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字版红楼梦(6)

2016-04-25

第六回

宝玉醒,有梦遗。

袭人触,觉有异。

宝玉羞,说如此。

袭人闻,亦晓事。

试云雨,宝与袭。

侍宝玉,心专一。

 

荣国府,多人事。

头绪乱,难提起。

千里外,作引子。

有小户,姓王氏。

彼祖上,小京吏。

凤姐祖,乃旧识。

贪势力,自认侄。

至王成,已失势。

居乡下,乃贫死。

狗儿者,王成子。

刘氏者,狗儿妻。

生板儿,乃儿子。

生青儿,乃女子。

有岳母,住一起。

曰刘姥,帮生计。

天将冷,初冬时。

家贫寒,难以继。

狗儿醉,闹闲气。



 

刘姥姥,说话直。

你没钱,瞎生气。

长安城,钱满地。

能否拿,看本事。

狗儿说,没法子。

当官的,非亲戚。

刘姥说,要谋事。

金陵王,旧亲戚。

拉硬屎,不联系。

我曾访,略有知。

二小姐,没架子。

荣国府,贾政妻。

恤贫老,施钱米。

走一走,碰运气。

拔根毛,赛腰肢。

狗儿说,您试试。

就当晚,定计议。



 

寻荣府,从何起。

周瑞妻,旧相识。

隶王家,陪房婢。

夫周瑞,管租子。

昔日里,争买地。

那狗儿,多出力。

携板儿,入城市。

几辗转,见周妻。

问刘姥,来何意。

刘姥曰,瞧嫂子。

彼姑太,请致意。

周家的,知来意。

难推却,显本事。

请放心,看我的。

见真佛,在今日。

说完这,说稀奇。

王太太,不管事。

管事者,琏嫂子。

于前者,乃内侄。

大美人,年二十。

名凤哥,好犀利。

比人强,论行事。

有万个,心眼子。

胜十男,赌口齿。

待下人,太严厉。

正说着,来消息。

二奶奶,在屋里。

将用餐,莫失机。

快快走,来逶迤。

见平儿,说来历。

彼平儿,亦佳丽。

于凤姐,心腹婢。

平儿说,先坐此。



 

进了屋,满眼亮。

嘴念佛,心慌慌。

见平儿,一身靓。

姑奶乎?没主张。

周妻说,平姑娘。

才放心,上了炕。

刚喝茶,闻咯当。

见一匣,在柱上。

内有物,不住晃。

正发呆,一哐当。

吓一跳,眼皮撞。

正欲问,闻声响。

众贵妇,入他房。

红漆盒,摆炕上。

花样多,鱼肉香。

板儿见,露馋相。

刘姥见,一巴掌。

 

周瑞家,笑嘻嘻。

招手儿,说如此。

至一屋,好贵气。

见凤姐,好富丽。

拨炉灰,坐那里。

欲起身,犹未起。

怪周妻,不早提。

刘姥拜,被搀起。

坐炕上,相见毕。

凤姐儿,论亲戚。

不来往,非我意。

知道的,说厌弃。

不知的,骂傲气。

刘姥曰,走不起。

寒酸样,怕嫌弃。

凤姐说,莫如此。

靠祖宗,空架子。



 

命周妻,去请示。

一会回,传其意。

太太说,没闲时。

且陪着,委托你。

若逛逛,随其意。

若有求,你办理。

刘姥姥,脸红赤。

欲说话,有人至。

一少年,未二十。

曰贾蓉,好标致。

刘姥见,没处立。

坐不是,站不是。

凤姐笑,乃我侄。

 

贾蓉笑,求婶子。

借炕屏,有要事。

凤姐说,你太迟。

贾蓉闻,厚脸乞。

开开恩,可怜侄。

凤姐笑,借与你。

碰一点,仔细皮。

蓉哥去,又唤归。

凤饮茶,声不吱。

罢罢罢,这会子。

晚饭后,再叫你。


 


刘姥姥,说来意。

携您侄,求救济。

天既冷,又缺吃。

推板儿,苦无词。

凤姐见,心已知。

巧支吾,问周妻。

同为官,太爷时。

偶连宗,皆王氏。

太太曰,聊表意。

凤姐曰,我说呢。

不曾闻,影儿事。

 

见刘氏,说接济。

方才意,我已知。

该主动,济亲戚。

太太忘,上年纪。

新当家,多不识。

虽大户,不容易。

裁衣服,剩银子。

二十两,莫嫌弃。



 

闻初语,心忧急。

闻后语,大欢喜。

胜瘦马,驼虽死。

情真切,语粗鄙。

周瑞家,责刘氏。

你何人,敢称侄。

爱此人,心眼里。

我高兴,言不及。

得银两,赠车资

受恩去,且不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cns6607  > 待分类1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红楼梦—脂批本第六回
红楼梦| 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此非彼
婆子之冤——谈周瑞家的
红楼梦—脂批本第七回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