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益阳话的来源与文化价值

 一次聚会上,聊到益阳话,有人以为土,有人以为雅。一位文友讲起一件旧事:本世纪初,一位河南来的大学教授(研究方言的),曾经5次来益阳实地研究,发文认为益阳话里保留着相当数量的洛阳话成份。那位文友当年参与接待过这位教授,他是作为益阳话雅的例证来说的,当时益阳文艺界有十余人在场。如今,我作为益阳方言研究者,听出了其中的弦外之音。

方言的源流都离不开移民史。中国历史上的移民,有一个基本流向,由北往南流。汉族文明形成并先繁荣于中原,而政治上的“逐鹿中原”,政权更迭,引起战乱,每每导致人口由中原往四周迁徙,尤其是往南方迁徙。益阳话里的洛阳成分就是经由中原—东南—江西传过来的。

洛阳是东周、东汉、西晋的首都,唐朝当过东都,一直是中原文化的中心,洛阳话也一直被当作“中原正音”。西晋末年(公元311年),发生“八王之乱”,北方的少数民族趁机南下,侵占都城洛阳,是谓“五胡乱华”。然后,司马睿在建康(今南京)重建晋廷,为晋元帝,史称东晋。而西晋的王室贵族和富户、大户以及大批平民一同南迁,在长江中下游出现了很多侨乡。东晋最有名的“王谢”世族,就是这样南下的。晋朝人口的这次整体性(也称为板块式)迁徙,带来了强势的中原文化,并通过东晋以及后来的宋齐梁陈四朝的辐射作用在南方传播。这些南方政权的官话虽名为金陵雅言,其实是洛阳话。

另一次大迁徙发生在北宋末年——靖康之乱(公元1127年)。宋王室成员基本上被金掳去北方,北宋灭亡。北宋虽都开封,但官话是洛阳话。宋高宗赵构定都临安(今杭州),重建宋室,是谓南宋。与此同时,大批中原贵族和平民追随宋室南来。至今,杭州城区讲的仍然是中原话,与城外的吴语不同。当时北方世族除聚居于临安外,还有相当多的人居于苏州。益阳现在还有一个词叫“讲苏”,意为“讲究苏式生活”。过去“讲苏”用于对苏州高雅生活的赞美、羡慕,而后来多用于讽刺那种本身档次不高却对生活过于讲究的人。

众所周知,湖南人多是江西移民的后裔。至今还称江西人为“江西老表”,“老表”本指父母姐妹的子女,这里引申来指不远不近的亲戚。上古时期湖南人口很少,自五代开始江西人往湖南迁徙。据谭其骧《湖南人由来考》引用清代湖南五种方志之《氏族志》的移民来历统计,五代以前移入湖南者基本上是北方人。而五代至北宋,江西占9/10;南宋至元,江西占5/6;而“江西填湖广”发生在明代,谓“居楚之家,多豫章籍”。

明朝灭元朝后,为了巩固新政权和发展经济,从洪武至永乐的五十余年间,政府组织了八次大规模的移民活动,“江西填湖广”就是其中的一个移民项目。而我们也经常提到的“湖广填四川”,发生在清初康熙年间,组织湖南、湖北往四川移民,以湖北人为主,湖南人不到三分之一。

“江西鄱阳瓦屑坝”与“山西洪洞大槐树”“南京杨柳巷”和客家人之源“福建宁化”并称为明代的四大移民集散地。现在,全国约有两亿人的祖先是从江西鄱阳县(古为饶州)瓦屑坝动身移民出去的。当时,官府在瓦屑坝设局驻员。饶州府各县移民沿乐安河、饶河到达鄱阳瓦屑坝集中,然后发放川资,编排船只,乘船出鄱阳湖,溯长江而上,迁入湖广。来湖南的江西移民后裔自言为“洪武落业”。

“湖广”是古代省一级政区的名称,在元代包括今湖南、广西、海南全境以及广东、湖北、贵州的一部分。到明代只辖有今湖南、湖北两省。清代将湖广分为湖南、湖北两省后,“湖广”的名称仍在使用,管两省的总督叫湖广总督。

江西位于中原人口南迁的主要通道上,远在北宋时期,江西人口就曾居各省之首,及至明代,江西人口仅次于浙江。以农业为主的单一经济结构的江西,人多地少的矛盾相当突出。于是江西就成为南方人口迁徙的中转站,在江西生活一段时间后再外迁。首批、二批客家人都曾在江西停留过上百年,再往福建、广东迁徙。

