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束手无策,三阴性乳腺癌治疗迎来多项新选择

2019-09-20

责任编辑:JY

国家癌症中心最近发布的全国统计数据显示,乳腺癌仍是位居女性发病首位的恶性肿瘤,严重威胁着中国女性生命与健康——调查显示,女性乳腺癌的发病率在20岁后随年龄增长迅速上升,并在55岁年龄组达到高峰。

值得关注的是,相比于乳腺癌的高发病率,其生存率普遍高于其他大多数恶性肿瘤,被称为最易被治愈的癌症。乳腺癌的治愈率,与肿瘤分期、受体状态和治疗方式等有着很大关系。经常会有人问:“我的乳腺癌是阴性还是阳性的?”,这里就要讲一讲乳腺癌的分子分型了,我们不妨先来了解下这几个常见术语:

HR

指的是激素受体,包括雌激素受体(ER)和孕激素受体(PR),+ 代表阳性,- 代表阴性。HR+ 表示激素依赖性乳腺癌,这些患者适合内分泌治疗。

HER2

目前针对乳腺癌的一个有效靶点,即“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又名HER2。HER2阳性乳腺癌侵袭性高,目前有特定的靶向药物可以治疗。

来源:pixabay

而三阴性乳腺癌,指的是上面提到的雌激素受体、孕激素受体及 HER2 均为阴性的乳腺癌,约占所有乳腺癌病理类型的12%,由于没有明确的治疗靶点,加上对内分泌疗法也无较好的应答,所以其预后较其他类型乳腺癌差,除了手术、放疗等治疗手段以外,药物治疗主要是传统化疗药物。

虽然三阴性乳腺癌一直是乳腺癌中的老大难,但随着医学技术的不断发展,一些新的治疗手段开始陆续崭露头角:

BRCA靶向疗法

研究发现,部分三阴性乳腺癌也是有靶向治疗的。在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中,约有12%~20%的患者携带BRCA1/2突变。

BRCA基因是乳腺癌的易感基因之一,且现已证实它属于抑癌基因,它的突变可能造成肿瘤抑制失效,从而引发乳腺癌。

2018年10月获得美国FDA批准上市的口服PARP抑制剂Talzenna(talazoparib)有望为此类基因型的患者带去希望。近期公布的Ⅲ期临床试验证实,相比标准化疗,Talzenna在治疗BRCA1/2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方面更具优势,更多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得到延长,客观缓解率超过六成,是标准化疗组的2倍以上。值得注意的是,Talzenna对三阴性乳腺癌及非三阴性乳腺癌的总体缓解率相似,无疑是三阴性乳腺癌同时携带BRCA突变患者的优选治疗方案。

来源:Tecentriq产品官网

另一方面,那些未携带BRCA1/2突变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也不要失望,今年年初,国际著名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连续介绍了从免疫疗法到抗体-药物偶联物(ADC)新药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的最新突破,非常振奋人心。

抗体-药物偶联物(ADC)药物

ADC药物由抗体、细胞毒性分子(小分子抗癌药)以及将它们连接起来的“接头”三部分组成。由于抗体具有靶向性(识别癌细胞表面抗原),因此可将具有治疗作用的细胞毒性分子直接“运送”到肿瘤细胞中,在发挥抗癌作用的同时,又避免对健康细胞产生影响。

据报道,美国Immunomedics公司研发的新药Sacituzumab govitecan就是这么一款ADC药物,它具有直接向肿瘤细胞递送抗癌分子的特点,直接靶向Trop-2(Trop-2是一种在多种上皮细胞癌中过度表达的靶点,在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中的表达率高达90%),进而可以将高浓度的细胞毒性药物递送到肿瘤细胞中,起到抗肿瘤的作用。

一项Ⅱ期临床试验使用Sacituzumab govitecan作为复发/难治转移性阴性乳腺癌的三线疗法,结果显示客观缓解率为34%,46%的患者获得临床受益,患者获得的中位响应期、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分别达到了7.6个月、5.5个月和12.7个月。

一般来说,患者接受第三套治疗方案时,获得响应的机会都会很低,然而Sacituzumab govitecan相比其他标准疗法却有明显更高的响应率,不少患者经治疗后,肿瘤明显缩小,且癌症进展放缓,生活质量得到了较好的改善。

来源:FDA官网

据了解,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接受Sacituzumab govitecan的上市申请,并授予该药针对“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的优先审批资格,如果能顺利获批上市,它将成为首个用于此类乳腺癌治疗的ADC药物,为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带去全新的、有价值的治疗选择。

肿瘤免疫疗法

在2013年被评为“年度科学最大突破”的免疫治疗可以说是这几年肿瘤治疗的最大进展,这种通过重新启动并维持肿瘤-免疫循环,恢复机体正常的抗肿瘤免疫反应,进而控制并清除肿瘤的疗法完全改变了癌症治疗的格局。自免疫治疗药物上市以来,已在多种癌症中展现出卓越的疗效,部分患者实现了长期生存,有些甚至获得了“临床治愈”。那么,这类药物对三阴性乳腺癌的疗效如何?

