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学子】从刘姥姥的视角再看荣国府

2019-07-26

从刘姥姥的视角再看荣国府

——《红楼梦》第六回赏析

高三5班 周正鹏

这一回写“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前者约四百多字,是“神游太虚境”的余波,后者作者生动地描写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的场面。刘姥姥无儿只有一女,女婿又是个庄稼汉,只是祖代与王府有些牵连,这次因为生计原因只好厚着脸皮来到荣国府讨一些钱财。

在“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的事件中,曹雪芹采用了正面描写与侧面描写交错互用的方法,多角度、多层次地再现荣国府的环境。其实在第三回林黛玉进贾府的事件中,也用到了这种手法,是通过林黛玉的所见所闻介绍了贾府中的人物和环境。而这一回是通过刘姥姥的所见所闻介绍了荣国府的环境和王熙凤的性格特点。

在环境描写上,为了更生动真切地渲染荣国府豪华奢靡的环境,曹雪芹借助刘姥姥这个人物的独特感受与反应,来表现所要描写的凤姐住处环境:“她”上了正房台阶,小丫头打起猩红毡帘,才入堂屋,只闻一阵香扑了脸来,竟不知是何气味,身子如在云端里一般。满屋里的东西都是耀眼争光,使人头晕目眩。进屋后,她又看到了挂在屋里的钟响,“倒吓得不住的展眼儿”……这满屋子耀眼争光的物件,引起这个穷困农妇的无比惊奇、慨叹和畏缩,从而既写出荣府的豪富奢华,也表现了这个村野老妪的少见多怪,孤陋寡闻。这样描写,方式多样,角度新颖,不单调,不落俗,给人印象分外强烈。在看完环境后,接着就是凤姐接见刘姥姥的情节了,曹雪芹就直接对凤姐的肖像进行了正面描写:只见门外錾铜钩上悬着大红撒花软帘,南窗下是炕,炕上大红毡条,靠东边板壁立着一个锁子锦靠背与一个引枕,铺着金心绿闪缎大坐褥,旁边有雕漆痰盒。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秋板貂鼠昭君套,围着攒珠勒子,穿着桃红撒花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大红洋绉银鼠皮裙粉光脂艳,端端正正坐在那里,正如脂批所指出:一段阿凤房室起居器皿家常正传,奢侈珍贵好奇货注脚,写来真是好看。

凤姐手内拿着小铜火筋儿拨手炉内的灰。这对王熙凤的傲慢神态进行了惟妙惟肖的细致刻画,给人以宛然如生的艺术效果。而在“会面”之前,曹雪芹早就通过周瑞家的介绍进行了铺垫“这凤姑娘年纪儿虽小行事儿比是人都大呢。如今出挑的美人似的,少说着只怕有一万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的男人也说不过他呢!回来你见了就知道了。就只一件,待下人未免太严些儿。"通过这样间接的侧面“虚写”与直接的正面“实的配合运用,两相映衬,相互对比,且为补充,把王熙凤的形象写得栩栩如生,层次分明,富有立体感。这是刘姥姥第一次进荣国府,后面接着还有二进、三进等故事。从刘姥姥这个人物来看,她是《红楼梦》中一个贯穿首尾的特殊人物”,她的三进荣府“是作者精心设计的小说总体架构的一部分,即见证着荣府贵族由末世繁荣走向最后败亡的历程”。有人从哲学的高度把刘姥姥定位为红楼梦中的救世之神刘姥姥逐步从最初的求救者转化为旁观者,最后竟奇迹般地成为拯救者的角色”。

总之,刘姥姥是《红楼梦》众多形象中十分重要而独特的“这一个”。然而《红楼梦》中还有许多这样的贯穿全文的人物,例如那一僧一道还有贾雨村,虽然着墨不多但他们的影子却无处不在。正因为有了这些人物的形象,更加深化了作品的主题与内蕴。而这些描写多样化且成功的艺术手法,是作者匠心独运的结果,也是其艺术上炉火纯青的标志。

教师点评

《红楼梦》的第六回写到刘姥姥一进荣国府。通常的鉴赏视角常常会放在对王熙凤的形象分析上,而这篇文章的鉴赏视角比较独特,从刘姥姥的眼中再看荣国府。通过对一个普通农村妇女在荣国府中的种种表现、反应,再带着读者领略一个豪华奢靡的荣国府。点明曹雪芹的写作意图,即刘姥姥是“荣府贵族由末世繁荣走向最后败亡历程”的见证人。作者阅读深入,并有自己独特见解,对第六回分析得十分精彩。

(指导教师 代芬)

我们一直与您

并肩前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thchen0103  > 红楼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刘姥姥三进荣国府的意义
姥姥进贾府8:板儿与巧姐:二人是怎样走到一起的?
贾府的展开:冷子兴、林黛玉以及刘姥姥
贾母的原型是曹雪芹曾祖母孙氏
刘姥姥正传
刘姥姥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