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金陵八家龚贤作品欣赏

      龚贤(1618—1689)明末清初著名画家。又名岂贤,字半千、半亩,号野遗,又号柴丈人、钟山野老,江苏昆山人,流寓金陵(今南京市),早年曾参加复社活动,明末战乱时外出漂泊流离,入清隐居不出,他与同时活跃于金陵地区的画家樊圻、高岑、邹喆、吴宏、叶欣、胡慥、谢荪等并称“金陵八家”。工诗文,善行草,源自米芾,又不拘古法,自成一体。

      龚贤是位既注重传统笔墨又注重师法造化的山水画家。其创作以五代董源、巨然的画法为基础,以宋初北方画派的笔墨为主体,参以二米(米芾、米友仁父子)、吴镇及沈周等人的笔风墨韵,同时结合自己对自然山水的观察和感受,形成了浑朴中见秀逸的积墨法,不同于清初以王时敏为首的“四王”所倡导的笔笔有古意的创作格法。作品多写金陵山水,长于用墨。

      龚贤喜用老辣朴拙的笔触,沉着稳重,秃笔与尖笔兼用。秃笔,取之圆润苍劲,勾勒,皴擦,画树和点苔苍老有力。龚贤用笔在主张“欲秀而老”,秀而老就是准确、简练而流畅有变化。他提出笔法、墨气、丘壑、气韵作为画家四要,主张作画要中锋用笔,并且要古、健、老、苍,才能避免刻、结、板之病,颇为精辟。龚贤用墨,以层层积墨见长,虽不用泼墨,实具有泼墨烟润淋漓的效果,颇有宋人的用墨特点。其画山石树木中锋用笔,苍劲古厚,并用积墨法作反复皴擦积染,多至十几层,墨色极为浓重,但仍有深浅、浓淡、明暗等细微变化,山石树木往往浑融一体,仅在阳面或轮廓边缘处留出些许高光和坚实的轮廓,效果强烈,具有浑厚、苍秀、沉郁的独特风格,成功地表现了江南山水茂密、滋润、幽深的特征。龚贤作画最善用墨,主张墨气要厚、润,他发展了积墨画法,龚贤精研此法是追求一种苍润的境界,他以干笔作墨骨,再以层层皴染包润之,令山林树木呈现出鲜润沉厚的墨韵,使画面湿润厚重之感,这种画法适于表现江南湿意浓重的山水景色,同时也使龚贤的绘画具有了一种深郁静穆的格调。龚贤的画法分两类,世称“墨龚”和“白龚”。他善用黑白对比的技法,前者浓密苍茫,后者简淡雅洁。

      龚贤的山水画非常重视构图。他的画视野开阔,气象万千。他的“三远”构图原则,发挥得淋漓尽致,出神人化。他往往提高视线的角度,“平远”构图,多采取俯视角度,这样,视野开阔,平淡中倍增飘渺的感觉。尺幅之中,山河无尽。作“高远”构图,也是如此,先俯视,尔后眼光往上作仰视,真有下揽深谷、上突危峰的气概。他十分注重上下的位置。他的山水画一般很“满”,但“满”而不塞,常常用云带、流水作为空白透气。从整个画面来说,很有气韵。这才是龚贤的笔、墨、丘壑浑然一体的韵,从而创造出有地方特色的山水画。

       代表作品有《深山飞瀑图》、《急峡风帆图》、《木叶丹黄图》、《重山烟树图》、《溪山人家图》、《云林西园图》等,其著作为:《画诀》、《香草堂集》、《柴丈人画稿》等。

 

            


            松亭远山图  立轴 (168万元,2008年5月北京匡时
   款识:客有自闽中缄书索画者,因作此纸以报。不识能上方比玉,下敌友介否?石城龚贤。
   本画未署年款,从画风、款书分析,大约是龚贤六十岁前后的作品,不是早期的“白龚”,不是中期的“灰龚”,也不属于后期的“黑龚”。

   此图为闽客所作,以前、中、后三段写就江南山水,属于龚贤的逸品。前作疏林坡石,树三组,株株有别,或作横划,或为圆点,或作松针,或为夹叶,垂枝、介字夹杂其中,高低横斜,参差错落,疏密得当。运笔方中见圆,且时有波折,老而秀,苍而润,是典型的龚氏笔墨。中为小洲茅亭,后作对岸山峦,层层推远,疏朗松秀中寓着沉雄的功底。我们称其为逸品,是因为它的笔墨气息与倪、黄有合,疏落的笔墨中,含着文气和书格。合着前贤的传统,又备着自我的风神,这是龚贤成功的标志。

   画上端作者以行书题识,所说比玉,即宋珏(1576-1632),晚明山水画家,福建莆田人,比玉是他的字;友介,应是有介,即许友,清初画家,福州人,擅画枯木竹石,有介是他的字。龚贤为福建客人作斯图,因此想到了前后两位福建画家,并戏问道:比之他们如何?有趣的是,三百年后,徐邦达在右侧边跋中作了回答:“以余观之,实均不逮半千之深厚精到耳!”是的,宋珏与许友的成就,在今天看来,距龚贤远矣!

 

            


            木叶丹黄 纸本墨笔 乙丑(1685年)作  上海博物馆藏

   款识:木叶丹黄何处边,楼头高坐即神仙。玉京咫尺纔相问,天末风生讯管缠絃。乙丑霜寒日,半亩龚贤画并题。钤印:龚贤(白文)、半千(朱文)

   本幅作于乙丑康熙二十四年,公元一六八五年,作者时年六十七岁。图绘雨后秋山,霜林涧流,境界沉寂清幽。山石叠积,用短笔披麻和乾笔密点层层皴染,石骨崚嶒浑厚。树木用短笔勾皴,浓淡虚实相宜,极有厚实之感,为作者独创之法。全图墨色富有层次变化,善于以浓衬淡,以实衬虚,既有空间深度,又具秋林清润之意,为龚贤积墨法达到精熟程度的杰作。

 

            


            寒林古屋 纸本水墨   安徽省博物馆藏

   《寒林古屋图》中山石积墨,层层深厚,富于质感和量感。散散落落的村舍、茅亭、安置妥帖,与杂树蓊翳相掩映,清江不流,空山无人的意境跃然画面。整个画面“元气淋漓嶂尤湿”,但给人的感觉不是激动奔放,不是荡气回肠,而是清幽静寂、平淡蕴藉。画中所形成的强烈的黑白反差,极得造化至深至静之理。

