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八艳(二)

                                                                            秦淮河

      秦淮八艳美丽、纯洁、多情、脆弱,才气横溢,但最终一无所有。对于她们,爱情等同于立身之本,生存的

本能与情感的热望掺杂在一起,她们谋生,亦谋爱。但赶上那样一个时代,这种谋求显得格外艰难,在辗转跌宕

中,她们伤痕累累。

      中国人对女性的看法总是那么极端,要么把女子说得一文不值,要么把女子说得举足轻重。其实一个女子哪

有那么大的作用!秦淮八艳,纵使国色天香,才艺绝伦,那又如何呢?历史始终不是由女子推动的!

      秦淮女子的悲情,也是乱世文人的悲情,是那个时代的常态,士人失意,往往需要美人相伴,看花曲院,载

酒旗亭,跌宕风月,寻花觅柳,放荡不羁,明末秦淮河畔的士子和艺伎的浪漫爱情正是落难才子和风尘女子在乱

世间的相互安慰而已。

      才情也罢,美貌也罢,气节也罢,都成追忆,徒留千古传说而已。

      有人说:南京怎么能不伤感呢?在这片土地上埋着那么多哀伤的君王!曾经的繁华似锦如今都已不在,曾经的国破家亡却深深地堆在土里。那些落寞和遗恨融在这土里、水里、风里,无处不在!

 

                                                                       排律:金陵八艳

                                                          却道金陵殇八艳,扬名建邺已经传。

                                                          香君血染桃花扇,小宛风尘醉少年。

                                                          侠骨眉生封一品,玉京楚阁遇奇缘。

                                                          天然秀色归红馆,画女湘兰笔自捐。

                                                          贯耳清声随如是,倾城祸国问圆圆。

                                                           污泥浊水朝谁泼,万代千秋少圣贤。

                                                                                                             ——博友柳明

 

卞玉京与寇白门

    

     卞玉京,名赛,又名赛赛,因后来自号“玉京道人”习称玉京。她出生秦淮官宦人家,姐妹二人,因父母早亡,二人沦为歌妓,卞赛诗琴书画无所不能,尤擅小楷,还通文史。她的绘画艺技娴熟,落笔如行云,“一笔

落尽十余纸”喜画风枝袅娜,尤擅画兰。18岁时游吴门,居虎丘,往来秦淮与苏州之间,是明末清初的一位秦淮

著名歌妓。卞赛一般见客不善应对,但如遇佳人知音,则谈吐如云,令人倾倒。

 

 

 

     卞玉京与明末清初著名诗人、文学家吴梅村曾有过一段因缘。后来是个无言的结局。并非出于吴梅村的轻

慢,实由其“生平规言矩行,尺寸无所逾越”的性情使然。卞赛勇敢地向他抛出了爱情的彩球,然而吴梅村没有

勇气承接。岁月悠悠,晃眼又是数度春秋,世上早已物是人非,然而卞赛还是一直以“罗敷未嫁”的心意守着这

份感情。吴梅村黯然神伤,挥笔写下4首著名的《琴河感旧》诗篇,其中一首:

                                                       

                                                        休将消息恨层城,犹有罗敷未嫁情。

                                                        车过卷帘徒张望,梦来褍袖费逢迎。

                                                         青山憔悴卿怜我,红粉飘零我怜卿。

                                                         记得横塘秋夜好,玉钗恩重是前生。

 

      若干年后,当吴梅村与卞赛再见时,她已经是一身道姑打扮了。她为吴梅村鼓琴,娓娓诉说南都崩溃之后,

人们的悲惨遭遇。经历了这场“美的毁灭”的悲剧,镜花水月已经淡出了他们的感情世界。吴的长诗《听女道人

卞玉京弹琴歌》中,更多的是流淌着他们的故国之思、黍离之悲,踌躇而迷茫......

