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伊战争开战前夜发生了什么?

1980年9月16日,萨达姆与幕僚们针对伊朗与伊拉克的边境问题举行了一次高层会议。会议上,他们决定一周后将向伊朗全面开战。

而就在此前一周,为试探伊朗的反应,萨达姆的军队占领了伊朗边境的两个小村庄。伊朗当局的沉默态度使萨达姆大吃一惊,也更坚定了其出兵伊朗的决心。因为,伊朗的“无反应”正是霍梅尼虚弱的表现。萨达姆相信,霍梅尼政权对前国王军队的“大清洗”正严重侵蚀伊朗军队的战斗力,而霍梅尼本人也正在丧失对伊朗军队的动员能力。只要在这“腐朽的门上”踹上一脚,伊朗必将崩溃,这正是复兴阿拉伯的良机。

对萨达姆而言,抛开宗派政治,阿拉伯民族主义才是真正的核心意识。他坚信,拥有悠久历史的伊拉克必将诞生一个历史性的领导人,而这个人就是他本人——萨达姆·侯赛因·阿卜杜勒-迈吉德·提克里蒂。他最崇拜的英雄,古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二世,正在向他抛出“橄榄枝”。凭此一战,他将树立起后纳赛尔时代的阿拉伯英雄形象,成为阿拉伯世界的领袖。

只要现在去做,就会有收获。反之,如果不去做,必定遗祸无穷,甚至直接威胁他的政权。

01

回首两伊战争,人们常常会将目光聚焦于阿拉伯河的领土问题。在占领了伊朗南部胡齐斯坦省西部地区的一周后,萨达姆的军队便宣布停战,要求谈判,也使得世人普遍认为,伊拉克对伊朗仅是存有领土野心。这场战争无非是想恢复1639年奥斯曼帝国与波斯帝国的边界协议。

然而,历史的吊诡就在于现代国家的边疆并不由当代的民族国家自身所决定,而是老牌西方列强野蛮分割的产物。民族国家是想象的共同体,其外在表现就是土地的整合,即所谓领土之上的主权。主权之于领土,使土地的意义倍增,致使任何一个民族国家都无比珍视自己的领土,寸土必争。也正因为争夺“寸土”,亦凝聚了共同体的共识。

残酷的8年,图片来源:新华网

可是,对旧时领土的渴求与现实政治中的矛盾又决定了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放弃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土地。上世纪80年代,在地球的另一端,南大西洋马尔维纳斯的另一场战争向世人展示了殖民者(英国)与殖民者的后裔(阿根廷)的殊死对决。无独有偶,历次的中东战争亦是新兴民族国家之间,现实政治与旧时传统边疆的矛盾。两伊之间在阿拉伯河问题上的矛盾亦是如此。

伊拉克与伊朗同样要面对西方殖民统治所留下的遗毒,尽管表面上看似曾被和平解决过。

在两伊战争爆发的5年前,也就是1975年,萨达姆被时任伊拉克总统贝克尔派去处理两伊之间关于阿拉伯河的领土问题。最终,伊拉克以伊朗放弃对伊拉克北部地区库尔德反政府武装的资助为条件,放弃了对阿拉伯河的主权要求,并同意以阿拉伯河中间线为界,签署了《阿尔及尔协定》。这无疑是在事实上承认了伊朗巴列维王朝在中东的权势,亦“认可”了伊朗对伊拉克的优势地位。伊朗在这次谈判中获得了胜利,迫使伊拉克承认了1937年的边界条约,并成功获取了1847年英俄势力划分的实质成果。

【背景回顾】:1847年,英俄两国要求更加精确地细分彼此在中东的势力范围。为此,英俄两国借两个代理人(奥斯曼帝国与波斯帝国)重新签署了一个新的边境条约,将整条阿拉伯河的主权划给了英国(奥斯曼帝国),而沙俄(伊朗)则实际占领了阿布丁岛与其它几个在航道上的小岛。事实上,俄国损害了奥斯曼帝国的主权,然而英国只要航行权得到保障就行,所以这一状态也就一直被默认。

1913年,两国又签订《君士坦丁堡边界议定书》。该议定书规定,霍拉姆沙赫尔港一段以主航道中心线为界。在伊拉克脱离奥斯曼帝国“独立建国”后,为了“主权完整”,不使两伊在阿拉伯河问题上的模糊状态持续下去,1937年,两伊再度签署边界条约,规定阿巴丹和霍拉姆沙赫尔港口地区划归伊朗,伊朗取得河上航行自由但须缴纳租金。二战后,伊朗巴列维王朝为重兴波斯帝国的荣耀,多次向伊拉克提出主权要求,借以恢复1847年沙俄在阿拉伯河上的实际控制权。

当然,在民族国家的理念之下,任何外界压力都不可能迫使一个国家放弃自己的领土主权,以至于《阿尔及尔协定》的签署被萨达姆视为羞辱。在他看来,这只是眼下的苟且求全,并认为这份《协定》是“不平等条约”,只要一有机会,它日必将奉还。

