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烊千玺,与世界交手的第19年:少年的你,不再年少

2019-11-27

2000年11月28日,易烊千玺来到这个世界。跟每个生命一样,与生活的较量,从出生时的第一声啼哭就开始了。
2019年11月28日,易烊千玺迎来与世界交手的第19年。刚刚过去的一段时光,对这个少年来说不同寻常。

最近因为一部电影,易烊千玺又红了。

《少年的你》过后,作为主演的易烊千玺,再次被舆论与镜头推到流量顶端。

这次,少年没让我们失望。

这是他主演的第一部电影。在首映礼上,编剧张翼对易烊千玺说的话,成为他此次作品最好的注脚:

“你是一个演员,你不是一个偶像。”

听罢,向来不轻易在旁人面前落泪的的易烊千玺,为之动容,鼻头一酸,眼泪在眼眶中不停打转。直到导演曾国祥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才轻松地抿嘴笑了笑。

影片中的小北极力反抗现有的生活,而易烊千玺坦言自己也有一点点想要反抗现有的环境。

面对现实生活中,那些“偶像”、“流量”的标签,他表示不是不在乎,只是不再那么在乎,毕竟自己现在还都在这些标签里面。

至于推翻“流量偶像”标签,他不会着急,因为少年正在凶猛生长。

 

易烊千玺,才十九岁。

长着一张年轻的脸,拥有清晰的骨骼和筋肉感,眉睫投下的阴影里全是隐忍心事。

盯着他观察3分钟,便会发现,他的眼睛里有东西,那是一种与年龄不符的情绪,让你不能不为之所动。

重庆市南岸区一栋临江的老旧居民楼,有数不清的楼梯和深渊般的天井。

这正是《少年的你》的取景地,影片中易烊千玺所饰演的小北,他的家有一条隐秘的隧道连接外界。

重庆的夜晚很热闹,易烊千玺却喜欢这里,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小房子,就很喜欢。

 

在曾国祥的记忆里,易烊千玺一直是个话极少的人。

每拍完几条戏,他就独自坐到房顶上,他说自己更喜欢一个人待着:“瞎想,放空,发呆”。

为了出演小北这个角色,他剃了寸头,这在易烊千玺看来,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作为一位当红偶像,形象变得愈发重要起来,但他似乎并不在意,甚至甘之若饴:

“这个造型挺酷的,和我之前,不管是生活中还是作品里,反差都很大,也是我第一次尝试,但我很喜欢。”

易烊千玺饰演的小北是一个生活在阴沟里的小混混,他身上浑然天成的倔强与隐藏的暖意,将一个少年从外在叛逆到内在柔软的复杂,完美呈现了出来。

他们有类似的凶猛与冷冽。

易烊千玺沉默不语与紧皱眉头间,几乎全是戏。

导演给了他许多大特写,那张年轻面孔,一览无遗地暴露在阳光下,伤疤与面部肌肉的微微颤动,干净而清澈。

 

他曾坦言自己最想挑战的角色是丰富的、能打动自己、内在带着一股劲儿的角色。

如今,他做到了。

导演曾国祥说:

“他的眼神,他的脸,会让你觉得这个人是有故事的,这是你不管去上什么电影学院都学不来的。做电影演员挺残酷的,很多时候你看起来有没有故事,或者说镜头喜不喜欢你,跟演技其实是没什么关系的。

从偶像到演员,易烊千玺每一个眼神的变化,都透露着克制下的波澜壮阔。

这一次,他实现了从偶像到演员的质变。人们在他的身上看见了鲜少在当红流量小生身上看见的一些东西。

这是少年与生活的抗争,与世界交手十几年,他愈挫愈勇。

其实在这之前,易烊千玺已经非常红了。

TFBOYS成员之一的身份让他年少成名,成为千禧年的新一代流量偶像。

挣脱偶像身份,成为演员,是他的选择,亦是他的坚持。


“大家好,我叫易烊千玺!今年13岁,我的爱好有舞蹈、唱歌、打鼓、魔术、变脸、书法。”
 
“大家好,我是组合里面年龄最小,个子最小,但是舞蹈最棒的易烊千玺!”
 
