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前些时在天津发现了一幅古画《雪景寒林图》到目前为止,这一轴画已被看成是千真万确的范宽作品。以我看来,它不是范宽所作,而是一轴普通的北宋末期的山水画。这个作者学过范宽,也有学过一点点李成,看它的用笔己接近南宋,是一幅北宋末期或南宋初期,一个工匠为富户人家写的屏风画。他是以画为生的。

《雪景寒林图》

《溪山行旅图》

     北宋米芾在他的《画史》里写下了一段话,他说 '丹徒僧房有一幅山水与浩一同(指五代荆浩),而笔乾不圜,于瀑水边题华原范宽,乃是少年所作,却以常法较之,山顶好作密林,自此趋枯老。水际作突兀大石,自此趋劲硬,信荆之弟子也。于是以一画易之。收以示鉴者。'

     我们再看旧故宫所藏现在台湾的一轴《溪山行旅图》,诗堂上是董大宗伯所题,还有一帧是与此一模一样的摹本,没有大宗伯题诗堂,都并尚存。《临流独坐》和《雪山肃寺》都是范宽画派的画、较《溪山行旅图》稍次的作品。《临流独坐》要古一些。

     细读了米带的说法,和细看《溪山行旅图》这一轴,《雪景寒林图》是不真的。米芾说的特点,没“水际的突兀大石”。这个特徵,山顶的密林写法又与《溪山行旅图》有大大不同之处,而且写得荒率。《溪山行旅图》的写法保持着北宋人的典雅沉着、运笔利落的习性,《溪山行旅图》的皴笔,是一点点的小雨点子皴,清晰利落地一点点缴下,树法苍劲。山势雄峻,折落有势,楼宇笔画如铁,前人所谓“铁屋”,水口生动灵活,整幅画的特徵和习性,完全符合米芾所叙说的范宽风貌。这一轴气韵生动、运墨沉黑、运笔典雅乾净,正显示出大家的风度和威势,使人肃然起敬。他隐居终南山,不是象有些现代画家那样偶然到山野去走一趟,这样是无法写出如此伟大的山水画的。艺术很需要真实的生活作基础。徒有一点艺术技巧也不可能动人。和《雪景寒林图》这一轴相对看了。使人感觉到它从构图、皴法、运笔、风格、气韵,整个的格调来看,都不可能用范宽的大名加诸这一帧山水画之上的。

     《雪景寒林图》的构图平庸,小点子皴多乾而毛,运笔迟滞,风格面目没有完全出现象米芾所叙说的那样,水际的突兀大石见不到,山顶的密林杂乱而与《溪山行旅图》的写法不一样,格调不高,这一轴比之在宋人画册中较接近范宽风格的《云关雪栈图》和《溪山风雨图》上博所藏的《雪麓早行》,这几幅比它的意境要高,笔墨雅。这一轴画没有大家的开阔手段,平平无奇致。不难看出,它是一轴给后人下个伪款的托名假画。

     《雪景寒林图》的款曰“臣范宽制”,写在前面寒林中央的主干中段,书法固然拙劣不足道,更出毛病的是其笔画正与树的效笔相

  错,这是不懂画理和硬入款之故。宋人是好把款写在树石上,我们见到元明以后的题画,不论长题短题,甚或穷款,都必不妨画,更应与画相互映发,但它却存在了这些毛病。范宽是一位高人,岩穴上士,隐居终南山中以观山水,他创造了自己的世界,确立了他的风格,成就了他千秋伟名。他既不求闻达,何必称臣呢?若果偶然被皇帝知道了,那就不能不将臣字加于范宽之名上,然而,这样躲在树洞里称臣。皇帝会不会不高兴?如果皇帝不高兴,范宽的头也就危险了。清代的王麓台、蒋南沙,都会敬敬恭恭地写在明显乾净的位置称道臣王原祈恭画,臣蒋廷锡恭进。所以,这个款你看了就想出许多不成话的事情来,弄到啼笑皆非就是了!

     安仪周的鉴藏印虽真又有何力量足以保证其为范画?何况这个款出了很大问题,这是古董商的无知和为了谋取暴利这样做的。

  大约十七八年前,一个春夜与张葱玉先生闲谈鉴定书画的事,他说:“不要贪心,要冷静,不要将箱子看不完就走了,要有耐性,不患得患失,不可姑息它。”这几点是有理的,我常常想,如果有人搞一只古一点的绣花凤头鞋宣传说是杨贵姐穿过的,说是在某地出土,开个展览,总有许多人去看它,原因是杨贵姐的名气实在太大了!

  俗语说得好,'不怕不识货,最怕货比货',如果你承认《溪山行旅图》是真的范宽画,那么,《雪景寒林图》便是不真的。这一幅入款的画,它本身无所谓真与假,是一张屏风画且极一般的宋画而已。

  (作者系广州市政协第七、八届委员。广州市文史研究馆馆员。)

(来源:《广州文史研究馆成立三十周年特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鸡蛋花博物馆  > 谢稚柳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范宽绘画作品
范宽及其传派 台北故宫博物院
齐白石28岁画的雪山行旅图!
齐白石28岁画的雪山行旅图
北宋 山水画大师 范宽
那些不常见到的古代雪景山水佳作赏析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