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春分

  

 

 

 

父母的春分

 


【人生如梦】  

 



  半夜时分,“咔嚓”一声炸雷,惊醒了正在沉睡的父亲。父亲披衣下床,望着窗外黑黢黢的夜空,自言自语地说:“明天就是春分了,这场雨下得真好啊。一个冬天没怎么下雨,麦苗干得发了黄,这雨给麦苗解了渴,赶明儿雨住了就给地里上点肥。”


  我的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常会忘记当天星期几,却从未忽略过节气。对他来说,节气就是个日程表,上边记的全是他近期要做的当紧事儿。

  早上五点,母亲和父亲就起床了。早春的空气中,还带着些许寒意。外头仍是灰暗一片,母亲开了灯,在厨房里准备早饭。父亲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就着腌菜喝了两碗粥,抽了支烟,已经六点多了。天际微白,雨渐渐停了,父亲拎起一只尿素袋,向地里走去。春分前后,是农忙时节。路上已有早起的乡亲,他们有的拿着铁锹,有的扛着锄头,相互打着招呼,脸上都挂满了笑容,那是农忙的喜悦,也是一年的希望。


  父亲穿行在麦田里,一边播撒肥料,一边顺手拔掉杂草,农活对于父亲来讲做起来游刃有余。“春分麦起身,一刻值千金。”春耕大戏在乡间如火如荼地上演着。为了这一年的希望,父亲不敢有丝毫懈怠,在地里挥汗如雨。时间过得特别快,当父亲抬起头时,已是临近中午了。


  父亲播撒完毕,回家吃午饭。吃了午饭,父亲小憩片刻,接着就去河边栽树。“二月惊蛰又春分,种树施肥耕地深。”父亲知道春分是植树的极好时机。每年的春分,父亲都要在房前屋后栽上几棵树。父亲犹如一个大画家,他用朴拙的画笔,把家园涂抹得桃红柳绿,生活在这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的环境里,父亲感到无比惬意。


  施肥,植树,父亲的春分,忙得不亦乐乎。母亲也不闲着,上午洗涤喂猪,下午就去挖春菜。“春分吃春菜”,春分之时,春雷始发,万物生长,正是吃春菜的好时节。春菜是一种野苋菜,母亲称之为“春碧蒿”,嫩绿的,细细的,约有巴掌那样长短,在田边地头都可寻到。采满一篮回家滚“春菜汤”。母亲说:“春汤灌脏,洗涤肝肠。阖家老少,平安健康。”一年新春伊始,母亲以吃春菜来祈求这一年家宅安宁,身壮力健。

  每年的春分,父亲都会给我发一条短信告知家里农种的开始。父母在春分播撒一年的希望,也播下了农民特有的淳厚诗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汉青的马甲  > 春分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打不离,吵不散的父亲母亲
这个季节,我想起了家
-土地,母亲一生的情
吃糠咽菜不分离
家乡的爹娘
我的父亲母亲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