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明末秦淮八艳最后的辉煌

说起明末清初的那段故事,让你讲不完,特别是在社会有了一定经济基础后,使得明朝末年青楼上的收入达到了空前绝后的辉煌。其实,青楼里的女子平时很被人看不起,但今天要说的秦淮八艳她们的所做作为,已经超出了名妓的范畴。让我们一起看看明末秦淮八艳最后的辉煌。

马湘兰,1548年出生在金陵,本名是马守贞,字玄儿,小字月娇,在家排行第四,故又称四娘,自幼不幸沦落风尘,她知道要生存,必须要学本领,所以,琴棋书画根本难不倒她,尤擅画兰竹,故有“湘兰”著称。经了解,日本东京博物馆中,收藏着一幅秦淮名妓马湘兰所作的“墨兰图”,被日本人视为珍品。

靠着接客的钱,马湘兰积蓄了一些,便在秦淮河边盖了一座自己的小楼,又处处植满兰花,命名为“幽兰馆”。由于她的性格,她不仅对自己舍得,还对别人也十分大方,曾接济过不少没钱考试的书生、生意不顺的商人以及附近的一些老弱贫困的人。

她的名气很大,吸引来了各方游客,于是,在二十四岁那年,认识了一位落魄才子——长洲秀才王稚登。她知道王稚登四岁能作对,六岁善写擘窠大字,十岁能吟诗作赋,长大后更是才华横溢。但他与大学士袁炜私交甚好,可当时袁炜得罪了掌权的宰辅徐阶,王稚登受连累而未能被朝廷重用;心灰意冷的他经常进出“幽兰馆”,一天,王稚登向湘兰求画,湘兰点头应允,当即挥手为他画了一幅她最拿手的一叶兰。其实,她怕王稚登看扁自己,所以,以此表明自己决非路柳墙花,王稚登是何等聪明的人,但他觉得自己快奔四了,依然一无所有,根本给她带不来幸福,于是,客气地表示谢意。

不久后,王稚登被推举参加编修国史工作,他感到十分幸运地登舟北上。事实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好,他进京受到宰辅徐阶手下一批文人的排挤,最后气不过只能回到苏州,马湘兰得知后,每隔一段时日,总要到姑苏住上几天,与王稚登畅叙心曲,在王稚登七十寿诞时,马湘兰抱病赶到姑苏,宴会上,她为暗恋三十余年的王郎唱了一首歌,王稚登听得老泪纵横。马湘兰返回金陵,悄悄地走完了她五十七岁的人生。她为后人留下了诗集《湘兰集》、剧本《三生传》。

柳如是,1618年出生在浙江嘉兴,本名杨爱,后改名柳隐,十岁时被卖到盛泽归家院名妓徐佛家为养女。在徐佛家的教养下,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十四岁时被年逾花甲的退朝宰相强娶为妾,并受到专宠,宰相家的妻妾们醋意大发,宰相怕事情闹大,又将她卖给青楼。柳如是打发时间的最好办法就是写诗作画。后来,因读宋朝辛弃疾《贺新郎》中:“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故自号如是。

她虽然是二婚,但依然心高气傲,根本没把一般人放在眼里,所以,感情的事一直是空白。偶然间遇到陈子龙后,很喜欢他的文才,便开始同居,经常在一起赋诗作对,互相唱和。后来遭到陈子龙家人的破坏,柳如是只能离开。年龄稍稍大了一点后,她嫁给了年过半百的大官僚钱谦益,明朝灭亡了,柳如是就劝钱谦益和她一起殉国,可钱谦益面色有些为难,柳如是便自己跳入了荷花池,被钱谦益赶紧救下。为了生存,钱谦益只好投降清朝去了北京,柳如是留在南京不去。钱谦益做了清朝的礼部侍郎兼翰林学士,由于受柳如是影响,半年后便称病辞归。

1647年,钱谦益因黄毓祺反清案被捕入狱,柳如是在病中代他贿赂,将他营救出狱,并鼓励他与反清的郑成功、张煌言等人联系,同时,尽自己最大的本事资助、慰劳抗清义军。毕竟年纪大了,钱谦益慢慢地病死了。钱氏家族的人便来抢夺钱氏物业,柳如是开始反对,但没用,只好在四十六岁时香消玉陨了。她留下的作品主要有《戊寅草》、《柳如是诗》、《红豆村庄杂录》、《梅花集句》、《东山酬唱集》等。

