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文坛,就是一本天龙八部

青衫磊落险峰行,玉壁月华明。

马疾香幽,崖高人远,微步縠纹生。

谁家子弟谁家院,无计悔多情。

虎啸龙吟,换巢鸾凤,剑气碧烟横。

——金庸《少年游》

金庸小说里,满满都是中国传统文学的影子。

《水浒传》的结构和武打场景,《红楼梦》的命运观,《三国》的宏大叙事,《西游》的奇思妙想,儒释道思想的浸润,以及无所不在的诗词。

如果用武侠手法讲诗词,会是什么样子?

来,文坛版的天龙八部,现在开场。

01

北宋末年,汴梁聚闲庄,一场文坛对决正在上演。

大门口的签到板上,文坛高手已经签上大名,群豪齐聚,星光闪耀。

“什么才是诗词的最高绝学?”

聚闲庄庄主声如洪钟,发出灵魂一问。

没人回答。人群中,有人小声讨论,有人低头沉思,有人打开了电脑上网搜索。

“呼”的一声,一道黑影穿到人群当中,速度之快,如一道黑色闪电。待那来人站稳,众人才听到他的声音: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众人不禁一阵惊叹,声未至,人已到,真快!

未及大家说话,来者已念出他的大作,那是一首《青玉案》: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

锦瑟华年谁与度?

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

试问闲情都几许?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很明显,这是写给一个姑娘的,或许那姑娘还姓王。大致意思是:

心上人芳尘远去,再也不走我门前那条横塘路。

姑娘啊,你的大好年华,便宜了哪坨牛粪?

此时此刻,你是在月桥花院?还是在土豪的金屋里?只有春风才知道了。

云卷云舒,郊外日暮,落笔想你,肝肠寸断。

知道我有多忧伤吗?

恰如无尽的烟草、满城的风絮,和这无休无止的梅雨。

一词念罢,时间凝固。只见院里那棵百年柳树上,柳絮纷纷落下,空气中尽是悲伤。

众人拭泪之际,柳树下缓缓走出一人。此人身材高大,国字脸,剑眉,手持白纸扇,不是别人,正是苏门四大高徒之一,名叫黄庭坚。

他一边步出,一边击掌赞道:

妙!妙!妙!

“你在学猫叫吗?”

人群中一个粗暴的声音呵问。

黄庭坚并不理会,纸扇一挥,对刚才念词之人双手抱拳:

“解作江南断肠句,只今唯有贺方回。”

众豪侠中又是一阵惊讶:

“原来是威震江浙沪的铸---贺方回!”

“敢问贺少侠,刚才这招莫不是….”人群躁动起来。

“正是「凌波微步」。此乃三国时期、才高八斗的曹植所创,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多么美好的诗句啊。多年前我撩妹失败,横塘路单身九年,闭门思过,才悟出这一轻功身法。从此纵横情场,快追速躲,凌波微步,唯快不破。”

贺铸说完,众豪侠又是一片赞叹:凌波微步,果真名不虚传。

话音未落,却见刚才还在飘落的柳絮已然消失,红花漫天飘落。贺铸掌心一接,竟是一朵梅花,更奇诡的是,刚触梅花,手心一阵冰凉。

梅花?暮春时节,怎么会有梅花?

众豪侠疑惑之际,一位手持玉笛的白衣少侠已经走来。

02

“诸位不必大惊小怪,这梅花,是我刚从天山所摘。上面的寒气,不过是冰雪所致。”

众人更觉惊奇,天山距汴梁数千里,怎么可能?

来人并未作答,横起玉笛吹奏起来,曲调忧伤,闻者断肠。一曲结束,他也念出了独门词调,名叫《花犯》:

粉墙低,梅花照眼,依然旧风味。

露痕轻缀。疑净洗铅华,无限佳丽。

去年胜赏曾孤倚,冰盘同燕喜。

更可惜、雪中高树,香篝熏素被。

……

但梦想、一枝潇洒,黄昏斜照水。

表面上赞美梅花,其实隐喻对一个姑娘的思念。梅花银装,冰雪佳人,独立黄昏,隐隐是王语嫣的倩影。

词一念完,众人似懂非懂,却都不明觉厉。片刻,才有人战战兢兢问道:

“这招,莫非是“天山折梅手”?

少侠哈哈大笑,抱拳默认。

“你怎么会逍遥派的武功?你到底是谁?”

