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雨夜·江湖·古龙 - 古龙小说总论 - 热血古龙

  品位着如今的生活,紧凑间穿插着快乐,享受间充塞着奋进的心态,收获的时候又难掩背后那缕浓郁的疲惫。今夜提起笔头,思绪也不再如往昔般很容易安静下来,或许是生活的磨练,身心的成熟,渐渐的得到了许多,同时也失去了不少东西。或许完全用失去也并不全合适,有些是无可奈何,有些则是虽然不愿,却又是预料之内的必然结果,时光如逝水。不经意间在这功利嘈杂的社会中奔波爬滚已多年,改变了许多。不会再有往昔那份激昂和热血,不会再有过往那份挑灯夜读的精力和动力了。渐渐习惯了把本常常挂在嘴角的笑容收敛,把本是常常回忆的人事深深地隐藏,藏匿在内心深处某一连自己也难发觉的角落。或许这也算是一种积累和沉淀,丰富人生的内涵吧。年轻时候的悸动和激昂到了近而立之时或许只能转换为一轮浅浅的微笑,就已是一种足以。

  今夜如往昔般提起笔头,描绘曾经的武侠世界的美梦,江湖的岁月,心境已不同。早期时候写文是属于激情澎湃,之后是淡然的回味而提笔,而如今一句为了逐渐淡忘的怀念,也不再适合刻下的心情了。或许是由于自己的心已经远离江湖这个世界颇久了,心绪不再全都是充塞着熟悉,也有一份因为远离而带来的陌生吧。

  风起会风平,潮涨会潮落。当逝去之事再度拾起的时候,如今有的只是在平静之际更加地趋于平静。同一人事,在不同的心情时候的感触也自然不尽相同,如《边城浪子》中的阿飞,从过去的使剑到如今以棍为剑,不难看出阿飞的剑道的提升。然而纵然有了如此的成就,也始终相信当他偶而回想起当年为了生存而数夜潜伏于雪地的困苦时候,也会感慨非常。非是现实和生活的残酷,只缘人是感性的。环顾自身,亦是如此。无论是曾经的身处江湖还是如今远离江湖,萦绕于心尖的始终是感性两个字眼。

  很多东西随着岁月的流逝,逐渐记不清楚了。环顾诸位大家的作品,或博大,或细腻,又或者是精彩绝艳。理性的说都有喜欢的作品,从感性的角度来说,却是只对古龙的作品情由独衷。如《风云第一刀》般,感动的有很多,有很直观的兄弟和朋友之间的真情,也有隐藏于事实背后的敬佩。诸如最后的决战,曾经会为如此的结局欢呼,如今品位起来却已然不同了。对于小李飞刀到底能否战胜龙凤双环并不大关心了。古龙一手渲染了无边的黑暗,但与此同时却也早已经给予了读者无限的光明了,比小李飞刀的光芒更加光明的希望------无尽的热血,无尽的英雄侠义。让读者有充分的信心和理由相信,勇于和黑暗斗争的不会只是李寻欢,相信在最黑暗的时刻诸如郭嵩阳般的英雄侠义必然还有很多存在,他们或许无名,或许力薄但必然存在。古龙没有明写,他只是借助一把小李飞刀来表述了。那道璀璨的光辉之中蕴涵了许多,许多。亦如同古龙本身对生活的信念:始终对生活充满了无比的希望。哪怕刻下是极度的困苦。如此的感性,如此的动人。或许只能说成有一种感慨称为叹服吧。如此也只能说擅长这种手法的古龙相较来说最能打动自己的心。

  浩瀚江湖,要找个类似相近的影象的话还是存在的,比如令人敬佩的郭靖。数十年苦守襄阳的成功,金大师描写了很多直观的动人场景,英雄挥洒着热血,襄阳城头的众志诚诚,等等,等等。如此这些自然是相当的感人,但还是可以看到隐藏在背后其他的无数感动。郭靖是一个典型,一个缩影,那个年代背景下无数有志之士勇于对抗蒙古铁蹄的缩影,同时也是最真实的写照。相比起小李飞刀所蕴涵的意义,郭靖的这些或许只可归类于读者闲暇时刻的遐想和乱想罢了。金大师所塑造的郭靖最重要的意义和意图毕竟是为了阐述大师的为国为民的侠义精神,让其产生。

