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浅议小戏子在《红楼梦》故事架构中的镜像作用
原创 2017-08-30 夜何其 红楼梦学刊
红楼梦学刊

hlmxkzzs

有关红学的研究历史与现状、资讯、书讯、专著论文简介、人物赏析、红学家介绍、红楼梦音乐美术等欣赏。


作者   夜何其

我常想,曹公为什么要在他的《红楼梦》中写上一群小戏子呢?小戏子们占的笔墨还不少,单是龄官和芳官两个小戏子,就出现在十几回中。曹公的《红楼梦》总共才写了八十回,这两个小戏子竟比李绮、李纹、邢岫烟、薛宝琴这几个名门小姐占的篇幅更多些。这首先是,对那时的豪门贵族来说,看戏听曲是常见的日常娱乐;其次是曹家当年就有一个戏班子,曹公对戏班子和小戏子们的生活不陌生。再次呢,曹公著书,意在为闺阁昭传,《红楼梦》是一部女性的集体悲歌,曹公力图在一个最小的范围内覆盖最多的女子,贵妃、小姐、少奶奶、尼姑、丫环,小戏子是比丫环更低的一个阶层,写上一个小戏子群体,才让这个悲剧群芳谱的覆盖人群扩展到最底层。

我想还有一个原因让曹公对这些小戏子们着迷,这跟戏剧的特点有关。中国的传统戏剧高度程式化,经常以虚拟的言行来表现生活,一个簪花的动作就是簪花,一个拉门的动作就是开门,“台上六七人雄兵百万,出门三四步走遍天下”。中国的戏剧天然是有暗示与喻意的。《红楼梦》是一本充满暗示与喻意的书,中国传统戏剧这种充满暗示与喻意的表达方式非常贴合曹公之意。由于种种不便言说的原因以及受《道德经》等东方哲学和佛教思想的影响,《红楼梦》中弥漫着真与假、虚与实、有与无的对比,实体与镜像交错反复。三生石畔的神瑛侍者与贾宝玉、贾宝玉与甄宝玉、甄宝玉与曹公本人,互为镜像与实体,这层层镜像给整本书蒙上了迷离梦幻的神秘色彩。我曾经逛过一个商场,一楼不大,二楼更小,然面二楼装修颇为奇特,柱子上墙壁上嵌了许多镜子,这些镜子把这个狭小空间里的人与物反射又反射,影像层层叠叠,我站在那里,像站在一个万花筒的中心,周遭是一个缤纷陆离的世界。读《红楼梦》也是这样的感觉,《红楼梦》的感情线索很简单,就是二女一男的感情纠葛;人物塑造摆脱了旧式小说通常脸谱化的套路,人物形象仍然是单薄的。我们没有产生这样的感觉,一是这个故事放在了一个宏大的背景之中;二是作者巧妙运用镜像原理,给几个主要人物设置了不同的镜像,高低错落,明暗交织,人物形象以几何倍数丰富起来。

戏剧演出有模拟性,可以再现过去已经发生与预演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曹公写上一群小戏子,除了扩大悲剧人群的覆盖面,还有个重要作用,让龄官与藕官这两个小戏子模拟贾宝玉以往与未来的感情模式。 

一、龄官,林黛玉的镜像与宝黛恋情的重现

龄官首次出现是在第十八回元妃省亲时,宝黛钗等人的诗会结束,小戏班子献戏,贾贵妃称赞龄官唱得好,让她再唱两出。管理戏班子的贾蔷让龄官唱两出《游园》《惊梦》,龄官说不是她的本角戏,说什么也不肯,非要唱两出《相约》《相骂》,贾蔷拗不过她,只好由她唱了。

龄官出场就给人印象深刻,戏子在古代是下九流,与倚门卖笑的娼妓差不多。龄官的架子却比小姐们还大,贾贵妃让小姐们写诗,迎春、惜春不擅写诗,也不敢说,我们不会写诗,我们不写了。龄官的直白执拗与她的成长环境有关系,她在梨香院这个高度封闭的环境中日复一日学戏,不懂得人情世故。但是别的小戏子与她在相同的环境中成长,并不像她这样。说到底,还是跟她的性格有关。

