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模式 白天模式 夜间模式
字号
背景
afaf1234    |    退出
我要去罗马
2017-05-15  cpx106502  + 关注献花(0)
文 | 星球研究所
关于丝绸之路
有一个常见的误区
很多人以为这条伟大的商道之上
会有满载丝绸的古代商队从长安一直走到罗马
然而历史事实告诉我们
这种情况从来就没有发生过
从长安到罗马实在太远了
仅直线距离就高达8000公里
所有对商队致命的风险
路途中一个也少不了
大漠、雪山、高寒、酷热、匪盗、兵灾
这不符合商人的思维方式
(今天西安到罗马的直线距离示意图,图片源自@Google地图)
但是无论再大的风险、再远的距离
有一类人仍然会这样做
他们就是
探险家
准确的说是一群中国古代探险家
他们一代又一代人前赴后继
接力完成了从中国到罗马的全部行程
中国人的视野一下子从长江、黄河
扩展到几乎亚洲全境,甚至非洲和欧洲
无数地方的第一次文献记载
都由中国探险家作出
无数古国或地方的历史
需要依据中国探险家的记录才能还原
那是一个中国人的地理大发现时代
(敦煌莫高窟第323窟描绘的张骞出使西域壁画,此处为摹本,敦煌研究院藏品)
第1位出发的探险家
是西汉时大名鼎鼎的张骞
汉帝国经过几代帝王的韬光养晦
到了汉武帝时已经兵强马壮
一代雄主决心一雪匈奴之辱
他需要在西域找到一个盟国
对匈奴形成夹击之势
但当时汉朝对西域几乎一无所知
哪位勇士可以首开壮举?
公元前139年
汉中郡张骞应召前往
前后两次共花费17年时间
遍历西域诸国
史称“凿空西域”
(请点击放大查看,汉武帝时欧亚大陆形势图,制图@玖巧仔)
这次探索将中国人的视野向西延伸了数千公里
西域最重要的地理单元
河西走廊、祁连山、天山、昆仑山
都由张骞完成首次勘察
其中昆仑山本是虚无缥缈的神山
张骞在勘察于阗(今和田)南部之山时发现
此处富产玉石,并有“于阗河”(今和田河)流出
与上古传说中昆仑之虚产玉石、出大河的记载颇为相似
他随即向汉武帝报告
武帝据此正式命名此山为昆仑山
(昆仑山和田段航拍,摄影师PConline账号@赵来清)
除了我们已经熟知的甘肃、新疆
张骞对今天中国国境之外的探查同样值得铭记
他是有史记载的
第一位翻越帕米尔高原的探险家
帕米尔古称“葱岭”
是丝绸之路必经之地
位于中国、塔吉克斯坦、阿富汗三国边境
喜马拉雅山、兴都库什山、喀喇昆仑山
昆仑山、天山等五大山脉在此汇集
平均海拔4000米-7700米
号称“亚洲屋脊”
(位于阿富汗的瓦罕帕米尔,古丝绸之路的一部分,图片源自@Annieandpaddy)
他还是第一个用文字记录咸海的探险家
咸海是中亚的一个内流咸水湖
位于今天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的交界
曾以6.8万平方公里的面积名列世界第四大湖
(1997年从太空拍摄,图片源自@NASA)
对沿途的风土人情、物产资货也同样记载详细
他发现中亚各国的语言虽不尽相同
但受波斯文化影响,风俗相近
就连善于经商的特点也被明确指出
(《史记·大宛列传》)
“自大宛以西至安息,国虽颇异言,然大同俗,相知言。其人皆深眼,多须髯,善市贾,争分铢”
张骞对大宛(dà yuān)尤其印象深刻
大宛位于费尔干纳盆地(Fergana Valley)
即今天乌兹别克斯坦中部
高耸的大山几乎将盆地完全封闭
只留少数几个山谷可以与外界联系
(费尔干纳盆地的山谷,摄影师@Дмитрий Чистопрудов и Николай Рыков)
山高谷深之中
却是有如今日中国新疆一样的宝地
盛产瓜果、农作物
尤其以汗血宝马(Fergana horse)闻名
张骞向汉武帝报告了此马的存在
此后历代中国帝王均以获得此马为一大幸事
甚至不惜以此为借口攻打大宛
(唐太宗昭陵六骏之一特勒骠,即为汗血马,下图为拓本)
大宛连同大夏、大月氏、乌孙、安息、康居
众多古国的信息借助张骞的记录穿越千年
成为今天中亚各国寻找自身历史的重要渠道
就像考古学家斯坦因所说
