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在哀悼白鳍豚时,日本却在屠杀海豚,染红海洋竟是一种信仰?

2017-11-04


酷玩实验室作品


这个国家曾经犯下过骇人听闻的屠杀

他们没有道歉

而时至今日

他们的屠杀还在继续

 


图中这个风景秀丽的小港湾

叫做太地町

是日本西部的一个小镇

流经的海洋暖流使这里形成了天然渔场

也吸引了觅食的鲸鱼和海豚

小镇中心就竖立着鲸鱼的雕塑


路边也到处可以见到海豚的涂鸦


这里的居民

宣称他们是真心喜欢着鲸类生物

他们展现他们的爱

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

 

杀害

 


海豚可能是地球上

智商仅次于人类的生物

他们不仅外表可爱、性格温顺

还难得地保有着对人类的亲近和信任

宽吻海豚


太平洋短吻海豚


是亚洲常见的海豚品种

人们在海边冲浪或者潜水时

经常能遇到这些小可爱

每年夏秋交替之际

他们随着洋流和鱼群洄游而上

日本太地町

本应是这些温柔的生物们旅途中的一站

却成了他们最终的墓地


每年的9月到翌年3月

原本是这个小镇的“捕鲸节”

在捕鲸业渐渐衰落之后

猎杀的对象就换成了觅食经过的海豚

围捕开始于浅海

在水中

海豚依靠回声定位确定航线

人类曾据此发明了声纳

渔民也利用了这个特性

他们用锤子用敲击放入海中的铁杆


发出的噪音形成了声墙

阻断了海豚们的生路

人类从他们身上获得的

最终又变成伤害他们的武器

发觉危险的海豚想要逃命

但渔船拦在四周

驱赶它们游进早就准备好的渔网


它们会像这样被放置一夜

这样做的原因

只是为了保证

明日作为食材的它们肉质鲜美 


第二天清晨

渔民带着砍刀和长枪回到了这里

浮出水面的海豚和他们对视

这些智商仅次于人类的智慧生物

它们知道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海豚的皮肤不仅外表十分光滑

在皮下还具有特殊的海绵状结构

能够帮助它们在游动时将水的紊流变为层流

从而大大提高前进的速度

而现在

生来在海中嬉戏的皮肤被渔枪扎穿


在挣扎中被拖上渔船


偶尔有一两只海豚能够冲到渔网的边缘


但已经没有力气像过去一样跳跃

最终留下一串带着血的气泡

沉入海底


而在它身后

有更多不愿抛弃受伤同伴的海豚们

鲜血很快染红了整个港口……


在长达半年的捕捞季中

这里将杀害超过两千只海豚

而太地町

只是日本包括函馆、下关、

和田町等在内的

众多捕捞基地之一

长年以来

或许有数十万只温柔的生物

丧生在日本一年一度的“节日”里


然而

仅仅是海豚还不够

这套熟练的手法原本应用于捕鲸

日本的捕鲸业由来已久

太地町就自称是“鲸之町”

为他们百年捕鲸的历史而自豪

历史上的日本捕鲸主要是小型沿岸捕鲸

围捕法就是这一时期的“传统”

随着航运业的发展

大型沿海捕鲸大型远洋捕鲸逐渐兴起

尤其是后者

已经成为现代日本捕杀鲸鱼的主要途径


日新丸”号是日本的捕鲸船之一

每年九月

捕鲸船载着来自太地町

和其他捕捞基地的船员们

向北太平洋或南极洋进发

他们的目标是超过300头的鲸鱼


在海洋中

鲸是一座移动的岛屿


这些庞然大物拥有厚厚的皮下脂肪

能够保持体温

减轻身体在水中的比重

它们能够在体内储存大量氧气

降低呼吸和心跳的频率

并持续向大脑集中供血

以适应长时间的深潜

这些特殊的生理构造保证了他们的生存

却也为它们带来了最痛苦的死亡


现代捕鲸主要使用爆破鱼叉和来复枪

尽管日本宣称

他们的专用鱼叉会让鲸鱼瞬间丧命

然而,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仅仅这样程度的火力

并不足以穿透鲸鱼脂肪的保护层

每一头鲸都被倒吊在船尾

在拖行中流尽鲜血

最后在曾潜游过的大海中窒息而死


即使是一息尚存的鲸鱼

在被拖上船之后

渔民也会用渔枪或者来复枪彻底杀死它们

300头鲸的血染红了甲板

图:船舷上的网址,是日本一个以“科研”为名的鲸类研究所


早在 1986年

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就颁布了商业捕鲸禁令

日本身为成员国之一

表面上签署了协议

私下却继续以“科学研究”为名

大量捕杀鲸鱼

直到2009年

日本每年杀死鲸鱼的数目仍在500~1000头

他们声称

“仅靠水面观察很容易出现错误,

有些数据不靠杀死鲸鱼就无法获得。”