 

            

    

            山家黄叶图 纸本墨笔   旅顺博物馆藏      山水 水墨纸本 乙丑(1685年)作

   此图描绘山居景色。图中林木杂生,枝柯交错,山岭逶迤,奇峰突起,烟岚轻拂,清新淡雅,树丛山岩处,隐现茅屋。置景繁复而用笔疏简,以中锋乾笔渴墨勾勒为主,作水墨淡色渲染,笔情墨韵有“乾裂秋风,润含春雨”的明快清丽之美。龚贤画崇董巨,善用积墨法,淋漓酣畅,苍厚沉郁。亦擅简笔乾墨皴染,此幅可见其技法之妙用。

 

            


             湖滨草阁图 纸本墨笔 吉林省博物馆藏
   题识:楼台结在太湖滨,湖水沦涟明月新。宾客到来无远近,尽乘玄鹤当车轮。武陵龚贤画并题。

   龚贤的传世画风有两种面貌,即“白龚”、“黑龚”。此画从风格上看当属“黑龚”风格,作者以宽绰凝重的线条画山石轮廓,然后依山石的结构,在凹陷处用干笔层层加厚,最后用淡墨渲染,墨色和轮廓线融为—体,画面笔墨浓郁苍秀。龚贤这种积墨法风格,对后世影响甚大。

   作者用浓重的画笔描绘了太湖之滨的景色。画中前面土坡上杂树十数棵,大小不一,远近各异,疏密穿插,并以墨色渍染,墨色层次丰富妥帖自然。作者以浓重的线条勾勒坡石的轮廓,后以淡墨积染山石的凹陷处,山石阴阳向背分明,有很强的体积感。山石间有小溪流出,淙淙有声。顺溪而上是画面的中景,画家不着任何笔墨,留出空白,却使画面产生一种波光粼粼的水面效果。在聚散有致的湖石边,数间草顶房舍错落地掩映在丛林间。远处为高耸的石壁,黑重、厚实,上有一条银瀑飞流而下,山形因水的铺设而不显死板。整个画面表现了月光下春色旖旎的太湖美景,文人雅集的意境跃然纸上。

 


 清凉环翠图 设色纸本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题识:清涼環翠,龔賢。钤印:“半”、“千”印。引首吴昌硕篆书“言采其薇”四字。

   龚贤晚年在南京清凉山购置了几间瓦屋和半亩土地,栽花种草,潜心作画,名“半亩园”,此图即描绘龚贤所居的清凉山实景。画面大江开阔,古城环绕,山峦起伏绵延,清凉台隐现于云雾之间,构图平中寓奇。设色以石绿为主,配以花青大片晕染,浓郁沉厚,水墨淋漓。此图规格、尺寸、画法均与其同藏故宫博物院描绘栖霞山景色的《摄山栖霞图》卷相同,当为同时所作。正如尾纸曾熙题跋所评:“野遗居金陵最久,所写山皆金陵。二图尤苍苍郁郁,读之如游栖霞、清凉,扩我壮怀也。”龚贤平生极少作设色画,广州美术馆藏其《秋山飞瀑图》轴,自题:“半亩居人年近六十,未尝一为设色画,盖非素习也……。”年款“丙辰”(康熙十五年,1676年),龚氏时58岁,故此幅当为其58岁以后晚年所作。

 


 摄山栖霞图 设色纸本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款识:题摄山栖霞寺诗。龚贤遗。钤印:龚贤印(白文)、半千(朱文)、野遗(白文)

   此卷绘南京栖霞寺风景,溪川蜿蜒绕山脚流淌,林木茂密,偶见房舍、茅屋从山腰或丛林处显现。梵宇大殿矗立峰顶,面临宽阔的长江。留白处作为江面,与浓郁的山峦形成强烈对照。此卷属龚贤为数较少的设色画之一,花青、赭石渲染树石、屋顶,色墨互渗,融为一体,稳重淡雅,具层次感与润泽感。

 

           


            夏山过雨图 纸本墨笔 南京博物院藏

   一般画人求墨韵往往以湿墨涂抹,而龚贤明确指出:“墨言韵,明其非湿也,润墨鲜,湿墨死”,具体指出;“皴法先干后湿,故外润而有骨,若先湿后干,则死墨也。”以其言论参其画法,可知龚贤之“润”,实乃湿度适可,关键在于皴染之时能见笔,如太湿,则墨汁粘滞,笔墨相碍,浑沌一片,是为“死墨”。

   龚贤的这幅画,也是润湿得体,绘云山烟树,采用多遍积墨烘染法,运笔浑厚,用墨厚重,层次分明,自开生面,可见半千画风之本色,为龚半千的佳作之一。画幅左上署款“武陵龚贤”,铃有“龚贤印”白文方印。

 

            


            云山结楼图 立轴纸本   广州美术馆藏

   此图绘层峦叠谳,丘壑纵横,涧水回转,浓荫盛绿,气象峥嵘,雄伟壮丽。其间楼舍书屋深藏,作者寄意颇深可见一斑。此幅笔墨劲利而苍厚潮润,用董源、巨然法,山石层层皴染,墨韵粲然,苍翠欲滴。由此也可见作者“积墨法”之功底。

 

          

  

           云岭残曛图 立轴 水墨纸本

   是图气势恢弘,浑厚苍秀,用笔方折,用墨层层染渍,致使山峦阴阳向背,?变幻莫测,意境幽远。画面效果与自题诗相得益彰。自题云:“谷口峰根尽吐云,上方新月映残曛。今霄预有吹笙约,盼望诸天鸾鹤群。半亩龚贤画并题。”

 

            


            秋水板桥  绢本设色 安徽省博物馆藏

   款识:秋水黄沙望平,板桥弱柳亦寄情,依稀有客长廓过,素女吹箫子晋笙。龚贤。钤印:龚贤印(白文)

   龚贤喜用老辣朴拙的笔触,沉着稳重,秃笔与尖笔兼用。秃笔,取之圆润苍劲,勾屋,皴擦,画树和点苔苍老有力,即所谓“铁干银钩老笔翻”。龚贤用墨,以层层积墨见长,虽不用泼墨,实具有泼墨烟润淋漓的效果,颇有宋人的用墨特点。《秋水板桥图》写山石,多次皴擦点染,积而又积,以求浑厚苍润。平缓的山坡、雄浑的峰峦、幽雅的秋水、飘逸的板桥,画家先用淡墨作披麻皴,皴笔短细,轻松而严实。

