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赵高:给我一个机会,我能颠覆一个帝国



前两天与朋友聊起了历史,朋友是个秦国迷,在敬佩秦始皇、李斯、蒙恬的同时,对毁了大秦帝国的赵高可谓是恨之入骨,咬牙切齿的说,若不是秦二世胡亥昏庸和赵高的作乱,秦帝国必能二世皇帝、三世皇帝,以至万世。

  在中国的历史上,一个王朝的倒塌,大多数的人还是愿意将罪责推到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身上,这个结论从遥远的夏商周开始,夏是妺喜,商是妲己、周是褒义,秦是赵高、汉则是王莽、董卓、隋是杨广、唐是杨玉环、宋是秦桧、贾似道、明是陈圆圆、清是慈禧。

这个结论你不能说他全对,但也能说他全错。

如此一看,赵高就显得十分显眼。

 
 赵高的出身远不是电视剧描叙的那么曲折多变,历史上记载不多,但有限的字眼,仍能表面他是来历清白的秦帝国的皇族。

 他的先祖本是秦国某位国君之后,他的父亲是秦王的远房本家,地位尊贵,只因商鞅变法,秦国开始启用军功爵制度,但凡没有武功之人,即便是王室子弟,也难以得到升迁,秦国的公子们以及他们的后代地位逐次降低,传至赵高已与普通庶民无异。
 
 秦始皇听说赵高有强力,通于狱法便任命赵高做了中车府令。
 
 中车府令不算大,但也不是小,因此赵高并不显眼,但多了跟随领导的资本。

 与秦朝而言,这只是一个错误的开始。

 很快秦始皇发现眼前的这个太监很不一般。

 他为人勤奋,又精通法律,书法更是当世一流,难得是他骑术精湛、武功也不错。

 虽是个太监,却有旁人没有的才情。

  这一番观察,让秦始皇觉得此人可用,冲锋陷阵显然是不可行做个老师似乎还不错。

  若秦始皇知道自己这个错误的决定彻底断送了自己一手打造的大秦帝国,怕是要从棺材里跳出来。

 历史没有任何言语记载赵高的这个老师做得如何出色,甚至在做老师的时候也没留下过只言片语,只知他这个老师颇得嬴政的欢心。

 据说有一天,赵高犯下重罪,大将军蒙毅不顾情面抠着律法的字眼,要将他处死,赵高很害怕,不得已向嬴政求助,一向眼里只有朝廷律法的嬴政非但没有把这件事当一回事,还赦免了他并复其原职。

 嬴政自是不会想到,就是这位在自己眼中“敏于事”的宠臣,日后会成为断送大秦江山的祸首。

 
 赵高虽活下来了,但蒙毅凶狠的眼神,嬴政无人敢反驳的面容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那一刻起,他似乎明白了,在这座皇宫里,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他还需要一样东西——无上的权势。
 
 从此赵高学会了小心,学会了谨慎,甚至学会了如何把握机会。

 很多时候我们会发现,无论任何的环境里只要一个人肯学,老天爷总不会亏待他太久。

 赵高的机会很快就来了。

 公元前210年十月,年逾半百的嬴政在第五次出巡的途中病倒了,虽然他一生都在寻求着长生不老的秘方且“恶言死”,但仍然无法抗拒生命的自然运作规律,他迅速变得苍老,常年的忧郁,担忧让他的健康一日不如一日,终于他病倒了,来势凶猛的病情让他预感到自己的大限已到,当务之急是赶快确定立储之事。

 他一共有儿子23人,但是留下姓名的只有四个,许多他都没见过,自是谈不上喜爱,更别说将江山交给他们。

 能让他放心的不外乎大儿子扶苏一人而已。

 扶苏虽屡屡与他政见不合,但为人“刚毅而武勇,信人而奋士”,再加上大将蒙恬的辅佐,未必不能做一代明君。

 小儿子虽然最得他的疼爱,但知子莫若父,此子昏庸无能,不成器,江山是万万不可交给他的。

 经过一番思量,他决定传位给扶苏。

 这是一件大事,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得寻两个自己信得过的人。

他是帝王,信任之人不外乎两人而已,一个赵高,一个李斯。

作为身残志坚的人妖,太监也并非一点好处也没有,至少他能比旁人更能轻易的见到皇上,能看到拿到旁人看不到拿不到的东西。

比如手里的这一份诏书。

金色的诏书以及符玺散发着迷人的光泽,压制在心头多年的欲望这一刻在赵高的内心复活了。

他看着灯光下已经昏迷不醒的嬴政,攒在手里的玉玺诏书紧了紧。

“是非成败在此一举了。”
 
