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全世界最会玩火的人,21年尝试5次,花费数百万美金点燃天梯

2017-07-02

5米宽,500米长的火焰“天梯”,一阶一阶爬上天空

蔡国强兴奋地对奶奶说:“阿嬷,漂亮吗?你孙子就是这样厉害!”



2015 年 6 月 15 日,清晨 4:59,福建省泉州市惠屿岛上。


一颗装载了 6200 立方米氦气的白色气球,带着500米长的火焰“天梯”,一阶一阶,爬上靛蓝天空。





现场的鉴证者,只有岛上村民,以及蔡国强与他的家人们。


两个月后,一段80秒的《天梯》视频在Facebook上疯传,2天获得3000多万点击,被美国《时代》杂志报导,登上NBC News 头条。


一年之后,跟拍蔡国强2年的苏格兰导演凯文·麦克唐纳(《末代独裁》 《九月的某一天》),用他的镜头记录下这一“通天”奇观——《天梯:蔡国强的艺术》。


豆瓣8.6分


这部由邓文迪牵头制作,奥斯卡获奖导演凯文·麦克唐纳执导的纪录片,以《天梯》的制作过程为主线,深入蔡国强的工作和生活。


讲述了蔡国强作为国际上最成功的中国艺术家,30年来走过五大洲的成长历程。其中有他与家人的关系,还有跟故乡、跟国家的关系。


蔡国强,导演凯文·麦克唐纳,制片人邓文迪与演员Fisher Stevens(从左到右)在美国圣丹斯电影节


前几天的上海电影节上,蔡国强本人跟着影片再次回到上海,与我们聊了聊《天梯》、电影、艺术、还有他的家人。(采访实录见本日推送第二条)


“那时候《天梯》这样一个还挺厉害的作品给她(奶奶)看到了,对我也是很大的安慰。”


外滩专访蔡国强

(时长05:24)





最会“玩火”的人



初见蔡国强,他穿着一身三宅一生的褶皱衬衫,还带着忙碌一上午的疲惫,说话声音不大,总是眼角带笑,态度十分温和。


有点难以想象,这就是那个玩了三十几年火药的艺术大师。



大多数人知道蔡国强,可能都是因为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烟火表演,29个火焰大脚印,沿着北京的中轴线一路走进鸟巢。


《历史的足迹》2008年,北京


其实早在那之前,蔡国强已经是享誉世界的艺术家。80年代中期开始,他就开始使用火药创作,被称为“当代最会玩火的人”



《好莱坞报道者》评价蔡国强的爆破“美妙”且“动人”


《蘑菇云笼罩的世纪——20世纪计划》1996年,美国盐湖城内华达核试验基地和纽约


《草船借箭》1998年,纽约P.S.1当代艺术中心


《移动彩虹》2002年,纽约



《不合时宜:舞台一》2004年,美国马萨诸塞州当代美术馆


《黑色仪式》2011年,卡塔尔

2014年“APEC会议”烟花


艺术家的儿子,从小不想当上班族



1957年蔡国强出生于福建泉州,一个很多人做鞭炮生意的地方,随处都能买到火药。


蔡国强的父亲是一个书法家,也喜欢绘画,曾在新华书店管理“内部书刊”,常常带很多书籍回家,却从没给过家用,全靠奶奶卖海鲜养家。奶奶因此十分生气,父亲却说“那么多书,都是我的财富。”


蔡国强的父亲蔡瑞钦


从小受父亲耳濡目染,蔡国强很小就明白自己以后要做一个艺术家。最开始的理由特别简单——“不想当上班族”


“父亲自幼勤学苦练,虚心求教,在书法、国画以及指书画方面均有一定的造诣……他虽然不曾看到自己的作品在美术馆展出,但他的作品确实伴随着我的活动展出在世界最好的美术馆。”