来湖南的江西移民主要出自今南昌、丰城、九江、德安、景德镇、乐平、鄱阳、余干、吉安、泰和等市县,也就是明清时期的饶州、南昌、吉安、九江四府。赣北多于赣南。开发早、经济文化发达的赣江中下游迁出的人口最多。他们长于农业、渔业,最适应洞庭湖区的生活。

湖南接收江西移民,东多西少,北多南少。历史上的“八百里洞庭”随着时间的推移,湖面缩小,陆地增加,正是在明清两代有了大规模接纳移民进行垦殖的条件。益阳、常德、岳阳的湖畔地区,江西移民的密度最大,各姓氏族谱约有90%记载的是江西祖宗。

江西文化开发较早,在宋朝达到高峰。两宋的117位宰相中,江西人占15位,仅次于河南(20)、浙江(19)。而河南和浙江是两宋的首都所在地。两宋时期的89个状元中,江西人有6位。文学的“唐宋八大家”中,宋代6位里江西人占了一半——欧阳修、王安石、曾巩。

古代江西人口来源主要是两个:一是从中原直接移江西,一是由江、浙、徽往西移。江西的东部至今有很大一片讲的是吴方言,自身的赣语里也含有很大的吴语成分。江西移民往湖南来时,讲的是吴语色彩很浓的赣语。因为是整体性迁徙,他们的语言在与湖南原有语言交汇时,其文化优势让它成了主流,覆盖了原来的楚语。益阳话里还保留有中原语言——洛阳话,就是由吴语、赣语传递而来。

湘语也叫湘方言,分为新湘语与老湘语。新湘语以长沙话为代表,老湘语以双峰话为代表。新湘语更多的受北方官话的影响,老湘语更多的保留了古楚语的底色。

古代的楚人最早居于楚丘邑(今河南濮阳西南),商末大乱时楚人鬻熊率族人迁到丹阳(今湖北境内),成为楚国始祖。东周、战国时楚国往南发展,统治了湖南全境,他们的楚语渐渐覆盖了原来的百越、苗、畲等土著语。《楚辞》就是由楚语写成。现在,老湘语里保留了不少古楚语成份,与新湘语之间通话有困难。

益阳话,属于湘方言区-长益片-益沅小片,是湘语的北缘,也是南方方言最靠北的区域之一。益阳话的最大特色是40%的中古浊音声母在益阳话中转变成了边音声母l。

益阳话的核心区域是益阳市(赫山,资阳,高新区)、沅江、桃江,以及南县、安化、华容、汉寿、湘阴、宁乡、安乡的部分地区。使用总人口约400万。

益阳话与长沙话(含株洲、湘潭)同属于湘语的“长益片”,也叫新湘语区。益阳方言位于长株潭的北方,却反而保留了更多的古语特点,受普通话的影响较前者小,是新湘语中与普通话差异最大的方言,至今仍然保留了一些独特的特征。而这些特征让益阳话在全国各方言里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和研究价值。益阳方言形成于“江西填湖广”的明朝永乐年间,后来虽不断有江西移民加入,但其语言风格与特征没有变化。而且,因为益阳交通、经济不发达,人口流动不大,才原汁原味的保留了“益阳话”。现在,我们的交通、经济正在飞速发展,益阳话也在受到共同语(普通话、长沙话)的侵蚀,同时,学校教育与电视也在挤压方言的生存空间。如今,益阳话保持得好的反而是沅江,因为沅江还处于相对封闭的状态里。我主张学校教普通话,但师生之间日常交流以及课堂用语则不妨用方言。须知,普通话以后可以学,方言错过了,以后就没有机会学了。而且,会说一种方言是一种文化资本,尤其是学习传统文化,有方言底色的人有明显优势。许多古汉语词汇至今还保留在各方言里。?

周振鹤游汝杰著《方言与中国文化》:“如果外地来的移民在人数上大大超过土著,并且又占有较优越的政治、经济、文化地位,同时迁徙时间集中,那么移民所带来的方言就有可能取代土著的方言。”(P.16)他们举的例子,是西晋永嘉丧乱之后,北方移民的方言取代了江南宁镇地区的吴方言。那次移民百万以上。益阳也属于这种类型。

我想,那位河南来的教授,多次来益阳研究,看中的应是益阳话与洛阳话两者中的共同因素,他在寻找两者之间的源与流的关系。

应该说,益阳话是益阳最重要、最有价值的文化遗产。我们有责任珍惜她,研究她,保护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无为斋321  > 文化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揭秘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血洗湖南”之谜
清初“湖广填四川”迁蜀移民原籍考释(1)
上源头土话
现代汉语方言概况
[转帖]湖南境内客家方言分布概况
湖南各地方言分布(附图)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