理需求,也没打算立个贞洁牌坊。当都乡侯刘畅进京吊丧汉章帝的时候,窦太后觉得这个男人不错,就让他当了自己的小情人。但在窦宪的眼里,刘畅跟太后走的这么亲近,岂不是将来要抢了自己的饭碗?嫉妒战胜理性的窦宪,竟然派人把刘畅给弄死了。

事情败露,窦太后知道了自己的小情人竟然死在了哥哥手里,顿时大怒。既然哥哥无情,那也休怪妹妹不义了。于是窦太后行使了自己的权利,立刻把窦宪幽禁在宫里。窦宪肠子都悔青了,看这意思,哪天妹妹不爽了,就会把自己给干掉。怎么办?正在窦宪冥思苦想之际,南匈奴的一封上书,给了他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

原来,就在汉章帝去世的同时,归附汉朝的南匈奴单于也去世了,新单于屯屠何上任。这位新任南匈奴单于雄心勃勃,想要恢复匈奴的统一,彻底吞并北匈奴。于是,他上任后不久,上书汉和帝和窦太后,提出趁着北匈奴内乱分裂,实力削弱的时候,咱们一起出兵消灭他们,也为你们大汉除掉这个祸患。提议一出,有人赞成有人反对。赞成派代表就是当初跟窦固一起打的北匈奴满地找牙的老将耿秉,理由跟南匈奴单于一样。反对的声音主要来自朝中的文臣,觉得战争劳民伤财,还是别折腾了。

就在窦太后左右为难的时候,被关起来的窦宪认定这是个自己戴罪立功的好机会,主动提出愿意亲自带兵消灭北匈奴。窦太后正愁着这个不识趣的哥哥怎么处理,正好有这么个机会,那就让他去吧。如果能够消灭北匈奴,就当是平定外患。如果战败而归甚至战死沙场,就当是消除内乱。公元89年夏天,窦太后封窦宪为车骑将军,耿秉为副帅,加上南匈奴的兵力,共计四万大军,出兵北匈奴。

此时的北匈奴,早已经没有了与汉军正面决战的能力。听说汉军联合南匈奴气势汹汹的杀过来,北匈奴单于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茫茫大漠上躲起来,玩一把“躲猫猫”。窦宪和南匈奴等多路大军在涿邪山会师,随后分兵进发。汉军之中,既有熟知北匈奴特点的南匈奴将领,又有他们的老对手耿秉,加上窦宪也有不错的军事才能,汉军的出兵策略非常有针对性。他派出副校尉阎盘,以及耿秉的弟弟耿夔等人,率领一万骑兵轻骑突进,在北匈奴王庭稽落山一代游荡,寻找北匈奴主力。

北匈奴单于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躲在这么远的地方,还是被汉军发现了。双方一交战,北匈奴完全不是耿夔等人的对手,大败溃逃。得到消息的窦宪发动大军乘胜追击,共杀敌一万三千多人,二十万北匈奴士兵投降,百万头牲畜成为窦宪的战利品。稽落山一战,可以说是汉匈交战史上汉军成果最大的一场战役。窦宪当然非常高兴,起码自己小命保住了,回去可以向太后妹妹交差。当他们班师经过燕然山的时候,窦宪和耿秉等人登上高山,并让自己的秘书班固撰写碑文《封燕然山铭》,刻在山上,让世人知道自己的丰功伟绩。

这就是成语燕然勒功的由来,又称之为勒石燕然。从此以后,今天蒙古境内的燕然山就有了新的意义,成为诗词中征战对象的代表。例如王维那首著名的《使至塞上》: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甚至在今天我们熟悉的歌曲《木兰星》里,也有这样的歌词:多年前我披着世界,逆着风走过燕然山。

带着丰厚的战利品,窦宪带兵班师回国。但是,此战虽然重创北匈奴,却没有逮到北匈奴单于,这让窦宪有点不爽。于是,他派出司马吴汜和梁讽继续向北寻找北匈奴单于,打算让他学习当年的呼韩邪单于,投降大汉。两位使者还真的找到了单于,北匈奴单于听说窦宪的意思,也明白自己干不过大汉,干脆投降算了。可是,当单于听说东汉大军已经回国,自己要投降就要去一趟洛阳的时候,他心里害怕了。他派出自己的弟弟带着贡品去见窦宪,商量投降的事情。窦宪一看,这时候了北匈奴还来这一套,单于不来说明没有诚意,就把单于的弟弟哄了回去。这样一来,北匈奴投降的事情不了了之。

窦宪回到洛阳,立刻受到了英雄一般的欢迎。妹妹窦太后也不计较他弄死自己小情人的前嫌,直接封窦宪为大将军。当然,跟着窦宪一起出战的耿秉等人也受到了封侯的嘉奖。然而,窦宪打匈奴好像打上了隐,他不再像之前一样琢磨如何抢点别人的土地,而是在第二年,再次提出北伐,打算彻底解决北匈奴问题。

公元90年,窦宪二度率兵出征。听说汉朝又来找自己麻烦,北匈奴单于特别识趣,主动送来投降信,表示自己愿意给大汉做小弟。窦宪很高兴,正准备接纳北匈奴单于的投降,却被南匈奴单于给拦住了。窦宪想想北匈奴反复无常,谁知道今天答应了他,明天他又会做什么。最终,窦宪答应了南匈奴的要求,并让南匈奴自己干一票大的。南匈奴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立刻派出精兵攻打北匈奴。一心琢磨着投降的北匈奴单于,没想到曾经在一片草原放羊的同胞对自己来了个“同室操戈”,再一次惨败。

看着奄奄一息的北匈奴,窦宪还是决定对其做个了断。公元91年,窦宪派出右校尉耿夔,司马任尚等人率兵出击金微山,大破北匈奴,杀敌五千。从此以后,除了个别北匈奴残余势力在未来十几年搞了点小动作外,北匈奴在中国历史上基本消失。

至于北匈奴跑去哪里了,史书上没有记载,毕竟匈奴人连自己的文字都没有,更没有给自己写历史的能力。既然北匈奴都跑到了汉军都找不到的地方,汉朝的史官自然也没法记录他们的行踪。目前比较流行的一种说法就是,大约两百年后,里海一代出现了一支叫做“匈人”的民族。他们来自东方,武器先进,似乎有蒙古一代的血统。后来,匈人继续西迁,先后击败哥特人,日耳曼人,并且入侵当时在西方如日中天的罗马帝国,间接推动了罗马帝国的灭亡。人们一度认为匈人就是被窦宪赶的无处可逃,被迫西迁的北匈奴后裔。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窦宪不但解决了困扰汉朝三百年的匈奴问题,甚至可以说是改变了世界历史。不过,我也不敢保证,匈人跟匈奴一定有关系。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讲,窦宪的确是个优秀的军事将领。

窦宪同志威名远扬,战功赫赫,最重要的是,没有仗可以打了,那就只好回到大汉朝廷去继续作威作福吧。汉武帝时期的东方朔说过的一句话,放在窦宪身上非常适用:用之则为虎,不用则为鼠。脱下战袍的窦宪,很快失去了自己应有的价值。此时等待他的,只会是一段悲剧的命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第三十四回 黜外戚群奸伏法 歼首虏定远封侯
中国部族建帝国娶汉朝公主被拒,国王:灭汉军!汉将杀1人便大胜
东汉对西域统治的辉煌与悲怆(2)
中华古代名将录之西域使者---班超
明帝察察章帝长者 三读《资治通鉴》杂感23
最富传奇色彩的英雄班超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