顾横波,1619年出生在应天府上元县(今江苏省南京市),原名顾媚,又名眉,字眉生,别字后生,号横波。自小被卖进青楼,也学会了趋势逢迎,深受老鸨的喜爱,就单独培养她,不久后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渐渐使得“眉楼”生意火爆。经了解,顾横波十七岁时所绘《兰花图》扇面今藏于故宫博物院中。虽然是青楼的生活,但她庄妍靓雅,风度超群,吸引的人不计其数,便在其二十二岁时,嫁给了龚鼎孳,改名换姓“徐善持”。

1644年,李自成攻下京城,鼎孳与顾横波阖门投井,但上天照顾他们,并没有让他们死去。虽然经受了拷掠之类的罪行,最后还是接受直指使之职,巡视北城。顾横波看到这些,就开始劝丈夫忠君守节、以死殉国,可龚鼎孳舍不得自己的前途和美满的家庭,先后做了三朝之臣,顾横波也被封为“一品夫人”。

余下来的时间,顾横波就开始写诗作画,如今留下的诗词有《海月楼夜坐》、《花深深·闺坐》等,画作有《兰花图》扇面、《九畹图》卷等。

1664年,顾横波一病不起,当年就在北京铁狮子胡同死了。

陈圆圆,1623年出生在江苏武进(今常州),原来姓邢,名沅,字圆圆,又字畹芳,由于出身于在货郎的家里,母亲又早早去世了,小时候的她只能和姨姨一起生活,也和姨夫随姓陈。

自幼冰雪聪明的陈圆圆,艳惊乡里,重利轻义的姨夫将圆圆卖给苏州梨园。由于陈圆圆表现出众,很快很多人闻名而来,所以,她很难摆脱被人左右的命运。

1642年的春季,陈圆圆被外戚田弘带入京城,成为他府上的家乐演员。田弘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有意结交当时声望甚隆且握有重兵的吴三桂,然后请陈圆圆出来献唱。吴三桂惊诧于陈圆圆的美艳,田弘遇明白吴三桂的意思,就将圆圆赠送给吴三桂了。

李自成农民军攻占北京后,圆圆被他抢走。吴三桂得知圆圆遭劫后,立刻打破了进入农民军的念头,真是冲冠一怒,愤而降清。吴三桂在兵火中找到了陈圆圆,军营团圆。此后陈圆圆一直跟随吴三桂辗转征战。吴三桂平定云南后,圆圆进入了吴三桂的平西王府。

陈圆圆以她的美貌倾倒了吴三桂,倾倒大顺王朝,也倾倒了许多年后无数的男人。话又说回来,如果吴三桂不投降多尔衮,满人最少要晚入关几十年。所以说,陈圆圆以她个人魅力的影响着别人而改变了历史。

卞玉京,1623年出生在应天府上元县(今江苏省南京市),又名卞赛,字云装,后自号“玉京道人”,习称玉京。

卞玉京的出身不错,父亲是官僚,于是她受到的教育也不一般,所以琴棋书画相对她来说就是小菜一蝶。可不幸的是父亲早亡了家庭也就开始破败了。卞赛只好携妹妹卞敏一起到秦淮河上出卖色艺,所以,她的感情之路非常坎坷。

那个时候,一个名叫吴继善的人要去成都当知县,亲友为他饯行,邀了卞玉京在内的几个美女增添气氛,当他们吃饱喝足后,开始卖弄自己的本事了——写诗,邀请卞玉京加入,卞玉京写道:“剪烛巴山别思遥,送君兰楫渡江皋。愿将一幅潇湘种,寄与春风问薛涛”。她的诗句得到了不少的妙赞,这些相对她来说,已经习惯了,但她发现吴继善的堂弟吴梅村的表情让她很诧意,卞玉京感到很意外,就在冲动之下,问吴梅村是否有意和她在一起,而吴梅村没说什么,她就那样被晾在了一边。

两年后,卞玉京嫁给了一个世家子弟,叫做郑建德。因不得意,就让侍女柔柔替她嫁了过去,而她自己离开了。不久清兵南下,卞玉京见降清人士劫去王的女人献清兵主帅多铎,她才逃出了虎口。

