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红楼梦:也说袭人,贤惠温顺之外的心机与奴性

贤惠、温顺是读者对袭人的最多评价,她美丽、温柔、体贴、识大体,某种程度上是青年男子择偶的标准模板。相比于黛玉的“刁钻”,宝钗的冰冷,袭人似乎能给予宝玉最真切的关怀,是完美女性的化身。曹雪芹也在书中盛赞她:花气袭人知昼暖。

的确,袭人是宝玉成长过程中不可被规避的重要存在。但笔者以为,相较于对宝玉的在意,袭人更多的是对自身未来身份的介怀,是对姨娘地位的觊觎。在她贤惠外衣的遮蔽下,着实有着不易为人察觉的心机。

曹雪芹曾在第二十一回的回目中,以“贤袭人娇嗔箴宝玉”作为标题,将袭人直接定位为“贤”,这也是历来学界解读袭人的线索依据。袭人的“贤”名副其实。她贤惠善规劝、贴心知冷暖。但是,袭人所谓的贤惠是否足够单纯,她的规劝里有没有其他意图?这点值得深入思考。

曹雪芹通过袭人的多次规劝、嘘寒问暖,刻画着她贤惠姨娘的形象。事实上,袭人并不是想宝玉之所想,知宝玉之所需,她仅以个人方式调教宝玉,走上她所期待的“正轨”,使宝玉的行为合贾政之意,符封建正统,并确保个人姨娘地位的稳定。

宝黛情深,袭人深深了然,然而,在听到宝玉肺腑之言的袭人,害怕的是“将来不才之事的发生”,暗暗思忖应对之法。宝玉挨打后,袭人趁机向王夫人进言:

袭人道:“论理,我们二爷也须得老爷教训教训。若老爷再不管,不知将来做出什么事来呢。”

袭人连忙回道:“太太别多心,并没有这话。这不过是我的小见识。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多,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便是外人看着也不像大家子的体统。”(第三十四回)

袭人的话正中王夫人下怀,她以“二爷实该教训”引王夫人入局,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套说辞说与王夫人。接着,又以“那些人肯亲近二人”直戳王夫人的痛处,与王夫人内心对宝玉的担心达成一致。这也为日后抄检大观园埋下隐患。

袭人此举看似是对宝玉无微不至的关心,与王夫人推心置腹,实际上,是在了然王夫人担忧的基础上,对晴雯黛玉的间接打压。这里的宝姑娘只是托辞,金玉良缘一直为王夫人、薛姨妈所促。因而,袭人的所指实为黛玉。王夫人素来不喜黛玉,袭人之言加剧了她对黛玉的心理设防强度,增加着王夫人对黛玉的猜忌,直接对宝黛婚姻增添了障碍。

木石姻缘与金玉良缘是《红楼梦》中的两大主要对立体。学界一直有“袭为钗副”的说法,袭人与宝钗之间的“联盟”,多处可见端倪。譬如第三十六回,她借口出去,为宝钗提供着与宝玉独处的机会,也是袭人对其“宠妾”地位的一种捍卫方式。

其次,怡红院的告密者究竟是谁?曹雪芹并未言明,但依据文中线索,袭人颇有嫌疑。早在宝玉挨打后,袭人对王夫人的一番肺腑之言已然赢得王夫人对她的倚重,为日后抄检大观园埋下隐患。抄检大观园之时,王夫人将怡红院众人与宝玉的私语公诸于世,继而引发了晴雯惨死,四儿、芳官等被逐的悲剧。袭人指天立誓,说并非她之所为。然而,并不能打消他人(包括宝玉)的疑虑,这直接导致了宝玉内心深处对她的疏离。

此外,袭人更多次离间宝黛感情。寄人篱下的身世、与宝玉之间未来的不确定性导致了黛玉的敏感,因而,恋爱初期,安全感的缺失引发了无数次宝黛之间的口角,甚至需贾母亲来调停。

第三十二回,袭人借由戒指引湘云入局,盛赞宝钗,并引发湘云对黛玉的抱怨。而后又在湘云讲仕途经济学问之时,宝玉下逐客令后,趁机说道:

