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基于战略的人力资源价值评价——试论梁山好汉排座次的依据
基于战略的人力资源价值评价——试论梁山好汉排座次的依据

前者研究战略人力资源管理,将人力资源战略分为:开发、激励、规范、控制、整合、使用等六部,独无人力资源评价一部。非是人力资源评价不紧要,确因此部操作太难。以我当下水平,料难忠肯、全面、公平、公正的评价组织成员的地位、作用。心虑操作不当,将适得其反,使得组织成员生怨,不服,影响组织团结,甚或造成个别成员脱离组织,折了组织锐气,挫了组织战斗力。
    人力资源评价操作之难,有史为鉴。
    楚霸王项羽夺了秦王朝天下,大封功臣。项羽封功所据者,不似王者所为,唯驯者悦之,唯悦者封之。结果封功第一个月,功臣们就因对封赏不服而大打出手。臧荼杀韩广,据幽燕,田荣逐田都,并三齐。不数月间,臧荼反燕,田荣反齐,彭越反梁,陈馀反赵,刘邦反汉,诸侯并争,烽烟再起,霸王基业,倾刻间土崩瓦解。
    汉刘邦平定天下后,深刻汲取项羽教训,对封功排名慎之又慎。首先,在定汉第一年,刘邦对他的三大功臣进行定性排名,策划总监张良功第一,行政总监萧何功第二,军事业务总监韩信功第三。这个高管结构和封功排名,也为后世历代军事集团进行班子建设时所仿效。其次,在张良退隐、韩信被贬后,刘邦再一次对大臣们的排名作出重要指示,明确萧何排第一名。这个基本调子定下来后,刘邦才责成丞相对其他功臣进行排名。一年多之后,刘汉集团才完成了他们封功排名的第三步:制定了功臣排名表。萧何第一,曹参二,张敖三,周勃四,樊哙五,郦商六,奚涓七,夏侯婴八,灌婴九,傅宽十,靳歙十一,王陵十二,陈武十三,王吸十四,薛欧十五,周昌十六,丁复十七,蛊逢十八,等。这个排名,除萧何是高皇帝钦定外,其余都是丞相府研究确定,评价的依据,大抵是按攻城野战的功劳。其中,张良、陈平为居中计谋之臣,故陈平列在四十七,张良列在六十二,位次并不高。不过陈平封曲逆侯,食邑三万户,而排名第四的周勃,食邑也才一万户,所以,陈平也就不必计较这个排位的虚名了。
    
    水泊染山的英雄排名,前人论述颇多,不敢攀破。小子仅从企业管理、人力资源的专业角度,探讨一下水泊梁山英雄排座次的价值导向依据。个人浅见,见笑方家,恕罪则个。
    据原著所记,水泊梁山共排座次五次,前四次因价值评价导向有差,俱都失败,第五次矫正前非,排名获得众好汉全体认可,是一次成功的排名。
    第一次,林冲上山,王伦主持排名。王伦第一,杜迁第二,宋万第三,林冲第四,朱贵第五。本次排名,基本是按资排辈,林冲纵有冲天本领,也只能屈居能力业绩毫无可取的杜迁宋万之下。按资排辈是最低级的人力资源评价方法,它直接导致了后来的火并王伦血案的发生,梁山泊第一任总裁为此丢了性命,赔老大的本了。
    第二次,晁盖上山,王伦拒不接纳,林冲火并王伦,扶晁盖做了梁山之主。众英雄排下名次,晁盖第一,吴用第二,公孙胜第三,林冲第四,刘唐第五,阮小二第六,阮小五第七,阮小七第八,杜迁第九,宋万第十,朱贵第十一。这次排名,是众好汉谦让推举排出。这个谦让推举法,却是一个民主排位的好方法,可惜只适用于人少之时,一旦队伍壮大,这个方法就不管用了。
    第三次,宋江闹了清风寨,推荐花荣带同秦明一干人等上山,由晁盖主持 ,议定排名。这次还是谦让推举,而且连亲戚关系都考虑进去了,却见得没个道理,极不严肃。
    第四次,众好汉闹了江州,宋江上山。此时山上已有四十个头领,谦让推举讲亲戚关系的排位法已经行不通,宋江道:“休分功劳高低。”一句话就推翻了晁盖的排位政策,一众旧头领左边主位上坐了,新来的头领都去右边客位上坐了,待日后有功,再行论定。而新头领中,又以地位、亲戚、年龄来排位。于是,将梁山众好汉,明明白白的分成了晁派和宋派,而宋派明显比晁派实力要强得多。这就为日后宋江获取梁山第一把交椅创造了条件。
    第四次排名的方法,延续了较长时间,后来打祝家庄、高唐州、打青州、闹华山、曾头市、大名府等,众多好汉上山,都没有再行排名。
    但当打下大名府后,英雄排名就发生了争执。摆在明面上来争的,是宋江和卢俊义谁坐第一把交椅的问题。表面上看,是相互谦让,实际上,是晁盖遗嘱和宋江权力欲望的争执。也就是说,当涉及到梁山的最高统治权、梁山前途等大事时,之前的排位方法就不管用了。
    于是,就有了第五次排名,也就是梁山好汉满一百单八名后,宋江通过石碣推出的英雄排座次。
    梁山泊头领,来源复杂,性格迵异,地位不同,武功参差,功劳有别,如何把众多好汉排出个高低顺序,确实费了宋江吴用不少脑筋。好在,石碣排名推出之后,基本达成目标,没有听到反对抱怨的声音,没有人搞分裂,山寨上下一片和谐,从结果看,这个排名是成功的。
    石碣排名的依据,据我反复研究,以为是据战略、关系、能力、业绩、上山前的社会地位、人品等综合因素而定。
    在战略方面,众所周知,梁山泊之前是没有战略的,前前总裁王伦是糊涂混日子,前总裁晁盖是快活过日子,都没有为梁山泊制定经营发展战略,也没有为梁山好汉制定职业生涯规划。至宋江上山,才明确了梁山泊的使命和价值观,以及战略目标:招安。招安战略是宋江早在上山之前就酝酿好了的,并在闹华州时私自向朝廷宿太尉提出来,在晁盖逝世、英雄排座次之后,公开提出来。
    是否是组织战略所需的人才,是梁山泊英雄排座次的第一依据。
    做过企业管理的都知道,要实现组织战略,首先,管理人员思想必须统一。那么,梁山泊众好汉,对待招安战略,意见显然是不统一的。既有明确愿意接受招安的关胜、呼延灼、杨志等朝廷降将,也有坚决反对招安的鲁智深、武松、阮小七等江湖好汉,还有实力不济抱观望态度的众多小头领。因此,为了获得更多领导班子成员的支持,宋江引进了大量支持招安的朝廷降将,并且,让这些在态度意愿上支持招安的头领,排名大部分比较靠前。
    其次,要实现组织战略,必须具备实现战略的实力。宋江知道,要想实现招安战略,必须要做大做强梁山的壳资源。要做大做强梁山这个壳资源,必须具备与朝廷官军对抗的实力,要想与朝廷官军对抗,必须有善打阵地战的马军。而梁山泊的原有人马,主要是负责根据地防守的水军,和善长打家劫舍的步军。所以,宋江招降了大量善长阵地战的朝廷官军,不仅扩充了梁山泊的队伍,更重要的是改变了梁山泊的人才结构,将一支只会打游击战的强盗部队,改编成一支能打阵地战、游击战、水战的多兵种部队,而根据战略需要,打阵地战的马军,在英雄座次中,排名又大大靠前。
    在关系方面,梁山众好汉,有宋江派、晁盖派、王伦派、降将派、各大山头派、技术专家、散客,等等,为平衡各派关系,水泊梁山的排名,颇为讲究,细节照顾得周全妥贴。
    功劳,也就是业绩。按业绩排名是很多组织常用的方法,但是,在水泊梁山,业绩排名,只用在少数人物身上。
    能力,主要是指打架的功夫。小时候看水浒,总以为功夫高的就排前面,功夫低的就排后面,其实仔细一分析,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以下本人将重点分析其中部分好汉个体排名的依据。
  请看下章:道略术的全面胜利——宋江为什么能做老大?
“道、略、术”的全面胜利——宋江为什么排第一?
    
