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扬州八怪”之罗聘

2016-07-11

罗聘(1733-1799),清代画家,“扬州八怪”之一。字遯夫,号两峰,又号衣云、花之寺僧、金牛山人、师莲老人等。祖籍安徽歙县,其先辈迁居扬州。为金农入室弟子,布衣,好游历。

罗聘是扬州八怪中最年轻的一个,与另外“七怪”是完完全全的两代人。1733年(雍正十一年)罗聘出生时,“七怪”中最年长的汪士慎已经47岁,最年轻的李方膺也有36岁。扬州八怪以“怪”闻名,前面“七怪”多以性情和为人处世的个性而“怪”,罗聘则是以他的绘画题材而“怪”。

罗聘怪在画鬼

罗聘一生画了很多鬼怪题材的作品,如《钟馗醉归图》、《鬼趣图》、《山鬼图》、《醉倚图》等。其中《鬼趣图》是他最得意之作,他一生中三次北上京城,每次都将这幅《鬼趣图》带在身边,也正因为这幅画,他在京城中名声大噪。

《鬼趣图》局部

罗聘画鬼题材独具一格,形象生动,栩栩如生,使鬼的性格融入到现实生活中,呈现出百姓们喜闻乐见的故事情节,并带有极大的笔墨趣味。

《鬼趣图》之三

罗聘笔下的鬼,线条简练朴拙,人物造型古雅奇骇,不成比例的形体也使形体变形夸张,使画面意趣更加浓厚。

《鬼趣图》之六

在绘画技法上他独辟蹊径,画《鬼趣图》时,先用水将纸打湿,然后在潮湿的纸上作画,笔峰所到之处,墨会随着被染湿的纸纹四散开来,这样会给画面造成一种模糊似雾的奇特效果。以此作为《鬼趣图》的背景,增加了画面的阴冷气息和鬼的神秘感。在湿纸上作画,是对绘画功力的更高层次的挑战,这需要画家在笔、墨、水三者之间的运用要协调一致。独特的画法是使《鬼趣图》成为“奇画”的重要原因。

《鬼趣图》之五

因其画鬼生动逼真,多传言他眼能见鬼,吴锡麟在《罗两峰墓志铭》中说:“又眼有慧光,洞知鬼物,烦冤地下。”蒋宝龄《墨林今话》中记载:“鹿城王椒翁尝语余云:‘山人生有异秉,双睛碧色,白昼能睹鬼魅,后颇自厌恶,乃以法魇之,不复见宜’。”但纪昀则认为“目能视鬼”是臆造出来的,故作惊世骇俗而已。罗聘自己也有诗云“我岂具慧眼,恶趣偏能睹。”否定了自己能见鬼的传说。无论真假,这些传说从侧面说明了罗聘笔下之鬼是多么传神!

《鬼趣图》局部

画鬼之原由

中国自古以来,民间就有“好巫尚鬼”的传统。清代中前期,扬州经济发达,宗教活动也十分昌盛,经常举行大型的宗教活动。当时扬州地区大建淫祠(不要想歪了,淫祠指的是正统的孔孟祠堂之外的一些鬼神的祠堂庙宇)。人们在闲暇之时,也好谈论鬼神,说书人靠仙狐鬼怪的故事吸引听众,戏曲表演也常常采用此类题材。《扬州画舫录·桥东录》中记载了中元节时人们聚众谈论鬼怪的盛况,“共坐涵虚阁,各言故事,人心方静,词锋顿起。举唐宋诸小说志异之书,尽入沉下。自庞眉秃发以致白皙年少,人如其言,而言如其事,又有寓意于神仙鬼怪只说,至于无可考证······”,可以看出市民对志怪鬼神题材的喜爱程度。

