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北大女硕士挑战金庸续:用女性视角写武侠

2012.11.08

关注

日前,在第三届今古传奇武侠文学奖暨黄易武侠文学特别奖颁奖仪式上,新生代武侠女作家、北大硕士步非烟放言,“试图要超越金庸,革掉金庸们的武侠命,突破传统武侠小说堡垒,创作出新时代的武侠小说”。此语一出,立刻引发激烈的论战,刹那间,砖头漫天飞舞……

一地砖头

步非烟观点:新时代武侠要突破自身

今古传奇·黄易武侠文学奖设立于2003年,是由著名武侠作家黄易与大陆新武侠第一刊《今古传奇·武侠版》共同设立,为大陆新武侠最高年度文学奖。本届奖项由读者通过手机短信和网络进行投票推举产生,最终,凤歌(获奖作品《昆仑》)、沧月(获奖作品《帝都赋》)、步非烟(获奖作品《曼荼罗》)三位作家分获一、二、三等奖。

会上,获奖作家之一的步非烟在发言中语出惊人,她在获奖感言中踌躇满志地表示:“要写新时代的武侠文学,要突破自身,我们要革金庸的命。”

王晴川反驳:金庸是无法超越的

步非烟的说法遭到了其他作家的反驳。获得一等奖的作家凤歌表示,作为年轻作家不要想着马上就能超越金庸,“创作就像吃一头牛,你一口吃不完的,要一口一口地吃才行。”

新武侠作家群有“北晴川南凤歌”的说法,王晴川刚推出的系列作品《飞云惊澜》就是承接金庸等的传统武侠风格,他直言强烈反对步非烟的说法。“在武侠小说这个类型文学中,无论从文学地位,还是从艺术成就,金庸都是无法超越的。”他认为,现在市场上流行的神魔武侠、言情武侠等充其量只是“偏军和骑兵”。

孔庆东反驳:读了金庸小说我对超越他感到绝望

北京大学教授孔庆东一直研究武侠小说,他对步非烟的“革金庸的命”的说法意见谨慎。

“我读了很多经典小说,但读了金庸的小说后我感到绝望,写得这么成熟全面,后人应该怎么超越?步非烟说要革金庸的命,我的写作水平也不比她低吧,我也没敢这么想。”他表示,现在来说武侠小说的复兴,还为时过早,顶多有一点盛世的气象而已。

但另一位研究武侠小说的著名学者韩云波则对步非烟的说法表示乐观,他同意“革金庸的命”的说法。他说:“武侠小说就是不断超越的过程,金庸就是用‘人性’向之前的武侠作品发起了革命。”

什么样的革命

步非烟立刻在她的博客发表了长文《革金庸的命?我这一句话炸了媒体的锅?》,试图全面诠释自己的“革命”行动:

获奖感言上,……我表达了对前辈大师的尊敬,最后说,新武侠是一个革命的传统,还珠楼主革了三侠五义的命,金庸又革了还珠的命,才有了今天的武侠。后金庸时代里边,面对新的读者,新的时代,我们也应该站出来,说一句,到了革命的时候了。

(可是,媒体的报道出现了)断章取义的理解。因此,我把当时的言论复述一次。

1.革命不是打倒,不是背叛,这是对金庸先生一种深层的敬意。

因为如果没有金庸当年革还珠楼主的命,就没有今天的武侠。如果总说一些谦虚的话,高山仰止什么的,无法超越什么的,有什么意义呢?这是不负责任的表现。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要超越前代,这才是对金庸先生的不尊敬,这才是对侠义传统的违背。敢为天下先,知其不可为而为,这就是“侠”。

2.面对前代高峰的赞叹、敬畏,是一种常态,面临高峰的不思进取,就是一种怯懦。高峰之后还能不能产生高峰,我觉得是可以的。未必从绝对高度上超越,但也可以从相对高度上创立自己不可取代的价值。比如唐诗中的李商隐之于李杜。

再举一个例子,宋代的诗人几乎和我们面对一样的情况,他们面临唐诗的文化压力、面临李杜创造的诗歌高峰,这比我们今天面对金、古的高峰还要沉重。但是他们一直在希望超越,而且这个超越的感觉是自觉的、有使命意义的。最后,宋人中还出了苏轼。宋诗的成就应该说还是弱于唐诗的,但是宋人这种超越的意志和执着,至少让宋诗形成了独特的风貌,还能有唐宋诗之争的机会,而之后呢?每一代诗人说着高山仰止,看似谦虚恭谨,却让诗歌进一步走向没落。欲求其上,则得其中,欲求其中,则得其下。我感到,如果我们今天还是只能谦虚谨慎地说高山仰止、无法超越的话,那么我们连成为苏轼、成为宋诗的机会都没有。

3.我不是为自己说这番话,而是为一个群体宣言。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转】大陆新武侠(一)
大陆新武侠研究的历史、现状与前瞻——中国文学网
内地当代最好的20位武侠小说家
大陆的“新武侠”,如何成了旧故事
金庸封笔古龙逝,大陆新武侠最具代表性的五位作家,重燃武侠梦
当今十大武侠小说男女作家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