与那个时代的大多数男孩子一样,蔡国强喜欢李小龙,练过武术,写过诗、小说,甚至客串过电影。


蔡国强客串电影《小城春秋》,演一个小混混


他还爱拉小提琴。对一个泉州少年来说,拉小提琴是一个重要的西化仪式


“我记得一个夜晚我打开家中的窗,拉奏着小提琴,便觉得仿佛那来自西方的风,顺着琴音在飘。少年时代的我觉得自己正在西化,感到满足陶醉。”


但各种尝试之后,蔡国强发现“都不是自己能够耍到舒服的”。只有艺术,才真正属于他。


蔡国强画画



先学“点火”,再会“灭火”



与火药结缘,则源自蔡国强对自身性格的“解放”。


见过他的人都知道,蔡国强为人非常谦和,几乎从不高声说话。按他自己的话来说,是遗传自父亲的老老实实、谨慎。这一点也反应在他的作品上,“我画画多是一板一眼的。”


蔡国强与他的画


但他并不认为做一个艺术家需要太谨慎。


“艺术家也要有点‘坏’,你不能够太老实。太老实的作品没啥意思的,所以我用火药也是想打破自己这种一板一眼,让自己更难以控制。”


再加上泉州这个城市有很多火药,鞭炮和烟火被用在生活的各种地方,于是他很自然想到用火药。


一开始他用小孩子的火箭去喷画布,让火药在画布上燃烧,等待火灭之后得到创作结果。


但有一次奶奶看到火烧时,马上用麻袋把火扑灭,她对蔡国强说:“火还没烧完时,你就可以观察它烧的状况,你自己要有能力决定什么时候把火盖掉啊!”


于是蔡国强不仅学会了点火,还学会了灭火。“灭,就是参与了控制。”




纠结东方、西方,不如与外星人对话



1981年,蔡国强因为在泉州高甲戏剧团的工作,考上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


毕业之后,1986年他通过紫禁城出版社社长李毅华的介绍,一个人背着100多张火药画,到日本筑波大学念现代艺术研究生。


蔡国强与火药画


刚到日本的时候很艰苦,但他没有去打零工。因为他认为,若不坚持住依靠了打工,便很难专心的创作。


他的第一张画卖给同宿舍的一个澳大利亚学生,卖了80美金。他把40美金用来生活,另外40美金买了镜框。这样维持下来,慢慢地展览也多了起来。


蔡国强在日本确立了自己基本的艺术表现手法和美学理念,在材料和形式的纯粹体现上进步较大。


蔡国强在日本


当时的日本非常矛盾,一方面西化进程很快,一方面又有反对盲从西方、保护民族传统的呼声。


夹在其中的蔡国强,干脆跳出东西方的思维模式,选择与宇宙对话,与外星人对话:


“他们一直在讨论西方的艺术怎么样,做艺术时一直考虑东方和西方,这使我有些抵抗。所以我就想外星人会怎么样。”


'Space No. 1',1988年,是蔡国强的官网上放置的第一件作品


《升龙–为外星人而作的计划,二号》1989年,日本



《延长长城一万米:为外星人所做的计划10号》1993年 

据说在外太空能看见中国的万里长城



为奶奶放一个最厉害的焰火



“小时候在家乡,人家告诉我 500 米高就可以摸到云彩和星星。”


“(后来)我感到未来不可能去宇宙,挺伤心的。但慢慢理解了艺术是我通往宇宙的时空隧道,于是我想用一把梯子连结地球和宇宙,开展我期待的对话。”



《天梯》整个作品从点燃到熄火只有150秒。为了这150秒,蔡国强整整等待了21年。


他告诉我们,在故乡泉州的这次爆破,已经是《天梯》的第五次尝试。


1994年在英国的巴斯,蔡国强受教堂外浮雕的启发,有了制作天梯的想法。第一次因为没有拿到批准搁浅,一个月后通过申请,却因为恶劣的天气,热气球无法起飞。


蔡国强首次在英国巴斯尝试《天梯》


2001年上海APEC,蔡国强提交《天梯》方案,却因突发911事件被迫净空,再次流产。


上海APEC 城市景观焰火所作方案《天梯》效果图(未实现)