  记得曾经有一度在如何修饰江湖这个问题上思索了良久,面对当年的答案,刻下到觉得当年有些可意而之了。大道至简,本就该除缺那些过多华丽的辞藻。或许是人长大了,很多事情都有一些新的看法和解读了,又或许是在江湖这个环境中,自己受古龙大师影响越发深了,逐渐看淡了许多人事,如小李飞刀的璀璨光芒,同时也得到了许多新的认知。我的刀不是用来杀人,而是用来救人的,一切都源自人性,闪烁着强烈的光辉。

  古龙的江湖,是情,是人性。无论笔下的刀客还是剑客,所阐述的都是如此。环顾古龙笔下的诸多人物,其实有很多都是可以联系起来,或许是巧合,又或许是刻意如此的安排,权且就不去考证了。

  李寻欢和西门吹雪,古龙笔下最经典的刀客和剑客,古龙诠释了两个站立与众生之上的人,为两人渲染了无比的外在光辉,与此同时又让读者可以清晰地看到了他们在追寻,一刻不停的追寻着。古龙是浪子,浪子营造的江湖只有浪子,没有完人。古龙借这两人折射的是其自身对生活的理念。无论何时何地,无论何种情况下,始终对生命抱肯定的态度,始终不停地执着地追求着美好的生活,对此充满无比的希望,无比的信心。

  古龙经历过无数的人情冷暖,看过太多的世态炎凉,而古龙写的东西所要反映的却又都是人性,如此注定了他笔下会出现许多让人感到压抑,感到痛苦,感到迷茫的人事。割鹿刀的世界是极其困苦的,人在江湖,身便不由己。若只是如此的话,已然颇为无奈了。然而古龙毕竟是古龙,一边在感叹古龙对世情的看清,与此同时也在感叹有过如此深刻际遇的古龙,有的时候下笔确实颇为残忍。浪子描绘的世界中不会光只有浪子,还有其他各色的人。无论是风四娘还是连城璧,古龙最终展现的俨然就是一幅芸芸众生,其实却是众生皆苦的画面。对着众生皆苦四个字,陡然间,想起了《天龙八部》,金大师通过舍身成神,升华萧峰的方式来诠释和解决困难,古龙自然也有他独特的方式来解决,亦如古龙写书,写的实则是自己。其实这便是问题的答案,带着浓郁古龙味的答案。萧十一郎面临着困苦,而从踏足武侠小说的创作开始到功成名就,有的不光是天赋还有一份坚毅的心志。所以萧十一郎他入世,他出世,又再次入世,如此不断的循环反复。这也正好印证了古龙自身对待困苦的态度,越是困苦,越发顽强和坚毅。或者该说成这便是古龙式的小说,古龙小说的特色和动人已不需多言了。这种特色其实在古龙作品中是很容易就能找到的,萧十一郎的故事是压抑的,与之相较轻松许多的《九月鹰飞》里也是有这种影子可以感知到的,叶开用爱和宽容来诠释飞刀,反对以暴制暴,最终放了上官小仙。这种用爱来感化世间的邪恶和黑暗,宏扬光明和正义是极其伟大的,但是却也是无比困难的。叶开走在这条路上,注定有的是困难。环顾现实里的1973年和1974两年,古龙作品的基调可谓差异极大,前者压抑沉郁,后者明显轻松欢快许多。也正是在如此轻松的基调之下,同样面临着困难,叶开的故事,古龙只是用一句轻松的我叫叶开,树叶的叶,开心的开,和少年脸上那轮不变的灿烂笑容来表达和阐述了浪子的心声。一如同年作品《长生剑》的结尾般。

  萧十一郎在不断的入世和出世,他在走,他在尝试,他在困苦,但他更是在努力。古龙本身也自然如此,浪子在世间对人生不断的追求着,向往着。所以他在不停的走,但是人生的道路注定会有的是荆棘,有的是困处,也会偶偶出现些无可奈何的闹剧,所以他在走,也会忽然停下来,思考。浪子是如此,其笔下的浪子自然也会如此。

