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宋辽的“澶渊之盟”,到底是谁捡了个大便宜?其实很难说!

    长期以来,学术界对于“澶渊之盟”这一历史问题的研究,大多局限于各个政权范围之内的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典章制度、军事谈判等领域,也有少许人把它与民族关系,多边问题融合到一起考虑。

    但鲜有人注意到“澶渊之盟”对宋、辽之间在此之后发展趋向的影响,以及“澶渊之盟”对北宋政权的削弱、北宋对辽的经济、文化侵略,甚至瓦解其统治的重要作用。这里我们就谈谈这些问题。

    一、“澶渊之盟”直接影响到了辽的衰败

    与灭亡

    是否南下征战,辽国内部意见是并不统一的的,如:《契丹国志》卷13《辽太祖述律皇后传》就载:述律皇后知耶律德光欲发兵后晋,即问其发兵原因,耶律德光答曰:“石氏负恩不可容”。可见契丹内部对于是否南下出兵是存在不同意见的。述律皇后还认为“虽得汉地,不可居也,万一磋跌,悔何指及”,也反映出契丹贵族对于是否统一中原,是存在争论的。

    契丹人(影视形象)

    “澶渊之盟”之前,辽国也存在极大的内部矛盾,帝党与后党,契丹人与汉人,世家大族、掌兵地方贵族与中央皇权均存在不可调和但又看上去隐秘不发的矛盾。其矛盾本质上是十分尖锐的,只不过在“澶渊之盟”前由于对外的共同矛盾与萧绰的强势统治使这一切看似稳定,而“澶渊之盟”之后,由于外部环境发生的变化——对外矛盾的缓解,及之后不久萧绰所掌握的至高权力的松落,使原本就存在的矛盾被激发出来,并有扩大之势。而这势必造成辽国内部政局的动荡。因此辽国之前对外进攻的姿态与高压之下的团结关系发生了巨大转变。衰落是毫无疑问的。至于最后被金所灭,其实在此时已经埋下了伏笔。

    二、“澶渊之盟”与北宋党争

    《宋史》载:“景德初 , 契丹南侵……陈尧叟本蜀人,劝上西巡成都;王钦若南士,谋幸金陵……” 陈师道《后山谈丛》又载:契丹犯澶渊,急书日至 , 一夕凡五至 , ……真宗大骇,取而发之,皆告急也。又大惧 , 以问公(寇准)曰: 陛下欲了此事,不过五日尔:其说请幸澶渊。真宗不语,同列欲退。士庶等止候驾起,从驾而北。真宗难之,欲还内。公曰:陛下既入,则臣不得到,又不得见,则大事去矣。请无还内而行也。

    不难发现,在澶渊之战前,北宋廷内就出现了主战派与保守派的对立:寇准,毕士安,高琼等人的主张御驾亲征,与陈尧叟、王钦若等人的主张迁都,暴露出北宋内部存在的严重问题。虽然看似寇准一派在战时主宰了北宋的决策,但纵观北宋往后的历史,这其实是寇准一派的落日余晖。在此之后,主宰北宋的却是另一派!战后寇准的被贬离京,保守派的上位……是一出令人回味的历史剧演。尤其是王钦若,丁谓等人巧言乱语,与宋真宗一起演出“封禅”闹剧等一系列事件,奠定了北宋中期及以后的朝廷性格。

    宋真宗赵恒,宋朝第三位皇帝

    “澶渊之盟”看似为北宋赢来了和平,但是,在此之后,北宋的党争先是以边事为攻击手段,接而由内外兼具转为完全内斗。王钦若,丁谓也正是利用了“澶渊之盟”对宋真宗心理上和对北宋朝廷上下的影响,边缘了寇准,控制了朝政。从而导致了北宋朝廷性格由初期的“仍存斗志”转变为之后的“议和安定”,直至“宋金和议”和被灭亡国。

    三、“澶渊之盟”后

    《续资治通鉴长编》载:“以风土之宜,助军旅之费,每岁以绢二十万匹、银一十万两,更不差使臣专往北朝,只令三司差人般送至雄州交割。”

    可以看出“澶渊之盟”条约中:“宋每年向辽赠岁币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双方开展自由贸易。”这一条,为宋经济战的实施提供了极为便利的条件。

    辽国只能用牲畜作为向北宋进行交易的商品,而北宋的手工业产品则是辽所必须的。并且,辽是禁止对宋出售马匹的,这就导致了对宋贸易的巨额逆差。辽每年所接收的岁币,被宋通过贸易重新赚回,并且自己还要贴入大笔的金钱。

    苏辙亦有评论:“'澶渊之盟’稍以金帛啖之,虏欣然听命,岁遣使介,修邻国之好,逮今百数十年,而北边之民不识干戈,此汉唐之盛所未有也。”

    到了后期,辽国就已经不发行货币了,而认为北宋的钱币方为正品。宋便由此掌握了实际的财政大权。辽境内的原材料和劳动力大量涌入到南方,成为了北宋源源不断的资源。北宋打货币战,成功的掏空了辽,辽也因此日益衰弱。

    文化上,“澶渊之盟”签订后,辽之所以进一步实行偃武修文的政策,是因为受到了通过岁币往来,边境贸易倾压而来的优越的汉文化的输入与诱惑。诚然,这项举措使辽的文化程度和礼法制度达到很高水平,不过这也使原本应擅骑能射,逐水草而居的草原民族失去了他的本性。在这,我们并不是否定汉化的益处,而是说对于一个生活在特定自然环境,文化传统,特殊的周边形势的民族,自有其所必须的文化形态。汉文化不见得与其匹合。社会矛盾会因此加剧,甚至会对其民族性的保留与生命力的维持产生消极影响,而辽恰恰在这种消极作用下走向了衰落。

    《续资治通鉴长编》书影

    文史君说

    由此可见,“澶渊之盟”不单单是一场军事上的谈判,其间更是夹杂了北宋寇准集团、王钦若集团的党争;北宋与辽的经济货币战;北宋对辽的文化侵略;辽国内部汉臣与契丹臣;萧氏与耶律氏的矛盾。这不仅是军事与外交的较量,更关系到北宋与辽两国之后百年的命运与走向。“澶渊之盟”是一场对于两国产生了至关重要影响的历史事件。

    参考文献

    王轶英:《北宋澶渊之盟前的河北军事防御区域》,《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2年第1期。

    关树东:《辽圣宗时期的宰执群体》,姜锡东主编《宋史研究论丛》第十一辑,河北大学出版社,2010年12月。

    张希清主编:《澶渊之盟新论》,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

    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中华书局,1979年。

    关树东:《澶渊之盟后辽朝社会与文化的若干变化》,张希清主编,《澶渊之盟新论》,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断崖惊涛听雪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澶渊历史分析
你一定爱看的极简北宋史(十八):澶渊之战
澶州之战 | 宋辽之间的恩怨情仇?
草原牧歌----宋真宗赵恒和辽圣宗耶律隆绪的百年和平
杨家将:杨延昭(图)
澶渊之盟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