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贾迎春:为父抵债嫁恶狼-贾府女儿02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梁。

——迎春判词

迎春

迎春是荣国府贾母长子贾赦的女儿,与贾琏同父异母,且为庶出。迎春在贾府,在大观园里,存在感极低,除了诗社或者一些大的活动里有她的影子以外,其余很少单独写一下,但其悲情的命运却并不因为她的存在感低而饶过她。

作为元春之后的贾府二小姐,在众人的眼里,无助无靠无价值,却被他老子发挥最大的作用,抵债给了孙家,最后葬送了自己的卿卿性命。

迎春

【一】长辈眼中的迎春

相对于迎春来说,贾府的长辈,有祖母,自己的父母和叔父母。迎春作为庶出,首先在身份上就比人矮了半截,加上贾赦和邢夫人对待儿女并不像贾政王夫人一样那般上心,自然也就更失去了几分依傍。

贾母平常把爱更多的分给了宝玉和黛玉,探春很开朗豁达,时常在老太太跟前晃悠,自然也分了一杯爱,而惜春太小,加上是宁国府的人,所以时不时关心一下,老太太也是有的,就是迎春,似乎淡出了祖母的视线,偶尔的记起也是因为连着其它几人笼统的提一提,在贾母的眼里,迎春就是个不多话、软弱的女子,来不了事,也成不了事。

贾赦不会把迎春当正儿八经的人来看的,迎春也许就是他一夜风流留下的,成了自己的女儿,自然是要为自己谋利的,平常生活未曾见过他有关心询问过,一到能解他急的紧要关头,便才想起还有这么一个女儿可以利用。

迎春

邢夫人就更别说了,不是亲生母亲,嫡母本有教养之责,但她似乎除了苛责和训斥,就没有其它的教育方式,出了问题出了事情,只管埋怨迎春,并不知去安抚,去爱,去体贴,就因为这样,迎春变得更加沉默,也更加被人忽视。

贾政和王夫人待她倒是好,却因为不是自己房里的,自然不敢多加干涉,比如迎春嫁出去后回来,看到迎春的模样,听到她的境遇,王夫人除了陪着落泪,也别无他法,而贾政在听说贾赦要将迎春拿去抵债时,也说过孙家不是好人家,却劝不了自己的哥哥,最终让迎春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所以,长辈们眼中的迎春,就是一个闷葫芦,是好是坏都不说。

迎春

【二】兄弟姐妹眼中的迎春

贾琏、宝钗都叫迎春“二丫头”,宝玉、探春、黛玉、惜春等都叫她“二姐姐”。不管她存在感怎么低,别人怎么看不起她,但兄弟姐妹们对她还是蛮好的,真正的把她当妹妹或者姐姐看。

组海棠诗社少不了她,吃穿用度未曾少过她的,王熙凤如此苛责的一个人,也不曾对二丫头短过什么,只是叹息她的不急不噪,不争不吵。在累金凤事件中,王熙凤就让平儿替她出头,处理得很妥当。

按理,四春都是很不错的,元春自是不必说,因为有才有能才得以入宫闱,而探春也可从管家理财中看出其能干,惜春和绘画技术,以及各自在诗社里的表现,都不是俗人,但偏偏,迎春是个例外,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才情,从丫环为司棋可以看出,她应该是擅长下棋,而在不得不写诗的过程中看,她的才情确实不如她的棋艺。

但不管怎么说,她是贾赦的女儿,是荣国府长房长庶女,兄弟姐妹对她尊敬和友爱也是自然而然的。不过有时候,探春也好,宝钗也罢,不得不气从中来,也就随口说说“二木头”之类的,即使这样,那也是充满怜意的(不过宝钗是不是真诚的就当另说了,因为宝钗素来凉薄,但至少其它姊妹是如此)。

三春

【三】丫鬟婆子眼中的迎春

迎春善良,懦弱无能,凡事只求息事宁人,所以在丫环婆子的眼中,就成了好欺负的主儿,除了贴身丫环司棋和绣桔之外,其余的乳母也好、婆子妈妈也罢,都无不想捏她一下,后来居然大胆到偷迎春的东西去卖,去赌博。

累金凤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也完完全全地体现了迎春的懦弱和息事宁人。

《红楼梦》第七十三回里说,贾母为了惩治那些婆子丫环们赌博,便抓了几个,其中就有迎春的乳母。黛玉、宝钗、探春等见了有二丫头的乳母,毕竟不是光彩的事情,又加上奶二丫头的情分,所以集体求情,谁料老太太早知道这些人的习性,也知道迎春的懦弱,便不准求情,自个处分了婆子。

迎春的丫环绣桔便说出了累金凤被盗一事,乳母的媳妇张狂得很,要挟迎春说累金凤可赎,但必须是二小姐去求情让放过母亲。迎春早知道黛玉宝钗和探春求情的事,自然是不会去自讨没趣,因为她从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所以她宁愿不要累金凤了,也不会去求情,所以乳母媳妇的要挟没作用,倒是让绣桔看出了她的用心,揭了她的老底,让乳母媳妇原形毕露,自然没有好语言。

两人争吵之下,迎春嫌烦,自个倒去看书了,不闻不问。绣桔恨其不争,这样的主子自然管不住下人,所以司棋虽然向着迎春,但最终也还是做出了在大观园里私会表弟潘又安的事情,当然迎春也没有胆量再留下她,只任贾府当家的人作主处置便罢。

迎春出嫁

【四】孙绍祖眼中的迎春

《红楼梦十二曲之喜冤家》里说“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这中山狼就是迎春的夫婿孙绍祖。

孙家与贾家是世交,想必要荣宁两国公时期,两家便有往来,恩情也是常有,不然到了贾赦这一代人,怎么随便就可以借五千钱出来挥霍?但偏偏就是这五千钱,让迎春成为了贾赦的抵债工具。

孙绍祖才不念之前世代的恩情,你贾赦敢卖女儿,我就敢虐待你的女儿。这种被金钱捆绑的婚姻,哪有幸福可言,偏偏孙绍祖与迎春的父亲贾赦又是一个德性:好色嗜赌,全然不把迎春放在眼里,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想咋个折磨就咋个折磨,柔弱的迎春,加上身边跟过去的婆子丫环也不得力,也就那么忍受了一年时光,最后只能在家暴下告别尘世。

贾府的二小姐死了,死因还是见不得人的,守着这么大一个娘家,却无人去争个理儿,因为迎春去的不是时候,贾母病重,贾府出现败落,贾府众人已经无暇顾及迎春的死因,连身后事都任凭孙家草草了事,终归是黄土一抔,谁也不记得谁。

迎春是千金小姐,孙绍祖从不把她当千金小姐看,所以“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

可怜的迎春,可悲的二小姐。

我是青鸾惊鸿,70后蜀女,喜欢读书写文字和心理学。闲暇之余,胡说红楼,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部红楼千种解说,也就不稀奇了,欢迎和我一起交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金色年华554  > 胡说红楼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她当选《红楼梦》中最悲剧女子的真实原因
懦弱千金贾迎春婚后一年竟死
贾迎春金闺花柳质,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都影射了谁?
叹迎春: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
解曹雪芹对迎春的判词
杂谈 《金陵十二钗之贾迎春》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