 

            


            秋江渔舍 绢本水墨   南京博物馆藏

   龚贤在画面中所留白道,或为横锁山腰的烟岚,或为直挂崖壁的泉瀑,此外还有浓荫间的树干枝杈、山麓下的茅亭板桥。《秋江渔舍图》中,便是“计白当黑”,使黑者愈黑,白者愈白,凝重处凝重,空灵处更空灵。展开画卷,水村舟桥、平林大江、重山复嶂,洋洋洒洒。就如龚贤自述“白者阳也,黑者阴也。石面多平故白,上承日月照临故白;石旁多纹,或草苔所积,或不见日月,为伏阴故黑。”

 

             


            拟北苑山水  立轴 壬辰(1652年)作

 

              


              山水  立轴 水墨纸本 甲午(1654年)作

 

              

       

               山水 水墨纸本 丙申(1656年)作           山水 立轴 水墨绢本

 

              

      

                  山水  立轴 戊戌(1658年)作                 骑驴寻诗图  立轴 纸本

 

              


            别馆高居图  (3737.5万元,2013年5月中国嘉德)
   龚贤《别馆高居图》,大幅长轴,近处作古岸高树,竹林茅舍。孤村之后,一溪横贯,水流无声,汩汩通向远方。隔岸崇岗叠巘,危岩深壑,密树连云。其间石磴由溪头蜿延而上,远观如白练一道,入谷口,则杳然不知其去处。其上巨石磥砢,山峦愈高愈险,愈崚嶒愈壮伟,真有扑面压顶之感。其山岩屋树之形,峰峦龙脉之势,得之自然而在在见其巧思,见其胸怀气度之不凡。

  明末文人画大多重笔墨重格韵,然都拙于造形拙于布局,龚贤则功力与气韵兼长,既为山水传神,又能寄高怀于笔墨。其情致其手段,其独出群贤的岳岳画风,读此幅已可见一斑。

  龚贤早年好用淡墨,人称“白龚”,晚年则擅用浓墨,人称“黑龚”,此图淡皴轻染,反复累积,墨不浓而厚,笔极秀而苍,画法与格局已具晚作气象。金陵画派研究专家萧平在与刘宇甲合作之《明清中国画大师丛书—龚贤》一书中称此幅“通体虽灰白调子,局部用积墨突出……无疑是‘白龚’的改造,可能产生于龚氏四十一、二岁”左右,所言甚是。

 

        

   

        老树幽轩 立轴 水墨纸本1664年作                     深山烟树  立轴 水墨绫本

 

              


            山溪村居 水墨纸本

   款识:半亩龚贤画。钤印:半千(朱文方印)
   龚贤山水作品多写金陵山水,主张笔法、墨气、丘壑、气韵要兼而有之。在龚贤这幅《山水》中,从整体结构看,龚贤的山川沟壑接近深远与平远,恰如郭熙所言:“深远之色重晦,平远之色,有明有晦”、“深远之意重叠,平远之致冲融而缥缥缈缈。”该实在之处皆实实在在,该空灵的地方又坦荡无涯,有如元初赵孟頫的江南山水,逶逸而又流畅。他的山水画长于用墨,用积墨法作反复皴擦积染,多至十几层,墨色极为浓重,但仍有深浅、浓淡、明暗等细微变化,山石树木往往浑融一体,仅在阳面或轮廓边缘处留出些许高光和坚实的轮廓,效果强烈,具有浑厚、苍秀、沉郁的独特风格,成功地表现了江南山水茂密、滋润、幽深的特征。其用笔喜用老辣朴拙的笔触,沉着稳重,秃笔与尖笔兼用。同时,其山水画造型准确、简练而流畅有变化。表达出江南湿意浓重的山水景色,同时也使龚贤的绘画具有了一种深郁静穆的格调。

 

              

            

            柳林茅屋图 水墨纸本                     山水 立轴 水墨纸本
   款识:沙柳为薪不采樵,菱莲虾蟹水乡饶。遥闻酒熟谁家瓮,夜静支筇踏板桥。钤印:龚贤之印(白文)、半千(朱文)
   龚贤的画多取材于金陵实景。他的早期作品空灵、淡远,以线勾出轮廓,稍加皴擦即止,至中晚期之后则采用多遍反复皴染之画法,谓之“积墨”笔法。贤自谓曰:“非黑无以显其白,非白无以利其黑”。

   展开画卷,水村舟桥,柳林茅屋,一一映入眼帘。画面近处为坡石丛林,远景柳树森森,中间围绕河岸的是一座板桥,数间茅屋。幽谷之间,方塘之滨,古木参天,竹草葳蕤,小桥流水,景色苍郁,一派美丽富饶的江南水乡景象。此图下部浓黑,渐上渐亮。作者通过对山石多次皴染,形成光感强烈的对比笔法,使山石更加鲜润、透明。而树干则采用了润染树叶而留白树干的表现手法,从而使画面显得充实有力,对比分明。《柳林茅屋图》润而不湿,层次丰富,为龚贤之开门之作。

   龚贤所居金陵清凉山地区,其地貌特征为丘陵小山,作品中的山石是低矮的山链,谓之石灰岩小山石。龚贤之画风,传有“白龚”与“黑龚”之说。所谓“白龚”指其简笔无皴或少皴的作品。此类作品又可分为二类:一类笔带枯拙,且有生涩感,为初期作品;一类多用复线重勾,为中后阶段的作品。而“黑龚”即为晚期作品也。《柳林茅屋图》采用了简单而重复润染的笔法,按其画风推断当为龚贤之中年作品。细审此画笔法同《隔溪山色图》、《柳溪夕阳图》、《渔村夕照图》、《千山夕照图》等。

 

        

    

        北苑夏山图  立轴1668年作                         溪桥策仗  立轴 设色纸本 己酉(1669年)作

 

            


              山水  立轴

 

              

     

              山水 立轴纸本                                 山水  立轴 水墨纸本

 


 山水  手卷

 

              