“我们关于中亚的历史知识之大部分皆来自汉文史料,而且关于中亚古代的基本事实也来源于汉文史料”
张骞之行
标志着千年古道丝绸之路正式开启
一场奔向罗马的接力也正式拉开帷幕
现在中国人与罗马的直线距离还剩
4500公里
在张骞西行约200年后
西汉在西域的经营已然付之流水
东汉明帝时期
不世出的天才将领班超开始经营西域
居然在30年间恩威并施平定50余国、重振雄风
在经营西域的第25个年头
即公元97年
颇有野心的班超向西方派出了第2位探险家
甘英
目标直指当时被中国人称作大秦的罗马帝国
(请点击放大查看,汉顺帝时欧亚大陆形势图,比汉明帝稍晚,制图@苍天熊猫)
那时的大秦
在中国人眼中是个极其富饶的国度
如同15-17世纪西方地理大发现时代
西方人对东方中国的财富向往一样
中国史籍中罕见地记录了下面这些文字
几乎将世界上的所有奇珍异宝都堆砌到大秦身上
(《后汉书·西域传》)
“(大秦)土多金银奇宝,有夜光璧、明月珠、骇鸡犀、珊瑚、琥珀、琉璃、琅玕、朱丹、青碧。刺金缕绣,织成金缕罽、杂色绫。作黄金涂、火浣布……”
而汉代用“秦”来指称罗马帝国
也是颇值得玩味的事情
总之甘英再次翻越葱岭
从今天巴基斯坦的北部
来到了安息
这是一个地域广大的帝国
全盛时期的疆域
雄踞今天伊拉克、伊朗的大部分地区
(公元1世纪安息帝国疆域,制图@Sumchung)
从高山到沙漠
(第一张为Alamut山,摄影师@mohammadjavad Hajialikhani;第二张为Maranjab沙漠,摄影师@Mohammad Reza Masoumi;不代表甘英实际到过此处)
从大河到大海
(第一张为被拦蓄的Karaj河,摄影师@Hussein Abri;第二张为波斯湾霍尔木兹岛,摄影师@Amir Reza Fakhri;不代表甘英实际到过此处)
甘英自东向西横穿了整个安息
到达了帝国的西界
在张骞之后创造了
中国人西行的一个新纪录
可惜的是
他最终止步于波斯湾的海边
因为安息人的话“吓住”了他
(《后汉书·西域传》)
“海水广大,往来者逢善风三月乃得度,若遇迟风,亦有二岁者,故入海人皆赍三岁粮。海中善使人思土恋慕,数有死亡者”
抑或是安息人欲垄断丝路贸易
并不希望中国与罗马建立直接联系
才编造了这个希腊神话中迷惑人的海妖的翻版
加之当时苏伊士运河尚未开通
即使甘英在波斯湾乘船
也不可能到达地中海
这个误导真是太大了
(地图源自@Google,星球研究所标注)
我们也应就此责怪甘英
任何一次探险
都是对智力、毅力、胆力的极限考险
内心最强大的探险家也会心生绝望
比如有着极强信仰的高僧法显
就在西域求法途中写下了这样的话
(东晋法显《佛国记》)
“沙河中多恶鬼、热风,遇则皆死,无一全者。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惟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耳”
西方人马可·波罗也同样讲出了
他来中国的路途中那种令人抓狂的恐惧
(《马可·波罗游记》)
“行人夜中骑行渡沙漠时,设有一人或因寝息,或因他故落后,迨至重行,觅其同伴时,则闻鬼语,类其同伴之声。有时鬼呼其名,数次失其道。由是丧命者为数已多”
(有着魔鬼城之称的地貌在西域非常常见,下图为新疆魔鬼城,摄影师图虫账号@乔子Joe)
不过
甘英到来的消息最终传到了罗马
一批欧洲的探险家受此鼓舞
决定反方向朝中国进发
最早在公元100年左右到达了东汉洛阳
(此事在学术界尚有很大争议)
在甘英的努力之下
此时中国人与罗马的直线距离还剩
3300公里
时间到了唐代
中国向西域的扩张臻于鼎盛
此时的西方阿拉伯世界中一颗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它就是
黑衣大食
其扩张的方向恰好是东方
公元751年
两股势力在怛(dá)罗斯相遇
(即今天吉尔吉斯斯坦与哈萨克斯坦的边境)
两虎相争的结果是唐军大败
一位名为杜环的军官也在此役被俘
第3位传奇探险家就这样出场了
随后的11年间
他的旅程居然纵穿