1650年,吴梅村去前辈诗人钱谦益的常熟老家做客,钱谦益想让她们出来陪,但卞玉京找理由拒绝了。

1651年,卞玉京特意来吴梅村的太仓老家探望,似乎想弥补几次没见面的谦意,但那个时候的她,准备了断尘缘已换上黄衣,真是一身道姑的打扮,并告诉他自己尝遍了人间的辛酸,已经看破红尘了。

1653年,卞玉京知道自己在吴梅村那里找不到生命的归宿,一无去处的卞玉京被一位年已古稀又是好心肠的良医郑保御所收留,卞玉京为了感激佛门俗家弟子郑保御的悉心照料,让她有一个焚香诵经的安宁晚年,曾刺舌血以三年时间为其抄写了一部《法华经》。1665年病逝,葬于惠山柢陀庵锦树林。

卞玉京以自清为跋,沉淀了她们不绝音于史海的别样人生。

李香君,1624年出生在江苏苏州阊门枫桥吴宅,家中兄妹三人,有两位哥哥。她的父亲原是一位武官,因系东林党成员,被魏忠贤一伙阉党治罪后家道败落,在李香君八岁的时候,随养母李贞丽姓了。李香君自幼跟人学艺,真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因为李贞丽是性情中人,所以媚香楼的客人多半是些文人雅士和正直忠耿之臣。

1639年,李香君刚满十六岁的时候,见到侯方域立刻就动了心,但李香君要脱身,得付一笔丰厚的礼金给鸨母,可惜侯方域没有银子,无能为力。得到友人杨龙友雪中送炭,侯方域根本不知道那笔钱根本不是杨龙友的,而是阮大铖的。阮大铖本是明末戏曲家和文学家,人品却十分低下,想拉拢侯方域入僚。李香君看到侯方域犹豫着是否跟随阮大铖时,不仅骂醒了侯方域,还变卖了首饰,多方借钱,凑够了数,还给了阮大铖。

阮大铖怀恨在心,趁机陷害侯方域,迫使其投奔史可法,李香君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心等候公子归来。但可恨的阮大铖怂恿弘光皇朝的大红人田仰吹吹打打地来迎接李香君做妾。李香君坚决不从,田仰还要坚持,她干脆一头撞在栏杆上,血溅在侯方域送她的扇子上。娶亲的人见闹出了人命案,只好灰溜溜地抬着花轿溜回去了。侯方域的朋友杨龙友利用血点在扇中画出一树桃花。

阮大铖也算是文坛上响当当的腕儿了,他并不想就此放过李香君,等李香君伤愈后,阮大铖立即打着圣谕的幌子,将她征入宫中充当歌姬。

1644年,清兵攻下扬州,直逼南京,在南京城破之时,李香君随着一些宫人趁夜色逃出了“牢笼”,市街上已是一片混乱,清兵烧杀抢掠,难民四处逃窜。当她来到曾经的媚香楼楼前,发现那里也已是一片火海。受尽苦难的李香君,只好躲进栖霞山葆真庵,与昔日秦淮姐妹卞玉京相伴为尼。秋季时,被侯方域找到,后来与侯方域元配夫人常氏相敬如宾,可天有不测风雨,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侯方域去南京为香君求子、寻亲的时候,她的身份还是暴露了。被公公侯恂赶出翡翠楼,而此时的李香君已身怀有孕,引起婆母和常氏夫人的同情,二人一再向侯恂求情,侯恂才勉强答应派一个小丫头去那里服侍。

但自被赶出后,李香君终日郁郁寡欢,日久成病,无奈患上肺痨而死,享年三十岁。

李香君之所以如此声名远播,主要还是她对爱情的忠贞以及高尚的爱国情操。

董小宛,1624年出生在江苏苏州,名白,字小宛,号青莲。她是老秀才的独生女儿,老秀才在经营着绣庄的同时,把满腹经纶传给了女儿,小闺女不但模样儿俊秀,脑子还十分灵慧,在父母教育下,她很快就被调教成一个才德具全的姑娘。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董白十三岁那年,父亲撒手人寰,母亲病倒了,绣庄破产了,债务开始压头,生活的重担全都压到了十五岁的董白身上,面对庞大的债务能拖则拖,母亲的医药费用也没办法解决。在无奈之中,董小宛选择了青楼,她每天的生活除了卖笑外,只有写诗作画才能让她过得充实一点。其中,十五岁时的作品《彩蝶图》现收藏在无锡市博物馆。可董小宛的性格影响了鸨母的进账,鸨母自然对她冷嘲热讽,董小宛一气之下,离开南京而到了半塘的妓院。

