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一辈子被爸爸殴打,但她从不离开他!



一个女儿的来信。

『 问 

娜姐,好。

一直在看您写的文章,给我温暖和力量。最近有件事严重困扰了我,想和你聊聊。

我父亲是一个人格很不健全的人,偏执、孤僻、冲动,情绪化很严重。我从小家里气氛都很压抑,家人之间从没有很好地沟通,我和弟弟成年后心理都有或多或少的问题。

我妈妈是一个善良、勤劳又爱面子的女人,她看不惯我父亲的为人和做事方式,他们在一起一天都要吵几次。我父亲控制不住他的情绪,经常拿刀或板凳打我妈妈,或用手掐我妈妈的脖子。以前,这种事就不时发生,最近更加频繁。

我尝试和父亲沟通,不但没有效果,反而给父亲造成错觉,让他觉得我们都偏向我妈妈,都看不惯他,到最后他扬言要跟我断绝父女关系。

我妈妈是一个为儿女活着的人,从前因为我们还小,她舍不得扔下我们,所以对父亲逆来顺受。现在,我弟弟快三十还没有成家,我妈妈觉得还得忍忍,怕出什么事对弟弟成家有影响。

父母在外地开了一个小饭馆,不在我们身边,最近我妈妈经常打电话给我,说我父亲跟疯了一样,经常因为小事辱骂她,动手打她。每次接到妈妈的电话,我都是心惊肉跳,久久无法平静,这种糟糕的感受,甚至严重影响了我的工作和家庭。

我真的很担心妈妈,她10年前因为直肠癌动过两次大手术,就让她和父亲离婚,不要再受这窝囊气,但我妈妈有很多顾虑,也说父亲4年前得过脑梗,现在右手右脚不太灵活,独立生活能力很差,她离婚后父亲会成为我和弟弟的拖累,而且以父亲的性格,肯定会让我们每个人都过不好。

娜姐,关于父母,我到底该怎么做?我现在也是妈妈,也有自己的家庭,也有自己的工作,整日为父母的事儿提心吊胆,我感觉自己就要疯了。

期待收到你的回信,期待你能给我说些建议。谢谢。

 答 

感谢你的信赖。

我的老家,在豫东南一个偏僻落后的小村。我小时候,我家前排的两户人家,经常为这家的鸡到那家下蛋、那家的猪拱了这家的白菜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隔墙对骂,动手互殴。

每当这时,我那热心过度又爱管闲事的父母,就和村上的父老乡亲们一起出面劝架,两头说和。

但没过几天,那两户人家又开始互看不惯,又开始掐腰跺脚,又开始隔着墙骂得吐沫星子乱飞,一言不合扭到村口撕扯一番,直到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劝和好不计前嫌的父老乡亲们,再次把他们分开。

有那么三四年,成了宿敌的这两户人家,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淋漓尽致地上演这么一出。

起初,他们惊动了全村人,后来,他们惊动了半村人,最后,他们惊动了左右邻居,最最后,他们再吵架,父老乡亲们都像没有听见一样,该上地干活的上地干活儿,该进屋喝汤的进屋喝汤,该上炕睡觉的上炕睡觉。

奇怪的是,当没有人再劝架说和,就连村上的老队长都不再管他们的事儿后,这两家人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和好了。农忙时节,他们还搭帮抢收;农闲时节,他们还门口唠嗑,俨然成了好邻居的典范。

那时,我尚年幼,对大人们的反复无常甚是惊奇。多年后,我不再年轻,回首往事,终于明白:

过度使用嘴的对骂,和过度使用手的殴打,都是通过虚张声势的方式,缓解内心焦虑,吸引别人关注。

看客越多越关注,施暴者就越上瘾越来劲,也越习惯在故伎重演中获得扭曲的短暂满足。

看客一旦消失,对骂和对打都变得无趣,没有台阶下的施暴者反而会冷静下来,审视反思自己。而当一个人懂得向内看,他和周遭的关系才会有改观。

你争吵殴打了一辈子的父母,像极了我老家的那两户邻居。

不同的是,乡邻之间没有血缘关系,父老乡亲有权拒绝看他们的重复表演。而亲人之间有骨肉的筹码,而你哪怕已经成年成家,也要被迫继续观看父母的殴打纠缠。

●●●

不合格的父母,其实是在杀人。

因为,他们不仅消耗了自己的年华和生命,还在日复一日的争吵和殴打中,在孩子们心中布下魔咒,插上刀剑。

在你的原生家庭里,暴君样的父亲和奴隶样的母亲,是相生相依的。

前者的残暴跋扈,造就了后者的懦弱可欺,而后者的懦弱可欺,又助长了前者的残暴跋扈。

打闹,是多年来你父母相处的黑暗之道,也是他们确认彼此的有效方式。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换种方式解决问题,也从来没有想过改变自己。所以,谁也改变不了他们,哪怕是身为女儿的你,也不行。

你试图劝说父亲,让他改掉坏脾气,放下铁拳头,结果,他认为你是母亲派来的说客,不仅扬言要和你断绝父女关系,还在你离开后更加歹毒地殴打你母亲。

你试图说服母亲离开,不要再像奴隶一样生活,结果她说你弟弟还没有成家,说你父亲生病后腿脚不灵活,一味给自己继续过找借口。

到头来,你的孝心和好心,让他们夫妻的关系更加恶化,然后他们再把这恶化的关系转移到你身上,还打着“我养了你,我为了你,谁让你是我女儿”的名义。

所以,我给你的第一条建议是:

