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孟浩然——我有大唐最强的朋友圈

    如果你用心看,你就会发现在大唐的诗坛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造成这个现象的两个主角一个叫李白,一个叫王维。

    两个人的人生轨迹很相像。

    都是公元701年出生的,都是八世纪的“00后”。

    都喜欢交朋友。

    都在当时最大的京城——长安城生活过。

    都是诗人,一个是诗仙,一个是诗佛。

    一个成为待召翰林,备受荣宠;另一个也是七品的左补阙,身价倍增。

    无论从哪方面看,这两个诗坛顶尖的牛人都有成为朋友的可能。

    可两人偏偏不是朋友。

    长安五年的岁月里,我们没有见过两人的朋友圈互动过。

    偶尔聚餐,喝个小酒,唱个歌的岁月更是一次也没有。

    历史更是找不到半点两人交集的资料。

    更吊诡的是,这两位没有任何交集的诗坛大咖竟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圈。

    这个朋友圈叫孟浩然。

    看到这儿,我相信孟浩然一定很自豪,我有一个伟大的朋友圈。

    这个的确值得自豪。

    开元十五年(727年),李白东游归来,一不小心逛到了襄阳。

    然后一不小心认识了一个当地的一个猛人——孟浩然。

    孟浩然很猛?

    开玩笑吧?

    笔者一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在当地孟浩然的确很猛。

    比大侠郭靖还猛。

    出生书香之家。

    9岁,与弟弟一起读书学剑。

    20岁,游鹿门山,作《题鹿门山》诗,一只脚踏入了诗坛高手的大门。

    29岁,游玩洞庭湖时,想起自己还没参加高考,一时兴起,写了一首《望洞庭湖赠张丞相》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

    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这首诗,有多出名,不用笔者多介绍,我相信参加高考、中考的诸位都知道。

    每年的中考,高考必备诗篇。

    光是体会孟浩然当时的心情就能写一篇论文。

    这样的人不猛,谁猛?

    这个猛人比李白大12岁,但两人一见如故。

    坐下就开始喝酒,喝着喝着孟浩然就对李白说了,兄弟喝完这杯,我就要远行了!

    李白:“去哪儿?”

    对于一个喜欢旅游的人来说,去哪儿不重要,重要的是保持一颗漂泊的心。

    唯有如此,你才能以最敏感的小心脏去体会大唐的山川带给你的震撼感。

    酒是下笔的基础,而山川是灵魂。

    “我从25岁开始辞亲远行,漫游长江流域,广交朋友,干谒公卿名流,以求进身之机。算算时间差不多有10年了!”

    李白喝了一口酒,嗯了声,他发现今日的孟浩然有些伤感。

    “不怕兄弟笑话,我不想再游了,我想参加高考!”孟浩然目光灼热的说道。

    李白苦笑了声,他的身份注定不能高考。但他希望孟浩然可以。“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你支持我!”孟浩然有些错愕的问。

    李白点了点头道:“没人喜欢年复一年的旅游,外面的人看我们潇洒自在,唯有我们自己知道,我们真正需要什么?”

    “那我们……”孟浩然有些不好意思。

    说好不参加考试,一起旅游的,这会儿自己瞥下朋友去高考,不符合他的做人风格。

    “就此别过!”李白端起了酒杯与孟浩然干了一杯。

    两人就此依依惜别,面带不舍的李白,给孟浩然送别。

    于是,历史上诞生了一篇精美绝伦的好诗。

    我们的课本上又多了一篇背诵的篇目——《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他要走了,我真舍不得,唯有站在码头看着帆影,一直看到帆影逐渐模糊,消失在碧空的尽头。

    希望你能考出一个好成绩。

    带着李白的祝福,孟浩然向长安进发了。

    尽管离别有些伤感,但离别不是为了更好的相聚么,他相信自己与李白一定会再相见的。

    这个地方叫长安。

    开元十五年(727年),孟浩然第一赶赴长安进行科举考试。

    考完后,他感觉不错,准备了这么多年,而且题目也是他熟悉的,诗也按照要求写了首五言短诗。

    虽说写的是山水田园和隐居的逸兴以及羁旅行役的心情,但不否认这些诗艺术造诣独特。

    他相信,只要识货的人一定能看出他的才华。

    对这一点,他有着无比的自信。

    开元十六年(728年)新年的第一天,他特意写了一首诗发在朋友圈里。

    长安平春

    关戍惟东井,城池起北辰。

    咸歌太平日,共乐建寅春。

    雪尽青山树,冰开黑水滨。

    草迎金埒马,花伴玉楼人。

    鸿渐看无数,莺歌听欲频。

    何当桂枝擢,归及柳条新。

    今年,我一定能考中,我有这个信心,朋友圈一发出去,立即引来了无数的点赞和祝福。

    其中祝福最多的依旧是李白——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果然是好兄弟!