 赵高咬了咬牙,做出了最危险的决定。

 风险从来与回报是成正比的,风险越大,回报就越大。

这个道理,赵高明白。

强大的权势诱惑让赵高变得聪明无比,这个惊天动地的大阴谋在他的调度下变得有条不紊,就连一向才情卓绝的丞相李斯在这一刻也成了他的小弟,对他唯命是从。
 

队伍所经之处,进献食物、百官奏事一切如故。

这天傍晚,车队抵达咸阳。

坐在马背上的赵高看了看近在咫尺的皇宫,从容不迫的走了胡亥的府邸。

“而今大权全掌握在你我和丞相手中,希望公子早作打算。”面对战战兢兢的胡亥,赵高给出了最强有力的问答。

 
胡亥发现,一向温顺的老师今日忽的变得凶狠起来,有些陌生,那可憎的面容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害怕。
 

“父皇病逝的消息还没有诏示天下,怎么好就去麻烦丞相呢?”

赵高盯着这个自己一手调教的学生,心头露出了最满意的笑容,他知道此时此刻他需要的不是这个懦弱的男人,而是一件神圣的外衣而已。

“公子不必再瞻前顾后,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事儿我早已替公子谋划好了。”

“我答应!” 胡亥大声道。

 
 一切如赵高所言,巨大的阴谋如同春日的春雨,来得润物无声。

 数日后,胡亥为继任者,是为秦二世。

 赵高拥护有功为郎中令,为九卿之一,守卫宫殿门户。

 自此,赵高开始了他的权势之路。

 
  为了扫除他的一切后患,他开始撕下了温顺的面容,露出了冷酷而可怕的嘴脸。

 平静的咸阳皇宫顿时变得刀光剑影。

 先是本该做皇帝的扶苏自杀,跟着是战功无数的蒙氏兄弟。

 随后是赢家宗亲。

 一次就在咸阳杀掉了胡亥的12个兄弟,将10名公主碾死于杜邮。

该除掉的都除掉了,赵高开始将目光盯向了李斯。

李斯非蒙氏兄弟可比,有辅始皇,卒成帝业之功,想杀他并不容易。

为此他颇费了一点心思。

他先构造了罪名让李斯进入了大狱,为了堵住李斯曲嘴。他派自己的亲信扮成御史(监察官)、谒者(官名,为国君掌管传达)、侍中(官名,秦时设五人,往来殿内、东厢奏事),轮番提审。若李斯以实情相对,则施行拷打,直到李斯坚持假供不再改口为止。

时日一长,李斯难辨真假。

后来二世真的派人来审讯他,李斯以为还是和以前一样,就仍以假口供对之。

胡亥信以为真,自此李斯的罪名终于被他罗织而成,再也无法改变了.

任何人一旦入了权势游戏,便成了其中的棋子,成与败看谁用而已。

公元前208年七月,精通老鼠哲学的李斯被腰斩于咸阳闹市,并夷三族 。

此时此刻作为一个去了势的太监,他将权势推到了顶峰。

  为了体验这种权势带来的快感,他让人准备了一头鹿上了宫廷,当着胡亥的面说那是马,他要让群臣都明白,他赵高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老天爷给他一个机会,他可以颠覆一个王朝。
 

很快,那些说马的大臣都活了下来,而那些说是鹿的大臣都莫名其妙的死去了。

群臣渐渐明白了,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想要活命,就得听话。

赵高开始变得忙碌起来,他的兄弟赵成做了中车府令,他的女婿做了都城咸阳的县令,都是要职,其他官员也在老师的安排下更换了不少,忙碌的身影,让连一向不问政务的胡亥也发现自己的这个老师最近有些不一样,看自己的眼神不再是有恭维,甚至有时候射出让人害怕的杀意。

