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帝国风云录(六):祖逖北伐

上期说到,为了争夺司马睿政权的控制权,把它从江东门阀手里转移到北方门阀手里,王敦在王导的授意下,先进攻江州的华轶,继而又调动各路大军向荆州和湘州挺进,围剿杜弢。相应的,为了夺回控制权,江东武力门阀当中势力最为强大的周家,密谋联合江北的流民军发动暴乱,诛杀北方门阀,结果消息外泄,周玘被羞辱致死。

周玘离世的第二个月,在与北方胡人政权的斗争中,一直处于守势的江东汉人政权发动了第一次北伐。北伐的主帅,就是刘琨的好友祖逖。

在中国历史的恢弘画卷里,祖逖北伐是具有英雄气质的一幕,慷慨激昂,苍凉悲壮。如果说祖逖北伐是一部雷霆万钧的史诗大剧,那么这部大剧的开幕却让人有些扫兴。

两年多以前(311年),胡人攻占西晋帝国的国都,晋怀帝沦为俘虏,他的侄儿司马业侥幸逃过一劫,随后几经辗转,来到关中,被拥立为皇太子。313年,晋怀帝被匈奴人处死,皇位空悬,司马业登基称帝,这也就是西晋帝国的最后一任皇帝晋愍帝。(司马业建立关中政权的过程比较复杂,为了减少枝蔓,说五胡十六国的时候再详述;为了避司马业的名讳,建业由此更名为建康。)

为什么继位的是司马业,而不是江东的司马睿呢?因为司马业是皇族血亲,司马睿只是疏亲,虽然就实力而言,司马睿更有称帝的资格,但是血缘关系是个很难迈过去的坎。

晋愍帝登基的时候才13岁,这个少年皇帝对风雨飘摇的西晋帝国缺乏清醒的认识,错误地以为帝国依然有百万大军,弹指一挥就可以把胡人政权碾为齑粉,登基之后发布了一道口气吓人的诏书,命令关中地区发兵三十万、并州的刘琨和幽州的王浚发兵三十万、江东的司马睿发兵二十万,共同围剿胡人。

经过八王之乱的祸害和胡人的扰掠,关中地区早已残破不堪;刘琨有勤王的意愿,然而实力微弱,自顾不暇;王浚有些实力,然而他野心勃勃,图谋割据一方;司马睿正忙于处理内部矛盾,无心北伐。

无论从主观意愿上来说,还是从客观实际上来说,晋愍帝的诏书都没有变为现实的可能。幸好,这个时代还有英雄的存在。

这时候,祖逖给司马睿上表,主动请求出师北伐,这一下就让司马睿很尴尬。拒绝?显然不合适,司马业毕竟是名义上的最高领袖,驳回祖逖的北伐之请,就相当于公然与皇帝作对。批准?也不合适,因为司马睿的实力也很有限,而且还得集中力量对付江东门阀。仔细掂量一番,司马睿做了一个折中的处理——同意祖逖北伐,只调拨一些少得可怜的军用物资,不给兵器,也不给兵。

祖逖是个英雄,不过不是高大全、伟光正的英雄,而是一个有几分匪气的英雄。

当初,京城沦陷,北方大乱,祖逖率领宗族乡亲南下,司马睿任命他为徐州长官,并安排他的宗族乡亲居住在晋陵郡。晋陵郡的治安很糟糕,经常有江洋大盗出没,别人见了这些大盗躲都来不及,祖逖却煞费苦心地与他们结交,还亲自率领这些强盗到富人区打劫,有时候几天不出去抢,祖逖甚至主动问他们要不要出去再抢一票。有一次,王导到祖逖家里做客,惊奇地发现屋里放着许多奇珍异宝,于是问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祖逖淡定地说,昨天晚上又到富人区抢了一票。

虽然司马睿给予的支持很有限,但是这并不能阻止祖逖北伐的雄心,过去的一两年里,他招揽江洋大盗,就是为了等待北伐的这一天。

莫道征途路漫漫,愿效江水去不还!313年8月,祖逖率领当初随同他南下的数百家宗族乡亲和被招揽的江洋大盗,义无反顾地渡江北上,踏上了北伐的艰苦征程。船只行到大江中央,热血澎湃的祖逖迎着猛烈的江风立誓:“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

祖逖走了,江东权力斗争的波涛依然翻滚不息,祖逖北伐似乎并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至少王敦并没有对此发表什么看法,还得再过几年,他才能意识到祖逖的分量,此时此刻,最让他揪心的依然是杜弢。

王澄死后,接替他出任荆州长官的周顗刚刚上任,就遭到了杜弢的猛烈攻击,幸好陶侃及时派军救援,他才脱离险境,奔赴江州,来到王敦的军营里避难。随后,陶侃策划了一次伏击战,重创杜弢,扭转了荆州的局势。

王敦是个很自负的人,很少褒奖别人,接到前方传回的捷报,他却难得地对陶侃赞不绝口,说如果没有陶侃,荆州的局势真是不堪设想。为了拉拢陶侃,他还派人给司马睿送去书信,建议由陶侃出任荆州长官。

周顗的本意是在江州避避风头,等消灭杜弢之后再到荆州上任,而王敦推荐陶侃出任荆州长官,显然是没有再让他回到荆州的打算。

出于对王敦的厌恶和提防,司马睿并不满意由陶侃出任荆州长官,可是他正需要利用王敦的力量压制江东武力门阀,所以也不敢刺激王敦,只好接受现实,然后以北伐需要用人为名,命令周顗回建康听候调遣。

