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调兵遣将的玄机(鼎盛期,连载十九)

2009-09-07

本篇是继续上一篇《水浒调兵遣将的玄机(壮大期,连载十八)》。话说关胜下山收了单廷珪、魏定国这水火二将,班师回山时,居然碰上段景住同学气急败坏地跑过来报信,说去北边买回来的马都被曾头市郁保四给抢了,于是才引出宋公明夜打曾头市一事。

  前者因曾头市抢了段景住送给宋江做投名状的照夜玉狮子,才引出晁盖曾头市中箭,壮烈牺牲,没有等到梁山革命成功的那一天。此刻仍是因为马匹的事情,又给曾头市带来血光之灾。梁山两次攻打曾头市都是为了马,看来宋朝那会儿的“石油”就是马啊,莫不见如今中东地区隔三差五就扔导弹?

  这个引发战争的导火索很有意思。宋公明听到消息后,大怒:“前者夺我马匹,今又如此无礼。晁天王的冤仇未曾报得,旦夕不乐,若不去报此仇,惹人耻笑。”

  这话很有意思,宋江讲话的前后表述表明,晁天王之仇的紧迫程度是低于夺宋江马匹的。我们可以假设一下,若不是曾头市不知好歹,又抢了梁山泊的马匹,宋江会不会去替晁盖报仇呢?我看不会。自晁盖去世之后,宋江三打大名府,降水火二将,抽空还生了场病--设想一下,是打曾头市难呢,还是打大名府难?大名府都打了三次了,何况小小的曾头市?此外,曾头市帮宋江去掉心腹大患晁盖,算起来,亦是立功行为了。

  当然,宋江有一些细节,也可以看出他的权诈。本来嘛,收了水火二将及鲍旭、焦挺,宋江已经说了“正在欢喜”,一听马被人抢走了,又改口说自从晁盖死后,“旦夕不乐”,真是前后矛盾。有些事情是能做不能说的,有的事情是能说不能做的,有些事情是不能做不能说的,有些事情是能做能说的。宋江深谙此道。自己高兴的事情,就让施老爷子写出来,自己不高兴的事情,就得亲口说了,不仅要说,而且要大声说,还要大力宣传:我宋某人自从晁盖死后从来就没高兴过--听听,多么“忠义”啊,可未曾想若不是今次马匹又被抢,宋江会不会想起要去攻打曾头市?

  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新仇旧恨摆在一起,哪怕是旧恨可以一笔勾消,新仇若再刻意忘掉,如何说服众位弟兄?于是宋江、吴用等便开始调兵遣将了,准备攻打曾头市。

  现在梁山泊人才济济,打仗也不在这一时三刻。于是在大名府立下大功的时迁又出马了,他的主要任务是探听对方虚实。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就是吴用说的“即日春暖,正好厮杀”,人和就是又收了不少头领,且一摆出替晁盖报仇的幌子,还不是人人奋勇个个争先?那么地利呢,只好派时迁同学出马了。

  时迁出马之后,宋江亦不放心,派出了自己的心腹戴宗再去走一趟。可是万没想到,戴宗却没什么本事,只在外围晃了一圈便回来了,什么有价值的情报都没拿到。倒是时迁同学再次立功,将对方头领、防守阵式打探得一清二楚。这也证明了在同样的工作条件下,领导身边的人可以拿高工资、坐高职位。吴用同学便在分析时迁所获得的情报的基础上作了如下分配,见图。
  听说要打曾头市,第一个跳出来的是卢俊义。本来嘛,做领导的往往是不用自己亲自动手的,动动嘴皮子即可,不过卢俊义自己这个领导名份未定,手下的那帮家伙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儿,不出来露两手,还做什么领导?我相信卢俊义的出战,肯定不是为了头把金交椅,而是切切实实地去露一手,说报恩也可以,说竖立威信也行,但绝无抢宋江之位之可能。

  不过既然卢俊义亲自提出来了,吴用作为他名义上的手下,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给他安排了一闲差:埋伏,且仅率500兵马及一个燕青--看其余几路人马,皆是四名以上头领,3000以上人马,按照吴用的安排,就凭卢俊义这点儿兵力,也想捉到史文恭?至于人算不如天算最后史文恭落到了卢俊义之手,那可不是吴用、宋江所能安排的了。