2012年在洛杉矶格里菲斯天文台,因为难以得到山上所有居民同意,又一次搁浅。


洛杉矶现代美术馆的《天梯》效果图(未实现)


年近花甲,蔡国强开始重新思考《天梯》的意义,他想起了靠卖海鲜支持他艺术梦想的奶奶。


“小时候感觉奶奶一直不会死,但去年元旦庆祝她百岁生日时,我感到她真的是老了……我在很多地方做大型作品,但奶奶从没看过,我感觉到要做给她,要快。”


作为孙子的蔡国强,决定回到小渔村,放个最厉害的焰火给奶奶看。


“我在世界上做了那么多作品,她什么都没看到,如果连《天梯》我都没做一个给她看,我之后会有更大的负罪感。”

蔡国强与奶奶


这一次准备《天梯》,蔡国强没有寻求官方许可,而是展开了秘密筹备。


他的工作团队与当地人一起想办法、做实验,岛上400多位居民也很帮忙,没有人发社交媒体。



泉州惠屿岛



《天梯》上天当晚,已经100岁的奶奶因为身体原因未能亲自到场,而是通过iPad观看了全程。



蔡国强兴奋地对她说,“阿嬷,漂亮吗?你孙子就是这样厉害!”



一个月后,奶奶就去世了。《天梯》成了他给奶奶最好的告别礼物。



孙子、儿子、丈夫、父亲,蔡国强也是普通人



蔡国强早期的作品,比如与外星人对话系列,非常“形而上”,注重灵性、精神性和纯粹性。


而他最近几年的作品,则越来越关注社会现实与人们当下的生活,用色也更加丰富多彩。


《一夜情》,2013年10月,巴黎“白夜”艺术节

四十年来塞纳河上首次燃放烟火


同时从世界各地征募而来的50对情侣,在塞纳河的一艘观光船上做爱



2014年,蔡国强上海个展“九级浪”开幕,在黄浦江面献上水墨画般的作品《白日烟火》


他自己也承认,这的确是年纪增长产生的变化。


“因为我有两个女儿,感情很好,然后也有奶奶父亲生病去世。本来那一种黑白的、比较意境高远的那一种精神感就越来越现实,越来越形而下起来,越来越靠近自己的名声变化和情感。”


蔡国强的两个女儿都很有艺术天赋。大女儿蔡文悠从小跟随父母世界各大美术馆、博物馆,还在摇篮里的时候,甚至被观众误以为她也是展品的一部分。


作为父亲助理的时候,有时候专业到父亲都会忘记团队里面还有女儿。现在她出过一本书《可不可以不艺术》,帮朋友策划过几个展,正在伦敦读创意产业相关的专业。


而13岁的小女儿,更是早早就决定要当一个画家。从她们身上,蔡国强也在认识自己。


“ 我一直经常说自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但长不大的孩子也会忘掉很多孩子的自己。现在孩子的身上,我会看到我作为婴儿的时候,那个童年、少年时候的自己的很多影子。”


小时候的蔡文悠


蔡国强一直说自己是一个普通人。纪录片《天梯:蔡国强的艺术》里展现的正是他作为普通人,而又不普通的一面。


孙子、儿子、丈夫,爸爸,和普通人一样,他也扮演着生活中的各种角色。


然而正是在这些角色里,在处理跟故乡、跟家人、跟老师,跟祖国的复杂关系里,去表现艺术和作为一个人的状态,表现他的困难和他的温暖。


对于他来说,这就是真实,这就是意义。





采访 _ 阿作

文 _ 阿作

摄影/后期 _ 王小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cpx106502  > 微信美文美图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他用21年搭了一座天梯,惊艳了所有人!
为了150秒焰火,他苦苦追寻21年,只为献给最疼自己的奶奶
最新的火药艺术作品《天梯》
他靠火药爆炸作画,却让世界都潸然泪下!
蔡国强《天梯》,给奶奶和家乡的礼物,视频海外疯传
爆炸艺术家蔡国强信邪,称连接起风水与量子物理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