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班超:东汉经营西域的“第一人”


  “中国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人物”系列之二十六班超(32—102),字仲升,扶风郡平陵(今陕西咸阳西北)人,东汉著名军事家、外交家,官至西域都护,封定远侯,世称“班定远”。《后汉书》卷四十七有专传。班超胸怀大志,不甘于为官府抄写文书,于是投笔从戎,随窦固出击北匈奴,并立下战功。后奉命出使西域三十余年,其间,他平定了西域地区的叛乱,使东汉恢复了对西域地区的统治,为中西交通孔道的打通、丝绸之路的畅行无阻、中西经济文化的交流、民族之间的融合,以及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称得上是东汉经营西域的“第一人”。


  西汉张骞两次通西域,成为中国古代打通东西方丝路贸易和文化交流的第一人,史称“张骞凿空”。张骞之后,这条古代东西方交通贸易与文化交往的道路仍需要勇敢且具有足够智慧的时代伟人去维护,才能使它不断延续、发展和发挥作用。东汉初年的班超就是承接这一重任的人。

  

投笔从戎


  班超,字仲升,东汉扶风郡平陵(今陕西咸阳西北)人,生于汉光武帝建武八年(32)。班超的家庭可谓是书香门第,他的哥哥是“二十四史”之一的《汉书》的编撰者班固,他的父亲班彪曾在窦融手下任职,并劝窦融归降汉光武帝。也是这一原因,班彪被汉光武帝任命为徐县县令,后来又做了司徒掾(司徒府中的属官)和望都县的县长。班彪还是一位史学家,他曾续补司马迁的《史记》,写了几十篇西汉人物的传记,称《史记后传》。班固的《汉书》就是继承父亲的遗业,在《后传》的基础上,用尽毕生精力写就的。班超的妹妹班昭,后世称为曹大家(gū),也是一位才女,《汉书》的未竟之篇由她来补充完稿,她还写有《女戒》等文章。


  这样的家庭环境对班超志趣的养成很有影响。据史书记载,班超读书很用功,也很有口才,思维敏捷,分析问题深入细致;为人虽不拘小节,做事却谨慎小心。


  班超二十四岁的时候,父亲班彪去世了。就在全家人为父亲守孝期间,哥哥班固又遭遇了意外变故。原来,班固在追思父亲的同时,竟动起笔对《史记后传》进行修改、补充,想使它更加完善,以传诸后世。谁知,这一举动触犯了当时的法律。因为《史记后传》已经被列为国史,未经朝廷允许,不得擅自修改。班固修改国史之举,遭到别人的告发,班固本人则被关进京兆郡的监狱之中。这对班家来说真是雪上加霜。


  此时的班超,毅然决定到京城洛阳去向皇帝说明真相,解救哥哥。班超一路饱经艰辛,终于来到洛阳。他给汉明帝写了奏章,不久,就得到明帝的召见。班超解释说,哥哥修史是继承父亲的遗业,更是颂扬汉德,绝没有毁谤朝廷的意思。恰在此时,被搜去的班固的修改稿也到了皇帝的手里,明帝看到其中的内容确实没有不妥之处,反而对班固的修史才华非常赏识。于是,明帝下令释放班固,并让他到洛阳担任兰台令史,负责在朝廷管理文书。


  班超搭救哥哥的举动,充分体现了他的魄力和胆识,也体现了他的责任和担当;而班超的口才和学识也给汉明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班固到了京城洛阳任职,班氏一家人也随之来到这里。洛阳的物价很高,日常支出很大,而班固的职位不高,俸禄自然也很微薄,全家人靠他一个人来养活,日子过得相当艰辛。


  为了帮助哥哥养家糊口,班超接受了官府的雇佣,从事抄抄写写的工作。这种工作毫无创造性,和班超的壮志很不协调。有一次,他按捺不住自己的感情,将笔杆投在地上,说道:“大丈夫无它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研间乎?”傅介子是西汉时人,他出使西域,曾经刺杀阻断东西交通和攻杀汉使者的楼兰国国王,后被封为义阳侯;张骞则是“凿空西域”第一人,被封为博望侯。自此,班超立下了雄心壮志,誓欲为国效命,建立功勋。


