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公开恋情就叫炒作?那是你没见过300年前这位炒作大神 | 意外

阅0转02017-10-11

今年艺术圈最重量级事件,莫过于前段时间在故宫开展的《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展品数量之多、质量之高,简直罕见。
在这个展览上,除了千里江山图,还默默放着非常非常非常多厉害的艺术家作品。
比如这幅:
贼可爱有没有?近看笔触甚至有点像小朋友的彩笔画。
可是,就是画出如此可爱的山水画的画家,300年来饱受极大争议,民间甚至还流传着关于他的恐怖传说……
他是谁呢?
明朝中后期艺术圈红人——董其昌
董其昌  明朝人(1555-1636)
你一定听过这个名字了,董其昌的字画,到今天都有大批粉丝。
董其昌不苦逼、不拼爹、不被潜,几乎是一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却最终成为了明朝中后期艺术圈的大红人。
在字画、艺术创作上下足功夫,这点肯定是不容置疑的,不过这哥们儿还有更厉害的一手——营销炒作。
说起来董其昌进入艺术圈,简直是一个意外:
出生寒门的小董,小时候只是一心读书,要考取功名。如果事情顺利,他有可能入朝为官,稳扎稳打,最后有权有势。
可是谁知道,命运此时跟他开了个玩笑。
第一次考试时,他没拿第一名,理由很有意思:
他!字!太!丑!考官就把他从第一名挪到了第二名。
对于自信爆棚的学霸董其昌来说,这简直是奇耻大辱,然后他拍案决定:
哪里不行补哪里,字写不好,我练!
他借来了所有大师的作品,从颜真卿到王羲之,一笔一划地临摹。22岁的时候,他又开始接触绘画,同样也是临摹黄公望、董源等顶级大牛作品。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董其昌慢慢接触了艺术。
董其昌临颜真卿 《多宝塔碑》
边练边考取功名,34岁董其昌不止考中了进士,还因他绝妙的书法名满京城。
而且没过多久,董其昌就开始担任皇长子朱常洛的老师,他的社会地位一下变得迥异往昔。
不过此时,比起当官,董其昌显然已经跑偏了,他一头扎进了艺术里回不来。
当时的明朝,商品经济发达,收藏之风盛行。京城不仅有丰富的图集文物,而且人才济济。他开始结识一大批收藏家。作为最有影响力的书画家,又身居高位,董其昌一跃成为艺术收藏界的重要人物。
董其昌 《方旸谷小传》
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当时明朝正处在“国本之争”的混乱里,长达十余年来,朝廷内部为册立太子一事,党争不休。作为太子的老师,董其昌居然在此时全身而退,不问世事。
他向朝廷辞了官。不久,便奉旨以编修书籍为由,回故里“养病”去了。
辞官回乡后,董其昌的书画创作数量暴增,有学者统计,在人生最后的十多年时间里,董其昌的创作达到了高峰。慢慢地,他辞官回家这件事情,被传成了:董其昌不图高官厚禄,为艺术献身!
结果,董其昌名气越来越大。
这不就是………最早的炒作??
无论如何,这位追求洒脱豁达的人生,而弃官回乡的大名人,成了远近闻名的书画大家。来董家拜访求墨者络绎不绝。
然后,董大哥走上了“倒卖字画”的发家致富道路。
在当时,字画跟董其昌沾点边,那都是奇贵无比,《明史·文苑传》有记录当时董其昌书画受追捧的盛况,“名闻国外,尺素短札,流布人间,争购宝之。”因此回乡之后,只拿干薪的董其昌,家产反而越来越多。
他的笔墨不仅贵,数量还“极多”。为什么呢?