    宋江的竞争者是晁盖,卢俊义还不够份量。
    宋江上山之前,名气巨响。只因他“每每排难解纷,只是周全人性命,济人贫苦,赒人之急,扶人之困,以此,山东,河北闻名,都称他做及时雨。”江湖上的好汉,每见他时,具都是纳头便拜,口称哥哥。声名之隆,直聒得人耳朵也聋了。这种巨大的社会影响力,是晁盖远远比不上的。而要想坐稳山寨大哥大的位置,这个影响力,又是不可忽视的力量。
    
    宋江上山之前,梁山只有头领十一名,喽啰五七千名,上山之后,经他推举、招降、吸纳,共得头领一百单八名,喽啰数万,为梁山泊的发展壮大,立下汗马功劳。也为他获得老大地位,殿定了坚实的群众基础。
    
    王伦时期,梁山泊属于生存期,众好汉在泊子里打家劫舍,四远无人敢敌;晁盖时期,水泊梁山步入发展期,众好汉抵抗官军、劫略客商,却不滥杀无辜,远近州府,俱不敢小觑。但此时,梁山泊基本上和其他山寨没有区别,还是个强盗组织。
    
    宋江上山后,为梁山泊的组织建设,做了大量工作,对改编这支强盗部队,做出了最重要的贡献。
    
    首先,他把聚义厅改为忠义堂,制定了梁山泊的使命,即:替天行道。同时,又请铁面孔目裴宣制定了完善的规章制度,并严格执行。这个裴宣,显然不会是晁盖把他请上山的。晁盖等人在山上,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称分金,好不快活,没来由请个死人面孔的孔目,制定些捆人手脚的鸟制度来约束自己吧?这个显然只有那做过官府押司的宋江才想得出。
    
    其次,宋江制定了梁山泊的发展战略。梁山好汉上山之后,将来做什么,恐怕晁盖是没考虑个明堂出来。做强盗,无非几个前途,一是永远做强盗,一世快活;二是做到有一天,惊动了朝庭,发大兵来一锅端了;三是干脆起兵造反,打天下;四是做大壳资源,招安从良,由强盗变身官军。当时北宋经济繁荣,基业稳固,梁山泊恐怕是知道自己没有力量推翻朝庭的。那山寨的前途在何处?晁盖估计想要第一个前途,做个一世快活的强盗,可他又偏不忍丢义气二字,把宋江拉上山来,那宋江岂肯甘心一世做强盗?宋江想要第四个前途,可晁盖又哪会愿意去做朝庭的狗腿子?所以,晁盖在世前,谁都没有提起过山寨的前途,谁都在心里犯嘀咕。而宋江,则在一上山,就已经暗暗为招安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如制定“替天行道”的使命、引进大量支持招安的高级人才,等。晁盖去世后,宋江既大展手脚,全力以赴的开始实施招安工作。宋江的招安战略,把梁山泊的大半骨干团结在自己周围,晁盖早已经无力与他抗衡。
    
    有了使命和战略的梁山泊,战斗力大大提高,终于把自己和那些强盗山寨区分开来,成为一支与同期众多山寨绝不雷同的有理想有秩序的正规组织。
    
    再次,宋江个人的权谋术,放眼梁山,无人能出其右,特别是在架空晁盖方面,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上山之前,市恩于晁盖,却迟迟不肯上山,直到山上众好汉望眼欲穿,宋江攒足了宋派人马实力,揣度足以与晁派抗衡,这才在晁盖三请四接、有意让位的情况下,同意上山。仅此一招,就让晁盖在宋江面前由尊位转处于卑位,以后宋江在山上虽处次位而发号施令,晁盖半句反驳不得;上山之初,一句“休分功劳高下”的排名方法,让晁宋两派阵垒分明,宋派的地位得到保障,晁盖的管理政策于无形中被推翻;又请铁面孔目裴宣定制度赏罚,剥夺了晁盖的管理权。晁盖是个粗人,赏罚随性,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哪会考虑什么制度?宋江显然是梁山泊制度的制定者,裴宣是执行者。也就是说,宋江对制度有制定权、解释权、修改权,是梁山泊管理政策的实际控制人,而晁盖对那些繁文缛制,既看不懂、又闹不明,只能忍气吞声的执行,或是干瞪眼看着裴宣执行,根本就无法再行使山寨的管理权了;以后,每每要出兵打仗,宋江又以一句“哥哥是山寨之主,未可轻动。”剥夺了晁盖的兵权。一个以军事为主要活动内容的组织,最高领导没有兵权,那还搞个屁呀!宋江仅以此四招,完全架空晁盖,使自己未处尊位而实为梁山之主,顺利完成角色转变。
    
    晁盖一生,作为统帅指挥的重要战斗,仅为智取生辰纲、大闹石碣村、江州劫法场、兵打曾头市。前三次胜利,后一次失败并牺牲。而前三次均是规模较小的游击战,后一次是阵地战。可见,晁盖的军事指挥能力并不强,而且,只能打游击战,不善打阵地战。而宋江自上山后,先后指挥了三打祝家庄、斗法高唐州、大破连环马,三山打青州、闹西岳华山、兵打大名府、复仇曾头市、分兵东昌府等中型战争,以及后来的两破童贯、三败高俅、北破辽国、南征方腊等大型战争,而且是无往而不克。可见,宋江不仅能打游击战,还非常善于打阵地战。
    
    可以说,在梁山最高领导权无声争夺的过程中,宋江在道、略、术三个方面,完全压制住了晁盖。晁盖既没有能力做老大,又不可能降尊做老二,更不可能象前老大王伦一样被小弟夺权杀死,那就只能是战死了。于是,在施耐庵的安排下,晁天王就在一次并不激烈、并不复杂的战斗中,鲁莽糊涂地死掉,没有半分英勇,没有半分光彩。这才是英雄人物最大的悲哀。
    
    宋江挤兑死晁盖后,成功走上山寨第一把交椅的宝座。
    
    用现代人力资源管理理论来分析,宋江属于粘液质加胆汁质的组合心理气质,在九型人格中,属于3号人格。为人精明练达,深沉果决,目标明确,意志坚定,为达目标,不纵私情,不择手段。较之晁盖,宋江更适合做企业的一把手,从结果看,他最终还是达成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也算得上是个成功人士。
    
     请看下章:士酬知己身何惜?
士酬知己身何惜?
    
    吴用为什么只能做老三?
    
    吴用在梁山,主管军机,兼管信息、行政工作,还要协助宋老大管理山寨的战略和人力资源,是山寨里最忙的一个人。但他却没有成为山寨的二把手。
    
    为什么呢?
    