这种感觉持续的时日并不长,胡亥便发现老师的杀意并非今日才有的,从他入住咸阳城的哪天开始,杀意就埋下了。

这天,一向不露面的赵高终于露面了,说的第一句话竟是让他退位自杀。

巨大的改变,让胡亥有些回不过神来。

他看着来人杀气腾腾的目光,知道老师心意已决。

他忽的放声大哭起来:“我想见丞相。”

杀手阎乐冷冰冰地摇了摇头道:“不行”。

“我希望得到一个郡做个王。"

 阎乐不答应。

"我希望做个万户侯。"

“丞相说了,不行。”

"我愿意和妻子儿女去做普通百姓,跟诸公子一样。 "

"我是奉丞相之命,为天下人来诛杀你,你即使说了再多的话,我也不敢替你回报。"

“老师,你好狠!”

胡亥不再多言,只是一个劲儿大哭,他忽的想起了自己的兄长,那会儿是不是也是这般呢?

公元前207年,胡亥被赵高的心腹阎乐逼迫自杀于望夷宫,时年二十四岁。

 “该扫除的都扫除了,该颠覆也都颠覆得差不多了,是时候将自己的姓名发扬光大了。”

 登基!

 赵高在心里默念了声,一步一步走向了宝座,但文武百官皆沉默着看着他,无人说话,无人喝彩,甚至无人反对。

 强大的寂静,差点没让赵高就此倒下去,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强大的权势有时候未必能获得人心,在这场阴谋之中,他看似是赢了,实则是输了。

 没有人心,他的权势再大,地位再高,也不过是也太监而已。

 群臣无声的沉默无不告诉他:“别忘记了你的身份,你只是一个太监。”
 
 乃召始皇弟,授之玺。

 不久子婴即位,与斋宫中杀了赵高,并灭了赵高三族。

   后记:

  历史最大的迷人之处在于许多时候,无论是个人的还是霸主在许多的场合都往往得到的意想不到的结果,这个结果往往是反方向的。

 比如秦始皇梦想着自家的江山能传至万世以至于无穷,但他一手打造的强大的帝国历二世而亡,不过十五年,其结果是他预想不到的。

  再比如赵高,如果说他的前半生只想拥有权势,从而达到自己的野心,最终的结果却是权利让他颠覆了强大的大秦帝国,却也将他推向了深渊,他以一己之力推动着历史的车轮,在权势、阴谋、血性的道路上走上了人生的巅峰,但巅峰的下面同样是他预想不到的深渊,最终机关算尽太聪明落下了灭家的下场,而自己也被历史无情的钉在了历史耻辱的柱子上,万劫不复。

赵高能从一个卑贱的地方走到高处,这样的经历和蜕变,不止因为他的圆滑与过人的心机,还在于他的才华,史载,赵高善篆。教始皇少子胡亥书。著有《爰历篇》六章,我常想如果赵高能把握好这一点,继续走下去,其名声不亚于后来的蔡伦,郑和,只是在历史巨大的可能中,赵高看不到这一点从而走错了道路,变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赵高。

而这就是历史迷人之处。

他的一切外衣之下,无不包含着皆有可能和不可能。

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如何取舍,如何把握,方才彰显本色。

只可惜,这一切赵高不懂,他宛如一个玩火的孩子,起先只是好奇,等到火势一旦蔓延,成燎原之势时,便不知如何收场,最终的结果不外乎善玩火者必自焚。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旧时斜阳  > 历史的脸谱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大汉王朝1
秦朝当红丞相李斯在腰斩前大喊了这句话,后来竟然实现了这句话
李斯写出一篇美文,却成了大秦帝国的催命符,文人误国比武人更甚
赵高:压倒大秦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
秦人花数代心血建立起的伟大帝国,一位太监只用几年就毁掉了
- 三种人生- - 王开林 -今晚报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