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如何评价《大明王朝1566》中的严嵩?
发布时间:18-05-2108:37

严嵩是大明朝唯一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人。

这就是他自己对他自己的评价,但是这个说法比较笼统,拿这个来回答问题等于没说。如果要解释一下什么叫遮风挡雨,我认为可以总结成三个方面。严嵩是唯一一个既能逢迎圣意,还会杀人、治人、罢人,更会用人的人。这就是为什么,大明朝只有一个人能遮风挡雨,那就是他严嵩。

分别谈谈吧。

一、严嵩精通逢迎圣意说起“圣意”,咱先讨论一个事。嘉靖到底信不信修道?我个人认为,也信也不信。他这个人沉迷其中,每天打坐祈福、炼丹服丹,他固然是觉得这些东西有好处,所以他一直坚持这些,而且后来他也不让李时珍给他诊病,这些都能证明。但你要说他全信,一定不可能。他自己就明白,他不可能长生不老;后来裕王妃他们三个女人弄出来那本血经,嘉靖后来也知道那就是伪造的,更何况他这个人也绝非清心寡欲,对于道法的追求不是他的人生真谛,牢牢掌握权力才是他的幸福所在。而嘉靖之所以非常看重其他人对于修道的态度,是因为“修道”在剧中的实际意义,就等同于“臣服于皇帝的权威”。“修道”就是朝堂之上的一只鹿,嘉靖指着说,那是马,所有人都跟着说那是马。只有两个人说这不是马这是鹿,一个是李时珍,剧情开始之前说的;一个是海瑞,剧情结束的时候说的。那么严嵩就高明在,他不光嘴上说那是马,还用尽浑身气力证明那是马。写青词、戴香冠、上贺表、献祥瑞,他比谁做得都积极,做得面不改色,做得理所当然。从这一点我们就能看透严嵩在逢迎圣意这一点上做得已经绝了。我看这个回答之下的答主特别喜欢拿徐阶跟严嵩比,那咱们也用徐阶比一下吧。徐阶的逢迎圣意是“皇帝怎么想,我知道,我做了,因为皇上就是对的”。严嵩的逢迎圣意是“皇帝怎么想,我知道,我做了,因为我也这么想”。他们俩在这一点上不存在谁高明谁不高明,因为这是他俩所处的政治位置不一样,吕芳在剧中就已经替他俩总结过了:

咱们三个人,虽然职分不同,可喝得都是皇上的酒。是苦是甜,是甘是涩,嘴上不说,心里明白。严阁老几十年喝得都是一杯酒,那就是皇上这杯酒。徐阁老难一些,既要喝皇上的酒,又要喝百官的酒。两杯酒不好喝啊。

所以说,他俩在朝中所占得政治地位根本就不一样,能起到的政治作用也不一样,二人同样都做到首辅,都要替皇帝理政,他们的儿子都当工部尚书给皇帝修宫殿,可是他俩就是不一样的。不一样在于严嵩他只考虑嘉靖,所以也只有他的逢迎圣意,最能让嘉靖满意。

二、严嵩精通杀人、治人、罢人,但更精通用人严世蕃跟严嵩之间差的地方很多,最要命的一点就是没有知人之明。严嵩训诫严世蕃的话是这样说得:

我还是首辅,是大明朝二十年的首辅。二十年我治了那么多人,朝局的事我敢不知道么?徐阶没有这个胆量,他也没这个能耐,就是让他坐,他也坐不稳。知道为什么么?是大明朝离不开你爹。二十年了,你爹不光是杀人、治人、罢人,也会用人。国库要靠我用的人去攒银子,边关要靠我用的人去打仗,跟皇上过不去的,要靠我用的人去对付。是大明朝离不开你爹!只要用对了人,才是干大事的第一要义。

他自己说的太明白,以至于贴完了台词我发现我没什么好说的,唯一想说的就是,剧中除了胡宗宪,所有严党都好像把他们所有的智商都续到严嵩一个人身上了,没错我说的就是谨言慎行严世蕃、神机妙算罗龙文、两袖清风鄢懋卿、忠肝义胆郑泌昌、大智若愚何茂才。