    还是因为吴用对招安的态度。
    
    恐怕看过水浒原著的,都搞不明白吴用对招安到底持什么态度。我想宋江自己也搞不明白。
    
    梁山泊原有三个大头领,宋江、吴用、公孙胜,其中,公孙胜是明确反对招安的,他倒想做个快活强盗,所以故事一开始,他就主动送上门,找到晁盖劫取生辰纲,跟着一起上了山。可晁盖却一心想把宋江拉入伙。公孙胜恐怕此时就已经看出,这个宋三郎城府深沉,思谋长远,并不好处,知识分子骨子里的想当官情绪,在宋江身上,肯定时时表现出来。因此,宋江一上山,公孙胜便推托回家探望老母,离山而去,直到宋江在高唐州,遇到善使道法的高廉,才想起把公孙胜请回来,斗法破高廉。此后公孙胜虽居山寨副军师之职,却总是心不在焉,动不动就下山云游,连由他主管的信息工作,也一并打发给吴用来管理。征田虎王庆后,公孙胜就彻底离开宋江,去做他的道士去了。快活强盗做不成,快活道士还是可以做的。
    
    吴用倒是心头热,看不透世事沉浮,并不信服公孙胜的为人处世之方,一心想做出一翻事业来,好对得起自己的满腹才学,也就心甘情愿的接手了公孙胜的工作,競競业业的做起梁山泊的大军师,揽了一大摊子事在身上,直到跟着宋江南征方腊回来。也不嫌累得慌。
    
    吴用为什么上山?
    
    作为一个有才华有抱负的知识分子,吴用僻居村野,设帐收徒,课几个学生度日,却不时与江湖中各路豪杰往来,如晁盖、三阮,等。官府中的低级职员,如朱仝、雷横、戴宗,等,与他也颇有交情。想来他也曾有心求官,可惜是进身无门。于是也就落拓江湖,藉藉无名了。
    
    但是,吴用先前并不认识宋江。作为同乡,两个杰出人物竟然没有会过面,也是一件奇事了。
    
    生辰纲对吴用是一个机遇。想来他和晁盖往日里曾常有交流,对做一起大买卖是无日不在挂念,早已形成黙契。因此,生辰纲的机遇真正来到时,吴用和晁盖并没有过多讨论,只把信息一摊开,立即就做出了干大事的决定,一点试探拉拢犹豫思考的心理准备活动都没有。此后事发,官军来捉,吴用便跟随晁盖等上了梁山。
    
    大概在吴用心里,晁盖是一个可以让他施展才华的好大哥。山上的强盗们,只吴用读的书多些,所以颇得众头领的敬重,既然做强盗可以施展才华,强似做那不被人正眼瞧的劳什子下作小官了。
    
    所以,起初,吴用对招安应该是不那么上心的。
    
    宋江上山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宋江也是读书人,心思机警细腻,志向高远,和吴用倒是很对胃口,两人一拍即合,立马成为好搭档好朋友,而晁盖就被他们撇在一边了。这就好比一块璞玉,多年没有买家垂青,总算有个地主老财,出价二十万愿买,于是吴用就急不可耐地把自己给卖了出去。忽然一日,来了一斯文缙绅,对那璞玉爱不释手,出价两千万要买,并答应买到手后一定好好琢磨他,将他打磨成当世美玉,于是吴用心动神摇,禁不住诱惑,立即明珠暗投,倒往宋江怀里。此时的他,哪还管得着晁盖的感受?
    
    宋江每次征战,均要带吴用作副手。而晁盖上梁山后的两次征战,都没有带吴用,或许他真的以为,吴用就是个无用的书生,在家里摆摆龙门阵可以,真上到前线就不管用了。吴用第一次亮相时,曾在心里道明:晁盖与我自幼结交,但有些事,便和我相议计较。但晁盖征剿曾头市时,所有取生辰纲的旧人都带了,偏偏就是不带吴用,而且,对吴用的规劝,只字不听,说明晁盖对吴用早已有了成见。
    
    吴用通过宋江,让自己的人生价值得到最大体现,但并不表明,吴用就支持宋江的招安主张。
    
    宋江提起招安,第一次是在西岳华山见到宿太尉时,吴用假装没听到,没有任何表示。第二次提起招安,是在英雄排座次之后,大宴山寨,宋江吃醉,写了《满江红》的词,内中一句“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心方足。”结果招到武松、李逵、鲁智深等人的好一顿数落,吴用此时只规劝宋江不要诛杀李逵,对招安一事,仍然没有表态。陈宗善第一次奉旨招安,吴用并不看好,当头就泼了宋江的冷水,还安排李逵扯了诏书。二次招安,吴用又安排花荣射了开诏使臣,等等。历次提到招安,吴用的态度都很含糊,而且工作起来,远没有组织人马打击官军那么积极,比较一下他历次出兵攻打官军时积极主动的布置,和面对招安的粘粘糊糊的行为,可以断定,他对招安的兴趣不大。而吴用最后的结局,是自缢在蓼儿洼,魂魄随他的宋公明哥哥去了。显见他对当官也不感兴趣。
    
    由此,可以下结论:个人信仰方面,吴用追随宋江,江湖道义方面,吴用反对招安。但他不反对宋江的行为。这就是知识分子的大义了。追随明主是最重要的,至于明主做什么,可不可做,那倒是次之又次的事情,计较不得。
    
    但是,对于宋江来说,吴用对招安的模凌两可,却是闷在肚子里让他不高兴。打个比方,梁山泊三位大头领,遇到重大事情举手表决,宋江举手赞成,公孙胜反对,吴用弃权,那事情还是搞不成。于是,才想方设法招了一个卢俊义来。卢俊义是北方大豪,名闻河北京师,家中多有田产,更兼一条杆棒,天下无对。这样的人才招上山,无论对增加山寨资财、提高山寨声望、还是加强山寨战斗力,都大有益处。更重要的是,一个宋派的卢俊义,压住了两个晁派的吴用和公孙胜。在招安这一重大决策上,卢俊义给宋江投了赞成票。于是,四大头领,两票赞成,一票反对,一票弃权,通过。
    
    这就是吴用做事多,权力大,功劳大,但却要屈居卢俊义之下坐第三把交椅的真实原因了。吴用做老三,是组织战略决策的需要。
    
    用现代人力资源管理原理分析,吴用属于粘液质加抑郁质气质,在九型人格中是5号人格。为人严谨精细,条理分明,冷静机智,善于思考,分析事理,丝丝入扣,感情丰富但又不动声色。虽然很多网友认为吴用奸滑、墙头草,等等,但是,作为宋江的副手,他克制个人的感情和欲望,全心全意辅佐老大实现理想,以成就他人来成就自己的人生价值,因此,如果放到现代,吴用应该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职业经理人。
    
    请看下章:孤客情怀风雪欺
孤客情怀风雪欺
    
    太史公曰:古者人臣功有五品,以德立宗庙定社稷曰勋,以言曰劳,用力曰功,明其等曰伐,积日曰阅。
    
    司马迁说,古时候把大臣的功劳,论为五等,第一等,是以个人道德模范力量确立宗庙安定社稷,叫勋;第二等,进言献策,解决国家重大问题,叫劳;第三等,凭借力量,解决国家重大问题,叫功;第四等,制定规章制度,等级礼仪,叫伐;第五等,参加革命工作时间长,资历深,叫阅。
    
    林冲初上山时,忍气吞声,做个第四把交椅的小头领,安份度日。忽一日,晁盖一伙来投,王伦故伎重演,又欲推辞。林冲火并王伦,扶晁盖做了梁山之主。此时山寨尚有头领三名,喽罗七八百名,并不见有人反抗,俱皆敬服。这就叫以德立宗庙,以力定社稷。因此说,林冲之于晁盖,有匡扶定鼎之功,在山寨中,地位无可撼动。
    
