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燕绥:人人有望活到100岁,养老不要给年轻人太多负担

原标题:杨燕绥:人人有望活到100岁,养老不要给年轻人太多负担

7月28日,搜狐财经举办的搜狐有名堂系列沙龙“危局与机遇:如何应对老龄化?”在北京举行。清华大学教授,国家人社部、民政部专家委员会委员杨燕绥出席并以“银色经济与健康财富”为题发表演讲。

杨燕绥表示,人口老龄化并不是社会老化,我们不能悲观也不能忽略,要让老龄化成为人类正在迎接的第三大财富波。她强调为满足健康长寿需求,要发展健康经济,很多人可以活过100岁,拥有黑发50年和白发50年的银色人生。

杨燕绥认为,银色经济是一个基于健康长寿不断升级的消费需求。当下,人类的平均寿命发生了变化,由此产生了新的消费需求和约束条件,比如康复医院,她表示,现在康复医院很少,专业的康复师、康复医院的管理者都非常少。

另外她还表示,要处理好代际关系,过度给予年轻人负担,无异于杀鸡取卵。

“中国从一个年轻的社会到一个超老龄社会,一共不到41年。世界的其他国家没有这么快的速度,所以中国欠下的账很多,大家都觉得很累,但是不累过不了这一关。”杨燕绥说。

杨燕绥称,当前,我们需要培养两个人口红利,一个高红利是劳动人口,充分利用年轻人的人口红利,用科技来推动经济;另一个红利是老龄人口红利,当前,老年人的数量越来越多,他们的消费对经济的影响就很关键。

最后,她给出三个维度来衡量中国银色经济和健康财富的发展,第一个维度是健康老龄化,要投资健康;第二个维度是老年人口红利,要求人们多参与社会;第三个维度是养老保障,比如,中央统筹基础养老金,完善个人养老金账户。

以下为演讲全文:

最近国家发改委发了很多课题,都是围绕积极应对老龄化的,我想,国家十四五规划中,关于积极应对老龄化绝不只是一句话,也不会只是一个段落,很可能在十四五发展规划中,从头到尾会渗透着如何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老龄化,我们不能忽略,也不能消极对待。

前些年老龄化还是比较被忽略的,自从国家的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规划的进行,对它老龄化的重视程度也越来越高。早期,有些人说我们把老龄化的问题说得太严重了,后来领导也这样问我,我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我说领导你还记不记得,1956-1961年中国三年灾害,当时自然灾害很严重,苏联专家又撤走了,工业基础受到了影响,天灾人祸。1961年中国饿死了很多人,那个时候中国人口是减少的。1961年三年灾害停止了,1962年整个经济社会风调雨顺,人们的生活安定下来了。

所以1962年大家都在干什么?都在生孩子,到1963年就都生出来了。

1963年,中国在人口上出现了一个全世界都没有的珠穆朗玛峰,人口增长率在千分之四,从1963年到1980年开始实行一胎政策,中国有差不多四亿人口出生。现在呢,这一群人老了。

领导一下子意识到了,说我也是那个时候出生的,现在我们很多的厅局长都是那个时候出生的。所以这些人老了怎么办?后来我们又实施一胎政策,他们老了怎么办?

这不是一个小问题,不能忽略。因为它带来了很多新的社会问题。如果,将来人都活到一百岁,满大街的百岁老人我们怎么办?

我们的题目是银色经济和健康财富。银色经济表示我们要正确看待这个问题,健康财富是解释未来在哪里。

首先,人口老龄化并不是社会老化,不能悲观也不能忽略。我们要让老龄化成为人类正在迎接的第三大财富波。农业经济满足温饱需求后人均寿命达到40-50岁,这是第一大财富波,主要是吃饱饭,农业经济。

第二大财富波是工业革命,工业革命是要解决发展问题,甚至有优胜劣汰的竞争。所以在工业革命中,人类就创造了很多改善生活甚至延长寿命的产品,比如抗生素,所以人均寿命达到了七八十岁,这就是工业革命给我们带来的结果。

