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如何告别“垃圾山”

共享单车如何告别“垃圾山”

  • 关注
    阅读设置
    分享

阅读(74) 回复(0)  2017-06-14 11:29:22 快速回复

    共享单车是全社会的民生工程,也是现代城市靓丽的风景,它的出现极大的便利了居民的生活,共享单车作为一种短距离出行工具,它有助于城市“慢交通”系统的搭建,搭配步行或者公交车、地铁等交通方式,共享单车可用作换乘接驳,这不仅节省了市民的出行成本,还对城市的低碳、绿色和可持续发展有不可忽视的推动作用。但如今出现了很多问题,共享单车乱停乱放、恶意损毁早已备受诟病,而损坏的共享单车堆积成一座垃圾山,则让人触目惊心。

    据报道,2016年,近20家品牌投放了约200万辆共享单车,而2017年预计投放总量极可能接近2000万辆。这些自行车报废之后,会产生近30万吨废金属,相当于5艘航空母舰结构钢的重量。共享单车垃圾成山不过是30万吨废金属的部分折射而已。
    待完善的维保体系、三年的使用年限、低廉的回收价格等等问题,对于自带环保光环的共享单车企业而言,风口之下除了攻城略地,还需在运维和回收体系上破题。






一、加大共享单车的维修力度  


    共享单车被称为“国民素质的镜子”,毁坏单车的照片和帖子广为流传,共享单车公司显然也在加大维修力度。

    一处ofo小黄车的维修点的维修师傅说很多还没有报废的车,都是可以修好的。维修点的厂房门口停放着二三十辆维修好的单车,厂房里有两位工作人员维修车胎和轴承,两位维修链条,一位负责为修理好的车登记,还有1名辅助其他人工作。

    大部分有损坏的共享单车主要表现在刹车失灵、车胎没气、掉链子、车把或坐垫损坏。

    共享单车的手机软件上有坏车报修的按钮,能看见大批张贴了三角形“待维修!”标志的ofo小黄车,排列整齐,等待运走。








二、合理规划运维成本

    打气、上油、清洁、维修……自由停放的共享单车也需要专人定期维护。

    2017年3月23日,上海自行车行业协会制定了中国首个自行车行业团体标准《共享自行车服务规范》,对共享单车的维保人员比例提出了要求:有桩公共自行车维保人员比例为1%,新兴的共享单车则是0.5%。

    现今很多共享单车公司在招聘共享单车维修人员。

    在共享单车出现之前,全国推行公共自行车的城市比比皆是,荒废在路边的自行车也有不少。这其中,运营了9年之久的杭州“小红车”在维保体系上已有先行经验。“小红车的维保人员比例约为1.17%。”小红车的维保系统共约七百人,其中维修师傅150人,自行车调运车38辆,搬运工和司机组成的调运班组一百多名,另外还有四百多名服务人员负责每日巡检、保养单车和客服等日常运维工作。每位服务人员每天都有保养指标,需要清洁车身、上油、为轮胎充气。

    和自由停放的共享单车不同,小红车需有桩停靠,可控性更强。但即使如此,小红车在维保方面也要投入不少精力。

    据了解,杭州的公共自行车服务点有2800多个,通过对距离的数据分析,选出了30个服务点作维修站点。对于经常损坏的零件,每辆自行车都有自己的芯片,记录了保养的日期、零件更换的情况,运维人员可以通过手机的智能终端排查。

    如此运作需要大量成本。据媒体对杭州公共自行车的分析报道,平摊到杭州市八万多辆公共自行车上,每辆自行车的运维成本约为1000元——这甚至高于一辆新车的成本。对于运维成本比新车还贵的现象,公共单车运营方应该优先考虑保养,以确保使用安全。








三、实现“全生命周期管理


    坏了的单车只需要维保,更大的难题则是报废单车的回收。

    《共享自行车服务规范》要求共享自行车连续使用3年即强制报废。对于3年的报废期,《共享自行车服务规范》在征求意见时引发了不少争议。相关人员表示现在共享单车可能连3年都做不到。

    在《共享自行车服务规范》的编制说明中,针对3年的规定提出了5点解释,其中第5点提到:“为了公共安全,在没有办法对产品质量进行评估的情况下,只能按照以往的经验来划线。毕竟,安全是第一位的。”