    更何况,林教头战功卓著,一条丈八蛇矛,未尝败绩。
    
    也就是说,无论从业绩、能力、人品、资历等,哪方面评价,林冲都是一流的。
    
    林冲是区别于普通将领的大臣,他本应立于晁天王之侧,成为山寨的股肱,成为王者的佐辅。晁盖时代,林冲确也曾享受了这样的地位待遇。
    
    但在宋江心中,林冲却不是他第一大执行部门负责人的最佳人选。
    
    还是因为战略。
    
    林冲反对招安,至死不愿与高俅同朝为官。
    
    林冲善长马战,但却不会统兵,只能算一流勇士,算不得一流将帅。
    
    林冲是晁天王的人,没有参加江州劫法场、白龙庙小聚义,与宋江几乎没有交情。
    
    这三条,让林冲与梁山泊马军大头领之位失之交臂。
    
    宋江从上山开始,就在物色能压制林冲的人。心腹花荣、秦明虽然神勇,但显然还不足以撼动林教头的地位。呼延灼曾被寄予厚望。但和呼延灼同期上山的,还有武功相当的鲁智深、武松、杨志。凭鲁智深和林冲的交情,呼延灼也无力与他们抗衡。
    
    最后,义勇武安王关菩萨玄孙关胜隆重登场,关胜武功卓绝,至少不输于林冲,且熟读兵书,善能统兵征战,是个难得的将才,更兼关菩萨玄孙,血统尊贵,气宇非凡,终于使宋江一见倾心。为烘托这个被神化的人物,宋江不惜让林冲、秦明双战关胜,甚至还在阵上表达出让位之意。可惜关胜并没有抵挡住林冲、秦明这一对顶尖高手组合成的强大攻击力,宋江只好鸣金收兵。
    
    但这并不防碍宋江的决心,在石碣排座次时,关胜列第五,马军五虎上将之首,正居林冲之上。
    
    对待有资历、有功劳、有能力、有忠心但不配合公司战略的能臣,宋江的办法,是让他的排位往后靠一靠。
    
    林教头的梁山泊,和当年的山神庙,似乎没有区别,年年只影,日日风雪。除却那永远饮不空的酒葫芦,除了那永远热情如火的鲁智深,在寂寞深夜里陪伴他的,始终是梦里的林娘子。不管是在王伦的梁山,晁天王的梁山,还是宋江的梁山,林冲一直都是默然承受。丈八蛇矛在月夜里静静伫立,闪闪寒光是他黯淡生命里抹不去的亮色。
    
    蛇矛的光影里,映照着他孤独的身影,一个枪挑酒葫芦的过客。
    林冲是抑郁质和粘液质的组合,四号人格,敏感自责、细腻孤独,感情真挚,对情感相通的人,有一种依赖情感。
    
    
    
    与林冲心境相似的,还有杨志。
    
    杨志是梁山泊中,继宋江、卢俊义、关胜、呼延灼之后,又一个能统兵打仗的将帅级人物。
    
    三代将门之后,五侯杨令公之孙,这是杨志的头顶光环。祖先的光环,传到杨志一代,早已褪尽色彩。杨志心比天高,一心想通地自己地努力恢复家族的荣耀,但天意弄人,他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运送花石纲,遭风沉河了;东京走关系,财帛使尽,人被赶走了;州桥卖刀,杀人了;押送生辰纲,被劫了。世间厄运,集于一身。但他始终不忘功名利禄,一心只想凭一身本事,去边庭上一刀一枪,博个封妻荫子。按理,他是招安政策的坚定支持者,又是马军中难得的统兵将才,按战略决定排位的论点,杨志的排名应该非常靠前才对。
    
    但是杨志从二龙山上到梁山,排位甚至低于二龙山的老三——武松,仅排在第十七位。
    
    这就是排位的另一决定因素:关系因素。杨志是一个比林冲更加孤独的人,甚至连鲁智深这样的大侠,也没有能成为他的好朋友。他即不属于投降派,又不属于加盟派。他支持招安,但他比投降派官军更接近江湖好汉,对大碗吃酒、大块吃肉的日子更为怀念;他来自二龙山,但他始终不忘自己的将门血统,总是以一幅高贵的姿态对待江湖兄弟。所以,他在两派都没有知心的朋友。晁盖吴用是他的仇人,宋江与他又没有深交,他既不属于晁派,也不属于宋派。
    
    他是窝在山寨里静静等待招安的看客。
    
    无论是在朝庭,还是在梁山,杨志始终都无法得志,就连破辽国、征方腊这样的大型战争,大宋百年来令辽国闻风丧胆的杨家枪法,也没有得到更多一些的表现机会。南征归途,杨志病逝于扬州丹徒。他那一刀一枪博个封妻荫子的梦想,就如同花石纲一样,永远的沉没在丹徒的长江中了。
    
    杨志是抑郁质加粘液质的气质,六号人格,内向主动,保守忠诚,做事精细,从不轻易信人。因为怀疑,总是力求把事情做到最好。
    
    请看下章:沧海清风谁与度?
可以与林冲同样列在辅臣位置的,是柴进。
    
    这柴进,原是后周柴世宗子孙,因祖上陈桥让位有功,太祖武德皇帝赐了丹书铁券,享有特权,便是杀了朝庭命官,劫了府库财物,也可免死罪。凤子龙孙,血统尊贵,远非关胜可比。
    
     尚在王伦时期,柴进就曾多次资助梁山泊,是个不分红的原始股东。对梁山好汉如宋江、林冲、武松、李逵、石勇等又多有照应,对梁山泊功莫大焉。
    
    上山之后,柴进一直负责掌管山寨钱粮,是梁山泊的财务总监。柴进做财务总监,有三大好处,一者他出生豪富,对钱物向不在意,自不会生贪腐之心;二者山寨中自来大称分金银,大碗吃酒肉,正容不得那锱铢必较的会计作风,而柴大官人自小出手阔绰,从不知节俭,正合山寨之意;三者,柴进的副手李应,原是独龙岗庄主,善会理财,恰能把山守寨财物打理得妥妥当当。
    
    然而,地位尊崇的柴进,在石碣排名中,仅列第十位,由辅臣降尊为普通执行人员,令看官甚为不解。小可分析,内中有两个原因。一是柴进本人,先祖也曾为九五至尊,自世宗英年早逝,赵匡胤欺那恭帝孤儿寡母无能,发动陈桥兵变,夺了后周天下,自此柴家心恢意冷,再无问鼎之心。传至柴进,已历数世,从未有对权利二字动心。梁山泊的座次,柴进视之于春花秋月,流水浮云,心中早不着痕迹。二是山寨的财务管理,自与现代企业的财务管理大不相同。山寨财帛本身来得容易,烧杀抢略,并无经营之苦;又不需成本控制,赏赐花销,累千累万;更无需做个税务统筹,上报朝庭;资金管控倒是要做,却不需在利益分配上劳心力。相对而言,山寨的财务管理,倒是简单。因此上财务总监的战略地位不高,仅列在马军八骠骑之首花荣之下。
    
    柴进是水浒中第一疏财仗义之人,我开始以为他是二号人格。细思起来,却不是二号,原是九号,这是家族多少代人屈辱隐忍历练解脱出来的。九号人格心态平和,为人友善,纯真忍耐,乐观随和。
    
    征方腊之后,柴进因思曾与燕青,诈在方腊处做过驸马,恐朝庭见责受辱,遂推风疾,纳还官诰,再回沧州横海郡,复为良民,自在快活,无疾而终。
    
    
    
    那燕青最是心灵机巧,却比柴进见识更早,南征归途,就辞别旧主卢俊义,如清风一般离去,浪迹江湖,不知所终。
    现代人编电视剧,有好几个版本,都把李师师和燕青编在了一起。想来导演欣赏燕青为人,不忍让他孤身漂泊江湖,所以找个绝世美女,陪他隐居去了。现代人心理,总觉得侠客就应该是些爱美人不重大义,爱隐居不重朋友的家伙。需知,这都是庸人自以为是的见地,却与燕青的大义胸怀大相径庭。燕青受命相约李师师,为的是招安大计。他是个奇男子,岂肯为个人私情而不顾山寨全局?那李师师是道君皇帝的相好,道君皇帝纵能容忍山贼抢他江山,却岂能容忍别人抢他的女人?如此关节,燕青岂有不知,岂能因自己不检点而使招安大计前功尽弃?
    