            寒山图  立轴 水墨绢本 (352万元,2005年7月中贸圣佳
   题识:子山手植重逢日,江北江南大十围。西半山。 钤印:臣贤私印(白文)
   《寒山图》是龚贤中晚期由“白龚”变法为“黑龚”的典型作品。他十三岁时便从一代宗师、礼部尚书董其昌习画。经过了近三十个春秋的含荼茹苦,于北苑、巨然中变化出简笔无皴或少皴的“白龚”之后,从四十岁开始,则向“黑龚”进军。这种由简到繁、由白到黑的大幅度的变法,在当时是一种大胆革新、反潮流的创举。所谓“黑龚”即是常说的“积墨法”。这种画正如他自己在“课徒稿”中说的:一遍点,二遍淡加,三遍染;墨气犹淡,再加浓墨一层,恐浓墨显然外露,以五遍淡墨浑之;望之蓊蔚,燥湿得宜也。点燥而染湿,湿不掩燥;点浓而染淡,淡以活浓。所以,笔尽笔法,墨求墨气,笔墨相得,而画之能事毕矣!龚贤的积墨法,源于宋人米芾,在米氏云山的基础上,创造出干积、湿积和干湿并用的方法,树立起独树一帜的“黑龚”山水。《寒山图》与其六十四岁所绘、现藏上海博物馆的《山居图》和无锡博物馆的《秋村夕照图》,笔法相近,亦应是晚年作品:林木茂密,屋舍俨然,坡石雄浑、用笔细腻、丰润、坚实、厚重,是不可多得的上品。

 

              


            茂林幽居  立轴 水墨纸本
   题识:石头草阁开空窗,夕照寒烟印大江。鼓罢瑶琴抱琴睡,爱听天外远钟撞。半亩贤。钤印:半千

   龚贤的创作以五代董源、巨然的画法为基础,以宋初北方画派的笔墨为主体。然而,他从米氏云山得到启发,结合自己对自然山水的观察和体会,逐步改造旧法,由白到灰,再到黑,把积墨之法用到了极致,形成了自我独创的风貌。

   此图用墨层层积染,烟润淋漓,正是龚贤采用积墨法的精心佳构。图中前景树木茂盛,表现手法株株有别,或作横划,或为圆点,或作松针,或为夹叶,夹杂其中,高低横斜,参差错落,疏密得当。运笔方中见圆,且时有波折,老而秀,苍而润,是典型的龚氏笔墨。山坡上各种各样的树木层层推远,一石头草阁藏于其中,用笔和构图合着前贤的传统,含着文气和书格,又备着自我的风神,这是龚贤成功的标志。

 


 南山春景 手卷 水墨纸本  (308万元,2007年5月中国嘉德)
   题识:画者诗之馀,诗者文之馀,文者道之馀;不能诗,画无理,因知书画皆士人之馀技,非工匠之专业也。如何忽有山河大地?答云:如何忽有山河大地,此造物之权舆,画家之无极也,不可不知。今天地升沈,山川位置,是谁手为之者乎?见画而不见手,遂谓无手。乌乎,可欲得生天生地之手。画之妙处在笔圆气厚。丘壑者,非先事也。今人惟事丘壑,付笔墨於不讲,犹之乎陈列鼎俎。画有三远:曰平远,曰深远,曰高远。平远水景,深远烟云,高远大幅。画固多类也,山水为上,山水无声之诗也,可以托意深远。半亩柴丈龚贤。钤印:龚贤、锺山野老、半山贤(三次)、龚贤(二次)、锺山
   引首:南山春景。承稦题。钤印:臣刘承稦
   龚贤好作长卷,有七、八米甚至十緇米者,重峦叠嶂,断岸浅屿,荒村渔舍,江流映带,写的大都是金陵一带山川景色。此卷亦是如此,只是在卷中岭麓之间又多了一个钟乳石的溶洞,其它画中并不多见,估计是游屐所至记於笔端的。全卷重皴复染,墨色黝黑,已是其中年以後成熟期风格。後书画语数则,自云:“画之妙处在笔圆气厚,丘壑者非先事也。今人惟事丘壑,付笔墨於不讲,犹之乎陈列鼎俎。”其实龚贤在重视笔墨之外,并不疏於章法结构,此卷即是明证。

 

              

      

             静林帆影 水墨纸本                        秋窗图 水墨纸本

 

              


             疏林秋深 立轴 绫本

   款识:石田取法宋元而得力于大米者居多,故墨丰笔健,开后来邹董一派也。此缣学沈,得无笑邯郸之步耶。半亩龚贤。钤印:龚贤
   在“金陵八家”之中,龚贤的艺术成就最高,影响也最大。龚贤在当时画家如林的强手中独树一帜,能成为“金陵八家”之首,一方面在实践中总结了古人山水画的优秀传统,另一方面则提出了系统的山水画论,有创新与发展。龚贤把山水画的创作归纳为四个方面:“一曰笔,二曰墨,三曰丘壑,四曰气韵。笔法宜老,墨气宜润,丘壑宜稳,三者得而气韵在其中矣。”(《虚斋名画续录》卷三)说明他对山水画论有创新,并体现了他对宋人艺术精神的继承与发扬。这才是龚贤的笔、墨、丘壑浑然一体的韵,从而创造出有地方特色的山水画。
   《疏林秋色》是龚贤学沈周之作,笔墨间却毫无南田面目,全用家法,从用墨上看,润而不湿;完全是水法的灵活运用。层次分明,讲求大空和小空穿插。《疏林秋色》在表现技巧上可归纳为四个方面:笔法、墨气、丘壑、气韵,其中以丘壑营造为重点。用笔浑厚苍秀沉郁,用墨润而不湿;丘壑平稳中见奇特,气韵生动。此帧图画突出“墨”气,用笔沉郁挺拔,用墨浓重而湿润。他的这件山水画构图上稳健中求奇特,于险绝中见平整。画面视野开阔,气象万千。尺幅之中,山河无尽。画面下端填的很“满”,但“满”而不堵,通过树枝的疏影横斜,自然交错后透出的空白透气,使得整个画面空灵、通透,极富气韵。
 

  

  
  

  月辉如霜 立轴                       汀树草阁图 水墨纸本                春江晚霁  水墨绢本 1671年作

 

            