  后来,班超也做了兰台令史這个官职,只是没多久就因事被免了。


  当时,东汉政府正在边境招兵买马,集聚粮食,准备进行反击北匈奴的战争。原来,西汉末期,朝政腐败,匈奴乘机侵扰西域,由“丝绸之路”连接的中西经济文化交流受到损害。班超熟悉西汉以及匈奴的历史,他认为,反击北匈奴是正义行动,西域各国也迫切希望从北匈奴的控制下解脱出来,自己的凌云壮志正可以在出征北匈奴的行动中实现。于是,班超毅然放下笔杆,到边境报名参军。从此,班家出了一位士卒,班超也开始了自己新的人生。


在西域建立功业


  永平十六年(73),汉明帝派奉车都尉窦固率军击北匈奴。窦固是窦融的侄子,前面说过,班超的父亲班彪曾在窦融手下任职,如今班超又在窦固手下任职,窦固对班超自然颇有照顾。凭借自己的能力,班超被提拔为假司马,所谓假司马就是候补的军司马或军司马的副手。按照汉代的制度,一个将军营分为五部,每部设一个军司马,军司马是指挥权仅次于将军的军官,统领着近三千人的队伍,假司马作为军司马的副手,职权和责任也是很大的。


  此时班超四十二岁,正是精力充沛、年富力强的时候。他率军向伊吾庐(今新疆哈密)进发,伊吾庐是北匈奴侵扰汉朝的必经之地,也是通西域的咽喉要道,汉朝控制此地,既可以阻止北匈奴南进,又可以牵制北匈奴与西域各国的联系。在这一战争中,班超展现了他的军事才能,打败匈奴军。窦固接到胜利的消息,非常高兴,对班超大为赞赏。


  窦固北击匈奴的战争,不仅给北匈奴以沉重打击,更让西域各国看到了汉朝的力量和实力,他们请求东汉政府前去援助。东汉政府同意了他们的请求。


  为了孤立北匈奴,恢复汉朝同西域各国的友好关系,窦固认为需要派遣使者到西域各国进行外交活动。谁能担此大任呢?自然是受窦固青睐的班超了。于是,班超带领从事郭恂等三十六人开启了西域之行,一位西域的经营者开始走上历史舞台。


  从班超来讲,以使者的身份出国,这是第一次;从东汉政府来讲,向已经隔绝六十余年的西域派出使者,这也是第一批。出使这个行动,不论对班超还是东汉政府,都有着很大的意义。班超本人也明白,这次出使,只可成功,不能失败。


  出使的第一站,就是鄯善国。鄯善国是汉朝通往西域的南北两道的出发点,在塔里木盆地的最东边。班超这次出使,旨在打通南道,因为南道诸国是北匈奴控制的薄弱环节,联络鄯善就成了此行的当务之急。


  由于汉朝大军击败北匈奴,鄯善失去了依靠,鄯善王见汉朝使者前来,非常欢迎,给予了班超一行很高的礼遇,时常到他们所住的地方问寒问暖。可是,没过几天,鄯善王对班超等人的态度忽然怠慢起来。班超十分机敏,很快料到其中必有原因,于是问部下说:“你们没有觉察到鄯善王对我们的态度变化吗?”部下没有把班超的话当回事,漫不经心地回答:“这大概跟我们住久了有关系吧。”班超坚定地说:“一定是匈奴的使者也来了,鄯善王的思想发生动摇,不知道该服从匈奴还是归附我们。”说完,班超把一位服侍他们的鄯善人找来询问,果然不出所料,匈奴使者已经来三天了。


  根据侍者透露的情况,班超很快做出决定。他召集了除郭恂之外的所有人,在酒酣耳热之际说道:“你们跟我到西域,不过是为了建功立业,现在匈奴使者才来,鄯善王就对我们如此无礼,如果匈奴使者让鄯善国王把我们绑缚到匈奴那里去,我们就成豺狼嘴里的食物了。你们说该怎么办?”众人齐声回答:“生死关头,全由您做主。”班超说:“不入虎穴,不得虎子。现在只有在晚上用火攻的办法去对付匈奴使者,并趁机消灭他们。只要消灭他们,鄯善王才会转变态度,不敢违抗我们。那时,我们就大功告成了。”有人提出这件事是否和郭恂商量,被班超断然拒绝。他认为郭恂很可能因为恐惧而走漏风声,导致计划失败。