    燕青对待李师师的态度,绝无暧昧。小乙哥自来风流,第一眼便见李师师“别是一段风韵。”可是使命在身,酒色当前,他却把持得定。那李师师拿言语撩拨他,他百伶百俐,如何不省?因怕误了哥哥大事,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拜了李师师为姐姐,收敛性情,并蒙李师师举荐,得见道君皇帝,俱道山寨本意,终使道君决意招安,成就招安第一功。
    
    但小乙哥出身不幸,乃是卢俊义的奴仆,虽然山寨中不曾有人低眼看他,但总还需低人一头,加之上山又晚,因此排座次时仅列第三十六,位在天罡之末。这还是完全看在卢俊义面上,给的个优惠排名。较之李应的从人杜兴,燕青已经是高高在上了。所以,燕青的排名,也是战略需要,是宋江为了拉拢卢俊义的心,送的一个人情。不过,燕小乙此后为梁山多立功劳,并未辱没这一排名。
    
    燕青武艺高强,更兼精通诸路杂项,活得多姿多彩,粗看是七号人格,细细推研,他为人精细,悟世透彻,善能屈己成人,却是粘液质兼多血质气质,二号人格。
    
    请看下章:庙堂秋月几人知?
附:李师师的归属。
    
    李师师,生卒年不详,北宋末汴京名妓。本姓王,四岁时亡父,因而落入娼籍李家,改名李师师。据载,她气质优雅,通晓音律书画,因缘际会,得幸当今,名播天下。
    
    “靖康之耻”后,李师师下落,有如下三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以死殉国。《李师师外传》记载说,金主久闻李师师大名,金人攻破汴京后,派人四处寻访,未果。后得汉奸张邦昌相助,终于找到了李师师。李师师不愿意伺候金主,折断金簪吞下自杀。临死之前,她大骂张邦昌:“告以贱妓,蒙皇帝眷,宁一死无他志。若辈高爵厚禄,朝廷何负于汝,乃事事为斩灭宗社计?”
    
    第二种说法,老死江湖。《青泥莲花记》记载:“靖康之乱,师师南徙,有人遇之湖湘间,衰老憔悴,无复向时风态。”《宣和遗事》载:“后流落湖湘间,为商人所得。”宋人刘子翚《汴京记事诗》云:“辇毂繁华事可伤,师师垂老过湖湘,缕金檀板今无色,一曲当年动帝王。”
    
    第三种说法,被俘北上。称李师师在汴京失陷以后被俘虏北上,被迫嫁给一个病残的金兵为妻,耻辱地了结残生。
    
    后世士人多从第一说,认为“师师不第色艺冠当时,观其后慷慨捐生一节,饶有烈丈夫概,亦不幸陷身倡贱,不得与坠崖断臂之俦,争辉彤史也。”认为这一行为将在历史上永放光芒。
    
    若从第二说,倒真有可能是为燕青所得,伉俪相携,游历湖湘间,山光水色,自避佳人一舍。那岂非人间第一美事?
  庙堂秋月几人知
    
    
    对待不服从战略的老功臣、老骨干,梁山泊的办法,是让他的排名往后靠一靠。如果团队内无人可以填补空出来的位子,那就空降。
    
    谁说高管空降会水土不服?在梁山泊,副总裁可以空降,第一大执行部门的负责人也可以空降。
    
    宋江对梁山泊的组织改造,不仅仅是制定了使命和战略,而且还在组织架构和人事安排上做了大量工作,使山寨的组织架构和重要骨干,均服从于山寨战略,以利于战略的实现。
    
    提高马军的战斗力以及战略地位,是非常重要的一步棋。
    
    林冲既然不适合做马军的大头领,重新空降一名有能力、有气度、有胸怀,对上能服从战略、对下能使下属尊从的马军统领,那就势所必行了。
    
    关胜便在这种战略大环境下隆重登场。关胜的出场,可谓浓墨重彩,义勇武安王关菩萨的玄孙,一样的赤兔马,青龙刀,丹凤眼,卧蚕眉,赤面长须,恰如关羽复生。围魏救赵以解大名府之危,智擒张横、阮小七,双战林冲、秦明,可谓文武双全,智勇足备,风光占尽。如此人物,正合了宋江心意:收归梁山,单占那马军大头领之职,排名甚至比山寨的财务负责人、嫡亲皇孙柴进还要高。
    
    为了有意抬高关胜身份,施耐庵还不惜把林冲的外部特征作了调整:比如林冲的长相就是豹子头,惯用兵器也从花枪变成了丈八蛇矛,明明一幅张飞模样。既然关胜是关羽模样,林冲是张飞模样,那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林冲排在关胜之上了。
    
    关胜为人,是非分明,行事严谨,苛己责人,应是1号人格。
    
    单单关胜一人,还不足以突显马军地位之重。秦明、呼延灼、董平、张清、徐宁、索超等,一干朝廷降将,众星捧月,齐齐排在天罡星之列,而且甚至盖过山寨元老功臣刘唐、阮小二等硬汉,排名之尊,令人咂舌。之后又有黄信、孙立、宣赞、郝思文、韩滔、彭玘、单廷珪、魏定国等,不论本事大小,功劳高低,只要是降将,也都排在地煞星前列,压得无数真好汉抬不起头来。足见战略在宋江心中之重,战略才是石碣英雄排座次的第一依据。
    
    单看这一行名单,就足以使任何对手闻风丧胆。而宋江的马军,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由他们组成的梁山泊第一攻击军团,在历次战斗中攻无不克,所向披靡。事实证明,宋江对组织的改造,对实现他的战略目标来说,是有力的,是正确的,也是成功的。
    
    这些将领,原来都是朝廷忠良,庙堂重器,因何要投靠梁山呢?这个恐怕连施耐庵也说不清,只好用了一个谁都无法信服的理由:“一者宋江礼数甚恭,叫人无从推却,二者都是星宿下凡,自然义气相投。”看官自须一笑而过。
    
    其后,关胜死于酒后乘马,呼延灼死于抗金前线,黄信孙立自回原籍为官,其余马军头领,一个个都在南征方腊时战死。
    
    冠冕衮衮,庙堂森森,秋月耿耿,碧血昭昭,何人能见?本拟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孰之过耶?
    
