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韵如芙蓉出水 工比错彩镂金——著名画家廖志标笔下的工笔重彩山水

▲ 著名画家廖志标

【人物档案】

廖志标,著名国画家。1974年生于桂林人。天赐法号智源金刚,为藏密宁玛巴大圆满法第二十世传承者,依止根定法王为终生师。由书入画,精攻水墨、工笔、重彩山水,兼花鸟、书法。2007年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蒋采苹重彩画研究生课程班。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西美协会员、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员。是水墨与重彩、写意与工笔相结合的集大成者;是当今中国重彩山水画的一面旗帜;是当代重彩画坛代表人物蒋采苹先生教学50多年来,最快进入中国美术家协会的得意门生。少而好书,偶有所得,由书入画,以书悟画。相互促进,相得益彰。并不断从传统佛道儒文化中吸取营养,不断提升自己的艺术境界,道法自然,妙悟人生。作品多次入展中国美术家协会等单位主办的国家级画展并获奖。作品入编多种画集并被权威机构和友好人士收藏。出版有《廖志标工笔重彩山水作品选》《中国当代国画名家·廖志标》等。2012年,山水画作品《景致连天起,春风万里长》《神州春暖》被人民大会堂收藏,其中《神州春暖》被悬挂在委员长某室。2015年12月,当选中国文联《神州》杂志封面人物。

韵如芙蓉出水 工比错彩镂金

——著名画家廖志标笔下的工笔重彩山水

■ 记者 邵妙苗

在我的印象中,所谓山水画,就是清淡雅致、芙蓉出水般的水墨山水。对鲜艳华丽、浓墨重彩的青绿山水,我一直缺乏了解。在一次画展中,一幅“错彩镂金”般的工笔重彩山水画《溪山烟云》,让我大开眼界。画面上,但见山川绵延起伏,林木苍郁葱茏。作品笔法细腻,设色古雅,构思缜密,构图严谨,气象恢弘,意趣浓郁,意境幽远,格调独特,彰显出中国传统山水的美学艺术特点,让人叹为观止。细看题款,原来是著名山水画家廖志标老师。

廖志标的工笔重彩山水画作品,将“错彩镂金”的绚丽与“芙蓉出水”的典雅相结合,在古典与现代相融合的基础上反映时代精神,再现了已失落千年的、极具中国古典美的唐宋传统图式和技法。

▲ 《林麓映辉》 136cm×68cm

古法用笔 个性追求

据介绍,青绿设色山水(工笔重彩山水)起源很早,早在战国时期就诞生了,滋育于东晋,确立于南北朝,兴盛于唐宋。青绿山水画所表现的,是大自然的本色,是人与自然的审美关系,是人对山水审美认识在绘画形式上的表现。青绿山水设色典雅、庄重、大气、富丽堂皇,代表着山水画的一种古典型态。

“错彩镂金”与“芙蓉出水”两种风格的山水画,本是中国传统山水画的两种审美取向。中国山水画不仅表现了山川丘壑的自然之美,也表达了画家在领悟自然、体验自然、感受自然的过程中,与自然契合的灵性与心境。水墨山水如此,青绿山水也如此。但自从宋元文人画兴起之后,工笔重彩山水画遭到贬低和排斥,“错彩镂金”一脉的色彩绘画日渐式微,又因画材昂贵和技法复杂而几乎断代,清代成为古代工笔山水画发展史上的绝响,而近现代擅长工笔山水画者更少。当代工笔重彩山水,是对中国传统工笔重彩山水的继承与发展。

随着我国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中国画的格局和审美观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传统水墨画一统天下的局面已不复存在,中国画呈现出多元化发展的态势。当今有许多中青年画家致力于青绿山水画的研究与创作。廖志标就是一位勇于开拓的探索者。

廖志标从小志于学,同时对国画特别是山水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少时即以书画名播乡梓,大学时代已名动一方。廖志标对传统的笔墨下过扎实的功夫,山水画初师五代,两宋,后学明清,转益多师。他的山水画,继承传统笔墨的精髓,注重山水风骨,山苍树秀,水活石润,在雄奇壮美之中别具灵奇之象,颇得黄宾虹笔意。