与市民风趣相仿,当时的文人也多尚鬼。可能是对“文字狱”的恐惧,文人们只能言鬼事以自娱。文坛志怪小说流行,有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王渔洋的《池北偶谈》、袁枚的《子不语》、知北游的《夜雨秋灯录》等。最著名的当属《聊斋志异》,罗聘曾经与《聊斋志异》的校对者余蓉裳有过交往,可见罗聘与当时的志怪文学走的还是很近的。

《醉钟馗图》

罗聘画鬼,与他的前辈和老师的影响也是分不开的。为了提高自己的绘画水平,罗聘25岁时拜金农为师。罗聘别号“花之寺僧”,金农号“莲身居士”,二人在佛教思想上也是志同道合。拜金农为师后,罗聘又改号“师莲居士”,以示对老师的尊敬。罗聘学金农,开始时亦步亦趋,模仿老师的江路野梅、人物、蕃马、奇树、窠石等。后来,除了金农的题材能画得“无毫末之舛”,罗聘所景仰的这一画派的前辈们,凡高翔的山水、士慎的梅、板桥的竹、李鱓的松、晴江的兰、黄慎的人物,他都能画,画路很宽。

《梅花图》

但是如金农所言,艺术需要的是“同能不如独诣”,所以罗聘画“七怪”们擅长的题材,就不如去寻找属于自己的题材。这应该是罗聘画鬼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虽然几位前辈也都画过钟馗之类的鬼怪题材,但都未以画鬼称最,此类题材还为他留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鸟语花香》

今世画家前世佛

如罗聘所想,画鬼确实使他名气变得更大,甚至誉满京城。但是,随着他自身卖画经历的增加,特别是两次进京卖画以及爱妻的离世,他对绘画有了新的认识,放弃了鬼怪题材,转而着重描绘各种佛教题材。

1771年,在金农的好友钱载的邀请之下,踏上第一次北京之旅。这是他们夫妻二人的第一次分别。罗聘将《鬼趣图》带在身边,在京城引起了轰动,最欣赏罗聘鬼画的少詹事钱大昕和《四库全书》的总纂纪晓岚,二人还在画中题了长诗,此后共有近百名文人为他的鬼画题咏。高官们争相邀请罗聘,甚至内务府大臣、二品朝官英廉也留罗聘在他的“独往园”小住。1773年,当他要返回扬州时,画了一幅《归帆图》,65位名人在上题咏,可见罗聘已在北京扬名。此次进京虽然博得了名声,但并没有赚到钱。

《归帆图》

1779年端午节后,罗聘要第二次进京,此时的爱妻方婉仪已经生病多日,且病情日益加重,但他还是去了北京。一路观光,直至八月才到京城。但方婉仪已于五月十九日病逝于扬州。二人临别时,方白莲写给罗聘两句诗“自知死是人间事,多事秋风摇落时”,罗聘百感交集,答诗写道:“此别何堪诵此诗,两人真果贵相思,莫忘东阁观梅候,驿使来须寄一枝。”夫妻深情最终还是不能挽留住逝去的生命。

《十八罗汉》局部

自从1780年罗聘回到扬州后,他不再画鬼,改画佛像。罗聘对佛学的喜爱由来已早,只是随着阅历增加有了更深的体会。

《刘海戏金蟾》

罗聘绘画题材的转变,

除了受到当时社会大环境的影响,

还有来自家庭环境的影响。

出身贫寒

其父罗愚溪,康熙年间中举,做过小官。罗愚溪生有五儿,罗聘排行第四。罗聘刚满周岁时,父亲去世,不久,他的母亲也随夫而去。少年罗聘由叔父罗愫抚养照看,读了一些书,但是他并没有选择“读书-科举-做官”的道路,而是改学绘画,早早就以卖画为生。很巧的是,吴敬梓此时正生活在扬州,他的巨著《儒林外史》也完成于扬州,他笔下元末的少年王冕,生活境遇和情趣与少年罗聘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或许吴敬梓正是以罗聘为模特,才将王冕的形象栩栩如生。