“大家好,我是一年长高了十厘米的易烊千玺。”
 
“大家好,我是易烊千玺。” 

每一年,易烊千玺的自我介绍都在缩短,他不停地在给自己的人生做减法。

张爱玲说过:“出名要趁早,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

易烊千玺出名足够早。

出生于千禧年的易烊千玺,是一个标准的00后。年少懵懂时,他成为TF家族练习生,2013年8月,与王俊凯、王源组成TF boys组合正式出道。

三个孩子刚出道时,人们的恶意远远大于善意,稍有不慎便会被骂。

 

那年易烊千玺才13岁,年少成名的他背负着与年龄不符的舆论压力。

当成长速度跟不上暴涨的人气,各种流言蜚语便飞速涌来。网络暴力像突来的飓风把他连根拔起,然后恶意丢置于陌生的荒地。

刚进组合时的他不爱讲话,也不爱笑,外貌更是不出众。在这段成长期里,易烊千玺遭受了很多来自外界的质疑。

面对流言蜚语时,他选择了沉默,静静地做着自己的事,他想靠作品挣脱大众对自己既有的印象。

这几年大家听他唱的歌,看他跳的舞,拍的戏,不免真切地感受到他对自己的要求以及对创作的真诚。

他一直用力生长着,用努力与作品,证明自己不仅仅只是偶像而已。

作为明星的易烊千玺,是娱乐产业链条上的一环。

从童年出道到全民偶像,他的少年时光奔波于学业与事业,其中的艰辛不是我们所能想象的,心路历程更是无人能懂。

13岁出道走红;16岁登上春晚舞台;18岁以专业第一的好成绩,被中央戏剧学院录取……

你可以将易烊千玺定义为当红偶像、幸运之星、或者任何美好的字眼。但他也和所有正值青春的孩子一样,面临着真实的迷茫与困惑。

流量偶像这个头衔,重力足够大。只是在面对社会时,他还是个孩子。

他从小就听母亲的话走在父母期望的路线上,2岁开始跑遍全国学习各种才艺,以便日后成为母亲口中“与众不同的人”……

每次易烊千玺拿奖,母亲要比儿子激动。而易烊千玺永远是淡淡的,没什么反应。

在许多小孩还在无忧无虑地享受童年时光时,易烊千玺已经默默学习了太多东西。

仅是舞蹈,他就学习了民族舞、现代舞、拉丁舞、街舞……其他种类的才艺,还有吉他、书法、魔术、跆拳道……


不管是演戏还是跳舞,只要是自己选择的东西,就百分之百投入,哪怕发着高烧工作十几个小时,没有一句抱怨。

“我希望能按自己想做的方向做下去,做好我自己。”

这个曾经被无数人亵渎、以为只能昙花一现的孩子,没有掉进赞美和名利的漩涡中,正在踏踏实实地朝自己想要的方向努力。


《长安十二时辰》的导演曹盾在选角色时,一直没有确定扮演李泌的演员。

就在内心百感交集时,他看到易烊千玺的海报,发现这个少年的眼睛里带着与年龄不相匹配的成熟感,于是就定下让易烊千玺来扮演李泌。

在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中,易烊千玺饰演一位仙风道骨李泌。


作为一个柔弱书生,从台词到神态,他演出了一个融合少年感与稳重感的矛盾体。看似清高孤傲,实则有血有肉。

《长安十二时辰》的导演曹盾给了他极高的评价:“他有成为一个大材的可能性,这其中包含专业能力和自我约束能力。”

易烊千玺喜欢李泌的全情投入,他直白地表达对角色的喜爱,一连用了两个“特别”:“我觉得这个角色会特别好,跟以前的角色特别不一样。”

《长安十二时辰》之后,易烊千玺开始享受表演。

他相信自己的人生有无限种可能,于是观察生活和人性,不停地试验各种表达方式。

今年初,他凭借自己学习街舞13年的经历,在综艺《这就是街舞》中,成为最年轻的冠军导师,折服了一大批桀骜不驯的选手。

村上春树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中提到:“或许我不该仰望天空,应当将视线投去我的内部”。

正因为易烊千玺懂得常常自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自己该承担什么,所以他才能在声色犬马的娱乐圈里,保持清醒的自我。

2019年4月10日,易烊千玺作为亚太地区青年代表,受邀参加联合国经社理事会青年论坛,全程英文发言,为青少年成长发展发声。

他内心的少年气,是带着初心去寻找自由,又脚踏实地地做好眼前事。

流量转型已进入倒计时,谁先撞线,谁会弃赛,这将是一场长期战役。

站在十字路口,易烊千玺选择冲出去,拥抱演技和实力,这样就有机会成为新的流量演技派,那才是未来的王者。

去年接受采访时,有人问他,想要做艺术家,还是偶像?

