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我的父亲母亲

我的父亲母亲

2012-06-13 20:45 作者:晓雨 | 2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再过个年,父亲就将走进人生七十五岁的大门,如果母亲还在的话,今年正是她七十三岁大寿。然而,人生无常,母亲离开我们已快十四年了。

父亲是一名资深的共产党员,也曾是本地的父母官。为官三十年,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在经历了人生坎坷苦难,悲欢离合,大起大落后的今天,变得木讷了。人生的苦难有十分,他自己就尝了八分:幼年丧母,中年挨斗,花甲丧妻,老年丧子。

前几天是父亲的生日,我们便又回到了他的身边。一来为他祝寿,二来再去看看刚刚出院十天的老人病情是否好转。

自从2004年春天老人得病开始,身体状况逐年衰弱。由于血栓作用,大脑周边的系微血管已堵塞很多,使老人的记忆逐日衰退。医生说,最后会丧失一切记忆,步入痴呆。不认得亲人,不记得任何事情,出外走路有走丢的可能。只是当时看着治疗后的父亲并无大碍,谁也没有想得过多。从那时起,我们兄妹几个便尽心尽力的去关心和照顾好老人。

2007年的深秋,父亲第二次发病,住在市里离我们单位不远的医院。当时由于我的工作已到了紧要关头,每天都在夜以继日的忙着,无暇去看一眼躺在病床上且离我近在咫尺的父亲,在工作的忙碌中煎熬着自己作为人子的良心。只是在忽然变天的那个晚上(当时医院还没有取暖),利用吃饭的时间来到医院,为父亲添加了御寒的物件。那次治疗后,父亲很快就好转起来。

2009年的国庆过后,我举家搬到了小城,结束了自己因工作在异地的每天往返,离开了生活四十年的故乡。在车辆即将开动的瞬间,看着老人恋恋不舍的眼神,我努力着自己温馨的笑容,只与他们简单的挥挥手。

“清风牵衣袖,一步一回头,山山岭岭唤我回,一石一草把我留……”我知道,回家的路每天都在我的心里畅通着,因为这里有我每日都牵挂的亲人。

今年的父亲节前,我将老人再次的接到小城,一家人在酒店里高兴的为老人过了属于他的节日。饭后,一家人来到了歌厅,在这个节日,我要倾心的为老人献上几首歌曲。

这是父亲平生第一次光顾这个灯光迷离的场所。作为曾经文艺舞台的活跃者,父亲的戏剧唱得非常好。曾在地方组建小剧团参加各类演出。出演过评戏《刘巧儿》里的赵金财(赵柱儿的爹)、《铡美案》里的包拯等,只是对以后的歌曲类很少涉及。在正规的场合听我的歌只有一次,那是我复员后参加当地的“庆七一”活动。可当时的条件有限,无论是音响还是伴奏都非常的差劲。为了让父亲能真实的感受到现代声像的魅力及用心的聆听一次我的歌声,我将尽力的唱出自己的心声,献给我亲爱的父亲。也许,这会是他一生中最后的一次了。

当刘和刚的《父亲》音乐响起,我便不自觉的走进了意境,泪水不能抑制的流了下来。一曲动情的《父亲》中,我看见了老人眼里隐隐的泪花。也是平生第一次,父亲为我鼓掌,说:我儿子唱得真好,和原唱差不多。接下来,我又为老人演唱了崔京浩的《父亲》和刘欢的《人生第一次》。

我第一次听到的呦,是你的喊,

我第一次看见的呦,是你的脸;

我第一次挣下地钱捧到你眼前;

我第一次爱上地人哦,领到你跟前;

无论我走到哪里,总把你挂念;

我就是抱上了儿孙,我还是你的铁蛋蛋。

每首歌在父亲的面前唱响,都会深深的感觉到震颤,也仿佛只有此刻才真正的领会到了歌曲的内涵和想要表达的意境。我就像一个曾经的孩子想在父亲面前得到夸奖一样,毫无顾忌的唱,毫无顾忌的流泪。因为,我终于能将自己满腔的爱在歌声中唱给我最疼爱的老父亲,于我,满足了。

