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是汉人的英雄还是敌人

花木兰是汉人的英雄还是敌人

  

 

今天在读嘉兴已故隐士吴藕汀老先生的《药窗诗话》,其中有一则是讲“木兰从军”的。吴老先生认为:“木兰是鲜卑拓拔部人,那时被征从军,随魏王拓跋珪即道武帝大军南侵,很明白是来打汉族人的天下。此时可能还是东晋末年,到了黄河流域,大肆掠夺,转而又大破本属宇文部的库莫溪及后燕。”所以木兰其实是汉族的敌人,吴老先生认为:“像这样一个侵略者的帮凶,我们汉族人竟然把一篇侵略者颂扬自己有功之人的文字来作为张本,当作一个抵御外敌的英雄来崇拜,来歌颂,来宣扬”,真的有点“安能辨我是雄雌”了。

其实对于木兰的推测,众说纷纭,有人说,木兰绝对是汉人,还列举了很多理由:第一,诗中说了花木兰纺纱,这是汉族女子中才有的习惯;第二,花木兰归家之后的“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注意“云鬓”一词,这是汉家女子独有的发型;第三,《花木兰》中的“燕山胡骑”一词,就明确的说明了花木兰是汉人.因为在当时“胡”与“汉”是相对的名词;另外,花木兰的行军路线是先过黄河,再到燕山,说明了花木兰是从黄河之南,向北到燕山地区作战……所以,最后的结论是花木兰绝对是汉人。

也有人反驳这种说法,诗中有“可汗大点兵”一句,可汗是少数民族对于自己首领的称呼。所以木兰是少数民族,以上诗中木兰出现汉人的生活习惯是因为当时少数民族受汉人的影响,尤其是北魏,孝文帝改革让鲜卑族人都学习汉人的习俗,所以才会有“纺纱”、“云鬓”之说。

在我看来,第二种说法比较站得住脚,因为汉人不可能把对皇帝的称呼混叫为天子和可汗,因为文化的影响是从汉文化到少数民族文化的。天子和可汗的混用只能说明当时的鲜卑族受到了汉文化的影响。至于为什么会出现“燕山胡骑”一词,其实也不难理解,因为《木兰诗》是选自宋朝郭茂倩编的《乐府诗集》,这是南北朝时北方的一首民歌,北朝民歌以《乐府诗集》所载“梁鼓角横吹曲”为主,是当时北方民歌一种在马上演奏的军乐,因为乐器有鼓角,所以也叫“鼓角横吹曲”。我们现在选入课文的是经过汉人的翻译,汉人翻译的时候自然会带有汉人的色彩。再说既然《木兰诗》是北朝的民歌,自然记述的是北朝自己的英雄,而北朝都是少数民族的政权,自然就是少数民族的女英雄。

再据历史记载,北魏政权,从拓跋珪,拓跋嗣,到拓跋焘30年左右都南侵过,都对黄河流域进行了劫掠。所以有人认为,木兰从军十二年无论是效忠哪一位,都很难逃出侵汉的干系。

所以,《木兰诗》作为一篇中学的课文,老师在讲述时,把木兰作为一个汉族的英雄来歌颂,是不太妥当的。尤其是前两年美国拍的动画片《花木兰》更是让无数小孩子混淆了视听。当然,《木兰诗》本身的文学价值还是值得老师和学生细细品位的。少数民族和汉族而今也成了一个大家庭,而且历史上很多少数民族的“入侵”都推动了中国历史发展的进程,很多时候谁对谁错也不需要过多较真。

2008123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文化龙乡  > 半边历史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真实的花木兰历史背景:拓跋珪征后燕恢复中华
花木兰非汉人是隋朝时期的突厥人
我们长期以来对花木兰替父从军的误解
历史上到底有没有花木兰其人
花木兰之谜
花木兰身后之谜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