不要想着改变你的父母,不要想着改变他们的婚姻,不要当父母打闹的看客。

这样,没有了旁观者的他们,不管是继续打下去,还是某天忽然不打了,岁月和教训会让他们找到解决问题之道。

从大概率上来说,一旦儿女狠下心来,从父母情感纠纷中果断抽身,身患病患又逐渐年迈的父母,反而会渐渐变得相濡以沫。失去看客的他们终将懂得,善待对方,才是唯一的救赎之路。

但,你最担心的问题是:

这样,对受害者的母亲岂不是太不公平?

●●●

你同情你的母亲,觉得她是为了你和弟弟才一直对父亲委曲求全,忍辱负重活了这么多年。

理解你的心。这是一个善良女儿的心。只是这善良,忽略了这样一个真相:

你母亲悲惨的命运,更大程度上是她自己造成的。

是她自己的软弱和忍耐,是她自己的妥协和认命,是她没有勇气对自己负责然后把问题转嫁到你和弟弟身上。

这,是一个女人的悲剧,也是很多母亲的困境。

这种困境,不仅让母亲一生拧巴委屈,伤痕累累,而且最终反噬到她一直想保护的孩子身上。

这些年,你和弟弟在父母的吵闹中长大,多少都患有心理疾病。你弟弟至今未婚,你结婚后仍每天为母亲提心吊胆。

你们这种没有安全感的糟糕恐惧,何尝不是活在父亲淫威下的母亲带给你们的?

生活在你父亲拳头下的她,从来不敢让孩子们看见反抗和尊严的力量,而是在被侮辱被损害的哭喊中,把仇恨和抱怨的子弹射向你和弟弟,也把懦弱和恐慌的基因注入你们血液中。

一个忍辱负重的母亲,是不易的,但绝不是可颂的。因为,她活成了孩子们生活中的阴影,而不是一道光。

如今,你面对父母情感纠缠,表现出来的懦弱、恐惧和无助,何尝不是像极了你母亲?

你如果再被她这样勒索下去,陷入同情她、拯救她的幻觉里,她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你就是她的另一个化身。

所以,我给你的第二条建议是:

从亲情桎梏里跳出来,尽量客观真实地看待你母亲的命运,不要被愚孝绑架,不要成为第二个她,不要觉得她的今天全都是你和弟弟造成的。

她再向你哭诉,打扰你工作,影响你生活时,请坚定的告诉她:

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妈妈,我和弟弟也已长大,别的问题我可以帮你,但你和爸爸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吧。

意识并做到这一点,需要很大的决心和勇气。

但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你的婚姻、生活和工作,就会被她的喋喋不休的诉苦抱怨吞噬,而原本就有内伤的你,也可能和她一起溺亡。

而你,肯定还会发问:

难道,我只当一个旁观者吗?

●●●

亲情中,我们最容易犯的错,就是明明自己过得一团糟,还被血缘和身份绑架,以长女、长子或哥哥、姐姐的名义,对别人的人生过度参与。

其实,亲情的真相,犹如所有关系的真相:

你做好了自己,强大起来,一切才会改观。

很多孩子,特别是原生家庭不幸的孩子,一生都在和父母对抗中消耗自己,然后又把这种不幸的种子,栽植到自己孩子身上,让一代代在不幸中轮回。

原生家庭影响是巨大的,但再大,也大不过我们自己成长的意愿。亲生父母的控制是深远的,但再远,也远不过我们自己行走的山河。

我们的学业,我们的爱恋,我们的工作,我们的梦想,我们的小家庭,都是我们自己的。我们要责无旁贷且心无旁骛地先把这些问题解决好。

解决不好这些,我们连自己的爱人孩子都无力顾及,还谈什么拯救父母兄妹?

一个被原生家庭所伤的人,只有像苏明玉那样变得优秀能干,独当一面天,她和父母才有机会握手言和。

为什么?

因为,唯有我们安顿好自己,成为一个家庭的领跑者,父母才能在影响和改变中,最终老得像个听话的孩子。

姑娘,努力当一个家庭的领跑者吧,而不是父母情感的说客。

从今天起,做好手头的工作,善待自己的爱人,经营好自己的小家,拒绝消耗时果敢一点,学会说“不”时立场坚定。

有时,适时狠心和放手,换来的是一家人的成长和改变,这也是对家人最大的负责。

如是,将来,不管是父母离婚还是在一起,健康还是老去,和好还是决裂,不管他们谁最需要你,你都能站出来想办法,而不是哭着说“怎么办”。

加油。

——结束,是另一种开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天地人和w  > 闲聊茶馆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25位网友亲身讲述,父母皆祸害的真实案例
如果我是樊胜美,才不管她爸妈的死活
张爱玲与母亲:没有哪种爱不是千疮百孔
剧透| 《欢乐颂》五美的结局早已注定,谁也逃不过这样的宿命
父母畸形婚姻让我一辈子痛不欲生
我总是无法控制我的情绪!|你的不良情绪可能80%来自原生家庭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