八月中旬,利用儿子放假的间隙,我们一家再次的回到老宅,又一次近距离的与父亲度过了一周相聚的日子。中秋节回家,父亲破例的与我们哥几个坐在一桌,让我们喝酒吃菜,并说过完节后就将每年两次季节性的预防药挂上。那一天,我们全家一起真的好开心,好和谐,好幸福,好圆满。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谁知刚刚挂完药后,老人的病情竟然突然加重。从过节开始,仅仅十天,老人的记忆突然消失,并于国庆前几天走失了。那天下午,当一上午心惊肉跳的我接到电话后,便找到了难耐的理由。于是,和姐姐及爱人赶忙开车往家里赶。好在吉人天相,父亲走出几里路后,因口渴,来到了我们家族外嫁的姑姑家里。发觉老人不对劲,便硬性的挽留下来。当我开车去接他回来时,看见父亲那无助的眼神和疲惫的样子慢慢的走在路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时,我的眼泪霎时涌满眼眶。这还是我那精干贤达、叱咤风云的父亲吗?那一刻,我的心很疼很疼……

第二天,我和姐姐便将老人接到了市里的专科医院继续治疗。看着CT片,医生说:好转的可能性很小,他的边缘血管和形成的病灶已大面积堵塞,我们只能尽力。其实,我们何尝不知?只是这次来得太突然,来得我们心里还没有丝毫的准备。我们不甘心一个前十天还和我们有说有笑的老人,竟突然地失去了记忆,那么快,那么的没有道理。就算一切都是无望,我们也要努力,哪怕最后的结局熄灭了我们心中剩余的那丝光亮。

于是,注定今年的国庆假日我要陪着他们。随着日期的逐渐减少,我们心中的光亮也在一天天暗淡。老人开始每天烦躁的叙说,不认得任何人,不知道身在何处,只是一味的说:回家吧,回家吧。

经过两个周期的治疗不见效果,我们终于将老人送回了家中。回来以后,老人还是不断地叙说。也许是有病乱投医吧,续母找来了神婆,为父亲“跳大神”。神婆说是母亲来接父亲,抱着父亲的魂魄不放手,致使老人神志不清丧失记忆。于是,众人便来到母亲的坟前,依照神婆的指示开始了所谓的挽救行动。

父亲生日那天,我们回到家中,在没有谁暗示的情况下,父亲竟然认出了我和爱人。续母说:从昨天开始就能认得人了。看着老人慈善的面容和不错的神色,我们紧悬的心终于有了一丝回落。

于是我就想:难道冥冥中真的有所应验吗?真的会有另外一个空间还存活着我们的亲人吗?那个世界真的会左右我们的世界吗?尽管我是个唯物主义者,但我也愿相信这一切真的存在,因为那里还有我最亲爱的母亲。

母亲的娘家与我们屯相邻,刚上学的时候与父亲是同窗,于是在以后的日子里,母亲便没少为我们讲述父亲童年的故事。母亲十八岁嫁入我家,要侍奉着上下四代的老人和孩子,其间所受到的委屈自然少不了。

母亲生育了我们兄妹五人,在那个年代将我们养育成人着实不容易。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晚上醒来,依然看见的是挂在房梁下的洋油灯,灯下是母亲劳累一天的身姿还在纳鞋底或做针线活的影子。早晨天不亮,母亲就要起来,从鸡鸭猪到我们都需要一一打理好,等到她吃饭的时候,饭菜已经凉了或者基本所剩无几,可那时,我们谁也没有注意到,母亲是怎么过来的。只记得,烙胡的大饼子,饭后的锅巴母亲都不给我们吃,说她爱吃…..

每到春节的时候,母亲都会为我们将身上的衣服浆洗干净、缝补利索,或努力的为哥哥姐姐作件新的,鞋子是每人都有份的,崭新的。

看起来好过一些的时候就是生产队解体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后,那时的母亲也做了婆婆。在那十年中,家里建了两座新房,同时也使母亲本已不好的身体日渐羸弱。那是文革中,父亲挨批的时候,母亲没日没夜的劳作,累得重感冒最后演变成肺气肿。以至于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天需要大把的吃药维持,严重的时候,母亲要跪趴着才能睡着……