说完了严嵩是个什么人,接下来我们可以试着回答一下题主的小问题。回答之前也可以总结一下,题主想问得扩展一下就是严嵩跟徐阶、胡宗宪以及嘉靖的关系。

分别谈谈吧。

一、严嵩与徐阶,但我想再加一个吕芳

这三个人的政治能量,在倒严之前,是大致平衡的,纵有沉浮,三个人里也以严嵩的政治力最强大,最本质的原因在于,严嵩有着他的不可替代性;吕芳在司礼监并没有绝对的非他不可,因为嘉靖说得很明白:“吕芳跟了朕四十年,从来就没有自己的人”;而徐阶的必要性很大一部分在于他与裕王的亲密关系和他对严嵩的牵制作用。他们三个互为犄角,吕芳的任务,是安顿好宫里,全方位照顾好嘉靖的饮食起居,尽全力完成嘉靖交代的任务,满足嘉靖的要求;徐阶的任务,是牵制严党,既要对严嵩的权力产生牵制,防止严嵩过于膨胀,又要阻止严党过于贪腐,贪腐到伤了大明朝的根本;严嵩的任务,是尽全力完成嘉靖交代的任务,同时还要维护着大明朝这艘巨大的游轮,照顾着这个王朝的方方面面。这就是嘉靖的政治哲学,所谓“云在青天水在瓶”,所谓“击鼓买糖,各干各行”。而这三位,就是大明朝所有各司其职的人的代表。(所以为什么说嘉靖和海瑞是主角呢?因为整个朝廷里就只有他们俩不被上面那三位代表。)那你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回答这个之前,我们小小的跑一个题。我记得我原来看过一个韩剧叫《善德女王》,这部电视剧是我唯一一部喜欢的韩剧,它就是戴着偶像剧的标签,披着历史剧的外衣,讲着政治剧的内核,虽然还比不上《大明王朝1566》里面的政治那么深邃,但在韩剧里绝对傲视群雄,比起大多数现在的中国政治剧也不逊色。里面两大阵营的首领,美室玺主与德曼公主有这样一段剧情,德曼公主想将神权的秘密告知天下,从而打破贵族对于天时的垄断,美室玺主说出了这样一段话:

公主殿下,世界万物,有的按纵来分,有的按横来分,说的是什么意思?世间万象按纵向分,会是这样的:百济人、高句丽人、新罗人。对新罗而言,分为跟随公主的人,和跟随我美室的人。但是把世间万物按横向分,就只有两样,支配者和被支配者。世间万事按横向分得话,公主陛下和我是属于同伙。我们都是支配者。

《大明王朝》里稍微复杂一点,支配者和被支配者不是绝对的,但是有一点可以借鉴一下,那就是严嵩、吕芳和徐阶,他们如果按横向分,是应该分到一个阶层里的。这个阶层,就是“最长一辈的媳妇”,媳妇的意思,就是徐阶在剧末说的那样:

嘉靖:朕继位这么多年,这么多的错处,平常你们怎么就没个人敢于奏谏?徐阶:皇上自有皇上的难处,天下无不是的君父,臣等但尽本分去做就是,怎能诿过于君上?嘉靖:这么多的委屈,这么多的难处,你们是怎么过来的?徐阶:一个敬字,一个诚字,单凭这两个字做去。嘉靖:这是大道理,有时候大道理并不管用,像那个海瑞一样,说点实在的心里话吧。徐阶:皇上这样问臣,臣就只好说些不甚恰当的话了。国朝以孝治天下,天下便是一家,大明朝两京一十三省,百兆生民,就像这一家的子女,皇上就是这一家的父祖,臣等便是中间的媳妇,凡事但按着媳妇的职责去做,能忍则忍,该瞒则瞒,两头尽力顾着,实在顾不了了,便只好屈了子孙,也不能屈了公婆。

我想,这个时候嘉靖处处都说“你们”,应该也想起了已经致仕丧子的严嵩和南京守陵的吕芳了,徐阶所说的话,放在他们三个人身上,其实都适用,他们的区别,只在于他们的政治身份和“委屈子孙的程度”,而绝非他们天生就水深火热。而且我贴了这么多台词,实际上也想展示一点,那就是徐阶这个人实在是已经小心到了滴水不漏的地步,作为严嵩,固然是以为徐阶要取代他,可作为徐阶,他只会等待皇上动手倒严、自己顺理成章,他是绝对不会主动去扳倒严嵩的,这一点严嵩很清楚,所以在那个时刻里,严嵩会对徐阶那样说,并不存在什么试探。他与徐阶之间,虽然按照政治派系他们永远是政敌,可是正如我上面说得,他们都是最难的媳妇,物伤其类,严嵩也是知道徐阶的难处,也知道徐阶知道自己的难处,怎能不惺惺相惜?另一方面,知子莫若父,严嵩知道严世蕃没那个本事当首辅,严嵩也知道,他一死,严世蕃立马就会让人收拾了,虽说徐阶不能百分之百代替严嵩,可严嵩身后也只有徐阶可以,严嵩对徐阶的首辅之托,实际上和曹操那句“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是异曲同工。而且严嵩那个时候,也确实真心实意希望胡宗宪能筹到粮,严嵩当时也是满朝唯一一个希望胡宗宪能筹到粮的人,至于原因,下面就要讲到。