“在下钱塘派掌门,周邦彦。”

“逍遥派的林逋[bū]掌门已经去世多年,天山折梅手也早已失传,你跟谁学的?”又有人问。

周邦彦将玉笛插入腰间,从袖内抽出一把折扇,缓缓道:

“那年大散关一战,林掌门并没有死,而是隐居西湖孤山,终身未娶,也不再过问江湖恩怨,每日种梅养鹤为乐,自称“梅妻鹤子”,开创了逍遥派。他种的梅,非闻笛音不开;他的鹤,非闻笛音不食,我便每日去他门下吹笛。

天山折梅手,口诀晦涩难懂,非常人所能学。林前辈念我心诚,有悟性,便将心法传授于我。”

说罢。周邦彦呼啦打开折扇,雪白纸上淡墨飘逸,乃是逍遥派天山折梅手的最高境界: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落款正是前朝宋仁宗亲赐林逋的号:林和靖。

众人不由得拜服,凑近折扇,正欲一睹天山折梅手的奥秘,忽听身后传来’哼’的一声:

一朵梅花而已,有我的手指厉害吗?

03

众人望去,说话之人是一位古稀老者,正是名震京城的婉约派宗师,晏几道。

白胡须风摆未定,晏几道手中已多了一柄乌黑琵琶,干枯的老手在琴弦翩然起舞,一首《临江仙》缓缓流淌: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琵琶弦上说相思。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姑娘太美了,来时落花微雨,去时明月彩云。恍惚中,众豪侠如同置身缥缈峰,悟出“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的真谛。

“至柔而至刚,一点发力,催人心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拈花指”?

人群中有人发出崇拜一问。

“正是。”

晏几道收起琵琶,面露得意神色。

话音未落,黄庭坚大声呵道:

“嘿!晏老头儿。这拈花指,我师祖早已名震江湖,想当年,“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群芳过后西湖好…双燕归来细雨中”、“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哪一招不比你厉害?”

晏几道捋捋胡须,微微一笑:

“噢?要说起当年嘛,你师祖欧阳修,还是我晏家门客呢!哈哈哈哈”

果真是老江湖,临危不乱。黄庭坚略一沉思,大呼拿笔来。早有寺内小沙弥捧来文房四宝。

众所周知,黄庭坚不仅诗文厉害,更是一位书法圣手。根据颜值第一定理:一篇作文如果字体飘逸遒劲,老师评分已占先机。

只见黄庭坚挥臂运气,右手五根手指,左手小指,皆被一股真气包裹。有见识者纷纷惊呼:

看啊,六脉神剑!

黄庭坚运笔如飞,文不加点,六脉神剑的真气在笔尖游走,人群快速四散,唯恐血溅五步。刹那间,书已成。

可是待拿起那张纸,众人并不见黑字,而是一个个镂空的字体轮廓。再看石桌上,那些字早已力透纸背,坚硬的磐石上,刀刻一般,赫然是二十八个字: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好诗!好字!人群沸腾,群豪高呼。

晏几道微微一笑,朝黄庭坚伸出一根手指。

“干什么?比不过我就想动手?难道一阳指你也练会了不成?

黄庭坚虎躯一震问道。

“不,我只是给你竖个中指。”晏几道说。

黄庭坚直觉的筋脉欲裂,一捂胸口,嘴角流出一道血迹,他拨开人群大喊:

“师父救我!”

不远处凉亭的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一身居士装扮,他左手持竹杖,右手持书,这位大侠众人皆认得,他就是苏东坡。

然而看到爱徒被辱,苏东坡并无一丝反应,视线依然停留在书上。一阵带着檀香的风吹过,翻开封面,书名若隐若现——《庄子》。

就在黄庭坚绝望之际,人群中又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黄老弟,且去担架上躺着,让我来会会来晏老怪。”

04

比起年近古稀的晏几道,来者年龄更老,足有八十多岁。再一细看,竟鹤发童颜,气色红润,眉宇间一股仙气。

老者不慌不忙,摆开架势,连发三个大招,口中同时念念有词:

第一招:“云破月来花弄影”

第二招:“娇柔懒起,帘幕卷花影”

第三招:“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

三招使完,众豪侠只觉得空气中有一股真气,如影随形,无处不在。

“难道这是无相劫指?”有人问。

“没错,无相劫指能运纯阳真气,瞬间产生2000度高温,所触之物,皆成焦土,犹如黑影,这才是手指功力的最高境界。”

群豪听闻,一片唏嘘:

“敢问老前辈尊姓大名。”

老者虽然行动如风,说话却慢,缓缓答道:

“老夫乃......张三…”

“什么?你是张三丰?”

人群中一个憨憨的声音叫道。

“谁找的白痴群演跑错片场了?领盒饭去!”