龄官的性格像谁呢?如果我们在小姐中给她找一个性格近似的,是不是想起林黛玉?林黛玉也是这样直白,周瑞家的送宫花,最后送给林黛玉,林黛玉张口就说:“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贾宝玉把北静王赠的鹡鸰香串念珠转送黛玉,黛玉说:“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他。”

龄官第二次出场是第二十二回,宝钗生日,贾母院子里搭了一个家常小巧戏台,唱了一天戏。贾母最喜欢一个小旦和一个小丑,傍晚散场时把两个孩子叫到跟前问话,凤姐说那个小旦“扮上活像一个人”,心直口快的史湘云说:“倒像林妹妹的模样儿。”贾宝玉连忙向史湘云使眼色。结果引发了一场风波,史湘云气呼呼地收拾衣包要回家,林黛玉把贾宝玉拒之门外。贾宝玉见两个自幼青梅竹马的表妹都不理他,不禁大哭起来,自以为悟透人生,提笔立占一偈:“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可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足立境。”袭人拿着偈子给黛玉看,黛玉拿给湘云看,第二天两人又拿给宝钗看。三个人一起去找贾宝玉,黛玉、宝钗就偈子内容提了几个问题,把宝玉问得哑口无言。宝玉方知自己的悟性比黛玉、宝钗差得远,既佩服且惊喜,四人和好如初。

这个“扮上”活像林黛玉的小旦是不是龄官有争议,争议出在,这个小戏班子是贾府的还是从府外定的?我以为,即使王熙凤从外面定了一个小戏班子,也不能排除贾府的小戏子们登台。联系前后文看,这个唱小旦的小戏子应该就是龄官。

下次龄官出场,我们发现,生活中的龄官就酷似林黛玉的模样。那是第三十回,贾宝玉在王夫人屋里挑逗金钏惹了祸,匆匆跑回怡红院,夏日中午,园中寂寂无人,他忽然听到有哭泣之声,透过蔷薇花架,看到一个女孩儿一边哭一边用簪子在泥地上画字,画来画去,都是一个“蔷”字,一阵急雨,女孩儿的衣服淋湿了也不察觉。这个女孩儿,用贾宝玉的眼光看去“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大有林黛玉之态。”这是借贾宝玉之眼光肯定了龄官是个翻版林黛玉。不过当时贾宝玉没认出是龄官,他日常与小戏子接触不多。

直到第三十六回,宝玉才知道这个画蔷的女孩儿是龄官。那天他去梨香院,想让龄官给他唱一套“袅晴丝”。曲子没有听成,却目睹了一场爱情大戏。原来龄官画的“蔷”是贾蔷。这个情感早熟的女孩儿喜欢上了管理戏班子的贾蔷。贾蔷最初出场时,给人的印象不算好,遇到爱情以后,他像变了一个人,在龄官面前,他慌手慌脚不知怎么讨好她,当初的敏捷机灵都不知跑哪去了。他花一二两银子买了一只会表演节目的雀儿给龄官解闷,龄官说贾蔷拿雀儿来形容打趣她。贾蔷连忙赌身立誓,说他绝无打趣龄官之意,当即拆了笼子,把雀儿放了生。龄官哭诉自己咳血,埋怨贾蔷不关心她,自己“没人管没人理的”。贾蔷连忙要去请大夫,龄官喝止他“这会子在毒日头地下,你赌气子去请了来我也不瞧。”

宝玉在那里看呆了。龄官不止纤薄的身子、精致的眉眼像林黛玉,她表达爱情的方式也像林黛玉,贾蔷那失魂落魄讨好龄官的样子又多么像贾宝玉。这分明是有人在宝玉面前立了一面镜子,把他与林黛玉的恋情常态播放了一遍。只是,不是每个林黛玉都爱他,这个戏班子里的“林黛玉”就不爱他,他往她身边坐,她都赶快把身子移开,仿佛他会脏了她似的。

这对贾宝玉来说是个石破天惊的发现。他自幼生长富贵丛中锦绣堆里,长得又得人意,差不多人人喜欢他。他爱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那些花儿,那些女儿,他怜惜她们,呵护她们,亲近她们,他希望在她们温暖的爱中活着,在她们深情的泪水死去。有女儿们的眼泪托着,死亡也变得诗意盎然了。