    请看下章
    绿林义重三樽酒
绿林义重三樽酒
    
    步兵是各军事兵种的基础,在军事集团中,地位无可替代。
    
    梁山泊的兵源,主要来自各大小山头的喽罗,以及被逼造反的普通百姓,步兵头领占了108梁山好汉的大多数。但是,宋江打官兵,主要依靠的不是步兵,步兵在宋江的战略体系中,地位并不特别重要。
    
    鲁智深是梁山泊的步兵大头领,也是所有梁山好汉中,真正能称得上大侠的人物,他的石碣排名,列第十三位,次于马军五虎中的四虎,次于马军八骠骑之首花荣,次于梁山泊的两个财务负责人,次于郓城县马军都头朱仝。
    
    鲁智深这个人,地位是不能给得太高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遭主忌。
    
    鲁智深在上梁山之前,一直没人管得了他。在渭州做提辖时,他是老种经略相公的人,借调到老种的儿子小种经略相公处帮办公务,小种不太敢管他;(北宋官吏制度非常复杂,经略府是各地方掌管兵民的长官,主管军事,有点类似于野战军,但又不能调兵,受地方政府制肘。延安府经略相公种谔(老种经略相公),掌管关西五路,是相当高的军事机构,专门负责甘陕边防军事,鲁达是经略府提辖,属于中低级武官,但地位比地方诸军州的统制、提辖等要高多得。)打死镇关西后,逃到五台山,智真长老认定他有慧根,将来成就必定高于山上诸僧众,所以也不太管他;下了山,浪迹四方,更没人管得了他;到二龙山,他做的是老大,周围的桃花山、白虎山,及稍远一些的少华山,俱都敬他三分,虽不曾明白做个诸山盟主,却也是个不领执照的龙头老大。二龙山实力强劲,拥有鲁智深、杨志、武松、曹正、施恩、张清、孙二娘等诸多头领,藐倪群山,顾盼自雄,颇具领袖风范。鲁智深一生只跪过佛祖,几曾低头拜过大哥?
    
    花和尚行侠仗义,江湖上威名远震,与那宋三郎的仗义疏财,颇有不同。宋江所仗义者,如晁盖、武松、李逵等,都是江湖豪杰,后来都为他所用,就连接济了个不济事的闫婆,也得了她女儿惜娇做小妾。这是3号人格的特征,3号心里没有感情,只有目标和成功。能帮他达成目标的人,才是值得他帮助的人。只要能成功,一切该可图为己用。鲁智深却大不一样。金翠莲、刘太公,瓦罐寺僧众,等,都是底层弱小人物,救了就救了,不曾望得他们半点回报。大家完全不在一个社会层面生存,若非凑巧,鲁智深的人生,是绝对不可能与他们走出交叉线的。千里护送林冲,那是水浒传中兄弟之情的最浓处,有如高山雪莲,深谷幽兰,光风霁月,照亮整部传奇。宋江虽逢人就说仗义,恐怕也仗不出这份无欲无求的义气吧?
    
    鲁智深与宋江及很多位梁山好汉一样,都经历了触犯王法的过程。林冲、杨志、武松等犯法,都曾期望,苦捱几年,挣扎回来再做良民;宋江更是不值一哂,杀了闫惜娇后,先是哄骗闫婆(一个不识事的蠢老虔婆)借机开溜,再是逃回家中地窖躲藏起来,全无丝毫英雄行径。与众好汉吃官司刺配诸州不同,鲁智深对官府不存半分侥幸,打死镇关西后,立即回到下处,收拾行李,提了齐眉短棍,一溜烟走了。毫无羁绊之心。是真正赤条条无牵无挂的好汉性情。所以,鲁智深犯法虽多,却没有金印在脸上。
    
    鲁智深对宋江的态度,也是与众不同。众好汉每闻宋江大名,无不肃然起敬,见到宋江之后,俱都是纳头便拜,口称大哥。只有鲁智深,每听人提起宋江,不免皱眉,说道:“我只见今日也有人说宋三郎好,明日也有人说宋三郎好。可惜洒家不曾相会。众人说他的名字,聒的洒家耳朵也聋了,想必其人是个真男子,以致天下闻名”。所谓“相会”,那是“会一会”的意思,倒并不一定要拜倒;所谓“聒的耳朵也聋了”,那是如同老鸹一般,让人心烦,并不定就是钦敬;所谓“想必”,就是不以为然,怕是名不副实的也有。可见鲁智深对宋江,还是有些不以为然的。
    
    这样一位有武功、有义气、有胸怀、有威名、有实力、有拗劲的绿林大佬,宋江对他怎么会放心?所以,打压他的排名,也就是必须的了。前面先列了一大批好汉,也都有些本事,象模象样,似乎不可撼动。到第十三位,再无可让,才让鲁智深排上。鲁智深的排名一低,连带得梁山泊所有步兵头领的排名都不高,以致多少英雄好汉,都被压制在朝庭降将之下了。
    
    征方腊时,鲁智深生擒方腊,功劳最大。但他并没有回朝受封,而是在六合寺坐化成佛,印证了五台山智真长老偈言。
    
    鲁智深为人,行侠仗义,济危扶困,嫉恶如仇,无惧无畏,行事果决,毫无隐讳,光明磊落,是一条响当当的好汉。属于胆汁质加抑郁质气质,是典型的8号人格。8号人格中,鲜有抑郁质气质者,鲁智深为特例,他拥有比一般粗豪大汉更丰富的情感,更看重兄弟情谊,也更能理解佛性本义,因此,他的结果也自与众不同——坐化成佛,是民间认为最善的终果。
    
    
    
    
    
    武松是步军头领的老二,排在第十四位,位次比他在二龙山的二哥杨志要高。主要得益于他与宋江的私交。武松上山之前与宋江就有深厚交情,更关键的是,武松一开始是支持招安的。
    
    武松的武功到底有多高,书中没有描写他和超一流高手过招,没有比较,便不得而知。但他能赤手空拳(不是电视剧中描述的拿匕首)打死一只吃人老虎,单凭这份神勇,也足以震古灼今。不过他在安平寨,当众表演抛举起一块重三五百斤的石头,却算不得什么,比起鲁智深倒拔垂杨柳,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武松在上山之前,是支持招安的。在孔太公庄上,武松就曾亲口对宋江言讲,“天可怜见,异日不死,受了招安,那时却来寻访哥哥未迟。”
    
    宋江也曾一度把他当知心朋友,而且甚至略带敬畏之情,对武松说话,可称交心交肺,“我自百无一能,虽有忠心,不能得进步。兄弟,你如此英雄,决定做得大事业。”这个态度,相比宋江对待李逵,大不一样。
    
    武松是宋江用来钳制鲁智深,协管步军的一枚棋子。
    
    但武松的性情,显然与鲁智深等更相投一些。后来,武松对招安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成了坚定的反对派。对待反对派,宋江对李逵是骂,吓唬,关禁闭;对鲁智深,是不敢说;对武松,则是用知心朋友谈心的方式,即讲理,又交心,还略带兄长似的责备,“兄弟,你也是个晓事的人,我主张招安,要改邪归正,为国家臣子,如何便冷了众人的心?”。
    
    征方腊时,武松被天师包道乙的魔剑伤折一臂,也没有回朝受封,就留在南方,在六合寺出家了。
    
    武松性格复杂,根据他在柴大官人庄上、景阳岗山下酒店、何九叔家、十字坡酒店的表现,他善于自我保护,也善保护他人,心思精细,挑战权威而又怀疑他人,越不安全越往前冲,应是胆汁质加粘液质气质,反6号人格。
    
    
    
    
    
    史进原是华阴县史家村的一名地方豪强,愣头愣脑,因缘际会结识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学得一手好棍法。史进只学了半年,就足以跟超一流高手鲁智深放对,说明他的学习能力、武学领悟力还是比较强的。史进和鲁智深性格有些相象,一样的仗义行侠,快人快语,是小一号的鲁智深。
    