近年来,凭着对水墨山水语言的能动把握,在体验认识东方悠久的典雅传统艺术韵味之后,有感于唐宋绘画的色彩斑斓、雄浑博大,廖志标感到墨色的黑白世界无法概合今人之情愫,于是对工笔画产生了浓厚兴趣,并一发而不可收。他致力于青绿山水当代形态的探索,近取张大千、刘海粟,远窥唐宋的李思训、王希孟、明清的仇英、“二袁”等。廖志标主张继承源学,师古不泥古,不仅要师古人之迹,更要师古人之心,借古开今;同时又深入现实生活,走遍名山大川,遍师自然造化。

2007年,廖志标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蒋采苹重彩画工作室,师从蒋采苹等艺术大师,对南北宗山水均有研修。其工笔山水画,追求宋画的精密逼真和文人画的意境营造,章法谨严,刻画细微,笔墨苍劲,境界开阔,高贵典雅,用笔雄强稳重,在水墨设色上参以西画光影效果,以写实来抒情,富有诗情画意,体现了悠远的传统意蕴与深沉的生命体验,既有大开大合之势,又有严谨精细之妙,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风格。

廖志标以“工笔山水”为皈依,表现自然万物的多彩瑰丽。“绿水青山,白云红树”是其审美取向,也正是表现其个性、气质和心理认知的独特选择。其实,青绿和水墨从总体上说是一码事,都离不开笔墨。笔墨是中国画的神灵。廖志标力求在自己的山水画创作中融入传统笔墨,并在此基础上加强“道法”,用现代构成的手法完成由传统到现代的转换。

廖志标的工笔山水,保持了传统工笔山水画精勾细勒的用笔,以求准确地描绘对象。那富于书法意味的形式特征,拉近了自然与人的关系,把山林景观纳入他的山水画创作领域,独出机杼地把他所熟悉的山石江河、密林老树作为画面的主体,以密集的景观构成层次繁复的场景。以山石、江河、树木为中心,辅以村舍、云烟、山路等造型元素,构成了廖志标与众不同的山水视野,显示出画家个性化的艺术追求。

▲ 《沐曦》 136cm×68cm

秀美物象 诗意心境

在蒋采苹等艺术大师指导下,廖志标跋山涉水,全身心投入工笔山水画的创作之中。他充分汲取古人的艺术精华,用视角和心智勾画出祖国山水的秀丽。廖志标作画,重视遵依古法,构图讲究,笔墨严谨,通篇和谐,山峦起伏,江河萦回,烟雨空蒙,草木丰茂,飞流瀑布,丛林嘉树,庄园茅舍,舟楫桥亭。他注重工笔与写意的巧妙结合,在描绘山水自然景观的传统技法基础上,结合娴熟的墨法、笔法,将景致的立意、光线、设色、呼应、意境表现得淋漓尽致。

廖志标在创新中求变,以“雅”为核心,直抒性灵,在工笔山水创意方面达到了颇高的艺术境界。“风入蒹葭秋色动,雨余杨柳暮烟凝”,细品廖志标的每一幅作品,工笔画的精细用笔与浓墨挥洒、写实与写意、表现与再现浑然一体,主观创作情趣和所描绘对象的自然天成,不论是精雕细刻的渲染,还是皴染泼墨中显现着的秩序,一改传统工笔山水的刻板质感和单调趣味,注入了当代色彩、线条表现的活泼,传达着他对山水的感悟与热爱,给人以一种艺术美的享受和熏陶。

廖志标的山水画,将现实的景象转化为笔墨与色彩、构成与意蕴、视觉与意境,并运用从自然中转换而成的笔墨色彩,创作出寓情寓意的作品来。廖志标的山水画,在一往情深的执着中,将自然造化的情境意境,与画家的内心感悟融通为一。他不只在笔墨上下苦功,还致力于画面色彩、意象、冲击、构成、山石结构、意境的经营,做到在幅面、视觉、色彩上的内在统一,使作品充满欢快明媚、简洁绚丽、意蕴幽逸的时代气息。