近期发表在NEJM上的一篇论文首次证实,罗氏公司的癌症免疫治疗药物Tecentriq(atezolizumab,阿特珠单抗,俗称T药)与化疗药物联用,可以使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生存期有所改善。

在该项针对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Ⅲ期临床试验中,患者随机入组后分别接受单独化疗或Tecentriq联合化疗,每组包含451例初治的患者。在随访期内结果显示,单独化疗组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5.5个月,而使用Tecentriq联合化疗的患者为7.2个月;总生存期方面,Tecentriq联合治疗组为21.3个月,单独化疗组为17.6个月。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经检测确认为PD-L1阳性的患者,Tecentriq带来的益处更为明显,中位总生存期达到25个月,显著高于单独化疗组患者的15.5个月。此外,Tecentriq与化疗联用的安全性也与各个药物已知的安全性一致。

来源:Tecentriq产品官网

目前,美国(FDA)和欧洲药监局(EMA)均已批准了Tecentriq联合Abraxane(白蛋白紫杉醇)治疗PD-L1阳性的不可手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三阴乳腺癌。除Tecentriq外,我们熟悉的、已在中国上市的癌症免疫治疗药物的K药(Keytruda,可瑞达)和O药(Opdivo,欧狄沃)也在开发各自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的潜力,值得期待!

以上三种新疗法为三阴性乳腺癌来了新的治疗机会,更让人惊喜的是,一些突破传统的治疗新策略也进入了我们的视线,其中最为突出的莫过于基因编辑疗法在动物模型上的尝试。

基于动物模型的基因编辑疗法

近日,美国波士顿儿童医院(Boston Children's Hospital)的研究人员首次报道了靶向三阴性乳腺癌的CRISPR基因编辑疗法。研究者将CRISPR系统封装在纳米脂质凝胶颗粒中,注入小鼠体内后可敲除其致癌基因,

该项研究发表在了《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上,CRISPR系统是一种强大“基因组编辑”技术,可对生物的DNA序列进行修剪、切断、替换或添加。研究者将CRISPR系统封装在偶联了特定抗体的纳米脂质凝胶颗粒中,这种抗体可特异性识别TNBC细胞的靶点ICAM-1蛋白,从而将CRISPR系统引导至肿瘤部位,达到治疗的目的。

基于小鼠模型试验的结果显示,CRISPR系统可有效递送至其乳腺肿瘤细胞,并敲除乳腺癌驱动基因之一LCN2,肿瘤细胞组织的基因敲除效率超过80%,肿瘤生长速率降低了77%,与此同时,正常的细胞组织没有受到明显的影响,提示该方法可以选择性识别癌细胞的同时可保留正常组织,起到抑制肿瘤生长的作用。

结语

随着近些年医药技术的快速发展,既往治疗手段非常有限的三阴性乳腺癌已获得了全新的、有价值的治疗选择,与此同时,新的治疗技术仍在不断探索中,如近日关注度较高的基因编辑疗法已取得初步积极结果,前景可期。

最后Dr. 康要提醒各位女性朋友,不论是何种类型的乳腺癌,早发现、早诊断和早治疗都具有重要意义,因此每年到正规医院做一次乳腺专项检查非常必要。根据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最新乳腺癌筛查指南,建议女性 25 岁以后,根据自身乳腺癌风险水平,定期进行乳腺癌筛查,以便能够早期发现肿瘤,进而及早采取有效的治疗措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fjgsd  > 乳腺疾病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办公厅主任的经验,写领导讲话,需做到“三忌三宜”“六讲六戒”
《中国剩女》刷屏背后,撕开了上亿女性最大的心酸
冬天,很美
清朝五对父子大学士家族
猛降血压能根治!5秘方、验方、偏方
治疗尿毒症_肾衰竭验方·偏方·秘方(全)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