今天的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叙利亚、伊拉克、伊朗
埃及、利比亚、突尼斯、摩洛哥等十多个国家
遍及中亚、西亚、北非
(请点击放大查看,唐玄宗时欧亚大陆形势图,制图@苍天熊猫)
他并非一个普通军官
而是大唐宰相杜佑的族侄
有着相当的文化水平
更关键的是作为战俘
他依然保持着探险家的毅力和胆识
这让他得以遍历诸国,并且全程记录
杜环是第一个有文字记载的到达圣城耶路撒冷的中国人
在他所著《经行记》中
将耶路撒冷称之为“秧萨罗国”
(左上方为著名的圆顶清真寺,在杜环到达时已建成;下方人群聚集处为犹太教圣地哭墙)
杜环尤其详细观察了伊斯兰教的习俗
例如
(《经行记》)
“每七日,王出礼拜,登高座为众说法”
“女子出门,必拥蔽其面,无问贵贱”
历史学家白寿彝曾评价杜环的记载
“这是伊斯兰教义之最早的中文记录,这在中国伊斯兰教史上也是一件大书特书的事”
从耶路撒冷离开之后
杜环穿越西奈半岛的沙漠进入非洲
而他到达的最远地点摩邻国
学术界有比较大的争议
有人认为是摩洛哥
也有人认为是埃塞俄比亚
但无论他到达的是非洲哪个区域
都创造了中国探险史上的一项纪录
(埃塞俄比亚著名的Erta Ale火山,被称为地狱之门,摄影师@JOEL SANTOS)
杜环于公元762年从海路返回中国
所以并没有到达罗马
但是他搜集了很多东罗马帝国的信息
其中还包括一项高超的医术
穿颅治盲术(Trepanning)
(《经行记》)
“大秦善医眼及痢,或未病先见,或开脑出虫”
在杜环的传奇探险后
中国人与罗马只剩下最后的
2000公里
谁将最后通关?
唐代之后
宋代在陆地上愈发积弱
对遥远的罗马毫无兴趣
直到忽必烈建元初始
分裂的小国一扫而光
欧亚大陆上前所未有的统一
长途探险最大的障碍消除了
一个出生于大都的畏兀儿人(维吾尔)
拉班·扫马
又点燃了横穿欧亚大陆的雄心
此时横扫欧亚大陆的蒙古帝国已经锋芒顿挫
并且分裂为五个政治实体
忽必烈也希望更多了解大陆另一侧的信息
(1276年的元朝及周边形势图,源自@pastchina.com)
公元1275年
第4位欧亚大陆的探险家
拉班·扫马带着特殊的使命出发了
他同时还是一位景教徒
景教是从北魏时期就传入中国的基督教分支
这个身份有助于他获得欧洲的信任
拉班·扫马强大的斡旋能力也发挥了极大作用
基督教和蒙古汗国通过拉班·扫马
达成了联合对抗伊斯兰世界的意愿
因此拉班·扫马的行程颇为顺利
他不仅横穿了整个欧亚大陆
到达了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连接欧亚大陆的大桥,摄影师@Carlos Delgado)
还在此坐船渡海抵达意大利
公元1287年
历时12年之后拉班·扫马终于从大都抵达罗马
(位于罗马的梵蒂冈城,摄影师@Cortney Hintz)
至此
中国人与罗马的距离变为了
0公里
扫马完成了丝绸之路大通关
成为从中国抵达罗马的第一人
不但如此
之后的他也没有停止脚步
他游历欧洲各国
以东方使者的身份
会见罗马教皇、英国国王与法国国王
成为有记载的最先深入欧洲的中国人
从张骞、甘英、杜环再到拉班·扫马
以及西行求法的法显、玄奘
和海洋丝绸之路的开拓者汪大渊、郑和等等
在张骞之后的1000多年中
这些中国探险家成为了探索丝绸之路的主力军
那时的华夏文明强盛、自信
渴望开放拥抱世界
我们经常会感慨
如果没有晚近中国的急剧衰落
那些发现新世界的探险家
会不会从哥伦布、麦哲伦、库克
替换为一众中国人的名字
而今天的我们
正身处实现伟大民族复兴的中国
一定会有更多开创全新纪录的探险家
我的时代在背后
突然敲响大鼓
来自:cpx106502  > 微信美文美图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英文维基上的汉帝国与罗马帝国
甘英赴大秦
回到罗马人和中国人彼此羡慕的时代
汉与罗马间的四大谜案
秦汉罗马第一次交集:汉军消灭匈奴军中罗马军团
2000年前的遗憾:中国与罗马帝国曾经2次擦肩而过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