  从《边城浪子》到《天涯? 明月?刀》傅红雪的故事,实则是一出人生的莫大的闹剧,曾经的复仇者,曾经的无数次拔刀,曾经的十七年,都是一种莫大的嘲讽。红色到了及至,便是黑色。品读傅红雪,就如同品尝一杯黑咖啡,枯涩无比的背后是一缕让人流连,让人回味的清香和芬芳。从《边城浪子》的离开到《天涯·明月·刀》再回到视线之中,虽然依旧一瘸一拐,依旧步履缓慢,虽然依旧是那把天下人闻之胆寒的黑刀,虽然还有许多依旧如昔,但变化毕竟在他身上明显的表现出来了。他在走,依旧一瘸一拐的蹒跚的行走,但更多的时候已经在追寻而非复仇。凤凰遇火方重生,方涅磐。那么对于傅红雪来说《边城浪子》是其蜕变需要的第一把火,而凤凰集,燕南飞则无疑是第二把火。他在走,他已经开始懂得需要,生活的需要。朋友,永远是古龙作品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所以傅红雪会多翻出生入死的去救燕南飞,因为他把燕南飞当作朋友。又可以说成通过傅红雪此间的表现,又再次的折射出了古龙的思想和精神,对生命永远抱肯定的态度,未来必然是属于光明的。到了之后的孔雀山庄地牢,古龙用精彩绝艳的一笔,让傅红雪的形象和内在得到一次质的升华。在这个瞬间,在这个极度黑暗的地牢世界里,闪现了耀眼的人性光芒,创造了生命的奇迹。正如古龙无时无刻的都对爱和光明充满了肯定的态度,也正是如此才会使一颗原本病态的心灵得到一次真正的洗涤。这何尝不是一条路,一条追寻生命意义的路,再经过燕南飞,明月心以及公子羽的经历后,傅红雪完成了真正的蜕变。但是生命的道路不会只有平坦,还有崎岖。人在天涯,天涯到底会远吗?傅红雪在走,古龙自然也在走,在追寻着,一刻不停地追寻着,思索着。或许这个答案就在每个人的心中,又或许只要人还在天涯之中这其是就是个无解的答案,只在风中飘荡,或可些微的感知,却始终难以企及。再次回到故事的开头,苍白的脸,黑色的刀《天涯? 明月?刀》的基调很是简单清晰,黑与白的反差和对比。以此引导出了故事中的种种无奈,困苦,迷茫,挣扎和奋斗,等等,等等。有时候人生便是如此,看似很简单的几个字眼,但是串联起来,却让人根本无所适从,感觉很无力,亦如生命的意义,仇恨与救渎。面对如此的课题古龙在迷茫,在探索,也在痛苦。然而对于生命始终是美好的充满了无比的信心的古龙,在如此痛苦之中依然给予了读者无比的温暖----不屈的精神。他在走,他在不停的追寻,思索,他笔下傅红雪也如此,纵然艰难但是却不会停下,绝对不会停下。两者完美的达到相互辉印,亦如枯涩的黑咖啡之后那缕独特的韵味,确可令人无比回味,无比流连一样。

  环顾武侠世界的经典台词,必然会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句话的一席之地。这在《萧十一郎》《流星·蝴蝶·剑》和《三少爷的剑》中都很能直观的感知到。