但是在工业革命的过程中人们发现了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因为工业革命主要是金融资本跟土地资本的结合,这个过程中会产生两个问题,一个是金融资本跟土地资本结合,当中会有一个暴利的空间,这种暴利的空间会带动很多人忘乎所以。

包括连政府都会说,我们未来的两个五年计划GDP翻两番。大家都很激动,并且真的实现了,全民收入都翻番了,但是却发现我们的母亲河被污染了。因为要在短时间内翻两番,必然伴随着低成本以及对环境的污染。

工业革命走到现在,除了收入分配不公的问题存在外,还有过度开采资源以及对环境的破坏,这是工业革命后期人们发现的问题,这是不可以被容忍的,那怎么办?

2005年,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了一个观点,没病不等于健康。我当时也很诧异,我说没病不等于健康吗?没病就是健康啊。

世卫组织当时提到的“健康”指的是每一个人能做到心理健康、身体健康,以及社会健康。大家在交往中共同组成的社会是健康的,见到老人敢去扶,见到小偷敢去制止,不会想很多后面的事情,所以世卫组织要的是每一个人的身心和社会都处于一种良好的状态。

这个健康是大健康,2007年,世界卫生组织就此提出了一个明确的发展目标,“投资健康、构建安全的未来”。所以如果现在有人说,我们要在5-10年之内GDP翻两番,大家收入翻两番,但代价是环境被污染,没有人愿意的。

我们正在迎来的第三大财富——健康经济。根据生命科学的预测,人的平均寿命会到100岁,人人都有可能活到一百岁。最近我听到一个说法认为,人类还会活到一百五十岁。世界真的变了样,从开始的农业经济、工业经济再到大健康时代,人类的平均年龄从四五十岁到七八十岁,再到一百岁,这是生命科学断定可以实现的,只要我们去投资健康。

为满足健康长寿需求,要发展健康经济,很多人可以活过100岁,拥有黑发50年和白发50年的银色人生,即人类第三大财富波。

所以,针对老龄化,我们不能忽略,也不能悲观。人口老龄化并不是社会老化,它恰恰是我们进入的第三大财富波,我们要满足健康长寿的需求去发展健康经济,很多人都可以活过百岁,人人都可以有黑发五十年、白发五十年的银色人生。

四五十岁的生命周期、七八十岁的生命周期和百岁的生命周期是不一样,从一出生就是不一样的。比如老一代对小孩子牙齿口腔的卫生不会很重视,小时候老人会给小孩吃糖,吃完糖不去漱口,晚上睡觉也不漱口,老人会说没关系的,五六岁会换牙的。等换了牙家长就很重视了,说这牙一定不能搞坏。

但是,如果在换牙前有了虫牙后,其实牙床就有病了。如果牙床有病,口腔不健康,人的生命就被限制在六七十岁以内了。

因此百岁人生,需要从一出生就重视口腔健康。这时候我们就需要一个全新的科技,我们不会给一岁的婴儿刷牙,他没有长出来牙,也不会给它漱口,那我们怎么办呢?是用液体呢?还是用气体呢?去做口腔健康吗?等一系列问题就出来了。

所以百岁人生从一出生就开始了,如果是养老服务,我们可以谈银发经济,但如果谈的是百岁人生的经济、健康长寿的大健康经济,那就是银色经济,银色与银发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银发是头发白了怎么办,而银色是百岁人生。

在投资健康、构建安全未来的过程中,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企业,每一个政府国家,都要进入一种新的常态。那么如何去应对这种老龄化?下一步的投资在哪里?发展在哪里?我们可以用银色经济和健康财富两个概念把它归纳起来。

首先,银色经济是一个基于健康长寿的不断升级的消费需求。人们的平均寿命到七十岁,就开始盼着八十岁了。2004年我们做中国银行的个人金融理财师时,编的教材是“六十岁走一走,七十岁交朋友,八十岁躺床上,九十岁挂墙上。”

现在我发现,说法和之前不一样了,“八十岁还想走一走,一百岁都不想挂墙上。”人们自然而然把人均寿命往后推了10-20年。所以针对健康长寿的消费需求和约束条件,消费需求到底是什么?因为平均寿命60岁的时候,我们看不到70岁会怎么样,但现在我们的平均寿命快到80岁了,以后会怎么样?