廖志标工笔山水画,注重工笔与写意的巧妙结合。在他看来,工笔与写意都是相对的概念,具备工笔基础,写意才能升华;没有写意的情愫,工笔就少了几分诗意。根据这一理念,他在两者的技法运用上,有着自己独特的拓展变化。他在追求山光水色的秀美描绘的同时,也强调色彩的假定性对于心境的呈现。他充分汲取五代宋初的荆浩、关仝、董源、巨然、李成山水画的艺术表现方式,把工笔的青绿与写意的笔墨,巧妙地加以整合利用,汲取传统工笔重彩和水墨写意山水画的精华,所创作出的作品,既有重彩山水画的厚重华丽的特点,也有水墨写意山水画的隽逸, 风格独特,清润韵致,色彩简约而精髓,强化了作品的表现力,进一步扩大了作品的审美视野与想象空间,形成了更为丰富和俊秀的工笔山水画的色彩谱系。

▲ 《清和朗润》 97cm×178cm

气韵生动 意境悠远

当今社会,使人们越来越多地疏离了古典美学境界与文化氛围。“重返古典”,显然包含了太多与太复杂的现代精神内容与现代人的心灵渴望。廖志标正是在这一特定的文化背景中进行工笔山水创作的。廖志标的青绿山水,以现代的构成、艳丽的色彩、气势恢宏的意境,在传统青绿山水与现代审美要求之间找到了契合点,碰撞出炫目的光焰。那飞腾的笔势、灵动的墨色与蓬勃的气象纠缠于山川烟云之间,仿佛有一股灵气摇山荡谷,带出满纸的笔走龙蛇,万千气象。他的作品色彩鲜亮,金碧辉煌,意象丰富,气势磅礴,意境悠远,追慕传统境界,探求古典美感,在古意中洋溢着一种强烈的时代气息。

在廖志标看来,传统是一种观念、传统也是一种实践。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要敢于打破旧有的东西。传统是一个过程,我们今天所创造的,对于明天而言,也将是一种传统。廖志标对青绿山水画的形式、内容、技法等方面进行一系列探索研究。在表现形式上,吸收现代构成以加强其形式感;在创作内容上,拓展其精神内涵,使其融入现代意识和审美观;在技法和材料的运用上,探索出一些新的方法,不拘一格地进行了新的尝试;在用笔用墨上,更加随意自然,既是工笔的又有写意的韵味。廖志标摆脱了传统技法中程式化、模式化的枯燥套路,极大地丰富了自己的绘画语言,加强了画面的视觉冲击力,使古典的青绿山水成为了一种新的绘画样式。

廖志标直面生活,“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他并不依照模式化的传统套路,而是从自己的感受、自己的心象中挖掘,不是简单地搬挪写生,而是有创意的构建。他以细勾、细皴、细染、细点为主要画法,或浓或淡,或燥或润,或错或落,或疏或密,或聚或散,把精微画得坚实,把密集画得空灵。他的画作,从容,细密,但绝不迫塞。他的画作,有线有面,有点有皴,有大有小,有虚有实,有浓线与淡线的映衬,有粗线与细线的对比,有直线与曲线的穿插,有黑、白、灰的交叉分割,不仅表达出画家平和、谦恭的心境,还串起了画家的童心、爱心、乡情、乡恋。他画山里的春天、夏天、秋天、冬天,再现的是自己珠玉般的童年记忆,展示的是平平淡淡的人与自然“天人合一”的图景。每一幅画作,都是一首生命之歌,都是他深情厚意的浓缩。