  再看其余几路兵马。

  秦明、花荣,铁杆宋派,由他们去打曾头市再合适不过了。此战林冲由于一些微妙的原因没有获得出战机会,打大名府时他的副将马麟、邓飞就让给了秦明、花荣。从排名上来看,这一路人马是实力最强的,拥有一个马军五虎将和一个八骠骑。从后面的战事发展来看,攻打正南大寨的便是前军,经常和宋江领的中军兵合一处将打一家,因此实力强劲也就不足为奇,这也可以从最大程度上确保宋江可以率部拿下史文恭,实在不行,还有花荣这个狙击手啊。

  以鲁智深、武松为首的二龙山派攻打正东大寨,由于有这两个超级牛人在前面打头,宋江便安排自己的徒弟孔明、孔亮跟着捡现成的了,根本不用操心性命问题。。

  杨志协同少华山派共打正北大寨。从战事的发展情况来看,这路人马经常起到的是策应的作用,并不直接攻打。

  朱仝、雷横两个对革命有大功的将领领3000步军攻打西寨。朱仝此时是当步军头领使用,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其资历、本事虽然和雷横差不多,但最后混上了马军将领,排名便一下子高过雷横不少了。

  宋江独领中军宝帐,有两个军师辅佐,吕方、郭盛两个马军警卫员,解珍、解宝两个步军警卫员,情报人员戴宗、时迁随时提供线索。由于中军直接和前军(即攻打正南的秦明、花荣)混编,再加上李逵的后军,实际上宋江独领一万三千人。将这一万三千人与卢俊义这五百人相比,孰重,孰轻?

  后军亦是相当于宋江的亲兵卫队,自然是李逵这个心腹。估计是樊瑞的师傅公孙胜说了话,批了条子,樊瑞的两个兄弟项充、李衮从此战之后,便一直跟着李逵混了,至于樊瑞本人,跟着公孙胜,出路亦不错,不像陈达、杨春、马麟、邓飞之辈,自己的主将还得经常换来换去。

  后援者,是秦明负伤之后派人上山取下来的,以补充前军实力。负伤一员秦明,补充了关胜等四人,宋江对前军的支持可谓滴水不漏。

  看完了这次梁山出兵的实力,我们来对晁盖、宋江两次攻打曾头市的兵力做个对比(不包括后援)。

  宋江:率22500名喽啰,晁盖:率5000名喽啰。宋是晁的4.5倍。
  宋江:率30员头领,晁盖:率20员头领。宋是晁的1.5倍。

  虽然说晁盖率领了20员头领之多,但20员头领中有4员是水军头领,在陆战中优势不大,实际上宋江率领的头领人数约为晁盖的两倍之多。

  我们再来看一下,本次第一次派兵,只有一个马军五虎将出战(关胜是秦明负伤之后顶替的),这和前面几仗都有所不同。那么为什么不同?有些什么规律?我分析了下,本仗要想被派出征战,有几个条件是必须要满足的,缺一不可:

一、就算这些人捉住了史文恭,为晁盖报了仇,他们也没条件做大头领(以天罡为例)

  卢俊义有晁盖遗命上的优势,但他做不了,我们多次说过,卢俊义就不是做头领的料,他也没做头领的资历。燕青更不必说。其实,若不是卢俊义主动表示自己的积极性,估计也不会获得出战的机会。

  秦明、花荣是宋江嫡派头领,不必细说,他们要是获得机会,自然是将此机会让还宋江。

  鲁智深、武松,有能耐,无野心。他们两个是出家人,与世无争。且宋江于这两人都有恩。

  杨志是二龙山一派的,鲁智深都不想做,他自然也不想做。杨志一心只想招安,博个封妻荫子,这是他的梦想,至于大头领什么的,这倒是在其次。而史进自上山以来连打N个败仗,被整得够惨,威望上不过关。

  中军中倒是还有些人物。吴用、公孙胜只适合做参谋长,不适合做统帅。作为一个好的军师,必须要“择良木而栖”,自己来搞,只能是“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解珍、解宝本事一般,且上山之后并无过人之处。

  后军中李逵是自己人,不必细说。后援中,宋江于关胜有不杀之恩,徐宁功劳有限,都不具备做大头领的条件。

二、晁派头领一个都不能用,哪怕是亲晁派头领。

  铁杆晁派刘唐、阮氏三雄一个都没机会被派来。不为别的,就为万一晁派将领捉住了史文恭,又没有主动让位的高风亮节,宋江怎么办?吴用作为从晁派反水过来的狗头军师,应该很清楚他们的想法,不派自己的老弟兄出场,是怕万一他们立了功劳要做大头领,他们又是元老派,山中之人皆是他们的后生小辈,有做大头领的资历。