            踈林寒色图  立轴 纸本
   款识:不见倪迂二百年,相思每在研池边。踈林写就饶寒色,要与先生一倂传。半亩龚贤。钤印:半千
   “金陵八家”并不是一个有共同作风的画派,而是各有不同的专长和面貌,各行其是,互不相牟,但亦有相似之处。首先,皆为遗民之思想志趣发于绘画,有较强的爱国主义精神;其次,在艺术上属于文人画系统;与“娄东派”和“虞山派”画学不同的是,“金陵八家”的山水画继承董源、巨然和宋人;再就是重视师造化,多画南京一带的真山真水,有较强的创作个性。龚贤的用墨最具特色,他主张墨气要厚、要润。为表现江南山水的滋润景象,他继承和发扬了宋人的积墨法,山石树木多次皴擦渲染,墨色极为浓重,但浓重中又有细微的深浅变化和巧妙的明暗对比。大部分轮廓线与皴染浑为一体,又适当留出高光和坚实的轮廓。发展了墨丰笔健的画法,形成浑厚苍秀沉郁的独特画风。他把山水画艺术的表现技巧概括为四个根本方面:笔法、墨气、丘壑、气韵,并以创造丘壑为重。用笔“秃而老”,在描写涧壑溪桥、茅亭古树时,不着晕染而气势自然,苍劲深厚。画山石皴擦多至十余次,而常以浓淡不同的厚重颜色,相当真实地刻划出湿润多雨的山林景色,具有一种厚重浓淡、沉雄郁茂的独特风格。

   明清画家无人不学倪云林,但能真正上窥堂奥的,不过渐江和龚半千而已。本图在构图、取势上皆规模云林,半千本人对比临本也颇多自矜,故其题诗称“要与先生一并传”,且故意将云林书风融入题款中,以求神似。不过,半千终究不是云林,他早年参加复社、后来为兴复朱明江山奔走呼号,而云林终身都“不染尘火色”,故龚氏临本在很多方面还是出以自身面目,虽得云林天真平淡、萧索寂寞之表,但细读之下,自可发见其中隐藏的坚持和隐忍。

 

              

     

              白描山水

 


 山水手卷  水墨绫卷

 


 千岩万壑 手卷 水墨绢本

 

         

   

         山水  立轴                                         雾嶂飞泉 立轴纸本

 

              


              墨笔山水  立轴绢本  (470.4万元,2010年6月北京长风
   款识:荒江白月飘天去,竹树无风也自凉。道院空闻吹玉箫,云中凤台是仙家。画为风超三弟,半亩龚贤并题。钤印:龚贤、钟山野老
   记龚贤的山水画,如不食烟火的人长啸于千仞之冈,濯足于万里之流,其境界是难得的浑厚苍秀,独步于艺林。本幅画作为龚贤画赠“风超三弟”的,即为他的好友华允诚所画。此卷,给人以空灵静穆之感,全卷近景三组枯树、小桥、茅屋,其后“S”型云烟将近中景院落包围,弥漫着缥缈仙境般的氛围,并延伸至远景数座高峻奇峭的山峰,嶙峋向上冲拔的气势,营造了孤高空静之感。近景的山石缓慢低矮的形态组织,与远景山峰突出的陡势,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霜林清晓 立轴纸本                      读书秋树根 设色纸本

 

            


              冬景山水  水墨纸本

   款识:山家煮酒对斜瞳,野客相期隔领云。僻路人踪独未见,遥村犬吠已先闻。半亩龚贤记。钤印:钟山野老、龚贤之印
   此件绘冬景山水,画面近处为坡石寒树,高处则峭壁千尺,山峰相峙,一派江南冬季的神韵。龚贤为“金陵八家”之首,画多取材于金陵实景。他的早期作品空灵、淡远,以线勾出轮廓,稍加皴擦即止,至中晚期之后则采用多遍反复皴染之画法,谓之“积墨”笔法。贤自谓曰:“非黑无以显其白,非白无以利其黑”,此幅下部较为浓黑,渐上渐亮。作者通过对山石多次皴染,形成光感强烈的对比笔法,使山石更加鲜润、透明。树干则采用了润染枯枝的表现手法,从而使画面显得充实有力,对比分明。全幅润而不湿,山石上黑下白,层次井然。基本采用了简单而重复润染的笔法,按其画风推断当为龚贤之中年作品。
 

 秋山渔艇 手卷 设色纸本  (291.2万元,2010年8月北京保利
 


 溪山渔樵 手卷 纸本水墨  (53.9万元,2007年3月中国嘉德)
   题识:由来无姓也无名,身托烟波过一生。风露重,草衣轻,睡熟船头唤不应。能醉饱,傲侯王,扣船一曲在沧浪。市门湫隘足烟尘,爽恺何比坐钓津。风细细水粼粼,照彻鱼家月一轮,身是渔郎不钓鱼,岂有金戈铁马声。钤印:龚贤、半千

   题跋:庚子腊月在吴兴庞氏草堂喜得半千《溪山渔樵》长卷。余欣然自题“无上精品”。龚贤又名岂贤字半千号半亩柴丈人,昆山人也。流寓金陵。笔法墨浓而厚密,以董北苑、巨然法度为木根,吴镇、沈周笔法为骨骼,及集各种画法之长,不抱门户之见而能博取众长为我所用,力革时弊,自创新格。该卷笔墨相得则气势韵生,江山如笑,苍润沉厚,细密工整,白云村舍、奇峰飞瀑、农牧渔樵、黄茆屋子,层次分明意境深远,令人有无尽之感。既见其千岩竟秀,万壑争流之中。山石多密笔短皴,似楷似擦,丘壑繁狡多变,墨色浓郁沉厚,高逸出尘。袁无怪其自负,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如此境界可谓至难矣。壬寅仲春,袁希濂识。

   龚半千以画名世,染翰自然绝去町畦,迥追幽奥,若徒貌袭形。今观是卷想见半亩园中烟霞啸傲,悠然自得之致。戊辰秋,太仓仇淼之于崇川客次。

 

      

   
   

      山水  立轴1671年作             山水  立轴1671年作                 山水  立轴绢本 1671年作

 


 山水  册页 设色纸本1671年作

 


 松壑鸣泉  手卷 水墨纸本1671年作

 