二、严嵩与胡宗宪

汝贞,用人各有不同,从一开始,我就是以国士待你,对你我要全始全终。只有瞒,如果皇上知道了,我没有看账册,受不到责怪。关键是你啊。你把这些账册先送给我看,这犯了大忌。汝贞,我八十一了,死了没多大关系,东南的大局可不能没有你啊。糊涂啊!无论谁说你来过我这,我不认帐就是,有事我担着。

这些话是题主问题里胡宗宪带账册去严嵩家,严嵩对胡宗宪说的话。是全剧总让我感动的两个地方之一,另外一个是吕芳和杨金水最后的那场戏。这两对师徒父子,都是真感情,这没什么怀疑的,固然里面掺杂了政治纠葛,当然严嵩与胡宗宪较吕芳与杨金水要复杂一点。题主问,严嵩知不知道那是嘉靖的试探,以及严嵩对胡宗宪是否说了真话,我记得在某个回答之下还看见过“胡宗宪因为严嵩让他瞒皇上从而导向皇上”这种诡异言论,咱们细说说吧。这个事承接沈一石的案子,沈一石抄家以后啥也没有,东西都让各层官吏贪了,账册由杨金水秘密送往京师,吕芳也密令胡宗宪进京,帐册承到了嘉靖面前。嘉靖震怒之余,让胡宗宪带着账册去见严嵩。胡宗宪说他宁愿以坦荡,问嘉靖为何这样做。嘉靖是这样说得:

叫你这样做,就为了看一看朕,还有你,是不是都看错了人。

试探的内容是,严嵩会不会在不知道嘉靖已经看过账册的情况下,先看账册,然后将这些账册隐瞒或篡改以保自己或严世蕃,还是将账册原封不动让胡宗宪呈给皇上。试探的关键点在,严嵩会不会看,会不会在皇帝没看过的情况下自己先看。这才是重点。所以无论严嵩知不知道这是嘉靖的试探都无所谓,知不知道都一样,因为他这步棋没走错,他根本就没打算看,而且让胡宗宪赶紧把账册送进宫里。至于为什么要让胡宗宪说他没来过的原因,严嵩自己说得很明白了:如果胡宗宪承认自己来了,严嵩没看账册,罪在胡宗宪;如果胡宗宪不承认自己来了,严嵩也一口咬定他没来,罪在严嵩。但无论罪在谁,这个问题跟嘉靖的试探没有关系,严嵩没看账册就已经过关了。严嵩与胡宗宪,惟一的分歧,在于严嵩在严世蕃陷入郑何一案的政治劣势下要求胡宗宪剿倭不可全剿,而胡宗宪没有按照他说的去做,有人认为这导致了严党的倒台,这里我必须说这是错的。朝廷不可一日无东南,东南有倭寇,所以东南不可一日无胡宗宪。胡宗宪在,严党就倒不了,因为只要倒严胡宗宪肯定摘不出去,没了他就没人能领着打仗。这个逻辑没有问题。但是,胡宗宪剿灭倭寇以后回乡养伤,只是给倒严提供了一个可行性,嘉靖在胡宗宪打仗结束以后根本就没打算对严党下手,甚至郑何一案也是不了了之,倒严的直接原因是因为别的事情。区别在于,有倭寇和胡宗宪的时候,严党只要不太过分就绝不会倒,没有了倭寇和胡宗宪,严党就要收起手脚否则就可以倒。如果不是鄢懋卿巡盐巡走了两百万两银子,严党怎么可能如此被嘉靖厌恶?严党覆灭这个锅谁来背,都绝对不应该让胡宗宪背。胡宗宪对严嵩,一如严嵩对胡宗宪,都是以国士待之。士不可以不弘毅,但国才是士的第一根本。再重复一遍,士不可以不弘毅,但国才是士的第一根本。

三、严嵩与嘉靖因为修两宫,大臣们大雪天里跪书嘉靖,看似是状告内阁不给俸禄,实际上就是反对嘉靖修宫殿。当时嘉靖就说了一句话:

要是严嵩还在,他们敢这样?