事实上

其他国家的研究早已不需要鲸鱼的尸体

只要通过发射取样枪

提取一点鲸鱼皮肤或鲸脂进行分析

就能了解鲸鱼的性别、年龄、

遗传特征等等信息

造成的伤害程度

就像是人类被蚊子叮了一口

图:collecting a blow sample


目前,全球的鲸鱼中

蓝鲸、抹香鲸、座头鲸、独角鲸等鲸种

仍在濒危或极度濒危状态

对鲸类进行研究

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它们

反观一再声称是为了“科研”的日本

却丝毫不珍惜它们的生命

图:捕鲸船上,七头小须鲸的血浸红了甲板


2010年,澳大利亚终于看不下去了

向海牙国际法庭提起诉讼

认为日本在南太平洋的捕鲸活动是

“打着科研幌子的商业捕鲸活动”

他们在法庭上指出

日本在历年调查中捕杀了大量鲸鱼

并出售了鲸鱼肉

但科研方面

只有两篇论文通过了同行评议

论文的结论还仅依据对九条小须鲸的解剖

和庞大的捕杀数量根本不成比例

根本就是商业捕鲸行为

但日本一直坚持自己是

“为了调查鲸鱼的生存状态

而进行的合法科学研究,

并且取得了研究成果。”


2014年

海牙法庭做出了裁决

支持澳大利亚的诉讼主张

裁定日本败诉

下令日本对其科学研究计划作出改革前

政府应停止发放捕鲸许可

不得再继续南太平洋的捕鲸活动

但仅仅是一年后

不顾国际社会的抗议之声

日本重启了捕鲸计划

2015年12月

333头鲸鱼再度丧生在捕鲸船上

以“科学”的名义

图:船员声称的“取样”行为


不顾环保组织的一再抗议

和国际社会的疯狂打脸

也要坚持捕杀鲸豚

不禁让人好奇鲸豚肉

在日本生活中的重要地位

然而

2015年,日本人年均食用鲸肉不到30克

近90%的日本人没有吃过鲸肉

其中三分之一表示永远都不会去吃

还有一些日本人自己

都不知道海豚肉能够食用


如果一项产业的产物已经没有受众

为什么还要坚持?

日本捕鲸协会给出的回答表示

因为信仰


图:日本捕鲸协会网站的页面


在网站中

他们写下了这样的话

从过去到现在,日本人一直和鲸鱼共同生活着。

在日本漫长的历史中,通过捕鲸诞生了信仰,还产生了歌舞、传统工艺等等的捕鲸文化,并一直传承下来了。

这难道不是日本人与鲸鱼共同走过历史的证明吗?

现在这个时代,正应当重新认识这种值得骄傲的传统与饮食文化的重要性


而在太地町

也树立着鲸鱼形象的供养碑

代表着对丰渔的渴望和对杀生报应的惧怕

这也是他们口中

所谓与鲸鱼一同走过的历史的见证


由于环保意识的欠缺

在古代与近代

人类确实曾经大量捕杀过鲸豚

二战时期

由于资源的极端匮乏

日本也一度以鲸肉作为蛋白质的来源

但随着无节制的捕捞

大量鲸类生物一度濒临灭绝

全球数量曾经生活着超过40万头的蓝鲸

一度仅剩不到50头


即使在经过50多年的禁捕保护后

蓝鲸种群也只恢复到几千头的水平

在全世界都开始改变的时刻

在饮食习惯改变、市场逐步下滑的情况下

依然以文化为名拒绝停止杀戮

这不是信仰

这是极端的自私与残忍


国际上

日本一直在寻求重开商业捕鲸的机会

除了给一些小国提供经济帮助

以换取他们在IWC会议上为日本投票之外

还花费大量资金

由政府补贴渔民捕杀鲸豚的活动

并试图在国内重新推广食用鲸肉

以反对国际社会“对日本文化传统的干涉”

今年

日本的捕鲸船依然如期出海

刚刚过去的9月

他们在北太平洋上捕杀了

43只小须鲸和134只塞鲸

其中塞鲸是被列入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

的濒危物种

太地町的“捕鲸节”也按时开幕

海豚的鲜血又将再一次染红港湾……


如今

在网络上搜索“太地町”

很难再找到这个小镇风景秀丽的照片

取而代之的是刺眼的鲜红


这是他们应当付出的代价

是他们所作所为的回馈

鲸鱼雕塑、海豚涂鸦、鲸豚水族馆、

供奉鲸鱼的寺庙

再多的美化也掩盖不了真相

这才是对他们血腥捕鲸史的真正见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cpx106502  > 微信美文美图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血色“海豚湾”=看完后,触动很深
日本海豚湾:谎言下的杀戮
震撼记录血腥日本猎鲸全过程
影评随行 第十三期:海豚湾
腥风血雨的日本捕鲸小镇探秘
野蛮捕鲸惹怒澳新两国(国际视点)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