▲ 《二月春风江上来》 68cm×68cm

他画春山的林木葳蕤,他画瑶林的悬珠缀玉,他画千枝万树的郁勃生机,他画无法淡忘的《山里人家》,他画心中的《依山傍溪》,他画山村的《清和朗润》,他画大山大水的《气清千障》,他画《二月春风江上来》的秘密……廖志标笔下的山水,是一个纤尘无染的唯美世界,凝聚着他浓浓的山水情怀。遵循阴晴雨雪、花开花谢、日起月落的自然法则,根据他的想象与创造,有舒展、有内敛、有包藏、有显露、有繁荣、有凋零……时而争让有度,时而顾盼生情,画家用画笔去梳理,用节奏去调整,用墨色去统一,或工笔擦擦点点,或写意洋洋洒洒,亦整亦碎,亦点亦线,亦块亦面,无处不自然,无处不天成,无造作之笔,无雕琢之痕。山体在他笔下跃然纸上,江河在他腕底纵横纷呈,层层叠叠,密密匝匝,画出了珠玉满山,画出了阳光满枝,画出了一个清新、纯静、和谐、祥和的世界。

廖志标承继了传统的山水精神,以邈远、澄明、平淡、率直的心灵境界,在实践中不倦探索、实践,终于完成了工笔山水的现代变异以及对古典山水模式的改造与拓展。他以艺术家的胸襟和眼光,以缜密的构思、娴熟的技巧、个性化的山水符号、卓越的综合能力,在前无古人的繁密山水图像中,创造性地表现了山水的天籁之美,在自然韵律中,体悟到清丽苍莽的自然界的内在蕴涵与主宰万物的宇宙本体精神。

事实上,在那气象万千、幽密深邃的画面上,透出的洁净清雅、秀逸淡远的山水境界,是廖志标最内心化的表现。这境界,源于难以挥去的乡恋情结,那密林深处的山野、溪流、村舍、炊烟,催生出画家深情而又温存的记忆。廖志标追求的是超越现实而与心灵情感相通的生命体验,并企望用精致的艺术,以深度的抒情来实现自己对大好河山的理解和诠释。因此,他通常用精工细作的技巧和纯净的想象力组合而成,坚守住内心的理想与向往,意在昭示自己的艺术主张和美学观念。

在廖志标的作品中,山水成为一种生命的蕴藉,成为一种滋生于此的生命现象对自己根源的感念之情的疏导和集结。山水间回响着大地无声的呼唤,同时又是自然对人类祥和、宁静的馈赠。在繁密的构图中,画家以充满诗意的激情,将自己的感受浇注进山水林木形象之中。

▲ 《气清千障》 123cm×240cm

中西合璧 情景交融

中国画无论山水、花鸟还是人物,都是以传统哲学为思想本源的,画理与哲理直接相通。出入儒释道,精研传统文化二十余载,廖志标以哲学家的目光观察世界,用他的画作诠释人生。廖志标画作给人的一个突出感觉就是,他对中国画博大精深的传统一往情深。他的山水,以传统哲学为画理源泉,以笔墨为主要艺术语言,以重意境、重诗情为他的山水画的价值尺度;他的山水,气脉连贯、跌宕豪逸,与中国辽阔的自然景物相契合;他的山水,雄峻放达、墨色共晖,与昂扬奋发的精神面貌互为表里。他坚持中国画的根本,以深厚的传统为动力,凭借强烈的时代感和心灵追求,表现出鲜明的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他的艺术创作以浩然正气、绵绵深情的人格力量而给人以震撼。

另一方面,廖志标融中西技法于一体,把西洋画的明暗和中国传统文化有机结合,形成精细逼真的效果,创造出新颖画貌和独特风格。

廖志标的山水,在意境中崇尚营造“象外”的“心画”山水境界。他从经营位置入手,把道学、玄学、禅学融为一体,其物境、情境、意境都通过构图来表现。他的工笔重彩山水画,并非自然山水的原版写照,而是境生于象又超乎象的“象外之象,景外之景”,是渗透了画家的“真感情”的“心画”。返朴归真,搜妙创真,才能营造“象外心画”的山水境界。从廖志标的画里,你可以看到他技法的全面性,他不断地从物境、情境向意境升华,他笔下的山水是他心中的画境,也是他的心画。在经过了画家情感化、意象化的加工提炼与取舍,渗透了画家的真情实感和艺术个性,还有画家对家乡之美的独特发现和独特表现。