因为生意太好的时候,董其昌会请人代笔作画。
他的好朋友陈继儒曾赠一札给沈士充,说“送去白纸一幅,润笔银三星,烦画山水大堂,明日即要,不必落款,要董思老出名也”。
为什么人们争先恐后要董其昌的字画?因为在那个时候,他的山水画和书法真的很有特点啊:
就跟我们开篇那一幅故宫展出一样,毛茸茸的,可爱极了,画一笔一画的不像大手笔的泼墨,倒像是认认真真的素描,
董其昌山水画
人们一直说他效仿古法,师崇黄公望,在大气老成的山高水阔构图里,董其昌的笔法确实很奇特,他的书画有种孩童般的趣味,董其昌就像一个天真的宝宝:
董其昌仿杨升 《青绿山水图》
而董其昌的字,又是另一番气象,却也被人爱不释手,看他的草书,总有种一气呵成的感觉。
董其昌运笔很流畅,而且从表面上看去,字迹有轻有重,有虚有实,整个布局看起来甚至有种“设计感”。
据说,为了写出这样的字,他只用一种丝滑无比的高丽纸,顺着他的字,隔空临写一遍,估计都会感觉身心舒畅,有通筋活血之奇效。
董其昌 《早朝诗》
董其昌厉害的地方就在这里,明明是多么精明的一个人,却在作品里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再洒脱豁达不过的艺术家。
这才是营销最厉害的地方啊!
最让人吃惊的是,这位老大哥不光营销自己,还借着营销别人来营销自己。
董其昌非常聪明,他意识到,光自己的字画出名是不够的,他要成为艺术圈的风向标。
为什么要这样?因为他手上有一批收藏,且数量据说也有五六百件之多。
那么,怎么捧红手上这些作品呢?
制造舆论啊!炒作啊!
如果你熟悉中国古代艺术,你一定听过一个分法,叫“南北宗论断”。就是把山水画分成南北两派,这东西就是董其昌搞出来的。
他提出这个南北派分法,来推崇某一些他自己喜欢的画和画家。
大致上把自己喜欢的就分到南派,不太喜欢的就分到北派,以此来制造舆论导向。
可是呢,因为南北派分法的美学标准非常地模糊,基本按照董其昌自己的喜好来的,于是就很混乱,举个栗子:从大致上看南派偏文人画,比较淡雅平和,但是因为董大哥喜欢范宽,于是就把范宽也归到南派里去。
范宽《溪山行旅图》局部
因为美学标准模糊,所以南北宗论断给画论画史带来了不太好的影响,这也是他多年以来饱受争议的一个点。
在董其昌的评论里,他先后评出了很多个天下第一:
他说,天下第一山水,是王蒙的《青卞隐居图》;还说,《溪山行旅图》也是天下第一;结果:
董其昌题跋董源 《韩林重汀图》
你看 ,董源又成天下第一了!
这样看起来,也挺滑稽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所谓的画论,贡献倒也不是全然没有,比如他推崇王维作为南派开山,认为他是文人画的开端,推崇王维的山水画。
这一点,到今天毋容置疑。
这么折腾了一番,董其昌要比其他艺术家幸运多了,生前享尽了功与名。
今天看来,如果按照一向以来中国评定艺术家的方式,这个人的“艺德”估计要打零分,但是“艺术”有时候就是如此矛盾重重。
他自己难道不矛盾吗?当然矛盾。
一辈子从寒门到大官到大艺术家,董其昌上蹿下跳,不断实现着孤傲的人生理想。
可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在他82岁写的绝笔《紫茄诗》行草长卷里,却有这样一句话:
董其昌 《紫茄诗》
讲的是茄子开会结果的一生,“累垂贪结子,低亚巧藏身”。你看那三个字“贪结子”,写到连在一起,字字用力均匀,在笔触之间不是洒脱,是脱口而出,是万分感慨。
诗歌虽然讲的是写的是一个茄子的姿态,但是写到这里,一个“贪”,一个“巧”,这说的是茄子还是自己?
估计到了一把年纪,在艺术家、营销者之间,董其昌忽而有种“世人逐势争奔走,沥胆隳肝惟恐后”的感慨吧。
拼尽全力去获得,然后回看一地鸡毛,这不就是人生。
PS:大家看完了千里见山图,记得展览里还默默放着一个董其昌。
来自:cpx106502  > 微信美文美图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姚鸣京访谈录你想画出艺术来 就必须是艺术家
世界“最昂贵的”艺术大家吴冠中:一幅画卖1.4亿!
陈丹青:画画很无聊,但是我喜欢! | 意外
中国名家字画赏析
中国画装裱方法之山水画怎么装裱好看
当代名家字画 国画山水旭日东升艺术赏析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