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绛&钱钟书:婚姻是建立在感情基础上的利益共同体


点击题目下方她”,关注最优雅的女性公号


她有很多人生角色:专家学者、作家翻译家、女儿、姐妹、妻子、母亲,但她最喜欢的角色确是“钱钟书夫人”;她事业成功,著作蜚声文坛,甚至百岁之时还在不遗余力地创作,然而她也兢兢业业地守候着人类最小的社会单元,为人生创造了美丽的“第一秩序”——家。

如今,104年过去了,岁月的风尘难掩她的风华睿智。多年前,她爱人钱钟书便给了她一个最高的评价:“最贤的妻,最才的女”;她自己却说自己这一生不论是创作还是婚姻都在“含忍地生活”。她是真正的人生大赢家,不论事业、婚姻,还是家庭。她是这个喧嚣躁动的时代一个温润的慰藉,她让人们品味出了婚姻的温馨、人性的温暖以及书香的安宁。


“钱钟书夫人”一直是杨绛的终身职务和最响亮的称号。杨绛之于钱钟书的重要性,用一位评论家的话说是“不写杨绛,钱钟书的形象就不全面的”。


其实,杨绛成名比钱钟书早,她写的几个剧本被搬上舞台后,钱钟书在文化圈里被人介绍为“杨绛的丈夫”。但杨绛把钱钟书看得比自己重要,比自己有价值。她认为自己赖以成名的几出喜剧根本不能够和《围城》相比。所以杨绛既开心有高兴得支持钱钟书写长篇小说,与此同时要钱钟书减少教课钟点,致力写作。为节省开销,辞掉女佣,心甘情愿地做“灶下婢”。


在钱杨的结合中,杨绛是一直站在钱钟书身后的。1949年5月,按清华的旧规,夫妻不能同时在本校任正教授,杨绛为了陪伴爱人只能屈身做兼职教授。

钱钟书的小说《围城》被搬上荧幕前,杨绛边读剧本,边逐段写出修改意见。“围在城里的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出去。对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这句经典旁白就是出自杨绛之手,她可谓是最懂《围城》的人。


1994年,在杨绛的力促下,钱钟书编定了自己的《槐聚诗存》,杨绛把全书抄完后,钱钟书拉起妻子的手说:“你是最贤的妻,最才的女!”

杨绛先生在《含忍是为了自由》中写道:细细想来,我这也忍,那也忍,无非为了保持内心的自由,内心的平静。你骂我,我一笑置之。你打我,我决不还手。含忍是保自己的盔甲,抵御侵犯的盾牌。含忍和自由是辩证统一的。含忍是为了自由,要求自由得要学会含忍。


同样地,在婚姻中含忍亦是最宝贵的品质,杨绛先生赏识老公钱钟书的才华,并竭尽全力的去协助他,甚至不惜牺牲或者委屈自己。如今很多不幸福的婚姻大多是夫妻彼此只看重自己的利益,那些为了发展自己事业把对方当绊脚石一样踢开的比比皆是。

在物质至上的时代潮流下,男女结合最最重要的是感情和双方互相理解的程度。只有理解深才能互相欣赏吸引、支持和鼓励,两情相悦。就像许多年前,杨绛读到英国传记作家概括最理想的婚姻:“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把它念给钱钟书听,钱当即回说,“我和他一样”,杨绛答,“我也一样。”


本文由视觉志团队出品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汉青的马甲  >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杨绛:什么是好的婚姻
《洗澡之后》:一座围城就这么被打破了
《围城》——根植于劣根性之上的人的选择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