云姑娘,快别说这话!上回也是宝姑娘曾说过一回,他也不管人脸上过得去过不去,他就咳了一声,拿起脚来走了。这里宝姑娘的话也没说完,见他走了,登时羞得脸通红,说又不是,不说又不是。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到怎么样,哭得怎么样呢。提起这些话来,真真宝姑娘叫人敬重,自己讪了一会子去了。我倒过不去,只当她恼了。谁知过后还是照旧一样,真真有涵养,心地宽大。谁知这一个反倒同她生分了。那林姑娘见你赌气不理她,你得赔多少不是呢!(第三十二回)

宝玉并不以此为然,反而为黛玉申辩,足见宝黛情深。袭人对黛玉的抵触情绪也可见一斑。“袭人”之名,却也暗藏了偷袭他人之意。

总之,素有争荣夸耀之心的袭人绝非等闲之辈,简单的“贤”、“善”无法完整概括袭人的全部,无论如何,都不能忽视袭人明里暗里的“心机”。

仔细究来,是袭人内心深处的“奴性”成就了她一切行为的可能性。

首先,因对主子死心塌地的思维逻辑作祟,袭人早已将自身与贾府、宝玉视为一体,可谓血肉相连,“我们”“咱们家”的字眼从她的口中频繁出现便是证明。她对宝玉苦口婆心,努力劝谏,为宝玉日后的功名之路呕心沥血,用尽手段。

其次,袭人与宝玉初试云雨,自觉是“贾母与了宝玉”的,宝二姨娘的身份是她的莫大光彩。为了“姨娘”的身份,袭人步步为营:先取中宝玉,再结盟宝钗,继而以“哈巴狗儿”般的奴颜婢膝取悦王夫人并离间宝黛,这是袭人的心机,也是她的个人悲剧。

诚然,袭人所处的封建社会糟粕是其悲剧的根源,在封建社会的熔炉中,袭人不可避免地成为牺牲品。自幼家贫被卖至贾府的她始终缺失着自我意识的觉醒,“服侍贾母,心里便只有贾母;服侍宝玉,便要为宝玉殚精竭虑”是袭人处事的宗旨,也是其悲剧命运的真实反映。

千红一哭,万艳同悲,袭人之所以入选薄命司,足见曹雪芹赋予她更多的是悲悯情怀。她的“奴性”为整个人物形象罩上悲剧的外衣。《红楼梦》的主旨之一便是经由女性的悲剧人生控诉封建礼教的残酷。袭人的悲哀、愚钝、为保地位展现的心机是大环境驱使下的必然。这里的“奴性”并非完全意义上的贬义,而是袭人对个人命运不自知、不自醒、失去自我独立意识的另类表达方式。

从现代角度看,晴雯无疑是先锋进步的,她站在袭人的对立面,聪敏,勇敢,直爽、有正义感,这样的晴雯对袭人的诸多行为嗤之以鼻。她们二人区别的根源在于是否自醒,是否具有独立意识,是否具备“我”的独立理念。晴雯也爱宝玉,但她的爱内化在“病补雀金裘”中,而非像袭人一般,跟随主流声音,苦口婆心劝诫宝玉。“心里只有主子”的袭人是悲哀的、可怜的,可叹的。

袭人的际遇绝非个案,她是封建制度下的牺牲品的缩影。窥一斑可见全豹,曹雪芹对袭人形象的塑造,是对处于整个封建制度压榨、剥削、摧残下、失去自我灵魂的所有女子的悲剧人生的深切观照。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袭人最终嫁与蒋玉菡,也算有始有终。较之于薄命司的其他女性,已然幸运多矣。袭人对封建教条的无条件遵守,是其人生悲剧的根源,她的奴性根深蒂固,着实令人唏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凡凡人人人  > 红楼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试论《红楼梦》中的晴雯和袭人(1)
如何分析《红楼梦》里丫鬟袭人?
为什么《红楼梦》中,袭人那么遭人讨厌?
“激辩红楼花袭人”之三:千面袭人
《红楼梦》贾琏:王熙凤背后的男人,其实也很可怜
品读《红楼梦》之二十七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