此时他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了,人生情缘,各有分定,这些水做的女儿眼中汪着再多的泪,他也不可能全得,只能得到属于他的那一份儿。

“情悟梨香院”是贾宝玉情感道路上的里程碑。贾宝玉与林黛玉最初是自幼耳鬓厮磨的亲情,随着青春期来临,两小无猜的亲情转化为爱情。贾宝玉的滥情给林黛玉脆弱的内心带来极大的不安全感,他向林黛玉发誓“你放心”,然而他根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滥情。龄官出现在贾宝玉的情感转折点上。贾宝玉以旁观者的角度观看了他与林黛玉的恋情,一个新世界的门在他面前哗啦打开,多情而聪慧的他瞬间领悟了爱情的真谛。明白那些女孩子是一个个独立个体,有着自己的情感与需求,为他流泪的女孩子,他要好好珍惜。从那以后他告别滥情,与女孩子保持了安全的距离,他说让林黛玉“放心”,就让林黛玉放了心。

二、藕官,贾宝玉的镜像与宝玉未来的婚姻

藕官出现的时候,正是宝玉一场大病之后。宝玉这场病来得蹊跷,黛玉的丫环紫鹃跟宝玉说黛玉长大了,林家要派人接她回苏州。宝玉就痴了。贾宝玉的这场病,人人皆知是怎么回事,这不是两个一起玩大的孩子的依恋,而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刻骨铭心的爱恋。如果说“情悟梨香院”是给宝黛爱情上了一道保险,“紫鹃试莽玉”是给宝黛爱情又上了一道保险,至此宝黛爱情固若金汤,不会再生罅隙。可是爱情与婚姻是两码事,爱情可以自己做主,婚姻由不得自己。这是继“逢五鬼”和“承笞挞”之后,贾宝玉第三次病重,前两次王夫人“儿”一声“肉”一声地大哭,儿子有什么要求无不满足,这次她却一语不发。贾母明白儿媳的沉默意味着什么,所以她只是安慰宝玉:“林家的人都死绝了,没人来接他的。”而不敢跟宝主说:“你放心,林妹妹以后就是咱们贾家的人了。”

林家没人来接林黛玉并不意味着林黛玉会嫁给宝玉,宝玉心里不踏实。我们读者心里也不踏实,宝黛爱情将是什么走向?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已经给出了答案:“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贾宝玉最终是跟薛宝钗生活在一起了,虽然他始终忘不了逝去的林妹妹。

贾宝玉没有守着一份感情到终了,他接受了命运的安排。贾宝玉对林黛玉的爱深入骨髓,为什么他还能接受“山中高士晶莹雪”?作者安排藕官预演了贾宝玉未来的婚姻。

藕官在戏班子里扮小生,扮得久了,自以为是小生,喜欢上了扮小旦的菂官。生活中你恩我爱,俨然一对小夫妻。后来菂官病死,戏班子里补了蕊官做小旦。藕官跟蕊官在又是你恩我爱,俨然夫妻。人们说藕官见新忘旧,她辩解道:“这又有个大道理,比如男子丧了妻,或有必当续弦者,也必要续弦为是。便只是不把死的丢过不提,便是情深意重了。若一味因死的不续,孤守一世,妨了大节,也不是理,死者反不安了。”宝玉遇到藕官时,正值清明,藕官就是在哭着烧纸祭奠菂官。

如果说龄官画蔷让贾宝玉领悟了爱情的本质,藕官烧纸让贾宝玉明白了婚姻的本质。爱情是精神领域的事情,婚姻关乎现实,是两个人相帮相扶过日子。爱情与婚姻是可以分离的,一个人离去之后,接受了另一个人,并不意味着对当初爱情的背叛。

这与其说是启示宝玉,不如说是作者给自己找个台阶,你把宝玉写成一个大情圣,他怎么会忘记世外仙姝林妹妹,娶了山中高士宝姐姐呢。通过藕官的演示,我们就知道,宝玉还是那个情圣,他心中始终有个林妹妹,虽然跟宝姐姐齐眉举案。

