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谷场


 林康养(广东雷州)

记得小的时候,我家东边有一个宽敞的晒谷场,用石头碎片铺底,上面抹着白色石灰粉。为了防止一些家畜进来,除了进入口,还用方块石头围住四周,形成一个大方形。

那时,全村划分为十余个小队。我们在最后一队,而这个晒谷场也就是我们的小队合力建设的。农民们将水稻收割下来后,就用牛车拉回来堆放在晒谷场的一角。当夜幕降临时,大人们吃过晚饭后就聚集在晒谷场上,然后往几盏大型的煤油空气灯里打气,再点燃里面顶端的灯装,便发出明亮的光线,照得整个晒谷场几乎如同白昼一般。接着大人们用稻叉从稻堆里叉起水稻平铺在晒谷场上,再牵来几头大水牛拉着“石辘”(当地人称为“石牛”)转圈圈,把稻谷碾脱下来。我们在旁边看着圆筒状,两头凿方凖,插入圆木滾动的石辘,觉得特别有意思。

后来,村里不再分队,所有的土地都按各户人口划分了,但晒谷场还依然存在,不过也划分给了各家各户。脱谷时也不再用石辘了,而是在田里一边收割水稻,一边用一种叫“禾拔”的农用具脱谷了。次日,人们就用牛车将已收割回来的谷子拉到自家的那块晒谷场凉晒。农忙的季节,大人们一般在天刚擦亮时就匆匆地到地里干活了,而家里就剩下我们这些小孩子和老人。当时,我的父母经常嘱咐我看好晒谷场上的稻谷,若是阳光强烈时,间隔半个钟头左右就用双脚犁一下谷子,如此谷子就会晒得干快一点。欲是遇到天将要下雨时,我心里总是忐忑不安。因为以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将稻谷及时扫起来和装在空肥料袋里,更是搬不回家里。不过,这个时候父母也会从地里赶回来。而在这之前,邻家的婶嫂也会帮我用钩耙将谷子钩成堆后,又跟我一起快速地将稻谷扫起来,暂时用黑色薄膜盖住,以免被雨淋湿。

当稻谷晒干后,母亲便借来风车,再在风车前面的两个下出口下面放着两个大竹篮。接着父亲用谷箕盛起还夹杂着稻叶杂物的稻谷倒在风车的上面的漏斗里。母亲就动了动堵住上漏斗下面的一块活动板子,又用手轻轻地摇动轴柄,带动扇叶,风扇就“呼、呼”作响,很有节奏。通过风的作用将稻谷和杂物分离出来。等大竹篮装满稻谷后,我便两手拉着张着口的肥料袋,父亲用谷箕盛起谷粒倒入袋里。父亲再将装好的袋子扛在肩膀上搬回家。倘若借不到人家的风车,母亲就先抓起一些稻谷放下来探探风向,再用簸箕盛起稻谷来回摇摆着让稻谷飞飞扬扬地掉落下来,风便将夹杂在稻谷中稻叶吹跑了。如此几番,谷粒也就干净了。

那时,我家里种着很多番薯。当将番薯收起来并洗干净后,等到次日凌晨三四点,母亲就点亮煤油灯不停地刨番薯丝。等天的东边刚露出鱼肚白,母亲就挑着几大篮的番薯丝到村东的晒谷场晒。别的村民也晒着不少番薯丝。早上一起来猛一瞧,人们还以为昨夜下了一场雪,晒谷场上白茫茫一片哩。

晒谷场除了主要用来晒一些农作物外,村民们还将它做为“学车场”。那时,自行车还是稀有物,记得有一种高而结实的“凤凰牌”自行车,大伙看了就直想骑,但必需通过一番学习后才会骑。而我们学骑自行车的最佳场所就是宽敞的晒谷场。村民们也将晒谷场当过“习武场”。那时村里有两个年轻人到外面学武术回来后,许多年轻小伙子就想拜师习武。于是,他们以晒谷场为练武之场所。每天晚上晒谷场成为村里最为热闹的地方。小伙子们学习中华武术中的散打和醉拳特别认真和投入,大冬天还练得汗流浃背。而我们这些小屁孩的手脚也闲不住,稀稀落落地排在人家队伍的后面也跟着偷练了起来……

而今乡下人的生活改善了,大多村民已住进了小洋楼房,许多农田改种上蔬菜,收获起来的稻谷或是番薯丝等农作物都在自家的楼顶凉晒了。因此,晒谷场也被分给了农户开垦出来种上芒果树了。不过,每当我回老家路过它的身边时,这里曾经发生过的往事就会一幕幕地呈现在我的脑海里——

该散文发表于201769日《雷州新闻》雷韵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我们曾经这样收割庄稼
农事三题:徜徉于田埂阡陌之间
稻田的记忆
《潮汕器物图解》之摔桶·打稻机·收割机
隐藏在深山中的村庄,一个只属于你我的心灵家园!
为什么没有女人陪我睡觉? [视频]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