严嵩对于大明的意义,上面已经说尽了。除了上述以外,严嵩对于嘉靖还有这样一个作用,那就是他是嘉靖手里的刀,他用的人可以对付那些跟皇上过不去的人。严嵩确实可以杀人、治人、罢人,但是被严嵩除掉的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实际上也是嘉靖想要除掉的人。而严嵩,是最能干净利索处理这些事的人。题主问,为何嘉靖要严嵩在心上插一把刀。严嵩说了,六心居是因为这个酱菜铺是兄弟六人开得,所以叫六心居,嘉靖是这样说得:

人心似水,民动如烟。我大明朝现在是六千万人吧,是吧?(请注意,嘉靖这里是问向徐阶)要是照他们的说法,就是六千万条心,是吧?(请注意,嘉靖这里还是问向徐阶,然后又转向严嵩)好了,严阁老,朕替你出个主意吧,在心字上加一撇,把心字一个必字,六合一统,天下一心。

这里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改这个字,跟严嵩没多大关系,严嵩那时候已经倒台了。嘉靖是说给徐阶,说给徐阶背后的文武大臣,说给大明朝那六千万百姓听得。失去了严嵩的嘉靖,没有了手中这把所向披靡的刀,他就要告诉全天下的人,没有了严嵩,你们也不想以为就能如何如何了,朕还是朕,谁也不要想有二心,你们只能有一个心,那就是朕的心。所以请大家想想海瑞痛骂嘉靖那句话:

陛下以一人之心夺万人之心,天下之人不直陛下久矣。

为何我在第一个回答里把海瑞在六必居题字那件事看作是下半部的第一件大事,因为在普天之下都被这把插在心上的刀震慑得瑟瑟发抖,一句话都不敢多说的时候,海瑞站出来了。谁都知道,给酱菜铺改个名字本身不算啥,叫啥都行,“必”字背后的政治含义就跟“修道”的政治含义一样,那是指鹿为马,是皇帝的新衣,也只有海瑞,非得说这个“必”字只跟咸菜坛子、甜面酱啥乱七八糟的有关系;非得说修道修宫是大兴土木奢侈民财;非得说那是只鹿;非得说嘉靖没穿衣服。然后吕芳、徐阶、黄锦、朱七这些身边人和信任的人都排着队来给海瑞开脱,也是给躺枪的裕王开脱,你是嘉靖你怎么想?这里挺逗的多说两句,嘉靖问徐阶和吕芳的时候,徐阶还好,说他愚钝,看不出有什么君臣佐使。吕公公最逗,嘉靖问他谁写的,他跟嘉靖说:

回主子,好像叫海瑞。

嘉靖没好气的问他:

好像叫海瑞……官员里面有几个叫海瑞的?

当时结合陈宝国和徐光明二位老师的表情,可乐坏我了……不闹了说正事哈……

所以说,这件事跟严嵩没有直接关系,如果说有什么关系,那就是失去了严嵩的嘉靖,再也没有一个能够让自己隐在幕后,还能打击政敌的帮手了。嘉靖不得已任用的陈洪那,跟严嵩极高明的政治手腕比起来就像个笑话,更何况陈洪还反打着嘉靖的旗号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嘉靖再也没有第二个严嵩,所以说最后嘉靖会在大辩论里落败海瑞,前提条件就是因为没有严嵩。如果严嵩还在,根本就不会有海瑞上书这种事情发生。

对严嵩,就谈到这里吧,总结严嵩还是那句话,他是大明王朝唯一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人。

如果说再多说点,那就是我真的真的特别喜欢倪大红老师演的戏,无论是《乔家大院》的孙茂才,还是《八兄弟》里的冷大虎,再到《三国》里的司马懿,都让我觉得简直是演活了,当然,这些角色在我心里还都不如《大明王朝1566》的严嵩。如今倪大红老师每年都有新戏,无论电影还是电视剧里,都作为金牌配角活跃在一线,真心希望他的演艺道路越走越好,这样的好演员,是我们这些人支持国产影片最大的动力。

哦,对了,题主还问了巡盐的事,但在这里我真的不打算说了,因为写了这么多好累啊,再加上我还想在第四个回答里专门谈严党是怎么倒台的,巡盐的事就放到那里面讲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凤凰山居士  > 历史人物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大明王朝1566》,国产电视剧巅峰之作
大明王朝:为什么说鄢懋卿的巡盐,成为压倒严党的最后一根稻草?
大明王朝:海瑞提供的最终证词,为什么嘉靖帝看完却一把火烧掉?
大明王朝:嘉靖帝的帝王之术,看看陈洪鞭打百官这一段就明白了
无关对错,皆因糊涂,看《大明王朝1566》里皇权如何扮猪吃老虎 || 历史观
大明王朝:冯保报雪这段需细品,注意当中潜台词,别被表面欺骗了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