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联系客服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我爱我妈,但我不想变成她…”,中国式家庭的爱与谎言

2019-07-12

*文末有福利!!

高分国产综艺《圆桌派》,终于回归了!

熬过了前几期的质量跳水,请到心理咨询师武志红老师的这一期,好像终于有些回到正常水准了。

这一期,窦文涛,梁文道,蒋方舟和武志红,聊到了许多父母、亲子关系、原生家庭的话题,生生地撕开了许多关于中国式家庭的“假象”

“很多时候,原生家庭的问题,可能本质上是权力结构的问题。”

“爱不是本能,在我们的文化里,爱更像是权力与控制欲。”父母本意或许是爱孩子的,但其实很多时候,一些所谓的“爱”只是为了发泄自己。

“不存在溺爱,溺爱是中国父母发明的一个谎言。”

看完小乐也很想说,“武老师,你说的太武断了”。

可好像,很多中国式家庭确实充斥着这样的披着“爱”的“谎言”,而我们到底多大程度上能摆脱原生家庭的影响呢?

“爱是最温情的枷锁”,我的朋友小优曾经这样评价她的家庭。

小优是我的大学室友,大学的时候,我们晚上卧谈会,也很自然就聊到婚姻的话题。当时还比较天真的我们,不说是憧憬婚姻,但大多还是不太排斥的。

唯独小优,特别反感结婚这件事儿,“我肯定不会结婚的,如果喜欢彼此,也不一定要结婚啊,没必要用结婚证捆住彼此。

当时我们都还觉得她挺幼稚的。

后来,走近了我才知道,她爸妈在她考上大学那年暑假离婚了。

她说她早就料到了,她爸妈从小吵到大,上高中以后基本不跟彼此说话了。

“我妈说都是为了我,要不她早离了。我就回了句嘴,‘早离早好’。我妈气得说我不知好赖。”

“最好笑是,离婚之后没多久就再婚的我爸也这么说,就好像要是没有我,他早点能过上真正幸福的家庭生活。”

所以小优觉得婚姻是一种束缚,真的相爱没有那个证也没事。

小优的男友也是我们的大学同学,在一起那么多年,很顺着小优,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家里头再怎么逼他,他也没逼过小优。

可最后,心硬如小优,也没扛住她爸妈说的那些话。

“这么些年,我为你牺牲了这么多,你吃我的,住我的,穿我的……现在,就一点不为妈妈想想吗?妈妈活着就是想看到你幸福……妈妈的人生已经没有什么别的希望了……”

“优,你爸我是对不起你妈,但可从来没对不起你。我现在身体也不好了,你也知道,你姑她年初就因为突发心脏病走了……你爸我,也是希望你过得好”

小优结婚那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很幸福。小优发了一条微博,“他们说,都是为我好。其实我知道,他们只要他么认为的好”,然后秒删了。

有时候,父母的爱是一种绑架。

他们用他们人生经验和定义的幸福,来要求孩子,但好像他们并没有试着听听孩子想说些什么。

如果你是女孩,和母亲的关系可能是你最纠结的人际关系。

女孩们看着母亲长大,但总是下意识地拒绝成为她,“说什么我都不要变成我妈那样”

害怕自己变成大吼大叫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妈妈。

害怕自己变成为了几毛钱和摊贩争吵的妈妈。

害怕自己变成那个依附于家庭毫无主见的妈妈。

害怕自己变成那个明明可以好好说话却一定要冷嘲热讽的妈妈。

害怕,宿命让我们一点点成为她。

去年大热的小说《我的天才女友》里,许多人关注女性的友谊,但其实故事里的母女关系也很有看点。

在意大利最混乱的街区长大的莱农,青春期的时候就很强烈地意识到自己不想成为自己的母亲,母亲有些跛脚的走姿,是她最厌恶的事情。

她努力读书,想要改变命运,即使她的母亲因为上学要花太多钱的钱总是言语上嘲讽她。

她做到了,她离开了出生的地方,上了大学,结了婚,生了小孩,成为一个成功的作家,走上了一条和母亲的人生完全没有相似之处的道路。

她对母亲始终是夹杂着厌恶和一些看不起的,但人生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确实也还是她母亲来到了她身边,即使那意味着要忍受母亲的责备和抱怨。

直到母亲生病,她才意识到,她们之间权力关系早就互换。

“我长时间盯着床单下面她瘦小身子的轮廓,我母亲现在就剩下一把骨头了。

她以前体型庞大,一直压制着我,让我感觉到自己像一块石头下面的虫子,受到保护的同时也受到挤压。”

小时候,我们被父母保护也被挤压,时间终将会让我们的位置互质。

有时候,忙着逃离,却发现很多事情我们总是明白的太晚。莱农也是在母亲离世以后才感觉到懊悔。

“尽管我一滴眼泪都没流,但我很难接受母亲的死。很长时间里,我都很难过,可能那种痛苦一直都没真正离开。

我一直认为,她是一个麻木、粗俗的女人,我很怕她,一直都想远离她。在她的葬礼结束之后,我感觉好像忽然下起了一场大雨,看看周围,没有一个可以躲雨的地方。

有好几个星期,无论白天还是夜里,我感觉到处都是她的影子,到处都是她的声音。那就像一股青烟,漂浮在我的脑海里,没有任何导火索也会燃烧起来。

我很懊悔,在她生病时,我才找到了另一种和她相处的办法。”

莱农自己的老年,离异,孩子也不再身边,作为作家好像也写不出更好的作品。她发现自己走路越来越像自己的母亲,就好像是一种逃不开的宿命。

那不勒斯四部曲的作者埃莱娜·费兰特在采访里也提到这个话题。

“一个人最初的紧密关系,也就是和母亲的关系。

一个人要在不失去母亲的情况下,脱离她,成为一个像母亲,但又完全不一样的人,这是每个人,尤其是女人,要面临的艰难挑战。”

我们和家长的关系,是从出生开始,就必须面对的课题。

原生家庭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概念,不管你如何看待它,我们都无法忽略它的存在。

我们无法否认,那些伴随我们成长的,可能势必影响我们的一生。

很多人会觉得这一切都无法摆脱,但其实当我们意识到问题之所在的时候,就已经是向前迈了一大步。

不能让自己的人生,停滞在前半生别人的错误之上。

有时候,忙着指责父母,死盯着过去,会让我们忘记要去面对自己当下的问题。

我们终究要意识到,自己是独立的个体,或许带着伤,但我们可以累积能量找到方法来改变。

就像武志红在圆桌派里提到的,有时候,摆脱父母的控制可以从很小的事情做起,让他们意识到你也是个独立的个体。

可以靠自己做决定和承担后果,慢慢的,一些人生更重要地事情他们才会相信你的判断。

再往前一步,轮到我们做父母的时候,我们会试着努力做更好的父母。

人生还长,我们还有机会,让那些曾经的伤口愈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timtxu  > 心灵、婚恋与思想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用内疚来控制,那不叫爱,叫自我满足
糟糕的关系,藏着你的真相 |周小宽
姚晨躲车里崩溃大哭:“我不恨你,但也不会原谅你”
婚姻本质
《原生家庭之重塑你的新生家庭》
打败时间的女人,都有这三张“底牌”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右上角三个点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