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逃生

前些时候去了安阳的同学家。在那,我认识了同学的朋友王原,从他那听到了一个也许能让我感动一生的故事。

  他说,前年的这个时候,我高考落榜了,原本我想继续复读一年,但是母亲却因为过度的劳累病倒了。那天晚上我很坚定地和父亲说,不准备复读,打算去郑州打工,赚钱贴补家用。父亲当即给了我一耳光说,你知道你母亲是为谁病倒的吗?我还没有倒下,书你一定要给我读下去!我没有和他争辩,我知道在他和母亲的心中,一直盼望我考上大学,但是我不希望再看到他们为了我而拼命地工作,我要自食其力。第二天,我拿了几件衣服,和平时省吃俭用存下的两百元钱就只身踏上了去郑州的火车。我给父亲留下了一封长信,告诉他我不闯出一片天地绝不回家。

  来到了郑州,才觉得世界真的是大,安阳好像是井底一样。刚出火车站,我就看到了放在路边写着招工启示的小木板,红纸写着密密麻麻的招工信息。上面需要的基本上都是厨师,司机一类技术工,没有我能够做的,看了一会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过来了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他问我是不是准备打工啊。我点点头。她又对我说,愿不愿意干苦力,要是能的话,他介绍我去一家公司工资一个月千多元。我当时想一千多元,父亲和母亲两人一月的工资也不过如此。不及细想我就答应了。她带我去了一间位于火车站附近的小平房内,签了一份协议,并让我交一百元的介绍费。当时从安阳带来的钱只剩下一百多块了,想想一个月后就能够拿到一千多元,我还是咬咬牙给了她一百元。

  傍晚时分,公司的车来了,我和几个同样被介绍到这家公司的人,一起上了车。一上车他们就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个面包一瓶水,让我们当作晚饭,说公司位于郊区,要开很长时间才能到。吃了面包喝了水后,我就感觉到一阵倦意袭来,我想也许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的缘故,就在座椅上躺一会,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车刚到公司,介绍人让我们下车。他带我们到了一间土屋里说你们今天晚上就先在这将就一下,就转身离开。我听见他在屋外用锁将门锁住发出的声音。

  第二天天刚亮,门就开了,进来了四五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对着我们喊,睡什么睡,开工了!我眯着眼睛走到了屋外,看到到处都是忙碌的人,有的推着车,车上放着烧制好的砖,还有人抱着十几块砖走着,远处是高耸着的烟囱,往外冒着滚滚黑烟。

  我们被带到出砖的窑洞,跟着那些工人们一起搬砖。每个人最少得抱上十几块砖,放到三百米远的地方晾着。干活的时候我看到有个年纪比较大的工人摔倒在了地上,砖块撒了一地,边上监工的大汉,过去就给他一脚,还拿着小木棍,不住地抽他。那些老工人们神色漠然地从他的身边过,我再也忍不住了上去拉开那个监工,对他说,别打了。他一把将我推翻在了地上,远处几个监工也走了过来,他们轮番地踹我,还骂,真是不知道死活,要你管什么闲事。他们打完后,又逼着我起来继续搬砖,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才得到一个喘息的机会。这里提供的饭就是两个馒头和一碗清水,监工还在一边催促赶快吃,吃完马上干活!

  晚上干完活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监工把我们所有的人都关在了同一个屋子里,这个屋子比昨天那个更大,还没走到门口,一阵扑鼻的恶臭就袭了过来。