  这天夜里,班超带领部下奔向匈奴使者的驻地,顺风点火,瞬间鼓声叫喊声响成一片。匈奴使者乱作一团,纷纷向外逃跑,被班超及部下杀死三十余人,其余的也被火烧死了。战斗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结束了。


  第二天,班超把匈奴使者的人头放在鄯善国王面前,鄯善王无比震惊。班超则劝说他归附汉朝,不要再依附北匈奴。鄯善王也是个聪明人,他看清了形势,决定和北匈奴断绝关系,归附汉朝,并把儿子送到汉朝作为质子。


  班超将这次出使鄯善的成绩报告给窦固,窦固上奏明帝。明帝早就对班超的才智有所认识,此时又了解到他的勇敢和韬略,于是下令提拔他为军司马,派他再次出使西域。


  这次,班超率领众人出玉门关,经过鄯善,来到了于阗。于阗此时受北匈奴监护,其实就是臣服于北匈奴。于阗王慑于北匈奴的压力,对班超一行“礼意甚疏”。于阗国迷信之风盛行,神巫怂恿于阗王索求班超的坐骑祭神,以此试探班超的态度。班超事先探知,假装应允,叫神巫亲自来取马。神巫不知是计,大摇大摆地前来,班超手起刀落,斩下神巫的头,并派人提着头向于阗王晓以利害。于阗王早就听说班超在鄯善的事迹,惶恐之余,杀掉了匈奴使者,宣布归附汉朝。


  经过班超的努力,鄯善和于阗都摆脱了北匈奴的控制,恢复了和汉朝的交往。这时,西域南道的诸多小国也纷纷与汉通好,南道形势大为改观。


  永平十七年(74),班超一行又向疏勒进发。疏勒位于南北两道的西端汇合点,是汉朝和葱岭以西各国交通的必经之路。不连通疏勒,汉朝通西域之路依然不通。此时,疏勒被北道的龟兹控制着,龟兹王则依靠北匈奴的力量在北道称王称霸,甚至杀了疏勒王,另立一个叫兜题的龟兹贵族来统治疏勒。疏勒百姓在兜题的残暴统治下,生活十分悲惨。


  班超对这一情况早已知悉,他派人将兜题捆绑送回龟兹,又立疏勒王的侄子为国王。这些举措得到了当地百姓的支持。


  至此,汉朝同西域的交通得以恢复,汉朝在西域重新设置了西域都护和戊己校尉,西域各国和汉朝的经济文化交流又频繁起来。


  然而,好景不长。永平十八年,不甘心失败的北匈奴出师袭击车师,车师王趁机反叛汉朝。此时正赶上汉明帝去世,北道的焉耆等国在北匈奴的支持下围攻西域都护,疏勒也遭到围攻。继位的皇帝—汉章帝决定放弃西域,刚刚恢复的与西域的交流又告中断。同时,为了班超等人的安全,章帝让他们从西域撤回。


  疏勒國的一位都尉得知此消息,悲伤地说:“汉朝使者一旦离开,我们疏勒国就会再一次被龟兹灭亡,我们实在不忍心让汉朝使者离去。”说完便自杀了。


  班超一行来到于阗国,于阗王侯和百姓呼号悲泣,向班超等人诉说苦衷:“我们依靠汉朝使者,就像孩子依靠父母一样,你们千万不能回去啊!”很多人甚至上前抱住马脚,苦苦挽留。


  见此情形,班超下定决心留在西域继续建功立业,这也是他的志向所在。这时西域的形势是:由于东汉撤销了西域都护和戊己校尉,罢除屯田士兵,北道已隶属于北匈奴;南道虽基本上服从于东汉,但东通中原的道路则被北匈奴切断。班超在这种极为不利的条件下,一面团结西域各国,联合攻打占据北道的北匈奴;一面上书章帝,请派援兵。在给章帝的奏疏中,班超分析了西域各国的形势和应当采取的策略。章帝看到奏疏,准许他留在西域,继续自己的事业,而且同意班超的请求,增派一千余人前去支援。