 干岩云壑  手卷 水墨纸本1672年作  (143万元,2003年12月北京荣宝)
   款识:山居亦有山居苦,只见群峰不见天,闻说江湖富明月,从今急买钓渔船。唐诸名人何曾诗中无画,但不能画,不得谓之诗中有画。宋元诸名家何曾画中无诗,但不能诗不得谓之。画中有诗,诗中有画,画中有余。于画实无所知,于诗更无所知。未学画先知看画,不知看画学必差矣。今人尽有能看画而不知作画者,亦有能作画不能看,其人画可知矣。画宁可失之高不可失之沉,宁可失之生不可失之熟,生有救熟不可医矣。熟近俗,俗,诗画之大病也。壬子春野遗龚贤画并书于此。钤印:半千(白文)、龚贤之印(朱文)

 

 


 千岩万壑图 水墨纸本 癸丑(1673年)作 南京博物馆藏
   款识:癸丑嘉,半亩龚贤写。钤印:龚贤(朱文)

   龚贤的艺术造诣居金陵八家之首,山水画远宗董源、米芾、吴镇,近师沈周,进一步发展了笔丰墨健的画法,画风浑厚苍秀沉郁。此图写千岩万壑,气势磅礴,山峦、高丘、林木、丛树、山涧、寒林、渔艇、农舍、清江、苇渚、野渡、空舟……场面繁复,然笔笔不懈,尽显出一种沉寂萧疏、清和静谧的美感。画风朴实,墨气深厚。作者时年五十五岁。

 


 山水 册 (八开) 1675年作

 

       

      
     

       上方仙客楼 水墨纸本 1675年作        金陵山水  立轴 绢本1684年作      唐人诗意图

 

              


              南山图  立轴 水墨绢本 乙卯(1675年)作
   款识:南山图。乙卯仲冬,龚贤。钤印:龚贤、锺山野老

   古人常把南山比喻老人长寿,故所作南山图总显得巍峨崇高,令人有仰止之意。龚贤此图即是如此。茂林苳勃,松苍柏翠,高岗插天,泉瀑飞溅。山腰木末有烟云流走,益显峰高林深,气象峥嵘,尺幅巨大,是他极尽心力之作。乙卯为康熙十四年,半千时年五十七岁,正是由“白龚”转向“黑龚”,风格已经成熟之时。用绢素而烘染周至,墨气润淹,用笔则雄健刚硬,沉着痛快,从中可以窥见他出入沈周、吴镇,又得江山之助,而自成生面的独创精神。

 

              


            匡庐瀑布  立轴 水墨纸本

   题识:匡庐瀑布。武陵龚贤写。钤印:龚贤印、半千
   诗塘:天下名山可游处,不独可游还可居。借问此山在何许,斗牛分野惟匡庐。匡庐影落宫亭水,青青陡壁当天起。上头十日九日云,若其金形日无几。一泉遥见香垆峰,直下迢迢俨白龙。舍船初揖开光寺,磴道盘旋荫古松,转过黄俨更幽邃,逢着老僧皆百岁。两年难乱瀑布喧,落花啼鸟春如醉。五老相联似拍肩,生身疑在皇古前。峨峨独让汉阳顶,仿佛石潭空外悬。传闻夙昔三天子,□□广成轩辕是。□迹虽升丹树存,青鸾白猿乃其使。半面江湖纯浸天,东南吴越蔽苍烟。几时税驾经过此,到日惊疑我亦仙。自题画奉,伊翁老先生教。龚贤。
   此幅以“高远”法写匡庐峻拔之美,下揽深谷、上突危峰,笔墨苍厚,千笔万笔而成,画面“满”而不塞,以云带、流水透其气,是完全成熟的“黑龚”面目。观其此作曰“拙”,曰“重”,曰“大”,气象磅礴、包罗万有!传达出他“可登、可涉、可止、可安”的艺术境界追求,正如其自身所说:“大丘大壑,非读书养气,闭户数十年,未许轻易下笔。古人所以传者,天地秘藏之理,泄而为文章,以文章浩瀚之气而为书画。”本幅留名款数字,自题长诗为诗塘。所书七言咏匡庐古风,见诸其《香草堂集》,诗有画意、画含诗味,书法出入钟王,自成家数,与画作并称双美。而这种样式的作品,在传世画作中亦堪称绝无仅有!

 

              


              山居图  镜心 1680年作

 


 溪山无尽图 手卷 纸本墨笔 1680年作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卷的绘制手法较特殊,是用册式而画如卷,前后共十二幅,每幅各具起止,既能独立欣赏,又可展开如卷。景物相互贯连融为一体,其间既布置起伏绵亘的山峦峰岭、瀑布流川,又有栈桥幽涧、草阁茅屋。构图繁复,场景博大。树石用笔苍劲,层层积染,反复皴擦,墨韵沉稳深秀。向阳部分和溪塘、云雾处则留白,层次鲜明,对比强烈。是龚氏山水长卷中之精品,历来为画史所重。根据卷后自跋,此图作于康熙十九年,公元一六八○年,作者六十二岁时,二年后始成。款署[江东龚贤画]。钤[龚贤]朱文、[野遗]白文方印。另钤有[吴兴沈翔云审定]、[曾藏吴兴沈翔云家]等收藏印。

 

              


              山水  立轴 1682年作

 

          

    

         烟岚幽居  设色纸本                       古木幽居  立轴

 

              


             江村渔隐图 立轴 甲子(1684年)作
   款识:滩头结屋水为邻,除却凫鹥孰为亲。静壁春泉一道飞,白龙藏影见斜晖。醉醒醒惊开竹户,擎甆尽日看湖光。甲子上元,画为玉壶先生,半庙龚贤并题。钤印:龚贤、半千

 

              


            松树图  立轴 水墨纸本

 

     

  
  

      楼阁清晖图 水墨纸本                    山水 立轴                     山水 立轴 水墨绫本

 

              


            仙山楼阁图  立轴 纸本 1683年作

   款识:楼台一片是仙家,煮石为餐酿紫霞。常笑武陵避秦客,犹谈鸡犬与桑麻。昭阳大渊献清和望前画并题,为翁老亲翁。龚贤。钤印:龚贤之印、半千、龚贤
   龚贤的用墨最具特色,他主张墨气要厚、要润。为表现江南山水的滋润景象,他继承和发扬了宋人的积墨法,山石树木多次皴擦渲染,墨色极为浓重,但浓重中又有细微的深浅变化和巧妙的明暗对比。大部分轮廓线与皴染浑为一体,又适当留出高光和坚实的轮廓。发展了墨丰笔健的画法,形成浑厚苍秀沉郁的独特画风。用笔“秃而老”,在描写涧壑溪桥、茅亭古树时,不着晕染而气势自然,苍劲深厚。画山石皴擦多至十余次,而常以浓淡不同的厚重颜色,相当真实地刻划出湿润多雨的山林景色,具有一种厚重浓淡、沉雄郁茂的独特风格。此图作于癸亥年(1683),林木劲挺,烟岚出没,墨色浑厚、润泽,为龚贤晚年精心之作。

