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还会和富人继续“合作”吗? (2012-06-07 11:24:14)
石勇

12期《南风窗》的封面报道关注到这样一个严峻的问题:在人们的利益冲突已很严重,甚至赤膊上阵的今天,知识分子能够做些什么?

 

这当然不只是知识分子的事情,而是也拷问“政府该怎么做”,作为“利益方”,我们每一个人,又当如何?毕竟,无论是政府,还是每一个人的行为选择,都会改善或恶化大家的处境和命运,也会影响社会的走向。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利益或更多的利益,看起来这个社会中的一些人已经疯狂了。

 

比如,一些官员的贪污越发不能停手,房产商强拆民房已是家常便饭。而弱者也选择以暴力对损害自己的强者还以颜色,比如,这段时间贵州德江一农妇跪下求不要拆自己房子无果后,愤而杀死国土局执法大队副大队长。

 

似乎非常荒谬:在今天,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它的物质财富,理论上已经足以让所有中国人体面地生存,为何还像“一个人有吃的,另一个人就得饿死”时代那样为了利益不顾后果,搞成一种零和游戏,让无论是输家还是暂时的赢家都没有安全感?

 

政治哲学家们在思考“全球正义”时,痛感于这样的情况:发达国家很多国民深受“肥胖症”折磨,但非洲的很多儿童正大批饿死。而之所以如此,某种程度上是“全球经济秩序”这一利益分配机制导致的。

 

按托马斯·博格的说法,只要富国人民拿出他们收入的1%用于改善穷人的悲惨境遇,这对富人的生活影响不大,却可以使全球的赤贫问题得到避免。但是,从哪儿去找这么一个扭转全球经济秩序这一缺乏正义的利益分配机制的“补偿机制”呢?

 

今天中国社会利益冲突严重的背景,恰恰也是:大家进行“社会合作”生产了庞大的物质财富时,一些人占得太多,而另一些人则所得可怜。而同样,好像也没有办法扭转利益分配机制的不正义。像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经历8年,千呼万唤,至今也没有出来。

 

不过,在逻辑上,利益分配的不正义,只是人们进行利益争夺的一个社会和制度背景,以及其中的一个原因。社会变成这样,还有“自我合理化”的社会心理机制在驱动。

 

一种不正义一旦给人带来利益的行为,会让强者有一种心理倾向,就是否认它的不正义,这样,得到这种利益才会心安理得。就是说,除了利益扩张的“本能”外,出于害怕意识到不正义和被夺走的恐惧,他必须不断地重复自己的行为。一次,两次,三次……越加疯狂。继续抢夺利益,就是治疗因抢夺利益而引起的不正义感和恐惧的药方。如果停了,或者“让步”了,心理上的危险也就来了,恍惚他所蔑视、害怕的弱者,正大批集结要他把利益吐出来。

 

如强者所害怕的,利益受损的弱者一定会有怨恨。这样,两者的行为、心理相互强化,利益冲突越发严重,大家在怨恨、敌视、愤怒、恐惧、蔑视的情绪中,都感觉不安全。

 

一种不正义的利益分配机制,一旦和“自我合理化”的社会心理机制结合,要改变就很难,而且相当于给一个社会下套。人们,尤其是强者钻到这个套里面,心理上难以挣脱。但这种透支正义的“赢者通吃”游戏,和中国经济发展既有模式一样,本质上是不可持续的——而它恰恰又加剧了这样的情况:既然对未来没有预期,那现在能捞多少就赶快捞多少。

 

这样的游戏注定会玩不下去,从“长远利益”上来说,到了必须改变游戏规则的时候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财知道148期:收入差距不是问题”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