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44)红楼梦简读第七十三回: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2019-08-30

晴雯生计让宝玉装病逃避父亲问书

赵姨娘伺候贾政安歇,期间贾政提起要问贾宝玉功课,小丫头鹊儿偷偷到怡红院报信。宝玉慌张,连夜准备,若温习这个,又恐明日盘诘那个;若温习那个,又恐盘驳这个。况一夜之功,亦不能全然温习。因此越添了焦燥。自己读书不致紧要,却带累着一房丫鬟们皆不能睡,宝玉一边又关怀这个,体贴那个。晴雯急的骂打瞌睡的小丫头子们,恰好金星玻璃(芳官)进来喊叫“不好了,一个人从墙上跳下来了!”晴雯因见宝玉读书苦恼,劳费一夜神思,明日也未必妥当,心下正要替宝玉想出一个主意来脱此难,正好忽然逢此一惊,即便生计,向宝玉道:“趁这个机会快装病,只说唬着了。”于是派人又是搜寻贼人,又去命人找药,故意把动静闹大,让众人皆知宝玉吓着了,直闹了一夜。

贾母怒责大观园赌局一事

贾母闻知宝玉被吓,细问原由,担心真的有贼。当下邢夫人并尤氏等都过来请安,凤姐及李纨姊妹等皆陪侍,听贾母如此说,都默无所答。探春笑说:近日因凤姐生病,园内下人们放肆起来,甚至有人开赌局,并有争斗相打之事。贾母听了,说道“这里头的利害”:夜间既耍钱,就保不住不吃酒,既吃酒,就免不得门户任意开锁。或买东西,寻张觅李,其中夜静人稀,趋便藏贼引奸引盗,何等事作不出来。况且园内的姊妹们起居所伴者皆系丫头媳妇们,贤愚混杂,贼盗事小,再有别事,倘略沾带些,关系不小。这事岂可轻恕。遂回头命人速传林之孝家的等总理家事四个媳妇到来,当着贾母申饬了一顿。贾母命即刻查了头家赌家来,有人出首者赏,隐情不告者罚。结果查得大头家三人,小头家八人,聚赌者通共二十多人,都带来见贾母,跪在院内磕响头求饶。原来这三个大头家,一个就是林之孝家的两姨亲家,一个就是园内厨房内柳家媳妇之妹,一个就是迎春之乳母。贾母便命将骰子牌一并烧毁,所有的钱入官分散与众人,将为首者每人四十大板,撵出,总不许再入,从者每人二十大板,革去三月月钱,拨入圊厕行内。又将林之孝家的申饬了一番。林之孝家的见他的亲戚又与他打嘴,自己也觉没趣。迎春在坐,也觉没意思。黛玉、宝钗、探春等见迎春的乳母如此,也是物伤其类的意思,遂都起身笑向贾母讨情,贾母生气道:这些奶子们仗着奶过哥儿姐儿,经常生事,还专管调唆主子护短偏向,况且要拿一个作法,恰好果然就遇见了一个。宝钗等听说,只得罢了。

邢夫人惊见绣春囊

贾母生气,众人皆不敢回家。邢夫人在王夫人处坐了一回,也就往园内散散心来,遇见贾母的粗使丫环傻大姐手里拿着一个花红柳绿的东西,邢夫人拿来,见是一个画有春意的绣香囊,吓得连忙死紧攥住,忙问“你是那里得的?”傻大姐道:“我掏促织儿在山石上拣的。”邢夫人吓唬傻大姐不许告诉别人,自己便塞在袖内,心内十分罕异,揣摩此物从何而至,且不形于声色,且来至迎春室中。

邢夫人怨怒迎春不给“咱家”争气

迎春正因他乳母获罪,自觉无趣,心中不自在,忽报母亲来了,遂接入内室。奉茶毕,邢夫人责怪迎春没有拿出小姐的身份来好好管教奶妈,至于“如今别人都好好的,偏咱们的人做出这事来”;并抱怨迎春也定借给奶妈簪环衣履作本钱赌博。迎春不语,只低头弄衣带。邢夫人见他这般,因冷笑道:第一,看你的哥哥嫂子多么风光,两口子遮天盖日,百事周到,竟通共这一个妹子,全不在意(照顾妹妹);第二,你迎春与探春都是庶出,你娘比赵姨娘强十倍,但你却远不及探春!一言未了,人回:“琏二奶奶来了。”邢夫人听了,冷笑两声,命人出去说:“请他自去养病,我这里不用他伺候。”接着又有探事的小丫头来报说:“老太太醒了。”邢夫人方起身前边来。

迎春息事宁人不问累金凤

邢夫人走后,丫头绣桔趁机劝迎春应该把奶妈拿走赌钱输了的攒珠累丝金凤要回来,并说奶妈是试准了姑娘的性格,所以才这样,并说要去向二奶奶回了此事。迎春忙道:“罢,罢,罢,省些事罢。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事。” 

迎春乳母子媳王住儿媳妇正因他婆婆得了罪,来求迎春去讨情,迎春表示不可能去说情,绣桔又说,即便不能说情也要讨回金凤,王住儿家的听见迎春如此拒绝她,绣桔的话又锋利无可回答,一时脸上过不去,也明欺迎春素日好性儿,乃向绣桔发话,叨登出邢岫烟来贾府后,她们做奴才的一家倒出了些钱供给姑娘之类的话。迎春听见这媳妇发邢夫人之私意,忙止道:“罢,罢,罢。你不能拿了金凤来,不必牵三扯四乱嚷。我也不要那凤了。便是太太们问时,我只说丢了,也妨碍不着你什么的,出去歇息歇息倒好。”绣桔、司棋不依不饶,迎春却拿了一本《太上感应篇》来看。三人正没开交,可巧宝钗、黛玉、宝琴、探春等因恐迎春今日不自在,都约来安慰他。走至院中,听得两三个人较口。探春从纱窗内一看,只见迎春倚在床上看书,若有不闻之状。探春说“我才听见什么‘金凤’,又是什么‘没有钱只和我们奴才要’,谁和奴才要钱了?难道姐姐和奴才要钱了不成?难道姐姐不是和我们一样有月钱的,一样有用度不成?”探春使个眼色与待书出去了,一会平儿进来,住儿媳妇儿方慌了手脚,遂上来赶着平儿叫“姑娘坐下,让我说原故请听。”平儿正色斥责她不知礼数,并对丫头们说:“姑娘好性儿,你们就该打出去,然后再回太太去才是。”王住儿媳妇见平儿出了言,红了脸方退出去。平儿问迎春道:“她现是姑娘的奶嫂,据姑娘怎么样为是?”迎春笑说:“问我,我也没什么法子。他们的不是,自作自受,我也不能讨情,我也不去苛责就是了。至于私自拿去的东西,送来我收下,不送来我也不要了。太太们要问,我可以隐瞒遮饰过去,是他的造化,若瞒不住,我也没法,没有个为他们反欺枉太太们的理,少不得直说。你们若说我好性儿,没个决断,竟有好主意可以八面周全,不使太太们生气,任凭你们处治,我总不知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thchen0103  > 红楼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红楼梦| 第七十三回 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她是红楼梦中最悲惨的小姐,连宝玉都欺负她!最终被丈夫虐待而死
《红楼梦》第七十三回 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红楼梦》 第七十三回 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红楼梦》读书笔记第七十三回
“精读红楼”第七十三回(下):那一丝茉莉馨香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