易烊千玺思考片刻,回答:“艺术家。”

易烊千玺总是在暮色沉沉中奔向机场,却总是在寻找一些群居的缝隙。

成功、成名、没完没了的演出、表演、商业合同带来的压力,把很多人变成了工作狂。

易烊千玺也不例外,可是在闲暇之余,他会拥有片刻时间做泥塑。

即将步入18岁那年,易烊千玺喜欢上了泥塑。他觉得,捏泥是件奇妙的事儿,可以用泥塑来进行表达:“就是你想表达什么,你可以通过这个你自己捏出来。”

他只要有时间就会去捏“怪的”、“极端的”东西。全身心捏六七个小时,这是完全属于自己的放空时间。

泥塑老师说,在这个艺术馆里,大家把他当作“人”,而不是明星。

 
 

少年享受那种不被关注的自由,他称最好的朋友是自己。

他的语音备忘录里藏了很多独处的时刻:大理古城夜晚的风声;高考前夕,梅雨季节的湖南,深山里面鸟叫的声音;北京胡同里,大爷聊天的声音……

那些声音烟火气十足,是一个人活着的滋味。

与世界交手的空隙,他更喜欢独处。

易烊千玺把这些声音带在身边,但从来不听,只是陪伴着自己。

他有一种似乎天生可以让人沉静的气场。即使成名后,流量将他推向名利场的顶端,他依然是个将自己放低姿态的男孩。

 

于己于人,易烊千玺始终谦逊,不急不躁,安静是他的常态。

相伴多年的助理胖虎,对此印象深刻。刚出道时,工作人员常常开车接送他,他习惯坐在车子后排座位上,眼睛望向窗外,一言不发。

不争不抢亦不怒,不吵不闹亦不悲。

身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想要洁身自好太难。

可能演艺行业的一个最大特征,就是容易让人迷失自我。

这个行业的运作方式就是包装与塑造,一个典型的矛盾就是一旦你服从了商业模式,必定要放弃一部分自我,放大一部分假我。

在假我中迷失真我,不管成功还是失败,都会感到不舒服。对于易烊千玺来说,限制他的是时间和身份。

当世界天天新,日日变的时候,他却执意要做一个不变的人。

“这孩子好。”易烊千玺期待大家对他的评价,就是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去年年底,中央戏剧学院的台词课老师蒋博宁,教了易烊千玺一学年,有一次下课后,他问班上所有同学一个问题:“你的追求是什么?”

隔了几天的一个凌晨,蒋博宁忽然收到易烊千玺的微信:

“老师,我想做出非常牛的作品。”

易烊千玺站在现在的时间维度,再次回忆起2018年夏天的重庆,燥热、潮湿、压抑,也有些许幸福。

离上次为了拍摄《少年的你》,他来重庆已经两年时间过去了。

“回忆这感觉的时候,有点熟悉也有点小陌生,可能是几年过去我长大了,带一点欣慰的回望,也有可能是现在我的心情和感受不同了……”

六年前,以少年组合TFBOYS 出道,易烊千玺收获了大批的粉丝与关注度。各种标签贴在身上,沉重而虚华,他不知所措。

每每上台前,他都会被工作人员提醒:“记得上台后,要多说话”,站在各种面光灯摆放的备采间,摄影师会对他说:“别那么严肃,笑一个,笑一个……”



“你知道这个笑是假的,可能拍出来效果还不错,但是内心觉得特别别扭,每次都特别抗拒。”


光影间,易烊千玺拒绝的方式是默默不做。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的真实性格慢慢被大家发现,周围的人只能作罢。

人潮汹涌,从不体谅年少。

别人眼里的沉默与反抗,却是他孤僻的英雄主义。

如今的易烊千玺,与世界交手19年后,已是成人模样,眼睛里多了些隐忍而内敛的东西。

紧锁眉头的沉默少年,正在蜕变。


部分参考资料:

   1、《中国电影报道》独家专访易烊千玺
   2、《非常道》X易烊千玺对话

图片来源:网络、微博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香光庄  > 最人物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易烊千玺,你凭什么能红?
18岁的易烊千玺:好狠一男的
我承认小看了易烊千玺
39岁的霍建华自曝这“应该”是自己最后一次演少年郎?
长安十二时辰人物关系图,角色关系,人物介绍
易烊千玺,我小看你了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