    浙江台州市公共自行车发展有限公司工作人员颜琳秀介绍,台州公共自行车报废的年限也定为3年。“虽然3年是报废期,为了节省成本,我们到期会看自行车的使用情况,如果一辆车情况蛮好的,我们会修理后推迟报废。”

    2016年是共享单车大规模投放市场的一年,留给共享单车企业的时间已不多。

    有的企业已经开展行动,首先提出回收方案的企业是摩拜。2017年5月4日,摩拜联合中国再生资源开发公司在上海签约,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称将率先实现共享单车“全生命周期管理”。

   摩拜单车相关负责人表示摩拜选择中再生的原因是其业务网络遍及全国,与摩拜目前运营的城市具有高度的重合性。“我们会选定一些区域中心作为回收再利用的基地。”上述负责人说,“我们打造的回收再利用产业链也将是一个大数据的手机端口,从回收端收集数据以做改进,比如哪些材料、哪些环节、哪些部件还需要改进,不同地区的车辆,在部件使用寿命上会存在哪些差异,不同地区运营车辆,需要在产品设计上做哪些特殊处理,这些都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中再生环境服务公司总经理徐铁城是此次与摩拜合作的中再生方负责人,他认为,摩拜选择中再生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保护摩拜单车的智能锁核心技术。“它的智能锁涉及摩拜的核心竞争力,包括定位系统。”

    ofo在近期也开展了社区回收闲置自行车公益项目,但并非针对ofo小黄车的回收。

    不过,对于刚刚兴起的共享单车而言,回收似乎还是冷话题。大多数企业还未考虑回收处理共享单车的问题,理由大同小异。







四、共享单车公司应承担延伸责任


    与未到报废期的共享单车不同,属于国有资产的城市公共自行车系统多数已运营超过7年,回收是已经出现的难题。

多位再生资源业内人士表示,许多正规回收企业并未系统做过自行车的回收项目。

    “我们会回收社区报废的自行车,量不大。目前还没收到共享单车的单子,如果有,我们会收,但价格确实不高。”新世纪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表示。

    实际上,自行车回收的痛点很简单:废钢铁便宜、量少——多家回收企业对于自行车的回收报价仅为每辆十几元甚至四五元。

    “共享单车回收的市场本身需求不强,不然会有很多公司进入。”启迪桑德环境资源公司战略规划经理乔方青说,“废钢铁的价格比纸的价格还低,现在汽车回收的问题也很多,回收一台车都可能亏损。”而相比于汽车的回收量,一辆自行车所能产生的钢铁或铝合金又更少。

    根据商务部发布的《中国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报告2017(摘要)》,相关人员对2016年废钢铁和废纸总体回收量与总值进行比对发现,废钢铁均价为1.35元/千克,而废纸的均价是1.5元/千克。

    颜琳秀表示台州政府在2016年将车辆报废的决定权交给台州公共自行车公司的股东会,从而不需要政府相关部门的审批。股东会批准后,公司进行招投标,全程跟踪回收过程。在颜琳秀提供给南方周末的回收照片中,公共自行车架已经被压成方块,整齐堆放等待再利用。不过颜琳秀坦言,在公开招标时,回收企业的反应并不积极。拆解自行车的工作也还需要台州公共自行车方与回收企业共同完成。

    有回收企业表示,如果能够和共享单车公司合作,由单车公司负责回收和运输,回收企业只负责处置再生,才会有一定盈利的空间。

    中再生的徐铁城表示相比于公司700万吨的废钢铁处理量,摩拜所能提供的废金属总量微乎其微。他认为摩拜做回收项目是其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不是盈利。“企业的发展和利润点并不在末端回收,在末端回收上,企业是应该付出费用的。”

    多位受访者认为,低回报率的单车回收生意,应该考虑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将生产者对其产品承担的资源环境责任从生产环节延伸到产品设计、流通消费、回收利用、废物处置等方面。

    对于共享单车而言,承担延伸责任担子并不轻。

    已有环保组织发现,共享单车的多家供应商因环境违法受到过处罚。而在2017年5月,ofo和摩拜的生产商天津富士达和天津爱玛均因超标排放或环评问题被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通报和立案查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埂溪书楼  > 论感悟谈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共享单车进入“大融合时代”?
上海五种颜色公共自行车 集齐能召唤啥?
共享单车引领投资新潮 新三板共享单车概念股有哪些
十条街区禁停“共享单车”,摩拜、ofo们要如何跨过政策的大山?
北京数十辆“小黄车”疑被摩的司机毁坏 公司:已报警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