所以这种消费需求是需要我们去讨论,去认识的。

比如,国家说医养结合,那到底什么叫医养结合?开始给人的感觉是医院里办养老院,可是医院追求的是急症和手术,特别需要的是床位。

数据显示,北京三院的平均住院是4.7天,床位周转的越快,给人们解决急症和手术的能力就越强。而养老院办在医院里,一个人最后临终期可能是九十天,那医院就不叫医院了,此外,养老院还要照顾老年人的起居。

随着老年人生活能力的下降,会出现失能等状态,需要照料。而养老院需要服务质量有保证,但是人们希望价格越低越好。一家养老院的床位,十五万就可以打造,但是一家医院的床位需要一百五十万以上,还需要高质量的人才,以及设备、空间、材料等一大堆的成本。

如果让一个养老院设一个医务室,再加上开处方的医生,急救车等人员设备,这个养老院的价格会翻倍地往上涨,谁还买得起?所以医养结合不是一加一等于一,如果简单的一加一,这两个都被医养结合毁掉。

其实我们理解的医养结合指的是,随着人均寿命延长五年,一个新的社会服务需求就出来了。人的平均寿命从70岁到71岁不会觉得是社会需求,但如果人的寿命延长五年,新的社会需求就出来了。这种需求我们要捉得到,而且需要我们去投资,去贡献解决它。

比如,我发现医院里出现了一些人,他们的年纪比较大,病治好了,但是没痊愈,而且痊愈的过程特别长,所以占着医院的床位。医院为了让这些老人赶快出去,有的采取了很多不人道的措施。可是这些人病是治好了,人没痊愈,回到家里也活不了,所以托人托关系占着医院的床位。

这种现象就产生了一种社会需求——康复医院。先在医院做日间手术,就一天,做完手术就送到康复医院。病治好了,人没痊愈怎么办?就要康复。但现在康复医院很少,专业的康复医院、康复师、康复医院的管理者都非常少。

另外,康复时间一旦延误了,这些人就没有康复体征了,没有康复体征了就需要一个新的服务——长护。为什么叫长护呢?没有康复体征了,临终的最后一段,就要减少痛苦。因人而异,有人临终的时间挺长的,有人时间很短,但是二者有一样是相同的,没有床位限制,所以叫长护。

长护有两个特点,第一,基本没有康复体征了,第二没有期限限制。举个例子,有个老人在一个地方进了康复医院,没有分清康复还是长护,最后规定六十天,最多九十天,到期了医保不报销了就往外送。结果把这个老人送到外边后,再抬回家的路上去世了。

这个人早就进入长护和临终60天了,那怎么能康复呢?这么一个老人躺在床上,动都不动了,这需要的是长护。随着人均寿命的延长,五年就出现一个新的社会需求,需要我们去投资。所以那么多房地产商往这个方向走走啊,把这些难题解决了,这就是我们说的消费需求和约束条件。

当然要做这些供给的时候,也要考虑康复师在哪里?中国可能量最大的康复师是盲人按摩,那么这些康复师能不能规范化呢?所以我们需要保险,要提供康复保险。所谓健康经济就是基于人可以健康长寿,对这种不断升级的消费需求和约束条件来组织生产、分配、流通、消费,通过这样的活动形成一种良好的供求关系。

还有一个代际关系,四代同堂的家庭越来越多了。一些长寿的地方,五代同堂的家庭都有,所以我们提一下代际关系。代际关系重要的还是工作纳税一代和退休养老一代,这两代人。我们面临养老的问题,两代人之间要和谐,我们不能一味地看到老年人的养老金要增长,可是增长的钱从哪来?现在年轻人越来越少,年轻人还要养孩子,还要投入很好的人力资源,这时候你给予年轻人太多的负担,年轻人负担不起,无异于杀鸡取卵。