 

              


            半山楼台  立轴 纸本
   款识:山半楼台近夕阳,闲凴棐几看湖光。呼儿入市沽村酒,倒载溪翁共一航。为兰约道翁画,并题。龚贤。钤印:龚贤印、半千

   龚贤隐居清凉山半亩园“栽花种竹,足不履市井”,江南烟雨,六朝气息,梦幻一样美丽的山峦,长江沿岸的浅滩疏林、孤帆远影,都成了他追求的美好的象征。龚贤的山水画,如不食烟火的人长啸于千仞之冈,濯足于万里之流。此幅《半山楼台图轴》,云起群峰,烟生丛林,山峦浑厚,草木华滋,楼台静穆,气象氤氲。用多遍积墨法,既有清晰的层次,又具朦胧的意境。是龚贤本传世作品中难得的精品。

 

              


            浓荫消夏图  立轴 水墨绫本

   题识:吾友梁鹪民性畏热,每四五月间必来乞余浓阴一幅消夏,以所居淮南无高山茂林也。兹清凉老人索画赠客,正当莺笋俱来之际,为作此图。客亦具鹪民之癖者耶?野遗生龚贤。钤印:龚贤、钟山野老
   此图据龚贤自题知为赠客消夏而作。画中高树茂林,岗峦幽深,流泉飞泻,境界静宓。因积墨恰到好处,故满纸峦润,如有水气弥漫。读之恍入深沟邃谷,烦溽之气顿消。龚贤题句似亦很自负,可见是得意之作。

 

              


            古木山居图  立轴 水墨绢本
   款识:农翠森寒玉,人家住半峰,众声如吼儿,云气俨游龙,时复临高阁,何须巢欲节,往来多鹿驾,弟子有商客。半亩龚贤画。钤印:半千

   《古木山居》图以南京一带的山林为题材,描绘夏日山雨过后,山峦如洗,浓荫滴翠,大气湿润而明洁,万物生机盎然的自然景像。全画构图严谨笃实,浑厚滋润,寄情写实。具有黑、密、厚、润的特点。是龚贤晚年力作。此画作于吸水性较差的绢上,完全没有一般绢上作画易于显出流滑的缺点,用笔皆老辣朴拙,沉着稳重,秃笔和尖笔兼用。秃笔取之圆浑苍劲,勾屋,皴擦,画树和点苔苍老有力。尖笔,旨在运用笔锋的流利转动,勾勒石廊,表现出石质的峭利感,是龚贤晚年常用的画法。用墨上,发挥半千以层层积墨见长的特点,虽不用泼墨,实具有泼墨淹润淋漓的效果,颇有宋人的用墨特点。写山石,多次皴擦点染,积而又积,以求浑厚苍润。画树木,用挺劲的墨线勾干,特点是干直枝疏,且多留白少皴。叶用墨极浓,也是由淡墨画起,多次加积而成,浓荫袭人,洇润欲滴。浓墨浑然中,显出丰富的墨色层次,表现出江南夏日密林浓荫的山水风光。

 

               

        

            万壑千峰图 立轴纸本                           深山高阁  立轴 1684年作

 

              


            松林书屋 纸本设色 甲子(1684年)作  旅顺博物馆藏

   龚贤善画江南山水,笔墨劲利而苍厚潮润,此图大约是六十五岁所作,用董源,巨然法,层层皱染,山石晶莹浑厚,墨韵粲然,苍翠欲滴,亦是得力于他“积墨法”之功,山峦雄峻,山石林木墨韵浑厚,苍润欲滴,代表了龚贤山水画的风格面貌。

   款题“山中宰相陶贞白”云云,系指南朝齐梁时期道教思想家、医学家陶弘景,曾仕齐。拜左御尉中将军,入梁,隐居于今江苏茅山,梁武帝萧衍礼聘不出,但接受朝廷国事咨询,人称“山中宰相”。龚贤是明遗民,入清不仕为布衣,此画寄意颇深,可为自况,实具感情色彩。自题七言诗一首,署款“甲子初秋半亩龚贤并题”。钤“臣贤私印”、“半千”二印。

 

     

   
  

     万山云树图 立轴                 寒山落木 水墨纸本                      深林飞瀑  立轴 水墨纸本

 

            


            群峰石潭  立轴 水墨绫本 1686年作
   题识:度越群峰有石潭,瀑泉隐隐发幽光。人家更住青天上,摇曳鸡鸣春日长。丙寅冬,龚贤画并题。钤印:龚贤、钟山野老
   此作是龚贤画于1686年的一件“黑龚”精品,龚贤时年68岁。其“黑龚”已超出传统山水画的笔墨形式和意境藩篱。故其自诩“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某种意义上,传统山水画用墨最忌惮浓墨和重墨,而龚贤反复皴染七八次的积墨方式使画面达到前所未有的乌黑润泽。龚贤喜欢以纸本作画,宣纸的洁白与墨的乌黑造成强烈的黑白对比。画面留白处,就是纸张自身的颜色,有着神秘的光感和气感,留下许多不确定的感受空间,既可以是黄昏、正午或者早晨山林反光的效果,也可以是雾气、云烟、水、雨或雪,或单纯的空白。
   龚贤的山水多是情绪或情调的发抒,蕴藉着画家深邃的感情,随着情调变动而流动。墨色的淋漓及留白,是江南的潮湿苍茫的生命体验。但他没有走向“伤怀”、“惆怅”,而明朗、蕴藉。他多画夏天,树木的繁盛更能体现出墨块的粗犷和张扬,远远超出了干枯和空寒的意境。在他的作品中,人物是不存在的,只剩下单纯的物,空房子但却没有人去楼空的慨叹。

 

              

       

              山水 立轴                                 深山幽涧  立轴 1686年作

 

            


            湖山天青  立轴 水墨纸本 1687年作

 

            

    

             山居图 镜心 水墨纸本1688年作                  云山图  立轴

 