02

就在两伊战争开战前五天,萨达姆撕毁了《阿尔及尔协定》,战争迫在眉睫。然而,《阿尔及尔协定》所代表的领土主权问题事实上也仅仅是个引子,它的象征意义远大于背后的实质。

1975年,伊拉克之所以妥协,是为了换取国内政权的稳定,使伊朗放弃支持北部库尔德人与南部什叶派教士,进而维持伊拉克复兴党政权的统治。

可惜世事不由人。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霍梅尼重返伊朗,而当初(1978年)将霍梅尼驱逐出境的正是萨达姆本人。可想而知霍梅尼对萨达姆的憎恨,以及萨达姆对霍梅尼的疑惧。

自1964年被巴列维驱逐出境后,霍梅尼先侨居土耳其,后于1968年10月前往伊拉克南部城市——什叶派的圣城纳杰夫,直至1978年被萨达姆驱逐出境,旅居法国。1979年重返故土时,他的声望达到顶峰,其政治理想亦将实现。

巴列维国王的失败是土地改革的失败,与历史上所有土改失败的国家一样,混乱不可避免。虽然驱逐了巴列维,迎回了霍梅尼,但是伊朗国内的政治斗争之火却难以平息。霍梅尼深知“内政之难,祸水外引”的道理。

图片来源:新华网

在霍梅尼掌权之后,恢复了对伊拉克北部库尔德分裂势力的支持,同时又在伊拉克南部的什叶派聚集区“输出革命”,号召推翻萨达姆政权的统治。这对萨达姆来说是致命的。

萨达姆最害怕的就是什叶派的暴动。伊拉克60%的人口是什叶派,20%是库尔德人,余下的20%才是萨达姆的基本盘。而伊拉克本身的部族政治传统,又将这20%的范围缩得更小。在萨达姆看来,只有老家提克里克带出来的人才是真正的自己人,而这部分人不足全国人口的5%。少数人统治多数人,原本就令萨达姆头疼不已,霍梅尼又去煽动伊拉克国内的穆斯林,这是要革自己的命,萨达姆绝不容忍。阿拉伯河什么的,仅仅是拿来放到台面上说的谈判筹码罢了,其真正要巩固的是台面下的“垫脚石”。

03

自1979年3月至1980年9月,伊朗和伊拉克在边境线上的冲突不断。伊朗宣称遭受了伊拉克部队434次攻击,而伊拉克亦称自己受到了来自伊朗方面的544次打击。时至今日,谁对谁错已然不那么重要,小规模的边境争端最终演变为了大规模的军事冲突。

事实上,早在1980年6月,萨达姆就决心要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伊拉克空军制定了一套完整的作战方案,可以随时空袭伊朗边境部队。也正是在6月,伊拉克海陆空三军将领齐聚巴格达。然而,萨达姆手下的将领却告诫萨达姆不要轻举妄动,伊拉克的部队仍未做好对伊朗作战的准备,部队的训练与装备的到位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

1981年,萨达姆和伊拉克军队领导人视察两伊战争前线的伊拉克防空设施。图片来源:网易博客

而此时的伊朗也没有做好准备。伊朗情报机构1980年的报告中这样记载着,“伊朗当前没有能力去进攻伊拉克,亦没有能力抵御伊拉克的大规模入侵。”尽管伊拉克南部巴士拉地区的大规模军事集结引起了伊朗方面的注意,但是伊朗仍不相信伊拉克会在这个时候发动战争。

霍梅尼相当乐观。伊斯兰革命在伊朗的成功鼓舞了他,并给了他继续“革命”的勇气。最为重要的是,伊朗军队经过巴列维国王全盘美式的训练,仅从数字上也看是海湾地区最强的军事力量。萨达姆之流不值一惧。对于萨达姆方面,两伊战争其实在1980年9月4日就已经开始了,因为伊朗先动手炮击了两伊边境中部地区的村庄。

然而,历史终将铭记1980年9月22日这一天。因为这一天,萨达姆军队从南、北、中,三个方向发动了对伊朗全方位的军事行动。

许多学者,特别是西方学者,将两伊战争归咎于伊斯兰革命后,霍梅尼输出革命的愿望,或是萨达姆的个人野心,亦或是中东宗派分歧的使然,亦或是中东地缘政治的必然。

细究极恐,这场展现在世人面前长达八年的战争,实是在为西方的殖民历史善后。西方殖民者所留下的遗毒,至今仍在中东发酵。

通讯主笔:将军星尘






来源——网络
 2016-05-10 11:13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卓尔不凡520  > 军事天地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你所不知道的历史:揭秘无比惨烈的两伊战争
两伊战争残酷战术:伊朗上万少年用身体“滚雷”
两伊战争
战争狂人萨达姆|【石油之光】中国石油大学(华东)|中国大学生在线(www.univs.cn)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