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比中年危机更可怕的,是“下半生危机”

退休,正变得越来越不重要。


中年危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下半生危机”:工作失去乐趣,生活满腹牢骚。为了脱离危机,我们总结了七大定律。


一、迷茫定律


在人类过往历史中,大部分人一生下来就有了既定的轨迹:往往都是子承父业。一般来说,农民的儿子是农民,木匠的儿子是木匠....而现在,随着交通的发达和信息的通畅,我们越来越自由,可以去想去的地方追求自己喜欢的事。


遗憾的是,只有极少数人很早就清楚自己的坐标。比如:数学家、音乐家、医学家以及才艺出众的人,通常在很小的时候才艺就开始展露头角了。


而大部分人,在25岁之前都会按照父母的规划按部就班的学习,毕业后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干什么。

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认清自己的优势、做事方式和价值观,然后再找到自己的社会坐标。

当然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尤为重要。


二、贡献定律


很多人都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兴趣是什么”,却不明白“擅长做什么”“使命是什么”。这个问题非常考验一个人的权衡能力,有时候甚至要付出很长的时间成本才能够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


一个80后小伙子,天生喜欢北京,喜欢文玩,喜欢收藏品,于是20来岁来到北京,辛苦奋斗10余载,只是解决了自己的温饱问题,其他梦想遥远不及。


再然后,一个王老板,上海奋斗20年,几家公司,人脉资源很广。事实上,几家公司中除一个正常营业之外,其余都是空壳,唯一的一个几乎都快成了光杆司令。20年的奋斗中,忽略了妻子,以离婚来宣告本来很甜美的婚姻。朋友一大堆,真正帮上忙的没有几个。这就是创业的代价。


我相信,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由着自己性子,做自己想做的事,不意味着一定能实现自我价值。

如果成功如此简单可以复制,大家都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通往成功路上的人肯定会拥挤不堪。

想要成功,既要考虑你的个性,还要取得应有的贡献,做出“能看的见”的成就。这些成就最好可以用数字衡量,而且是你跳一跳能够得着的。


美国哈里·杜鲁门缔造了二战后的世界格局。但很少有人知道,他起初对外交毫无兴趣,只想把精力专注在国内事务上,直到波茨坦会议上他跟丘吉尔、斯大林坐在一起,才认识到外交的重要性。紧接着他找了两个顾问,几个月内就成为外交专家,签署挽救西欧的马歇尔计划,做出重建日本的决策。


三、个性定律


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是“既定事实”,你可以修正它,却不可能扭转它。

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我们学做事的个性其实分为两种:倾听型和阅读型。倾听型的特点是反应快,擅长即兴演讲;阅读型擅长深思熟虑,习惯提前做功课。


如果你发现自己不适合当面跟人唇枪舌战,可能只是因为你是阅读型。

发挥自己所长会让你事半功倍。


四、价值观定律

价值观是检验一切的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