  古龙的一生,充满着无数的困苦,无数的磨难,同时他又始终顽强坚毅的前进着,奋斗着。并且不断的思索着。在充塞着无尽的背叛杀戮的《流星?蝴蝶?剑》的世界中,古龙用一系列的人物,诠释尽了他们各自的无奈,困苦。人,活着,就会有无数的无奈,挫折。精明冷静的高老大永远无法挥去曾经因为贫穷而不得不去出卖身体,失去贞操的梦魇,同样曾经贫穷和困苦至及的律香川也始终无法摆脱内心深处那种强烈的自卑感。正如成功蜕变后的傅红雪,对于世情已经看的很清了,却始终对于情无可奈何。从黑暗底层走出的人,面对生活在上层中的人物,很容易就产生自卑感。所以在感情的抉择中他放弃的是马铃芳,明月心,选择的都是生活于底层的妓女。两者的描写有着异曲同工的作用。活着,便必然存在困苦和无奈。或许这些只能归结于古龙自身的痛苦的经历。这就是命运,枷锁吗?古龙一直都在不断的思索,对人生的思索。在《流星?蝴蝶?剑》中他通过诠释了律香川和孟星魂在各自的人生岔口处不约而同的都选择了背叛。律香川的因贫穷而自卑,从而对权利,地位,金钱达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导致迷失本性,最终身亡。对于死亡古龙又用极其嘲讽的手法描绘了,而孟星魂则对过去的自我审读,悬崖勒马,屏弃过往荒谬的杀戮生活,从而引来了新生。在这个善与恶,生与死,两极反差强烈分明对比的世界中,古龙同样用两种极端对比的手法—--对律香川的嘲讽,对孟星魂小蝶的真爱的赞扬,以此来渲染或者说让我们再次在他的作品中可以感知到他的始终不变的理念相信生命的美好,相信人性的善良,相信正义和光明。流星划过了寥无星辰的夜空,虽然短暂,但确实很美,很美。这个世界始终还是存在着温暖。

  从《流星·蝴蝶·剑》到后来的《三少爷的剑》,同样诠释的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个话题,但显然古龙的语调平和了许多。或许是越发的成熟,越发的看透了世情的缘故。谢晓峰的故事其实很简单很清晰,没有那么多的为什么,也无需丝毫的理由,两个姐姐的去世,扛起神剑山庄荣誉的责任就变成理所当然,责无旁贷的事情了。这点和古龙之后的《飞刀,又见飞刀》里的情形很相似。宿名的安排和折磨,无论是谢晓峰对阵燕十三,还是李坏面对的薛家后人,都流露出莫大的悲哀,极其无可奈何的悲哀。人生有时候便是如此,没有原因,或者找不出理由,但就是会无奈,就是会悲哀。又或者可以说成莫名的无奈和悲哀就是构成生命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元素。古龙并不是一个喜欢悲哀的人,同一份悲哀或可一时磨难个体,却不会永远,总有一种方式可以解决,快乐才是生命的永恒主题,亦如他始终相信生命的美好,一般如是。古龙笔下的两人选择解决的方式也都极其相似的都是逃避。无论是从谢晓峰到阿吉再回到谢晓峰,还是李坏的自我流浪。故事的最终,虽然依旧还是没有摆脱宿命的枷锁,一切似乎又都回到了流浪之前的情景。古龙一生的经历,困苦,导致了纵然相信生命的美好,但对世情仍旧会感到无奈。只因为你叫谢晓峰,只因你姓李,是小李飞刀的后代。然而古龙毕竟具有无比的智慧,纵然在最是黑暗,最是无奈的时刻,依旧给予了人们无比的希望,生活终是美丽的,只要活着,就不能停止对生活的追求。到了如此,再回到决战的时刻,其实已然发觉对于结果如何已经不会是最重要了,李坏的后代,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所喜欢的生活。生命永远是最伟大的奇迹,这道曙光所蕴涵了无比的温暖。亦如断指的谢晓峰般,相信到了《圆月弯刀》他的内在和心境,已经不会差谢王孙很多了。

  对于古龙,总有一种感觉很明显,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那就是如何描绘也始终描绘不完。或许是缘自古龙在走,一刻不停的在走,在追寻着。每次想起古龙,我都会很快的联想起家驹,两人身上都很多相似的东西,寂寞,追寻理想并且不断的勇于奋斗,等等,等等。路的尽头是何方?前方又是哪方?或许这又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又或许从他们的身上,从他们笔下的作品中可以借鉴许多,生命始终是美好的。落日映照下的大旗,所挥洒出的光芒有很多,很多……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滚滚红尘11111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旷古凄凉——古龙十九年江湖祭
古龙笔下的绝世刀客
漫谈傅红雪与古龙
古龙笔下的第一刀客:傅红雪
古龙武侠六位用情至深的刀神:有三位称霸江湖三十年,创武林传奇
新边城浪子|这江湖,我拱手相让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