              


              山水  立轴纸本 戊辰(1688年)作

 


 山水图卷

 


山水图卷  1688年作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后纸:畫於衆技中最末。及讀杜老詩,有雲:劉侯天機精,好畫入骨髓。世固有好畫而入骨髓者矣!餘能畫,似不好畫,非不好畫也,無可好之畫也。曾見唐、宋、元、明初諸家真迹,亦何嘗不坐臥其下,寢食其中乎?問之好畫者,曰:士生天地間,學道爲上,養氣讀書次之,即遊名山川、出交賢豪長者皆不可少,餘力則工詞賦、書畫、棋琴。夫天生萬物,惟人獨秀,人之所以異於草木瓦礫者,以有性情,有性情便有嗜好,一無嗜好,惟恣飲啖,何異馬牛而襟裾也。不能追禽而之蹤,便當居一小樓,如宗少文張圖繪於四壁,撫弦動操則衆山皆響。前賢之好畫往往如是,烏能悉數!餘此卷借從心中肇造,雲霧、丘壑、屋宇、舟船、梯凳、溪徑,要不背理,使後之玩者可登可涉、可止可安,雖曰幻境,然自道眼觀之,同一實境也。引人著勝地,豈獨酒哉!戊辰秋杪,半畝龔賢畫並題。钤印:龚贤(朱文)、钟山野老(白文)

   全图为长卷形式,重山复岫横向展开,绵延起伏,用平远构图。山石短笔皴擦,树木以横竖排点画出,整卷结构缜密,气韵苍莽,幻景与实境交融,可观、可游、可居,“引人着胜地”。后纸行书长题,论及学道、读书、性情、嗜好,表达了画家对待艺术和生活的态度。鉴藏印有“虚斋秘玩”等七方。戊辰为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龚贤71岁。

 

              

       

              山水 立轴绢本 辛酉(1689年)作                   水墨山水  立轴

 

            


            云横峻岭  立轴 水墨绫本

   款识:古人画使人见之生敬,其峦头派派如五岳,固知古人胸中不蓄残山剩水也。半亩龚贤。钤印:臣贤私印(白文)

   此幅《山水》写万峦起伏,涧壑溪桥、丛林幽径,为典型的“黑龚”风格。墨气厚润,以积墨法为主,用墨极为浓重,山石树木多次皴擦泻染,山石的轮郭线与皴染浑为一体,在适当的部位留出高光和坚实的轮郭,在画面上形成了浓淡不同的厚重墨色,浓重之中又有微妙的层次变化和明暗对比,相当形象地描绘出江南山林秀润的景色,具有一种厚重浓淡、沉雄郁茂的独物面貌。画中题记亦流露出对满清入关,山河破碎的悲愤情怀。龚贤将山水画的表现技巧归纳为四个方面:笔法、墨气、丘壑、气韵,其中创造丘壑为首重。因此,龚贤山水画在形式与意境上独辟奚径,自创一格,形成了浑厚苍秀沉郁的独特画风。

 

            


            青山夕曛  立轴 泥金纸本
   题识:几叠青山几叠云,云中鸡犬静中闻。主人莫是陶贞白,金碧楼台对夕曛。龚贤。钤印:龚贤印、半千

   龚贤的山水画,寄情写实,浑厚苍润,严谨朴实,大胆变革,在当时自成一派,卓然自立。龚贤曾居南京清凉山,他的画呈现了江南的湖光山色,重山茂树,很有地方特色。龚贤的画吸取了董、巨的披麻画法,画山水严密吞浑。他又得法于沈周,善用简明锐利的线条勾取轮廓,用笔苍古雄健。墨法借鉴于米芾、吴镇、王蒙深沉浑厚的特点,层层皴擦积染。

   这张山水画有其鲜明的艺术特色。在表现技巧上,他的作品有个惹人注目的特点,就是用墨。他突出“墨”的作用,用笔吞郁古拔,用墨浓重而润。龚贤对于山水画的整个画面效果的要求,那就是“气宜深厚,色宜苍秀”。龚贤的这幅山水画非常重视构图,他的“三远”构图原则,发挥得淋漓尽致,出神人化。此画作“高远”构图,先俯视,尔后眼光往上作仰视,真有下揽深谷、上突危峰的气概。他十分注重上下的位置。他的山水画一般很“满”,但“满”而不塞,常常用云带、流水作为空白透气。从整个画面来说,笔、墨、丘壑浑然一体,很有气韵。

 

     


      山水 四屏 水墨纸本 丙寅(1686年)作

 


 渔庄隐居图 手卷 水墨纸本 丁卯(1687年)作

   题识:人与凫共一天,捉雨捕蟹自年年。纶竿艇子皆农具,万顷烟波即我田。泽上有家村有海,琴书为伴夜同眠。懒身且莫飞狜去,把手安期作地仙。丁卯送春日,半亩龚贤画并题。钤印:龚贤之印、半千、草香堂

   龚贤在清初画坛上是一个风格迥异、特立独行的人物,他原是善诗能文的文人,但与一般的文人画家不同,他在绘画技法诸如造型、笔墨、构图、意境等方面都功力极深,长卷巨轴,举重若轻。他青年时代曾就教于董其昌,却不为宗匠所囿,更把触角伸向明之沈石田、元之吴仲圭、宋之董北苑,又长期得江南山水的熏陶,遂一改清初尚淡尚逸的画风,以用笔强其骨,用积墨增其韵,浓厚苍沉,元气淋漓,一种山川浑厚、草木华滋的景象摄人心脾。

   此卷为其极晚年笔,已经过由简入繁,由繁再趋简略的几次蜕化过程。与创作盛期相比,此卷已不像以往那样反复皴擦,层层积染,树石用较跳跃的线条轻松勾勒,经两三次点染即烂然成章。故墨色明净但淳厚之气不失。他的儿子及学生辈大多学的是他这一时期作品,但与龚贤相比都显得弱而散,不像他那样老笔纷披,有苍苳之气跃出。卷末书自作诗一首,笔致飞动老辣,极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对酒对花  > 清代民国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清代龚贤山水画赏析(上)
清代龚贤山水画赏析(下)
书画名家:龚贤
金陵八家 龚贤作品欣赏(二)
传统国画永恒经典——龚贤水墨山水赏析
金陵八家之首龚贤:他画过金陵的山山水水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