  公元84年,章帝又派和恭率兵八百增援。过了两年,班超发动疏勒和于阗兵,配合汉军进攻莎车。经过一年多的战斗,莎车被攻下,汉朝的声威由此大振。


  此时,窦宪率军征讨北匈奴,大破之,从而为班超征服西域创造了有利条件。


  因为帮助汉朝进攻莎车有功,月氏王遣使求娶汉公主,却被班超拒绝。公元90年,月氏派兵进攻班超。由于人多势众,班超手下的士卒惊恐不安,班超却泰然自若,他认真分析了月氏的弱点,果断地采取坚壁清野、还城固守的策略。月氏久攻不下,眼看粮草不济,最终遣使请罪,并同意向汉朝纳贡称臣。


  见此形势,失去依靠的龟兹、姑墨等国主动归降汉朝。至此,西域除焉耆外,均被平定。汉朝决定恢复西域都护、戊己校尉等官职和机构,晋升班超为西域都护。


  公元94年秋,身为西域都护的班超调动龟兹、鄯善等国的兵力七万多人讨伐焉耆,最终斩杀焉耆王,传首京师。班超立了新的焉耆王,并在此留驻半年,招抚百姓。


  此后,“西域五十余国悉皆纳质内属”,汉朝恢复了与西域之间的经济文化往来,东西交通畅通无阻,汉朝声威远播国外。这一切,班超功不可没。汉朝封他为定远侯,继续让其留在西域任西域都护,此时的班超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但他仍精神矍铄,一心为国家效力。


派甘英出使大秦


  大秦是当时对罗马帝国的称呼。班超讨平焉耆,扫清了北匈奴的势力,丝绸之路的南北两道恢复了畅通。有远见、有抱负的班超并没有停止不前,为了扩大汉朝的影响力,发展与国外的经济文化交流,公元97年,他派甘英出使大秦。如果班超不是六十六岁高龄,他应该会和甘英一起出使的。


  《后汉书·西域传》是这样记载甘英出使情况的:“和帝永元九年,都护班超遣甘英使大秦,抵条支。临大海欲度,而安息西界船人谓英曰:‘海水广大,往来者逢善风三月乃得度,若遇迟风,亦有二岁者,故入海人皆赍三岁粮。海中善使人思土恋慕,数有死亡者。英闻之乃止。”


  大秦是西方大国,繁荣富庶,对中国的丝绸十分喜爱,每年都要大量进口;但中国的丝绸不能直接到达大秦,中间要经过安息,安息商人从中赚取暴利,汉朝和大秦都会吃亏。班超派甘英探寻一条直接到达大秦的道路,这自然损害了安息的利益。所以,当甘英到达海边时,安息人故意夸大其词,说海上的风险很大,会有生命危险,为的是吓退甘英等人。从结果看,安息人的目的是达到了。出于同样的目的,安息也曾破坏罗马使者去中国,历史记载大秦王“常欲通使于汉,而安息欲以汉缯彩与之交市,故遮阂不得自达”。


  应该说,甘英出使大秦是一次和平、友好的外交活动,虽然没有达到最终目的,但也具有重要的意义。首先,“前世汉使皆自乌弋以还,莫有至条支者也”,甘英这次出使,则到达了条支,从而把张骞的出使事业向前推进了一大步。此外,甘英所经过的阿蛮国、斯宾国等都是此前汉朝没有接触过的,沿途的所见所闻也是汉朝人所不知的。甘英回来后,讲述了这些国家的风土人情、社会制度及历史地理,丰富了汉朝对西方国家的认识,进一步开阔了汉朝人的眼界。


但愿生入玉门关


  公元100年,年近七旬的班超自感精力不济,而自己肩负的使命和职责又十分重大。为了避免耽误朝廷的工作,他上书皇帝请另派人来接替,并允许自己回归故乡。


  奏疏言辞恳切,令人动容。其中说:狐死首丘,代马依风。难道小臣我就没有依风首丘的感情吗?他还说:“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我能活着进入玉门关就心满意足了,并不奢望到达关内的酒泉郡。这位沙场英雄、经营西域的功臣,此时是多么想念久别的中原故土,他在写这封奏疏时一定是百感交集的。