 

 

 

      至此,两位再未谋面,各自星散。

      十几年后,卞玉京在平静的生活中去世,死后葬于无锡惠山。康熙七年,年近六十的吴梅村前往无锡,来到

卞氏墓前,以一首《过锦树林玉京道人墓并序》,献上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绝唱,也算是为此事画下了句点:

                             龙山山下茱萸节,泉响琮流不竭。但洗铅华不洗愁,形影空谭照离别。

                       ......紫台一去魂何在,青鸟独飞信不还。莫唱当时渡江曲,桃根桃叶向谁攀。

 

     寇白门 原名寇湄。“白门娟娟静美,跌宕风流,能度曲,善画兰,粗知拈韵,能吟诗,然滑易不能竟学。”可见她在同代秦淮名妓中才貌是很出众的,她热情活泼,性情刚烈,性格举止带有几分须眉男子豪迈之

气,她一生追求爱情,但正是由于她单纯不圆滑,而决定了她在婚恋上的悲剧。她一生总与薄情之人相纠缠,似

乎代表了古往今来风尘女子的命运。犹如南社首领柳亚子在《白门悲秋集》中诗曰:“碧月琼枝缈不存,桃根桃

叶尽销魂。行人莫问秦淮柳,憔悴当年寇白门。”

     寇白门怒斥负心汉朱国弼的行径不亚于杜十娘,粪土王侯“怒沉百宝箱”的坚强勇气,荡气回肠。她也没有

象柳如是那样作秀投水以保钱氏的名节;也没能如李香君那样慷慨陈词痛斥奸贼,大义凛然;更没有象顾媚和龚

鼎孳在荣辱利禄面前有思量。但她以消极遁世的人生姿态来保身,其行径未必就不高尚,其灵魂未必不干净。 

 

 

寇白门像轴 

      

       2008年8月,南京博物院举办明清交替时“金陵八家”书画展,其中有幅两位名家画的《寇白门像轴》最引

人注目,画面上白衣美女端坐树下,面容静美,穆然恬静。该画价值百万,也是这次画展最贵的名画,可见其在

秦淮文化上的影响。

       以龚贤、樊圻、高岑、邹喆、吴宏、叶欣、胡慥、谢荪为代表的“金陵八家”,萌生于明清交替之际,为明

清初中国画坛的重要流派。此画是樊圻和吴宏合作的作品,樊圻写像,吴宏补景,上有题跋和方印。作者通过

练的笔墨,将具有相当文化修养的秦淮名妓寇白门娟娟静美、韵致楚楚的优雅神态呈现出来。同时,“美人迟

暮”的怅惘感也在笔端流露出来,画面情景交融,人物与景物相得益彰。显然,作者借现实的“迟暮美人”哀叹

明王朝的灭亡。这幅肖像不仅是为寇白门写照,也是明亡后当时遗民心中一曲凄美的挽歌。

 

 

                                                                                顾眉生

      顾眉生,明末清初女诗人、女画家,名媚,字眉生 ,号横波。为人端庄娴静,风度卓绝。精通诗词,善画兰,有点像马湘兰,但她比马湘兰更加美貌,尤其是擅长度曲,人推为南曲第一。尝反串小生,与董小宛合演

《西楼记》、《教子》。可见她不但有着仕女的娉婷娇姿,更具文才艺技。

       顾横波家有座眉楼,精致玲珑。雕花的窗门,绣花的垂帘,恍如兰宫桂阙。室内堆满书卷画轴,瑶琴奏着

高山流,水铁马在檐下叮咚。

       合肥龚鼎孳,为明崇祯朝进士,官授兵科给事中,清初以原官启用。他以诗名卓著,与吴梅村、钱谦益号

称”江左三大家“。后来,顾横波嫁给他,两人情投意合,十分融洽。龚鼎孳为人重义轻财,向他夫妇求诗索画

的人不计其数,来信装满了几大筐,题款”横波夫人“。

       康熙初,龚鼎孳晋升为礼部尚书,龚正房夫人受诰封为一品夫人,她认为自己受过明的诰封,就将封号让

给顾横波,横波嫁给龚鼎孳后改姓徐,世称”徐夫人“。秦淮八艳中,顾横波是地位最显赫的一位,也是最受争议的一位 。

       顾横波对抗清复明的爱国志士文人十分敬佩,曾多次利用龚鼎孳的政治地位为抗清志士慷慨解囊,或搭救

之。她亲自救过为清廷追缉的、鼓吹反清复明的“蹈东和尚”阎尔梅,所以大才子袁枚赞之曰“礼贤爱士,侠骨

峻嶒。”

      康熙三年深秋,顾横波在北京铁狮子胡同的龚府内病逝,吊丧的车辆数百乘,丧礼备极哀荣。

      龚鼎孳有《白门柳传奇》一书,就是纪念顾横波的。

 

 

                                                                               陈圆圆

 

      陈圆圆,在战祸乱世、江山易主之际,无端将一美貌女子卷进政治纷争漩涡,成为举足轻重的传奇式人

物,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屡见不鲜的。如商纣王亡国有宠姬妲己陪斩;西周沦亡被说成“赫赫宗周,褒姒灭之”;