藕官烧纸像一剂预防针,读者打了这一针,心中就有了免疫力,将来黛玉死后,宝玉娶宝钗,读者心里难过,也能接受了。 

三、芳官、藕官故事的讲述者与大观园的搅局者

藕官与菂官、蕊官这一“凤”二凰的故事,对应着宝玉与黛玉、宝钗这一男二女的故事。“藕官烧纸”中藕官的形象就是未来宝玉的镜像。但是,这在叙事上有个难题,“龄官画蔷”留下的悬念是宝玉看到龄官与贾蔷的恋情而解开的,“藕官烧纸”留下的悬念怎么解开?总不能让宝玉到黛玉屋里去,看到藕官跟蕊官你恩我爱,侬情妾意。藕官虽然在戏台上扮小生,可她是个女孩子,她跟蕊官是同性“恋人”,两个女孩子偎依在一起秀恩爱,太不成体统。藕官与蕊官的故事是不能出现画面的,出现画面就污了,只有通过第三者讲述,这个故事才会纯洁感人。何况还有个菂官,藕官烧纸时,菂官已死,藕官跟她的恩爱场面已经不可能以画面再现,只要通过讲述的方式再现。

这个讲述的任务就留给了芳官。

芳官这个角色很有意思,藕官、菂官、蕊官跟她是好友,藕官、菂官、蕊官轰轰烈烈谈恋爱,她在旁边当电灯泡,既不觉得尴尬,也不羡慕嫉妒,她好像对感情免疫,十二三岁了,一点性别观念没有,纯洁得像个新初生婴儿似的。

从写作角度讲,芳官只能是这样的人设。只有如此,她才不会掺和进藕官、菂官、蕊官等人的恋情,她的讲述才是客观真实的;也只有如此,她才会在大观园里闹得天翻地覆,跟贾宝玉反而没有感情瓜葛。试想,她如果像龄官那样,俨然一个翻版林妹妹,天天跟贾宝玉在一起,谁敢保证她不会爱上贾宝玉?

芳官还有个任务是搅局。曹公把藕官、芳官一干小戏子放进大观园时,就已经着笔写群芳悲剧,群芳悲剧的主体是宝黛悲剧。这个悲剧不是个人造成,而是环境使然,是随着贾府的崩溃而形成的大悲剧。贾府的崩溃有外因也有内因,外因是政敌构陷,子弟无能,内因是财政危机与人际矛盾。但是贾府是百年钟鼎之族,有一套完整的明规则与潜规则,主子仆人心知肚明,所以虽然寅吃卯粮,矛盾重重,看上去仍是一片和谐景象。谁来挑破这层窗户纸,把潜藏的矛盾勾动出来,当然是个不懂规则的初来者,作者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小戏子和她们的干娘们。

这些搅局的小戏子为首的是芳官。芳官成为这群搅局小戏子的为首者,有三个条件,一是她在戏班子里扮正旦,是戏班子里的台柱子之一,个性张扬。二是她分到了贾宝玉屋里,贾宝玉向来不约束丫头,由她们按着性子来,他屋里为首的两个大丫头袭人和晴雯在贾母屋里受过培训,有职业素养。芳官未经培训,直接分到了宝玉房中,宝玉屋里大大小小十几个店头,用不着芳官服侍,她有的是时间到处滋事。三是芳官这种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性格,天然适合惹事生非。她像龄官那样心细如发,多情善感,怎么可能到处捅娄子呢?

毫无性别意识的芳官最后以“狐狸精”的罪义被赶出大观园,无处存身,水月庵的智通趁机拐骗她出家。

芳官是谁的影像呢?非要找一个,她最像的应该是晴雯。她跟晴雯同时以“狐狸精”的名义被赶出贾府,一死一流离,贾府的大厦还没倾倒,她俩就登上了悲剧群芳谱的名录。“晴为黛影”,晴雯有几分似黛玉,芳官有几分似晴雯,她俩一定程度上是黛玉的影像,她俩的悲剧也预示了黛玉即将到来的悲剧命运。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即将打开''小程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流水自有意,落花更无情——也说龄官与芳官
精读回顾 | 五十八回(中):贾宝玉婚姻的走向
规引贾宝玉“跳出迷人圈子”的三个关键人物
戏子、宝玉及其他
喜新厌旧?贾母分配戏子们的小细节说明了谁才是她的心肝儿肉
宝玉和宝钗结合后,为何会夫妻反目?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