在半塘,董小宛依然抱定不卖身的初衷,可为了生存,她不得不把媚笑卖给客人,就是因为她的这个性格,让她遇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冒辟疆,他最早就听说过董小宛,二十九岁时来南京参加乡试,特意前往造访,不料董小宛却已赌气离开了秦淮河。后来乡试发榜,冒辟疆又一如既往地名落孙山,他没有失望。多次想与董小宛见面,都没成功,就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董小宛刚刚参加酒宴归来,正微带醉意斜倚在床头。他没让她行礼,反而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在和董小宛的交谈中,很让冒辟疆吃惊,这次的谈话更让他难忘了。

当小宛从黄山归来时,母亲已经去世了,自己因为田弘的抢夺而受到惊吓后,患了重病,辟疆再次看她时,发现她已经奄奄一息了。冒辟疆满怀同情地将她宽慰一番,并且说了自己几次寻访都吃了闭们羹的经过,董小宛露出一丝歉意和欣慰。慢慢的接触中,她与冒辟疆到了谈婚论嫁时遇到了麻烦,还是在钱谦益的协调下,董小宛才可顺利地和冒辟疆在一起。

小宛和辟疆在一起后,发挥了她的爱好和特长,即替辟疆给亲戚朋友书写小楷扇面,也为他家登记柴米油盐的用项及银钱出入。可好景不长,李自成攻占北京,清兵南下,小宛随夫一路南逃。

战乱过后,冒家还是回到劫后的家园,那时真是缺米少柴,日子变得十分艰难,多亏董小宛精打细算,才勉强维持着全家的生活。不久丈夫病了,她全心投入照顾他。可慢慢地冒辟疆的病情得到好转,董小宛却骨瘦如柴,也病倒了。由于体质已极度亏虚,冒家多方请来名医诊治,终难凑效。最后,在冒家做了九年贤妾良妇的董小宛终于闭上了疲惫的眼睛,在冒家的一片哀哭声中,她走得是那样安详。留下的画作有《彩蝶图》、《孤山感逝图》等;诗集:《绿窗偶成》、《楷书秋闺扇面诗拾壹首》等。

寇白门,1624年出生在金陵世代娼门之家,名湄,字白门。1642年的春季,与声势显赫的功臣保国公朱国弼几次交往后,白门给他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所以他就提出婚娶,寇白门便浓妆重彩地登上了花轿。

1645年清军南下。朱国弼投降了清朝,不久被清廷软禁。朱氏为了救自己,准备将连寇白门在内的歌姬婢女一起卖掉,白门便对朱说了:“若卖妾所得不过数百金。若使妾南归,一月之间当得万金以报公。”意思就是,你把她卖了,你只能得到数百两金银,如果你让她回到南方,她可以在一个月的时间就赚万两金银。朱国弼想了想,则答应了她,让她们回到金陵。

在寇白门的努力下,为朱国弼筹措了两万两黄金,将他赎了身。

朱国弼脱身之后很感谢她,想和她重归于好时,寇白门不想再做他的掌中玩物,就对他说:当年你用银子赎她出青楼,如今她也用银子把你赎回,两者互不相欠。

最后,寇白门只好又回到了秦淮歌楼里,可不久后卧病在床,慢慢的,就撒手人间了。

寇白门虽然没有留下什么轰轰烈烈的故事,但我们从钱谦益悼念她的诗作:“丛残红粉念君恩,女侠谁识寇白门,黄土盖棺心未死,香丸一缕是芳魂”中看到,她的所作所为和西施一样,以其特殊地位交往各色人等,一直为反清事业奔走,于是才把她的故事留给后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夜空播爱  > 人物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秦淮八艳:青楼名妓的绝世傲骨
秦淮河——秦淮八艳
秦淮八艷
青楼女子的书法(比现在绝大多数省书协主席好!)
晚明大众情人及其书画
青楼女艺人的书法,你可见过?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