处理好两代人的代际关系非常关键,这是整个社会健康长寿以后的一个基本趋势。面对这样一种趋势,可以归纳为两个高红利,我们现在需要培养的是两个人口红利,它既是政治问题也是经济问题,也是一个金融问题。

第一个高红利指的是劳动人口,提高年轻人的人力资本,年轻人的知识结构要好,合作精神要好,学历不一定高,个人的才能不一定比别人多多少,不用显得鹤立鸡群。同时,要学会协作,要有团队精神,身心健康。充分利用年轻人的人口红利,用科技来推动经济。现在,第一人口红利不是过去那种去降低人均成本,去剥削,而是让越来越多的人,自己的贡献大于自己的消费,也就是说增加纳税群体。

第二,老龄人口红利。当你步入老年了,想颐养天年了,这时候回想一下,我有没有足够的养老医疗,以及老年将来可以反向抵押的房产,使自己能够颐养天年,并且有一个良好的资产结果,也就是有消费能力,用消费拉动经济。中国的老年人越来越多,占比也越来越大,老龄人消费就很关键。

当然,一个好的消费能力取决于健康的身体、良好的知识结构,多工作、多积累,这是老年人为年轻人做出的贡献去买单,消费劳动,这叫老龄人口红利。

党的十九大报告显示,我们的矛盾其实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觉得这个定位还是非常好的,所以我们现在要研讨的东西和我们要做的东西,正是要解决这样的一些问题,下图是我们中心每年发的银色经济和健康财富的指数。

图1 人口老龄化与经济和健康财富成长

这个指数依据的数据库现在还主要是OECD的国家,可以看出,OECD的国家进入老龄社会后,按2005年的美元购买力来计算,人均GDP超过1万美金,深入的时候会有两万美金。到了超级老龄社会,两个劳动人口供养一个老人的时候,他们的人均GDP就是4万美金。

随着人口老龄化,人均GDP水平会不断升级,人们的收入结构变化的时候,它的消费结构也是相应变化的。比如,第一份人民币肯定去买馒头,先把肚子填饱;第二份的,可能就要买衣服。等解决了吃住行等问题后,就想健康、长寿、活得幸福一点,所以消费就发生了变化。

变化中,医疗卫生支出占比从6%、8%、到10%,比例越来越大,所以什么叫健康财富?投资健康的这个比例,在GDP中的比例占得越来越大,健康财富就是这样成长的。人们要求买健康,那谁供给呢?服务怎么办呢?怎么去衡量、怎么去评价?

我们还做了一个国际时间表,从时间表看,给中国的时间比较短,中国从一个年轻的社会到一个超老龄社会,一共不到41年。世界的其他国家没有这么快的速度,所以今天我们大家都觉得很累,不管是政府、企业还是年轻人、老人都觉得累。

我们发展的速度快,欠下的账很多,时间表很短,不累过不了这一关,这时候还想坐在那儿长寿,慢悠悠的,已经来不及了。还想说我不做贡献,等别人养我,过两天大家就全想明白了。

在中国,大家今天是得辛辛苦苦渡过我们的难关。

图2 大健康经济需求结构

但是卫生支出占GDP6%、8%、10%都是医疗吗?不是。前几年讲大健康、大卫生、大医疗,现在只讲大卫生、大健康,不讲大医疗。为什么?这个投资比例是变化的。

当卫生支出占到6%的时候,预防康复占3.5%,长期护理占0.5%,到了深度老龄化,预防康复占4%,长护占1.0%,到超级老龄社会时,预防康复占4.5%、长护1.5%,人们更多投在了预防、康复上。

这是因为人们的需求变了,想法也变了,所以大健康不等于大医疗,大卫生。大健康,大医疗是有适度比例的,现在国家也正在完善医疗服务体系,叫“十五分钟见首诊医生,五十公里看大病,异地转诊是疑难危症”,所以国家还有医保资金将会40%-50%下基层,20%-30%资金、资源在专科医院,最后到了异地看病,医学区将占10%左右。

国家正在努力建设我们的社会,正在构建一个从预约医生到预防健康、管理慢病,从各个康复集团下基层和各种类型的护理机构进社区到家庭床位,扁平到家的医疗服务体系。

大家可以看到,寿命延长了,从个人到国家,到企业都要做好终生理财的准备。企业投资在哪里?国家的宏观政策在哪里?个人百岁人生怎么度过?都面临着新的问题。

在这个概念下,我们到底怎么做?