    史进跟宋江没啥私交,能够排在同样是地方豪强的穆弘前面,列第二十三位,算是不错的位置了。虽然穆弘的武功比他差老大一截,但不要忘记,穆弘对宋江可是有大恩的。
    
    不过,史进后来的表现,并不出彩,甚至可以说是窝囊,真有些愧对他这个排名。上山之前,在少华山,为救一个毫不相干的画壁画的王义女儿玉娇枝,被华州贺太守设计陷在监牢;上山之后,第一次带兵,又被芒砀山混世魔王樊瑞的两个助手项充李衮打得落慌而逃;打东平府时,给宋江出了个没脑子的馊主义,结果把自己陷在了东平府,被董平一顿板子打得皮开肉绽还没地方撒气;征方腊时,作为卢俊义的主力前锋,带着其他五个头领攻打昱岭关,却误闯庞万春的箭阵,六个头领都被稀泥糊涂万箭穿心而死,十分惨烈。
    
    
    
    
    
    石秀随杨雄一起上山,并不得晁天王待见。但他们的到来,直接导致宋江第一次代表梁山泊带兵出征,帮助宋江确立了山寨军事领袖的地位,所以,宋江对他二人,倒还不薄,列在天罡星第32、33位,比很多有实力、有能力的其它山寨强盗们的地位都要高了。
    南征方腊时,石秀随史进一起攻打昱岭关,误闯庞万春的箭阵,被乱箭射死。
    
    石秀的一生,只为他人而活,为人做事,不惜身命,唤作“拼命三郎”。只要是朋友开心,他就开心,为朋友,哪怕是自己长街卖柴、肆市屠猪,也毫不在乎。虽算不得行侠,却也算是仗义,故把他与鲁智深、武松、史进列在一起,算是梁山好汉的典型人物之一。是胆汁质加粘液质气质,2号人格。
    
    请看下章:蓼岸风凋一色旗
 南征方腊时,宋江损兵折将,主要原因是对手实力强大,布署完备,熟悉地型气候,占据天时地利,而宋江又主动放弃以前惯用的军事手段,采取了军事屈从于政治的策略,分兵出击、激进冒进、与对手硬碰硬,宋江只占人和,故梁山好汉虽然神勇,最终也仅得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而且,宋江前期军事战略眼光不够,军种配备不平衡,也是导致南征受损的重要原因之一。
  
  特别是在水军的配备上。
  
  梁山泊地处鲁西平原,东连泰山,西接华北平原,水网不多,宋江的水军,仅活动在梁山泊本部周围。宋江对梁山泊未来的战略,也仅局限于逼迫朝廷接受招安,至于招安之后何去何从,他就想不了那么多了。逼迫招安的军事斗争,主要在华北平原展开,马军最所善长,对水军的依赖性不高,这也就决定了,宋江对水军不可能过于重视。
  
  水军大头领李俊,列石碣排名第26位,在这个位置之前,宋江安排了多名他的恩官、私友事据重要位置,交错在各主要军种头领之中,甚至揭阳岭同期上山的豪强没遮拦穆弘(穆弘的武功估计十分低能),也排在李俊之前。这些人起到了钳制与监视各山头势力的作用,同时,也压制了水军系统的健康发展。
  
  李俊、张横、张顺、童威、童猛都属于揭阳岭派,参加过江州劫法场、白龙庙小聚义,是宋江的恩人、嫡系,单在水军之中,宋江还是给了他们不错的排名,李俊列第一,张横列第三,张顺列第五,而梁山泊的开山元老之一、与晁天王在东溪村结义、智取过生辰冈的阮氏三雄,则完全被压制在李俊、二张之下,分列第二、第四、第六位。
  
  梁山泊前期与官府的对抗中,水军在很多情况下被当作步兵使用,没有形成良好的发展体系,得不到太多历练,也鲜有立功机会,导致了水军的弱势,以致于长期守在梁山泊、难得随军出征一回的张横私下发起牢骚,“我和你弟兄两个,自来寨中,不曾建功。只看着别人夸能说会,倒受他气。……众兄弟面前,也好争口气。”这个怨言的含义就深刻了。
  
  江南山高林密,水网纵横,河湖叉港,遍布江南战场。宋江的步军和水军调了个对,步兵被迫当水军使用,施恩、孔亮、侯健、段景住等步军头领,就是被充作水军,却因战船倾覆,而他们又不识水性,淹死在太湖中。
  
  李俊统领着他的五千水军,去挑战方腊的数万水军。方腊的水军,训练有素,且精熟水路,占据天时地利,而李俊的水军,有一半是步兵临时调配过来,又不熟地型,自然连吃败仗,南征结束时,宋江水军基本损失殆尽,阮小二、阮小五、张顺战死,张横病故,李俊、童威、童猛脱离宋江,与其他人重新结义,驾船出海,做那化外之民去了,单剩一个阮小七,回到东京,接受朝廷封赏,却又纳还官诰,带同老母,重回石碣村打渔度日。
  
  阮小七是多血质加胆汁质气质,贪玩爱闹,外向乐观,寻求刺激,不受拘束,是7号人格。
  水军头领也是坚决反对招安派,曾多次在公开场合与宋江唱对台戏,甚至还请求吴用挑头,带领兄弟们杀回梁山,再做强盗。宋江对这伙难脱强盗本色的兄弟,看似包容,实际上是不理不睬,池塘里的小泥鳅,根本就不担心他们能翻起大浪来。果不其然,宋江吴用,三言两语就把他们摆平,以使他们心甘情愿,为完成哥哥的心愿而战,至到战死。
  
  杏黄旗在蓼儿洼的上空飘扬,梁山好汉因杏黄旗而聚,也因杏黄旗而散。聚散之由,全在大家对“替天行道”真实涵义的理解不同。
  
  
  
  被宋江战略轻视、在以后的征战中使大军受损的兵种,还有魔兵和炮兵。梁山魔兵以公孙胜、樊瑞为首,公孙胜离开队伍后,樊瑞独木难支,南征方腊时,方腊阵中的郑彪、包道乙都善用魔法,直接导致梁山好汉王英、扈三娘战死,武松断臂。梁山炮兵以凌振为头,这个大宋第一火炮手,就因为他与宋江、及宋江的五虎上将没有多深关系,凌振的排名不高,炮兵也没有得到宋江的重视。凌振的火炮,很多时候被安排作发起攻击的号炮,而不是威力强大的主要攻击手段使用。征方腊时,梁山好汉孟康直接死于对方火炮之下,同样,凌振也立下大功,一炮打死对方国师包道乙。
  
  这就好比有些企业的老板,因是业务或者技术出身,所以创办企业后也就特别偏爱业务或者技术,往往造成企业中一个部门独大的局面。刚开始创业时,倒也英勇善战,锋芒所指,开疆拓土,但当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后,竞争对手越来越强大,才突然发现,自己只一个部门强势,其他部门跟不上来,成了短板,很快便被竞争对手突破,倾刻间大好事业土崩瓦解。
  
  宋江的战略眼光局限,及梁山兵马在朝廷的政治地位局限,导致了南征的重大损失。
  
  
  