  晚上靠在墙上,我和昨天一起来的同伴商量逃跑的机会。在上午监工打人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这是个黑窑,我们都上当了。我们决定明天歇工回屋的时候,大家一起分头跑。早上被打的那个老工人走了过来,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什么,问他愿不愿意逃跑。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喃喃地说,别跑了,跑了还是会被抓回来的,到时候还得打。说完,他走开去睡了,屋子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第二天歇工回屋的时候,我们按照预定的计划,我大声咳嗽了一声,我们四向四处跑去,我没命地往前跑,只听见身后,一片混乱的声音,有监工们的骂声,还有那些工人们惊讶的叫声,我不知道跑了有多久,后面似乎没有人在追我了,我就开始走了起来,走到天快亮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身后跟着两名监工,还有一只狼狗,他们在那里大喊,再跑就放狗咬了。我无奈的停了下来,瘫坐在地上。他们过来后对我暴打了一顿,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了工棚里,他们都去搬砖了,屋里好像垃圾场一样,脏乱不堪,散发着恶臭。晚上他们都回来的时候,才知道,我们一个都没有跑出去。全部被抓了回来,有一个还被狼狗咬掉了一块肉。

  这次的逃跑行动,使得砖窑的监工们紧张了起来,我们晚上歇工的时候,所有的监工都过来聚集在了我们的工棚附近,门口有两个监工把关,让我们一个一个的进,最后统计人数。这样严密的监视,使我们暂时将逃跑的念头都打消了下去。不过晚上,睡觉前,我们都会讨论怎么样才能逃出去。

  我仔细回忆了上次被抓的经过。我已经跑出了他们的视线范围内了,但是为什么还会被抓呢。我应该跑得足够远了,而且也没有走大道,他们搜寻的难度应该很大,但是那天早上他们就找到了我,为什么?

  第二天我看着远处几个监工在逗狗,我明白了,他们是用狗嗅着我的味道,才抓到我的呀。那用什么方法才能逃过狗的追踪呢。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和他们说了这个事,但是他们都摇着头不相信,说还是因为我们跑的不够快,不够远的缘故。他们又策划了一次逃跑的计划,还是和上次逃跑的方式一样。这两个多月来,我们表现得都很老实,监工们渐渐地放松了对我们的监视。逃跑变得有机可图,但是我没有答应,我和他们说,只要没有想出逃避狼狗追踪的方法,就不可能会获得成功。

  他们没有听我的,他们太想获得自由了,就像我一样强烈。但是我知道现在逃跑我不可能会获得成功,所以我只有将在愿望克制住。两天后,他们行动了,和上次一样,他们四散地逃去,监工和人群都乱了,只不过这一次我是在人群之中,监工拿着长长的皮鞭在我们身上乱挥,口中喊着,别乱动蹲下,蹲下!他们拿着手电筒照着我们,发现有人乱动那皮鞭就狠狠地抽上去,就听见一声哀号。

  逃跑的几个全部都被抓了回来,这次监工真的发怒了,第二天我们出工的时候,他们把我们都聚集到了一块,然后将那几个逃跑的工友赶到了我们的面前,他们都被用绳子紧紧困住了双手,监工们疯狂地在我们面前殴打着他们,拿着皮鞭抽,拿着手臂那么粗的棍子抽,还有拿着栓狗的铁链抽,地上满是鲜血,耳朵里都是痛苦的呻吟声,他们被打得连哀号都发不出来了。监工们打完后,对我们说,这就是偷跑的结果,你们要是不要命了,就跑吧!赶快都给我干活去!

  晚上歇工的时候,我发现对我们的监视又严密了起来,门口又站着两个监工,进了屋子后才知道,逃跑的同伴中有两个被打断了腿,在我们刚来时住的那间屋子里住着,还有个被打死了,但是不知道后来他们将他弄到了什么地方。

  从这以后同伴们都死了逃跑的心了,晚上再也没有人一起商量如何逃跑的事了,我终于明白了第一次逃跑的时候,那个老工友为什么不参与我们的讨论了,他们的心都已经死了。对于自由他们早已麻木。

  但是我依然在想用什么方法逃脱这个人间炼狱,我知道首先是要逃过猎狗这一关,但是用什么方法呢。直到有一天我看到监工们用生牛肉喂狗,那狗叼着鲜血淋漓的牛肉,给了我灵感。

  我将每餐吃的馒头省下点点,偷偷藏着。回去的时候我用小石片在自己的身上割出血来,然后将血抹到馒头上,我以前上学的时候,看到过一篇报道说,鲨鱼对于人血特别敏感,我想狗可能也如此,我要用这些带血的馒头来迷惑它。