正因为此,他的工笔重彩画《青山流水春常在》和《清谷幽泉》系列作品,取景角度虽不尽相同,但都抓住了大自然特有的静穆氛围和奇伟雄姿,群峰耸峙,万木峥嵘,飞瀑流泉,云蒸霞蔚,在静穆中蕴涵着生机,在雄奇中显露出朝气。这既是他对山水魂魄的写真,又是画家精神的投影,自然与画家神遇而迹化,达到了物我合一、情景交融的境界。这种境界通过构图、笔墨来表现的。廖志标的构图不拘泥于“三截两段”的刻板章法,他用笔骨力劲健,粗豪沉着,用墨浑厚、苍润、浓淡分明。取势大开大合,境界极其壮阔,起伏穿插变化灵活,气脉连贯,表现出自然山水的雄浑和韵律节奏感,同时也体现出画家开阔的胸襟与激荡的情感。

▲ 《依山傍溪》 68cm×68cm

蒋菜苹先生对廖志标用笔的“骨法”特别推许:“老拙沉厚,刚正畅达”,正如荆浩《笔法记》所说的“生死刚正谓之骨”,有时柔中见刚,深得画理精髓。这种老拙沉厚、刚正畅达的骨法用笔,也正是画家朴厚沉稳、刚直豁达的内在性格的外化。他把这些技法运用到大自然山水中间,使得笔下的山水大气磅礴,气吞山河,青山益障,万木争春,流水潺潺,万丈霞光,阳刚之气十足,同时具备了南方山水之秀美和北方山水之雄浑,画出了山的气势和雄魂毅魄,也画出了画家本真的质朴性情。

廖志标山水的自觉,首先是笔墨的自觉。他在山水中的骨法用笔显示出良好的笔墨素质。通过自己对笔墨的理解积淀并形成了自己的山水画风格,那是一种对宇宙独特的艺术关照。廖志标山水画题材非常广泛,桂林山水、黄山烟云,苗寨、深潭、山村、古寺,清晓、黄昏,春山、秋色,日出,雨后……信手拈来,皆成妙境。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廖志标的作品,从《怡溪》《湖山居隐》到《青山流水春常在》《云山清韵》,无论是尺幅小品还是鸿篇巨制,处处都贯穿着意境的营造,那茂密的山林、古老的村舍、幽静冷寂的人文环境,是那么和谐、自然。这种可栖可居的山水情境,在廖志标的创作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他的画作,以平面的格局表现出多维空间,让人能直接进入一种精神的家园,在一片华美、宁静、祥和、神秘的天地中邀游;他的画作,让人穿越时间的隧道,阅读尘封的历史,从而思接千载;他的画作,试图将亘古的笔墨结构带入现代人的话语情景之中,通过画面透露出一种冷逸幽寂之气和朴厚澄静的韵味。廖志标的山水画,让人体会到生命的颖悟,其中的意象充满了精、气、神,从艺术形象化走向审美意境,达到一种融会精神与自然的境界。

假自然之象以寄情,求真美意趣于一体,廖志标正走在探索的路上。他的创作实践,透露出他对东西方艺术精神的理解与体悟;他的创作经验,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成功的范例;他笔下那些充满激情的作品,展示着他对生活的认识和对生命的体悟。

▲ 《溪山烟云》 68cm×136cm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好读又读1856  > 青绿山水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武汉画家重绘失落千年的“错彩镂金”重彩画
知名界画家许吉尔 品赏许吉尔的画有感
纸上云烟 胸中丘壑——读方骏先生山水画
​家居装饰画选择要点解析 家居软装搭配必备
林容生做了什么和想了什么—一个旁观者对一个画家的逼问
中国美术史高频考点-明代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