  请看下章:困兽犹得伏利爪
  宋江在浔阳楼吃醉了酒,题下两首反诗,内中两句写道:“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此时宋江尚未发迹,便如猛虎潜伏,收藏利爪,韬光养晦,静待时机。
  石碣排座次时,梁山事业达到顶峰。但宋江并不敢以此坐大,仍然处处小心谨慎,牢记韬晦之道。梁山108好汉的座次,处处可见他埋伏着自己的爪牙亲信。这些人如雪泥鸿爪,不着痕迹,潜伏在众多好汉之间。只有抽丝剥茧,才能看清他们本来面目。
  那么,什么样人可以成为宋江的亲信呢?我认为,有旧、有恩、崇拜、服从、有特长,是成为宋江亲信的五个最重要的原因。
  宋江的三大死党,花荣、戴宗、李逵,都具备这五个条件。
  花荣是粘液质加抑郁质,1号人格,做事严谨,尊重规则,与宋江相识多年,对宋江百般尊崇。宋江刚到清风寨时,花荣就让他浑家、小妹出来拜见宋江。宋江住在清风寨期间,一应起居饮食,都是由花荣浑家崔氏照料。收秦明时,宋江作主,把花荣小妹嫁给秦明,事前并未与花荣及崔氏作任何商量,好似自己嫁妹一般。这份情谊,梁山其他好汉,无人可比。花荣武艺高强,能与秦明力拼五十余合不落下风,神箭技法更是盖世无双。花荣对宋江百依百顺,无伦宋江要做山大王,还是要招安,对花荣来说没有任何区别,花荣要做的,就是帮助宋江实现他的想法。
  花荣是梁山泊的劳模、全勤奖得主,从清风寨开始,参与了由宋江指挥的历次军事征战行动。宋江被毒死在楚州蓼儿洼后,花荣与吴用一起,自缢在宋江坟前,英魄灵毅,追随他们的宋江哥哥而去了。
  对于老板宠信的人,排位不在最高,而在恰当。花荣是马军八骠骑之首,属于二流马军的老大,在石碣排名中居第九位,排在山寨财务总监、步军大头领、水军大头领之前。花荣的能力,本身就具备很强的张力,排前几位或是后几位,全看老板怎么说。但是,关键时刻,老板说你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行也不行。若是宋江把他排在十五位以后,与董平杨志等并列,也说得过去,但是,若说宋江倾心相托,一力维护于他,要把他作为接班人培养,将来把梁山泊主之位传给他,也没有人能反对。排名第九,不高不低,天罡星中前二十位的好汉们都在他的监视范围,他就象自己手中无坚不摧的利箭一样,卡在天罡群星咽喉位置上,为他的宋江哥哥守护着梁山泊的绝对统治地位。
  有好事者依据宋江对花荣的亲密情份,甚至推论出花荣是女儿身,作为宋江的贴身护卫和第一执行助理,随时保护宋江并执行他的一切指令。用现代人的观点来看,宋江花荣的关系暧昧,可能真的亲密得过了头,只有用男老板女助理的关系才解释得通。
  花荣这样的人,若在当今职场,最易遭人嫉妒:“不就是比我听话一点会讨老板欢心吗,有没有自己的个性啊?”须不知,面对一个忠诚、服从、能干、执行彻底的下属时,有哪个老板会不信任宠爱呢?
  
  戴宗排第二十位,不在他的神行之术,而在他以神行之术居梁山泊信息部负责人,担任总探声信头领,是个战略意义非比寻常的职务。戴宗这人,做江州节级时,吃拿卡要,人品不好,做事又不动脑子,常出大错,执行任务也不彻底,虽然担任信息部负责人,但每次外出打探机密总欠火候,尽收些无关紧要的消息报上来。唯一长处就是勤劳,常常不辞劳苦,千里奔波。听话、勤劳、没脑子的下属,也很得老板们的喜欢,往往可以身居高位。自己人,贵在好用。
  
  作为宋江的超级打手,李逵是个半人半鬼的角色,是宋江的第三只手,扮演了宋江人性的另一面——狠毒、残忍。宋江所忿恨的、不喜欢的人,都由李逵替他清理干净,而宋江,只需把他仗义忠诚的一面留给众兄弟及观众。(但我还没有弄明白,为什么扈成、韩伯龙这样的人,不可以加入梁山,要让李逵把他们赶跑或者砍头?)
  李逵是梁山泊步军中,最具战斗力的头领,特别是他与鲍旭、项充、李衮组成攻坚四人组后,人称“梁山泊F4”,在阵地战中的杀伤力,甚至超过了鲁智深武松。书中就曾多次描述了他四人拥蛮牌滚地攻入对方阵中,斩杀数百人,使敌军大乱,战而胜之的场面。
  作为鬼的李逵,甚是让人可憎,作为人的李逵,自有他可爱之处。象李逵这样忠诚度高,杀伤力强、不动脑子又甚得人欢喜的下属,当老板的自然也喜欢。石碣排位第几,对李逵来说,根本就是无所谓的事情,排第二也罢,第一百零八也罢,反正他只听宋江一人的,也只对宋江一人感恩,其他头领,休想调动他半分。
  现代企业中,这样人由于知识水平不够,往往位居基层管理人员之职。但常负责处理一些老板不方便出面处理的黑良心的事,因是秘密执行,所以,即算是他顶头上司,也调动不得,往往被一句“老总有交待,正处理某机密事”而顶回去。
  李逵虽反对招安,但他的反对是出于条件反射,信口开河,没动多少脑子的,宋江向来不把他当回事,骂几句、唬几下就了事,观众也不必拿他当真了。
  
  其余爪牙,如朱仝、刘唐、穆弘、雷横等,也全是因前述五种原因,而位列天罡之尊。
  朱仝能列第十二位,全在他先后救过晁盖、宋江性命。朱仝上山之时,是晁盖宋江吹吹打打,亲自下到金沙滩迎接,这是梁山其他好汉所未享的尊荣。不过朱仝这人过于奸滑,贪功诿过,连同僚好友雷横都被他算计,我很不喜欢。
  刘唐之前孤身一人,浪迹江湖,不知行踪何处。东溪村结义后,刘唐便跟了晁盖,是梁山泊的元老。刘唐是东溪村七雄中,除吴用外,感情最接近宋江的人。因他曾月夜送金与宋江,又曾在宋江负刑时下山迎接宋江,因此算是有旧,排名尚在李逵之上。刘唐也是坚决反对招安的头领之一,可惜声音太小,没有引起高层的重视,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刘唐似乎更应该排在绿林好汉中,与鲁智深武松并为一类。)
  穆弘是揭阳岭上的豪强,除却有钱,本事低微,全无是处。只因他父亲穆太公,与宋江父亲宋太公,颇有相似之处,“这太公和我父亲一般,件件都要自来照管。”穆弘本在揭阳岭过他的快活日子,为救宋江,舍了身家,烧了庄园,撇了田地,搬了金银,一起上山。宋江念亲,看在穆太公份上,把穆弘由步兵头领提作马军头领,占了一个天罡星的位次。
  雷横本与朱仝一样,对晁盖宋江俱有救命之恩,只是被朱仝耍弄,未得全功,虽然使得好朴刀,排名竟比朱仝低了十几位,吃了老大一个闷头亏。
  俗话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宋江能统领梁山诸多好汉,让朝庭降将低伏于他,让卢俊义不敢生二心,他的这些自己人,起了不小的作用。
  
  请看下章:夕阳画角诉玄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攻打曾头市,宋江巧谋寨主位
《还水浒一个公道》之人物篇(地囚星旱地忽律朱贵)
水浒人物图《绘卷水浒传》一百零九星「日插画师:正子公也」
地囚星·旱地忽律·朱贵
话说水浒
林冲武艺高贡献大却为何与马军第一虎失之交臂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