《放牛图》

情投意合好姻缘

罗聘21岁时,经长辈撮合,娶方婉仪(白莲)为妻。旧式婚姻讲究的主要是门第,并不怎么考虑性格志趣,他们二人的婚姻也不例外。不过,凑巧的是,方白莲也是一名画家,二人志趣颇为相投。方婉仪才貌双全,曾自己作诗“淤泥不染青青水,我与荷花同日生”,因而自号“白莲”。在日后罗聘所售的画作中,有很多就是夫妻合作或是白莲代作。

《荷花》

除了别人的羡慕,罗聘对自己的婚姻也是很满意的,在他早期作品《瓜果杂册》中有一首《自度曲》,写的缠绵委婉、恻恻动人,展现了少年才子心中的美丽世界:

采菱港口少风波,两头纤纤同唱歌。

吴娘初嫁,新妇双娥。

斜阳未落,忽飞晚雨。

归也迟迟,悄无人影。

想瓜皮小艇,去不多时。

《端午图》

在方白莲30岁生日时,金农写诗一首赞美他们夫妻二人“谢家才女夸门第,嫁的王朗女夫婿”,称赞方白莲才貌双绝:“不但能诗咏絮工,能画能书妍且丽”。

《山鬼图》

他们二人的婚姻是幸福的。可是,这也就注定了方婉仪的离世对罗聘会有巨大的的影响,绘画题材的转变就是其中之一。

历尽沧桑的卖画人

除了罗聘绘画题材鬼怪算得上“怪”之外,很难再从他身上找到“怪”。与之前“七怪”性格怪癖不同,罗聘更像是个一心卖画挣钱的人。他出身贫寒,为了养家糊口,决定以卖画为生。但是,当时扬州卖画行业繁荣,竞争激烈。若想挣到钱,绘画水平必须高,于是他拜金农为师。通过画鬼怪题材扩大名声,也是为了更好地卖画。在金农去世之后,他三次进京卖画,无非是希望在大城市多赚点钱。第二次进京时,他的夫人已经病重,但是迫于生计,只能分离,没想到却成了永别。第三次进京,罗聘已经年近花甲(1790年),刚开始倒是转到了钱,但因为挥金如土,游名胜,买古董,八年后,带着小儿子回乡时,居然路费都没有了,而且还欠了一屁股债。嘉庆三年(1798),一位做盐运使的朋友闻讯,资助罗聘的大儿子赶到京城,才把父亲和弟弟接回扬州。

《竹园清饮图》

虽然在赚钱方面,罗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但还是有一件事令他感到欣慰!1796年,新登基的嘉庆皇帝举办“千叟宴”,罗聘作为名人与会,但因为宁寿宫坐不下那么多人,只赐以“诗章、如意、寿杖、文绮、银牌”等物,罗聘得到了一根寿杖作为纪念品。这令64岁的罗聘高兴不已,写诗道:“躬逢千叟宴,蒙赐赏杖物”。

《双喜尊者》

在回到扬州的第二年(1799年七月初三),67岁的罗聘与世长辞。

《双禽图》

观其一生,罗聘就是一个想通过画画、卖画去赚钱的人,但是最终并没有赚到钱,得到的却是一身绘画的本领。他为生活而奔波忙碌,也多有辛酸与无奈。他就是一个为生活奋斗不止的悲情英雄。

《钟馗骑驴图》

文 博 / 历 史 / 文 化 / 展 讯 / 馆 舍 推 荐

微信ID:atmuseum

微博:@博物馆的那些事儿

475225203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蚌之沙  > 书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白日说鬼 | 罗聘《鬼趣图》:见君画鬼图,方知鬼如许
他是最年轻的“扬州八怪”,用笔画鬼讽刺世态炎凉!
鬼“画”连篇——原来画鬼的历史有那么长!
吴湖帆藏有罗聘、方婉仪夫妇合作梅花卷,极精雅
賈柯:民间里巷任疏狂——读《扬州八怪画传》(二)
清罗聘方婉仪《齐眉介寿图》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