十六岁那年,我第一次离开家乡、离开了母亲的照顾,到异地去远读。虽然学校离家不过百里,可母亲知道,我是从未离开过家门的。为此,她每天都要同父亲猜测一阵学校的生活,时刻都在惦记身体瘦弱的我能否适应那里的环境。第一次回家的中秋节,我是伏在母亲的怀里哭过的。记得每个月末回家下车的时候,母亲总是站在村口的小站接我,每次都重复一个动作:摸一下我稚嫩的脸。

高中三年,母亲更是向我倾注了一腔的爱。正是这无私的母爱,催我奋发向上,立志成人,使我能在高考失利后的第一个春天里,怀着更大的梦想,步入了军营。

部队生活是艰苦的。记得刚刚入伍的头几个月,由于体质差、训练强度大,一天下来,躺在床上,连身都不愿去翻。那个时候一闭上眼,面前出现的总是母亲那饱含疼爱的眼神,她仿佛在说:好儿子,顶住!不能怕吃苦,别忘了你的志向。

最令母亲牵挂的是我们进驻北京的那个夏季。听邻居说:那段时间,母亲每天都坐在电视机前,余下的时间便漫无目的地到户外走动,面容憔悴,心神不安,他们明显的感觉到母亲已苍老了许多。就连晚上睡觉,也时常从梦中惊醒,而后便是泪水涟涟。直到那年的秋季我们平安归来,母亲才了却了那份牵挂。

那几年,每次探家归队都装满不舍、揣着挂念。当我背起行囊走上大路,母亲一定是顶着寒风站在面对大路的后门口,久久的望着。那一刻,母亲就像一座丰碑,任凭雪打风吹,岿然不动。回过头去,我隐约的会感觉到母亲流下的泪和不禁冷空气入口而剧烈咳嗽的坚持。那一次,在凛冽的北风中,在母亲久久的凝望里,已走出一里多路的我再次回头泪流满面地跑回母亲的怀里。妈妈,不要望了,儿子不会走出你的心间……

可以说,军营三年,我的喜怒哀乐都牵着母亲的心,是母亲把我从挫折中拉起,帮我鼓起了前进的风帆。那三年,母亲要比我累得多。

1996年的8月,由于工作需要,我又一次离开了那片生我养我的土地,离开了我依恋的母亲。独身来到这个简单地且寄予着希望的小城。在来往间,完善着家在心中的希望。那三年,我与父母和妻儿在相互的期望与盼望间激励着。

每次回家见到老人那欣喜的样子,我内心就总有一丝愧疚,因为我欠母亲一个最基本的愿望,那就是在城里安家,接母亲住住高楼。然而,正当我积极努力实现目标的时候,母亲却因多年的陈疾,引起身体各机能衰竭而永远的离开了我们。那年,母亲只有59岁。而这个愿望,我却在十年后才得以实现。

假如真的还有另一个世界,母亲天堂有灵,我想:她会努力地保佑这个家,保佑这个家里每一位她爱着地亲人。也许母亲真的很想念父亲,但您的儿女更需要父亲,我们需要这份业已不完整的爱,我们要好好地照顾他,直到我们都无力再留住他。母亲,请您放开您的双手吧,您不能自私的拥有他,因为,我们比您更需要父亲。

寒衣节将近,母亲,我们都将去坟前看您,为您焚香、烧纸、祷告:祝您天堂安好,福祉全家!!

后记:为人儿女的都希望自己的父母永远健康、永远年轻;为人父母的都希望自己能永远的陪伴着自己的孩子们,给予他们少不舍力,老不舍心的无上关怀。然而,生命的轮回和生态的新陈代谢是万物之本,是谁也无力更改和挽回的。生命总有一天会走到尽头,那个始终用疼爱的眼神望着你离开的父母,终也会如入秋的落叶般回归尘土。几千年来,人类每一天都在演绎着相同的一幕。而我们所能做到的,只是在父母健在的时候,尽心地给予他们关怀和照顾。不让“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缠绕终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故园情深  > 亲情美文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父亲是本书,(也许你的父亲还年轻,但他同样需要关爱)
活着,就是一种幸福
悼念父母
不容父母,何以包容天下?不顺双亲,怎能事事顺利?
鬼医
身在异乡情更切,细雨纷纷话说梦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