  林冲是属亲晁派头领,有资历、有本事、有功劳。虽然林冲有过让位于晁盖的壮举,但是对于宋江来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当时林冲是火并了自己的直接领导,如果自己坐上了这个位置,就有“篡位”之嫌了,江湖上名声不好听,而假设林冲捉了史文恭,那么就看他愿意不愿意让位了,如果林冲不愿意让位,宋江也不能说什么。

三、第一次随晁盖攻打过曾头市的,尽量不用。

  这是规避与晁盖有着战斗友谊的头领,首当其冲的便是林冲、呼延灼。尽管他们以马军五虎将之威,几乎每役必与,但是,此战,他们却不能出战。林冲上面提到过了,呼延灼却是跟着晁盖打曾头市的头领,可以视为同情晁盖的人物。

  如果不是以这样的规矩划分,简直不能相信以梁山如今实力之强大,居然会在打仗的时候不会派出两个或两个以上的马军五虎将。像林冲等劳模战将,无论是在梁山实力较弱,还是在头领较多的情况下,几乎都会出战,呼延灼自上山之后也不例外,此时居然双双休战,不能不怀疑宋江的目的。

  呼延灼是河东名将,开国元勋之后,无论是实力论、血统论都满足他当梁山大头领的要求--只要他能捉住史文恭。

  有过两次攻打曾头市经历的,仅有徐宁、邓飞两人。徐宁除了会破连环马之外并无十分本事,邓飞更是地煞级别的头领,因此宋江对他们也就不防范了。

四、个人威望高的头领一个都不能用

  林冲是一个例子,呼延灼也是一个例子,但有两个人更明显,就是柴进和李应。柴进江湖人称小旋风,仗义疏财之美名不输于宋江,而李应是有着极强管理能力的职业经理人,他们俩如若满足了捉到史文恭的要求,要真当上老大,是非常有可能将梁山治理得更好的。

  说到这儿我多说几句。为什么柴进也仗义疏财,却不像宋江这厮吹得那么响?其实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原理。打个比方说吧,我们看新闻,看到很多富豪做点慈善事业,每次捐个百八十万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但若是一个社会地位比较低下、收入不高的,像白芳礼这样,利用自己骑三轮车所挣的银子来助学,这就能感动社会了。就像人人都知道宋江只是个郓城小吏,每个月靠着不高的薪水养活自己,还要从自己的薪水中扣一部分出来“仗义疏财”,名声自然就大,而柴进是一个大地主、大贵族,拿十点八两银子,还不是不玩儿似的?谁感激你啊。。

  总的来说,本次分兵派将,充分体现了吴用、宋江的慎密心思。史文恭是跑不掉的,就看让谁来捉,捉也得让不能做大头领的人来捉,这样才能保证宋江的领导核心地位不会动摇,至于什么为晁天王报仇之类的语言,只不过是为了报夺马之仇掩饰的罢了。

  我这么说是有道理的。夺马之仇>晁盖之仇。夺马之仇重,晁盖之仇轻,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且看战事发展,梁山攻势极猛,曾头市抵挡不住便想修书求和,宋江的回信便是:

  “梁山泊主将宋江,手书回覆曾头市主曾弄帐前:国以信而治天下,将以勇而镇外邦。人无礼而何为?财非义而不取。梁山泊与曾头市,自来无仇,各守边界。奈缘尔将行一时之恶,惹数载之冤。若要讲和,便须发还二次原夺马匹,并要夺马凶徒郁保四,犒劳军士金帛。忠诚既笃,礼数休轻。如或更变,别有定夺。草草具陈,情照不宣。”

  哈哈,好一个“自来无仇”啊,口口声声说的“杀吾兄长”跑哪去了?一味只要求返还马匹,真是搞笑!而导致求和未遂的竟然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史文恭舍不得归还照夜玉狮子,此时,“杀吾兄长”跑哪去了?宋江之奸诈,可见一斑。(文未校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luan2004  > 趣读水浒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为何梁山五路军马二次攻打曾头市,五虎上将只选了他
水浒传中的主要人物介绍
《水浒》疑案考证:晁盖之死背后的阴谋
谁杀死了晁盖
攻打曾头市,宋江巧谋寨主位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