老者平复怒气,接着一秒入戏,说道:

“老夫姓张,名先,江湖人称“张三影”。

……

文坛大战还在继续。

秦少游来了,乱入一套寒冰绵掌:

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踏莎行·郴州旅舍》

此掌法,纯阴至寒,中者浑身瘫软,无法动弹。

王安石来了,使出一套绝世轻功, 千寻高塔,如履平地:

飞来山上千寻塔,闻说鸡鸣见日升。

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

《登飞来峰》

秦观再战,使出斗转星移: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鹊桥仙》

王安石见招拆招,又使出世间罕见的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泊船瓜洲》

……

风云骤起,众豪侠纷纷提笔为刀,一时间,大院内墨汁横飞,宣纸狂舞,杀到夕阳西下,仍未能分出什么才是诗词的最高绝学。

远处,汴梁城的暮鼓已经响起,苏东坡搁下那本《庄子》,缓缓走来。

05

人群让开一条通道,苏东坡并不言语,径直走向石桌,铺纸,拿笔,蘸墨,掌如龙飞,行云流水。

最后一声暮鼓平息,一首《念奴娇》已赫然纸上: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崩云,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

人群安静了,寺院安静了,汴梁城也安静了。

半晌之后,有人弱弱问道:

“请问苏大侠,这是哪一门绝学?”

苏轼擦掉手上的墨滴,将竹杖向北方一指,答道:

“北冥神功”。

“大侠如何炼成?”

“自五代以来,文坛绮丽有余,豪迈不足。老夫自幼攻读《庄子》,《逍遥游》一篇有言: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诗人之眼,如同北冥,上观千年,下观万里。”

“苏大侠是说,炼成北冥神功,就能吸众家之长?”

“是的,境界像北冥一样阔大,方能容纳万象。所谓文无定法,世间诗词绝学,皆为我所用。”

“这么说来,莫非降龙十八掌……”

苏东坡展颜一笑:

“没错。二十年前,恩师欧阳修在醉翁亭闭门修炼。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老人家从《周易》悟出降龙十八掌,此掌法至刚至坚,非至贤至烈之人,不可练习。

想不到多年沉浮磨难,竟是我悟出降龙十八掌的机缘,世间造化,谁人能测啊!……”

话未说完,一终豪侠便已拜倒在地,抱大腿,擦拐杖,拎笔墨,连当朝驸马爷王诜、一众辽国使者,也纷纷献出膝盖。

一个沉默良久的耿直汉子走上前来:

“大侠,我要跟你结拜为兄弟。”

苏轼呵呵一笑:

“傻瓜,我是苏轼,你是苏辙,咱俩是亲兄弟。”

“说的好,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回头把咱老爸也叫上。”

“兄弟啊,咱爸坟头的草,长势可好了。”

……

06

在《天龙八部》的背景——北宋中后期,大宋积贫积弱,党争不断,这是内忧;

燕云十六州一直没有回到祖国怀抱,大辽、西夏虎视眈眈,这是外患。

政界文坛,司马光、苏东坡、王安石三大门派相爱相杀,是政坛敌手,也是文坛知音。

可是不管他们多厉害,在时代洪流里,也只能“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他们的生前身后事,都令人唏嘘。

《天龙八部》有词,“王霸雄图,血海深恨,尽归尘土。不管你是大侠还是路人甲,为国为民还是争名夺利,手持镀金好人卡还是渣渣男,都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虚竹身上有苏轼的影子,乔峰像岳飞,王语嫣聪慧如李清照,段誉的“痴”、富二代出身,与晏几道神似,回大理路上那个可悲可叹的慕容复,像极了落魄的章惇......

历史与小说,文坛与武林,何其相像。

江湖无处不在。

诗词江湖的天龙八部,我们没法参加,但武侠江湖的天龙八部,已然开战。

腾讯旗下「天龙八部手游」打造的泥塑副本刚刚上线。

这次的画面风格,是采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里的泥塑艺术,依然由国家美术学院的翁劼团队操刀,之前的少林扫地僧、更早的林冲、牡丹亭、聂隐娘等定格动画,也是他们的大作。

吐蕃国师鸠摩智对中原各大门派的武学虎视眈眈,中原武林即将迎来一场新的浩劫。

大敌当前,各大门派群侠齐聚,共同对敌。

在泥塑副本中,各位读者不但可以领略乔峰、段誉、虚竹、天山童姥的盖世绝学,也可看到古灵精怪的阿紫、飒爽英姿的慕容复,大隐隐于市的扫地僧亦挺身而出,为止戈江湖纷争而战。

刀剑诗酒聚群侠,江湖夜雨血染花。

马踏雪泥鸿爪乱,天龙飞处是无涯。

看看天龙十二门泥塑副本的海报,惊不惊艳?

诗词歌赋能否描绘出江湖的惊鸿光景?

泥塑艺术将与江湖武侠产生何种碰撞?

且看泥塑副本的定格动画,欣赏武侠江湖与传统艺术结合的光影技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闲情偶的  > 闲情偶的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金庸:恨不知所终,一笑而泯
虚竹晚年原来死在这个地方,书里有暗示,这门武功就是答案!
1011年 天龙八部之逍遥子时代的江湖格局
天山童姥的“返老还童”神功竟然是真的?
虚竹晚年做了三件事,分别成就了洪七公、黄药师和张无忌!
《天龙八部》里,他的运气可真是好到爆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