所以,我们发布了银色经济和健康财富发展指数,这个指数有三个维度,这个维度是我们创造的,是全球很多组织,联合国、世界银行、OECD等国家联合起来,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三个维度。

图3 中国银色经济与健康财富发展指数

第一个维度是健康老龄化,要投资健康。健康老龄化上利用总出生率,预期寿命,人均GDP经济水平、卫生投资的水平、健康经济和产业的发展以及医疗费用的结构六个指标来衡量。

第二个维度是老年人口红利,这个要求多参与,要尽可能多的参与社会。现在人均寿命76.7岁了,很多城市户籍人口的平均寿命超过80岁,上海已经84岁,跟日本的水平差不多。国家是一个大家庭,互联网时代以后大家都联系在一起;个人百岁人生,整个国家人口老龄化时,我们共同要面临什么问题?所以对中国来讲,参与社会非常重要。

参与其实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就是劳动年龄。各国都在延长劳动年龄,中国劳动年龄,女性到50岁退休。这个确实该延长,再不延长,五十岁退休的人群,过去叫大妈,现在叫大姐了。这群人就做了很多不被社会理解的事情,比如满地跳舞,最后出了问题,后来又随便自己去买黄金,现在又到处旅游,产生了外国人眼中的大姐经济。

但是,大姐、大妈原本是一个很亲切的词,现在大姐、大妈怎么变得是贬义词了,所以说,这么一个退休的人群总得有事干,因此各国都在延长劳动年龄。

所谓的老年人口红利,也就是说,个人要多投资健康,要多工作,多积累财富,老了要多消费,做这样一些社会参与,让老人上升为老龄人口红利。

第三个维度是养老保障。随着高龄化,我们看到了,临终家庭照料的一些需求都出来了。整个国家社会建设老龄友好型的社会,从居住到出行都能够适应老年人口的状态,建立养老保障,养老金医疗和医养服务。

2015年起,国家开始重视人口老龄化,国家出台了很多政策。从指数中也可以看出来,2015年指数发布的数据是0.5238,2016年的发布的数据变成0.5527。其中,医疗保障的贡献比较大,医疗保障是一个全覆盖的、不断扩大的项目,改革后,尽管还存在一些问题,但是医院的效率有所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可以看病了,这是一个增值。

但是我看到一个减值——养老金。与2015年,相比,2016年养老金的贡献是下降的,主要是因为各个地区经济、人口的区别,一些城市的养老金收支不平衡,有的甚至把过去累积的用掉了,依靠中央财政补贴。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面临着很多的挑战,包括养老金,劳动年龄、养老金的领取年龄等等,这都是我们后边要面对的问题。

另外,我们现在有两亿多的人口在处于流动中,人们的异地迁徙、职业转换,不能一换身份,养老金就发生了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需要中央统筹基础养老金。目前,国家也在打造这样一个中央统筹的基础养老金。

我来这儿之前在清华开会,有人提出一个消费积分转换养老金的合作计划。只要一消费,经过老板审批就可以转为养老金。这个养老金账户设在工商银行,由工行做账户监管,然后给大家记账。

我十分羡慕大家这群年轻人,我们父母那一代人,没有养老金账户,他们现在退休了,只能等着每个月政府发的退休工资;我们这代人虽然建立养老金账户了,但这个账户是一个空账,我们这代人群没有真正的自己积累起来的养老金账户;现在养老基本上转化为个人缴费,目前国家启动了延税型养老金和社会启动的消费型养老金,都意味着我国发展养老金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搜狐国富智库原创稿件)

责任编辑:张雪君 UN940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王钰涵书屋  > 社保医疗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2016清华养老产业高端论坛--社会服务PPP和医养服务PPP
《环球时报》:在日本感受老龄社会之忧
易百科:老龄化的中国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