吴越争霸中间夹着位西施;南朝陈灭亡将张丽华引为“祸水 ”;“安史之乱”怪罪于杨贵妃......降及明末,也有

一位倾国倾城、与国家命运相关的乱世佳人陈圆圆。对于明清易代的这场历史巨变,明末清初著名诗人吴梅村在

其名作《圆圆曲》史诗中,概括为“冲冠一怒为红颜”。因这位倾国红颜美貌女子,引出这场历史的悲剧。

  陈圆圆原姓邢,名沅,字圆圆,又字畹芳,幼从养母陈氏,故改姓陈。她殊色秀容,花明雪艳,能歌善舞,色艺冠时。崇祯末年,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威震朝廷,崇祯帝日夜不安。外戚嘉定伯周奎欲给帝寻求绝色美女,以舒解皇帝的忧虑之心,遂遗田妃的哥哥田畹下江南觅艳。田畹寻得陈圆圆后,被其姿色醉迷,遂私下占为己有。不久李自成的队伍逼近京师,崇祯帝急召吴三桂镇山海关。田畹对农民起义军整日忧心惶惶,便设盛筵为吴三桂饯行,圆圆率歌队进厅堂表演。吴三桂见圆圆后,神驰心荡,高兴得搂着圆圆陪酒。酒过三巡警报突起,田畹恐惶地上前对吴曰:“寇至,将若何?”吴三桂说:“能以圆圆见赠,吾首先保护君家无恙。”未等田畹回答,吴三桂即带圆圆拜辞。吴三桂在其督理御营的父亲劝说下,将圆圆留在京城府中,以防同行招惹是非让皇帝知道。 

 

                                         

                                                    已故人物画家齐熙耀笔下的年轻陈圆圆画像

 

       李自成打进北京后,吴三桂的父亲投降了起义军,陈圆圆被李之部下所掠。当吴三桂答应投降李自成时,闻圆圆已被李之部将所占,冲冠大怒,高叫“大丈夫不能自保其室何生为?”遂投降了清军与农民军开战。这就是吴梅村在《圆圆曲》中所曰:“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李自成战败后,将吴之父及家中38口全部杀死,然后弃京出走。吴三桂抱着杀父夺妻之仇,昼夜追杀农民军到山西。此时吴的部将在京城搜寻到陈圆圆,飞骑传送,自引吴三桂带着陈圆圆由秦入蜀,然后独占云南。吴氏进爵云南王后,欲将圆圆立为正妃,圆圆托故辞退,吴三桂别娶。不想所娶正妃悍妒,对吴的爱姬多加陷害冤杀,圆圆遂独居别院。圆圆失宠后对吴渐渐离心,吴曾阴谋杀她,圆圆得悉后,遂乞削发为尼,从此在五华山华国寺长斋绣佛。后来吴三桂在云南宣布独立,康熙帝出兵云南,1681年冬昆明城破,吴三桂死后,陈圆圆亦自沉于寺外莲花池,死后葬于池侧。直至清末,寺中还藏有陈圆圆小影二帧,池畔留有石刻诗。

 

 

                                                        《秦淮流韵》大型浮雕——吴为山      

 

     《秦淮流韵》大型浮雕。位于秦淮河泮池北岸,天下文枢坊下方。总长80米,高2.2米,由青铜和花岗岩材

料构成,创作者为南京大学美术研究院长吴为山教授。25位历史人物的青铜肖像栩栩如生,其中有秦始皇、孙

权、,王羲之、李白,还有柳如是、董小宛、陈圆圆、李香君等8位明末清初的秦淮八艳。

      在这件大型公共雕塑作品中,青楼女子与秦始皇、孙权、王羲之、李白等平起平坐,曾引起了众人的关注和

争议。争执的焦点主要在于:把古代名妓放到如此突出的地位,是体现文化还是体现恶俗?创作者吴为山认为,

秦淮河畔的雕塑应表现秦淮河源远流长的历史和文化。“秦淮八艳”是一个典型群体,一个象征,代表了当时特

定的文化。文化的特点在于其巨大的包容性,市民文化作为一种历史的存在,和高雅文化一样,应该在夫子庙文

化中占有一席之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公司总裁  > 名媛/名妓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秦淮河——秦淮八艳
秦淮八艷
秦淮八艳——明朝末年秦淮河畔那些传奇女子
“金陵八艳”,(转)
秦淮八艳---美艳逼人气节不俗
秦淮八绝简介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