  谁知,这封奏疏送去两年多时间,竟没有得到回音。当时,班超的妹妹班昭正在做皇后和妃嫔们的老师,她听说哥哥请求回国的奏疏送到皇帝那里之后就没有了下文,立刻写了一份奏章,这份奏章中夹杂着兄妹之情,先叙述了哥哥班超的功绩,又说兄妹已三十余年未见,恐怕见面时互相都不认识了,再说班超年已七十,即使有志于西域事业,也已力不从心,最后从汉朝这个最高的角度提出,如果西域地區突发事变,班超恐怕没有精力再去安抚,会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


  汉和帝看到这封奏疏,终于决定召班超回汉。同时,朝廷任命任尚为西域都护,接替班超的工作。班超临行前,将自己在西域工作的心得和经验告诉了任尚。


  永元十四年(102),班超回到洛阳,见到了文武百官,也见到了久别重逢的妹妹班昭,心中的快慰油然而生。班超患有胸痛病,回到家中,由于感情过于激动,导致病情恶化,一个月后便与世长辞了,终年七十一岁。


班超经营西域的意义


  班超在西域总计三十余年,经历了明帝、章帝、和帝三朝。班超对西域的经营在中外关系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这也是他名垂青史的原因。


  首先,使西域各国摆脱了北匈奴的控制,使西域人民摆脱了北匈奴的残暴统治,创造出了一个较为安定、适合生产生活的环境,从而为西域地区的经济文化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据史籍记载,西域摆脱北匈奴的控制后,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处于和平状态。特别是班超任西域都护期间,更是吏治清明,战事消弭,生产稳定,百姓安居乐业。这必然推动了西域地区的进步和发展。


  其次,扩大了东汉的疆域,巩固了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统治。班超率西域诸国抗击北匈奴,平定内乱,对汉朝恢复在西域的统治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由于班超对西域的经营,汉朝的声威又树立起来。在西域的广大地区内,汉朝委派以都护为首的大批官吏,长久驻扎军队,开荒屯田,设置驿站,建立起直接的统治。作为西域都护的班超,其责任首先是团结西域各国,抵御北匈奴,再者就是保护西域诸国与汉之间的交通贸易安全,还要领导诸国生产,处理各种日常事务。从结果来看,班超很好地完成了这一使命,东汉的统治也得到了稳固和加强。


  第三,打通了中西交通的孔道,保证了丝绸之路畅行无阻,促进了中西经济文化的交流。班超在西域的时候,正是世界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时期,欧亚大陆上几个大帝国同时并存,各个国家和地区之间的相互往来必不可少。丝绸之路正是中西交往的主要通道,西域则是丝绸之路的重要地段。为了确保丝绸之路交通的安全,东汉政府在西域地区设置驿站,“驰命走驿,不绝于时月;商胡贩客,日款于塞下”。中国与中亚、印度、波斯等地的使者往返不断,商人活动频繁,可以想见,当时丝绸古道上一定是高车辐辏,驼队延绵,一片繁忙的景象,这种局面是西汉末年到班超重新经营西域前的相当长时期内从未有过的。随着交往的密切,汉文化源源不断地传到西域及以外地区,域外的物产、音乐、歌舞等也传入中原,极大地丰富了百姓的物质文化生活。


  最后,为民族团结和民族融合做出了积极贡献。班超在西域很善于安抚各族百姓,与西域百姓相处十分和谐友好。在这种关系下,汉朝和西域地区之间的交往无论从形式还是内容上都日益丰富。除了商人之间的贸易往来之外,朝廷向西域地区派驻官吏和屯田士兵,西域各国向汉朝派留侍子、乐师。久而久之,他们便被当地的民族风气所同化。有记载表明,西域商人在中原定居者大有人在,中原的官吏士兵长住西域的也不乏其人,由此带来了民族之间的融合,更有利于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巩固和发展。


【来源:《月读》;作者:天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文冠厚朴  > 政治精英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投笔从戎的主人公是谁?投笔从戎的历史人物简介
中华古代名将录之西域使者---班超
班超-“以夷制夷”之方针的具体实施者(作者:燕赵游侠儿)
《大汉王朝》之三十三:明章大治
华夏之基石秦汉王朝(四十六)出征北匈奴
班超出使西域建奇功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