    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

    你等我回来。

    那年的早春,暂住在长安的孟浩然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喜悦。

    成绩很快就出来了,发榜的那天,他特意在口袋里放了几百个红包,好给别人也沾沾自己的喜悦。

    他第一时间去了长安放榜的地方。

    他发现比他早的人大有人在。

    不少考上的,欣喜若狂地奔走相告……还有考生坐在地上大哭,更是甚者一脸的落寞。

    他顾不得这么多,拨开人群,将整张脸凑了上过去。

    顺着榜首一路看了一下,第一遍他看得很快,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

    也许是自己看得太快了,忽略了自己,我怎么可能没考上呢?

    从新来,这次慢慢看?

    他慢慢地看了一遍又一遍,始终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

    一个让他几乎不能相信的结果迅速占领了他的大脑。——落第。

    他有些茫然地看着常常的榜单,上百人的姓名里,偏偏写不下孟浩然三个字。

    失望、痛苦、 愤怒迅速占领了小心脏,我该如何回去呢,朋友圈都发了,难道要再说一声,开元十六年,天气阴,孟浩然落第。

    不合理,不合理啊!

    觉得没脸面回家乡,他留在了京城。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疯狂的写诗,最高纪录一天竟写了20多首。

    这些诗,他通过各种渠道发给了京城的各大杂志报纸。

    没想到引起巨大的轰动——名动公卿,一座倾服,为之搁笔。

    这些诗通过朋友圈,也不知怎么吸引了一个人的注意。

    这个人叫王维。

    一个从出生,到参加高考,参加工作都无比顺畅的男人。

    这天,他在朋友圈里@了他,说:“您的诗一气挥洒,妙极自然!”

    就这一句话,他喜欢上了这个叫王维的男人。

    因为王维和李白一样,懂他!

    作为诗人,他很清楚王维这句话的意思,一切的诗,当剔除了一切不必要、不谐调的成分,就显得更加单纯明净,自然。

    世间最好的诗,就是两个字——自然。

    而这就是他独有的风格。

    那一天,他加了王维的微信。

    他不知道,从此,他的朋友圈是大唐唯一有王维和李白的朋友圈。

    这两个点缀大唐的两个天才人物,经过他的朋友圈完成了历史的相聚。

    那天,王维亲自找到了他。

    在长安街头的一个小酒馆里,王维陪着他喝一壶烧刀子。

    酒精带来的醉意,让他伏在王维的肩头大哭了一场。

    为什么,为什么,你说长安为什么容不下我。

    王维轻轻一叹,柔声安慰他说:“放心,长安一定会容下孟浩然的,相信我!”

    “你有什么办法?连丞相张九龄和襄州刺史韩朝宗都解决不了?”

    王维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树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还能别鸟憋死,一定会有法子的,你相信我!”

    王维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几个月后,一直没露面的王维兴冲冲的找到了他,踹着粗气说:“你准备一下,一会儿皇上要来我家做客,我把你推荐上去了,你好好表现一下,做个特招生留在长安!”

    “我办事,你放心!”得知消息的他大声对王维说。

    然而,他办事,终究不能让人放心。

    先是躲在床底下不敢见皇上,好不容易出来了,还写了一首《岁暮归南山》的鬼诗。

    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书。

    这诗连好友王维都看不下去了,更不用说是唐玄宗。

    所以这件事的结果显而易见,黄了!

    卿不求仕,而朕未尝弃卿,奈何诬我?” ( 你根本没来主动来找过我,怎么能怪我呢?这黑锅朕可不背!)