北地震荡,胡人猖獗,江东政权不思北伐,却一味执着于派系门阀之争。周顗对内讧不止的江东政权已经厌恶透顶,对于被王敦强行夺走的荆州长官一职,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惜。在他看来,与其留在江东看这些丑恶的权力斗争,不如渡江北上,为光复大好河山尽一份力。

回到建康之后,司马睿却给他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原来,所谓的北伐需要用人只是借口,司马睿根本就没有让他北上抗胡的打算,之所以征调他回到建康,只是因为看到了他对王敦不满,想把他留在身边作为亲信,以便于对抗将来有可能图谋不轨的王敦。

司马睿的判断是正确的,周顗确实对飞扬跋扈的王敦有所不满,不过司马睿的判断只对了一半,因为周顗对他也不满意。回到建康之后,周顗终日痛饮,自我麻醉,以这种无声的方式表达对没有用武之地的苦闷,言语行径颇为荒唐,甚至沦为时人的笑柄,司马睿虽然很不愉快,但是考虑到野心勃勃的王敦,只好屡次容忍。

周顗回到建康没过多久,扬州又发生了一起小规模的武装动乱,这一次,搅起风浪的是周玘的儿子周勰。

周家的族长原先是周玘,周玘死后,他的弟弟周札接管了周家。在周玘去世后的一年多里,周勰一刻都没有忘记父亲的遗言,暗中集结了数千人。周家是江东首屈一指的大家族,人多心杂,以周勰的地位和声望,要想在大家族当中做到一呼百应,难度还是比较大的。周勰召集到人马之后迟迟按兵不动,似乎说明他对这一点也有清醒的认识。314年的冬天,周勰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他的叔叔,也就是在建康供职的周札因病公休,回到了老家。

315年正月,复仇行动开始。

周勰集结人马,宣称推举叔叔周札为主帅,准备起兵杀向建康。正在养病的周札闻讯大惊,急忙派人潜往城外,散播周勰作乱的消息,并声称自己绝不会参与叛乱。

此时,建康的兵力总量占据优势,但是所有的兵力并不能倾巢而出,必须留下一部分作为守军,除此之外,能够外调平乱的兵力反而不如敌军,因此,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司马睿和王导也有些惶恐。

如果周勰有亡命之徒的气概,硬着头皮攻向建康,说不定真能给周玘复仇,可是,叔叔周札强硬的不合作态度使他手足无措,接下来一连许多天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叛军见他迟迟拿不定主意,再拖延下去只能等着被动挨打,于是纷纷化作鸟兽散,这一次开场轰轰烈烈的叛乱也随之草草收场了。

碍于周家在江东盘根错节的强大势力,司马睿和王导再一次选择了息事宁人,丝毫没有追究周勰的责任。事后,周札疾言厉色地批评了侄子,周勰羞愤交加,自此闭门不出,终日沉溺酒色,自轻自贱,没有过多久就去世了。

表面上看,周札在此事当中的表现,很有大义灭亲的义士之风,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此公贪婪成性,并不在乎司马睿政权的存亡,他真正在乎的只有家族利益。就扬州内部的形势来说,周勰起兵叛乱,未尝没有成功的可能,可是盘踞在长江中上游的王敦就没有那么好对付。王敦和司马睿不和是事实,可王敦毕竟是北方门阀的中流砥柱,即使周勰能够侥幸攻入建康,一旦王敦顺长江而下,以他的才智和实力,碾压周勰是十拿九稳的事。所以,周札“大义灭亲”只是因为对形势的认识比较清楚。讽刺的是,几年之后,这个无心为兄长(周玘)和父亲(周处)复仇的老人家,却阴差阳错地给家族报了大仇。

接下来,我们把镜头移动到长江中上游地区,看看这里正经历着什么样的变化。

平定了周勰之乱,长江下游的司马睿和王导暂时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长江中上游地区的王敦也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围剿杜弢的战争已经到了收尾阶段。

在两晋南北朝时代,杜弢是个惊鸿一瞥的奇才,他的对手主要有四个,即王敦、陶侃、周访、甘卓。我们难以确定甘卓的军事才能怎么样,可以肯定的是,王敦、陶侃、周访这三个人都是那个时代的翘楚,即使他们同时上阵,遥相呼应、分进合击,杜弢依支撑了三年多。315年8月,也就是周勰之乱被平定将近半年的时候,精疲力尽的杜弢向司马睿递交请降书,请求停止内战,并希望能为国效力,或者西征巴蜀,消灭氐人建立的成汉帝国,或者渡江北上,进击北方的胡人政权。

司马睿答应了杜弢的提议,颁布了大赦令,在前线作战的各位大佬却拒绝执行,对杜弢的攻击依然不依不饶。杜弢愤慨不已,倾尽全力发动了最后一搏,结果不幸兵败,从此下落不明。

祖逖北伐的时候,随同他一起渡江北上的兵力只有几百个人,而杜弢请降的时候,手中的兵力至少也有万人,况且杜弢也是个文武兼资的将才,如果能把他派上用场,为收复失地而战,未尝不能长汉人政权的志气,可惜江东的派系斗争实在过于激烈,以至于本来可以为国效力的奇才怆然陨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王导--
东晋帝国风云录(五):江东内讧
《中国古代的王朝和国家》:南朝宋(南北朝)
偏安江左:东晋覆亡真相
东晋十六国时期帝位传承
东晋帝国风云录(二):江东动乱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