  这样坚持了三个多月,我藏起来的馒头已经足够多了。监工们对我们的看管也慢慢松懈起来,我想机会来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和同伴去商量怎么逃跑,他们说别跑了,跑也是被抓,回来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打成残废了,你跑不了的。他们的话让我寒心,第二次逃跑失败后监工们凶狠的手段将他们的心都震慑了,但是我还是坚信我一定会成功的。

  晚上我装作肚子疼,在屋里面大喊大叫,故意将头往墙上撞,直到撞出血来。屋外的监工看我闹得动静这么大,就开了门拿着手电照我。他看着我满是鲜血在地上不住打滚的样子,骂了一句,见鬼!然后问我,怎么了。我说,肚子疼的受不了了,要拉了。他看了我一眼,恶狠狠的说,别耍花样昂!然后将我拉到了屋外,对他的同伴说,把门锁上,这家伙肚子疼,估计要拉稀了,我看着他,你注意点屋里。他带着我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说,你拉吧。然后他点了一支烟。我向前走了过去,假装要脱裤子,突然猛地向前跑了去。他迟疑了几秒,大声叫唤着,别跑,别跑,快来人,有人要跑了。我就拼命地跑,我以前在家的时候还拿过市运会八百米的亚军呢,这个时候我更是将我体内的潜能完全激发了起来,我知道一旦被抓住,我可能就完了,最少也得掉一条腿。

  跑了一会,我就将平时藏着的馒头沿路散着,直到将这些馒头都撒完,我向右手方向跑去,跑了有两千米,我再向着撒馒头那条路正好相反的方向跑去,这样就不会遇上抓我的人了,

一直跑到天亮,我急忙向后看去,没有人在追我,我松了一口气,但是这次我不敢再走了,我还是忍着跑,实在跑不动了就走几步,但是想想同伴们被打的那个样子,我又强撑着往前跑去。

  我终于看见了一条公路,在路上,我拼命地挥手乱舞,拦下了一辆长途汽车,上了车,我对司机说,快,快,向前开。就晕倒了,过了很长一会我醒过来的时候,看着司机还在开着车,我的心终于放下了。开车的司机这时候才问我,为什么会这样,和他替班的司机拿了瓶矿泉水给我,我喝了足足大半瓶后,告诉了他我的遭遇,我问他这是河南吗?他摇摇头说,这是山西,他们的车要到太原去,到时候我就能从那坐火车回家了。我刚刚听到回家两个字就嚎啕大哭起来。

  到了太原后,他们带我去澡堂洗了个澡,这是我半年来洗的第一个澡,澡堂里的人看见我就像看见鬼一样,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邋遢的人。洗完澡,他们又将自己的旧衣服给我穿上,带我去了火车站给我买了火车票,临走的时候还给了三百块钱,嘱咐我这次一定要当心,别再上当了。

  就这样我回到了家,但是家已经败了,母亲病逝,父亲为了找我借了不少的外债。踏进家门见到父亲的时候,他都已经认不出我了,澡堂的镜子里我就看到,因为在砖窑每天工作量那么大,又只吃少的可怜的食物,我的头发全都白了,脸上全是被打的疤痕。他端详了好半天,才确定是我后,哭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父亲落泪。

  我最遗憾的是母亲走的时候没能够在她的身边,我走后母亲就让父亲去找我,她说她梦见我在外面受罪呢。后来母亲病得越来越厉害,走的那天拉着我父亲的手说,一定要找到娃儿,没见到他,我心不甘呀!她就是带着对我的牵挂,遗憾的走了。父亲说母亲走的时候是睁着眼睛的。

  说到这里他已经泣不成声了,我也泪流满面,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他手上满是老茧,厚厚的仿佛他受的苦难,又像他的人一样坚毅不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半个山中宰相  > 文学艺术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半块砖的用途
极具个性的300条语录(末季)
父亲母亲
朱天衣:我的猫女们
铺一条路陪着你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