    那天,长安的酒馆里,他又哭了。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好好的你唱什么凉凉,那首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留在干嘛?”事后,王维一脸惋惜的说。

    事已至此,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他擦干了眼泪,望着王维说道。

    你放心回去,好好读书,功名这东西不要也罢!”王维惋惜了声安慰道。

    “恩,我回去,京漂太辛苦了!”孟浩然擦干了眼泪,站起身来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那天,王维亲自送他去了北京的火车站,买了一张北京——襄阳的火车票。

    “我走了!”孟浩然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王维。

    “嗯,回去多写诗,那个比功名更重要!”王维嘱咐他。

    “你放心,我会的!”他点了点头,转身走入了火车车厢。

    火车启动时,他写了一首诗作为与王维最后的告别。

    留别王维

    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归。

    欲寻芳草去,惜与故人违。

    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

    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

    这样寂寞还等待着什么?天天都是怀着失望而归。

    我想寻找自己的理想去,又可惜要与老朋友分离。

    当权者有谁肯能提携我,知音人在世间实在稀微。

    只应该守寂寞了此一生,关闭上柴门与人世隔离。

    哎!

    王维长叹了一声,挥了挥手:“老孟,一路顺风!回去多发朋友圈,我喜欢看!”

    返回襄阳的孟浩然按照王维说的,彻底做回了诗人。

    自费游玩了吴越,与曹三御史泛舟太湖不说,还办起了文化沙龙,拉着一帮诗人高谈阔论,日子过得也逍遥。

    只不过,朋友圈更新没往日那么频繁。

    偶尔夜深人静时,他翻阅朋友圈,以最快的速度去关注一个叫李白和一个叫王维的男人。

    他们的日子过得越来越潇洒。

    工作越干越出色。

    人生似乎越来越光明。

    一直没有参加高考的李白为了顺利得到保送的名额,开始频繁的活动。

    李白是个有心人,性子也随意潇洒, 浑身的才气更是自己不能比的。

    他相信李白一定会在长安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

    王维也不错,开元二十三年(735年),张九龄执政,拔擢王维为右拾遗。

    开元二十四年(736年),调任监察御史,后奉命出塞,担任凉州河西节度幕判官。

    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七品官,还是京官。

    看着好友越混越好,他除了默默祝福之外,就是一个劲儿的点赞。

    再后来,李白结交的朋友越来越多,地位越来越高,光看他朋友圈晒出的名字就足够吓人。

    大腕贺知章,当朝权贵玉真公主、崔宗之、韩朝宗,还有什么丹丘生,岑夫子。

    大腕贺知章颇为欣赏李白的诗集《蜀道难》和《乌栖曲》,竟说:“公非人世之人,可不是太白星精耶?”

    贺知章称李白为谪仙人。

    自此,李白在诗坛有了名号——诗仙。

    他相信李白离保送不远了!

    同期的王维成就更是惊人,这位仁兄,竟空余时间,在京城的南蓝田山麓修建了一所别墅,修养身心,天天领着一帮文坛大佬躲在别墅里搞文学沙龙,诗集一本一本的出,还年年拿大唐最佳诗歌奖。

    每年的中秋,李白总会将他的新诗和书法寄过来,王维也总会送上他的画和音乐专辑,给予他最亲切的问候。

    每年,他总是以最快的速度在朋友圈里晒出他们的成就。

    吸引了一大批的粉丝侧脸观望。

    而襄阳的朋友,除了羡慕,还是羡慕。

    再后来,他患背疽,卧于襄阳,医生告诉他,不能看手机,不能刷朋友圈。

    但他还是坚持刷。

    刷李白、刷王维……

    这一刷又是两年……

    两年后的冬天,喝过酒,吃过海鲜,见过王昌龄,刷过朋友圈的孟浩然在襄阳的一张小床上死去了,终年51岁。

    这个联系李白与王维的朋友圈,至此再也没有发出任何表情互动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旧时斜阳  > 大唐荣耀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盛唐,那个伟大的诗人朋友圈
陈子昂砸天价琴赚知名度 贾岛“推敲”似炒作
【转】同龄从来不同框:王维的朋友圈里为啥没有李白
大唐过得最幸福的人,李白羡慕,杜甫服气,唐玄宗也比不上他
诗人孟浩然简介
每一个狼狈的中年人身上,都有孟浩然的影子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