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来信:美国人是怎样安度晚年的?

专栏:
美国来信 

Nov. 2019

专栏介绍:在美居住25年的华人钱女士(英文名为丽莎·汉森,之前在中国生活30年),对中美两国有着感性与理性的认识。随感而发,娓娓道来,情真意切。今天,她想说说美国老年人如何度过晚年。

作者 | 丽莎·汉森

来源 | 思想潮

十一、十二月份是美国的“欢乐节日季”(Joyous Holidays Season) 。十一月的“感恩节”(每年11月的第4个周四)和十二月的“圣诞节”(12月25日)都集中在这两个月。

正像一首圣诞歌里所唱的那样:”It's the most wonderful time of the year”,“这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光”。《思想潮》主编要我写一篇主题为“美国老年人如何安度晚年'的文章,我欣然接受了。

关于这个话题,我是有话可说,有东西可写。今年是我在美国过第25个“感恩节”和“圣诞节”。

这个季节也是美国老年人最开心最有盼头的时节。因为亲朋好友会在这个季节互相致于节日的问候;购买礼物、互赠礼品;远在外地上学、工作、居住的子女们都会回到父母身边来团聚过节,其乐融融。

以前先生和我也不时在这个季节一起到新墨西哥州他姨(Kathleen)和 他姨夫(Clint) 家去过节。这是家庭团聚,充满温馨,欢乐祥和的感恩季。美国的“感恩节”有点类似中国的“中秋节”;而美国的“圣诞节”又与中国的“春节”有某种程度上的相似之处。

美国感恩节(家庭)火鸡大餐

在节庆假日里谈家庭, 谈美国老年人如何过晚年生活确实是比较“应景”。全球人口正步入老龄化阶段。世界上几乎每个国家的老龄人口数量和比例正在增加。

中国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已达2.5亿,每年增加8000多万老龄人口。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养老服务需求日渐增多。实现“老有所养”,成为当前及今后迫切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

在美国,预计65岁以上的美国人数量将从2018年的5200万增加到2060年的9500万,几乎翻一番,而65岁以上年龄段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将从16%上升到23%(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

人口老龄化对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家庭都会带来多方面的影响。尤其是老年人的观念和行为,老年人的经济和社会需求等,如果得不到满足和保障,必然会产生很多问题。

从家庭和社会的角度看,老年人的抚养及抚养方式、老年社会养老服务体系、老年社会保障等。如果这些制度或措施不健全完善的话,同样也会给老年人、家庭和社会带来很多问题。

前几天我在微信上读到一篇文章:”我俩儿子上清华、人大,我还是进了养老院”。我发表了以下评论:

“人口老龄化是中国和美国都面临的一个严峻的挑战。我们中国人的优良传统'尊老爱幼,生儿防老' 已成为过去式。

尤其是空巢老人、留守、丧偶、失独、失能老人,留下的是无尽的寂寞与孤独。正如文中的老妈妈养了二个儿子, 上清华、人大,自己最后还是要进养老院。

搬家之前面对自己的一堆东西不知该如果处理,老妈妈感慨万千!人生苦短,我们大多数中国人的一生(尤其是老一辈)都是含辛茹苦地把孩子养大,培养上了大学,等到孩子成家立业,接下来还要给带孙子。我姐就是这样的例子:在上海带刚满周岁的外孙。

外孙的外婆(我姐)、奶奶轮番上阵带孙子,好让当医生的孙子他爸,和当律师的孙子他妈全力以赴,安心工作。

我家老母亲还算是有福气的:子女在中国、世界各地,86岁高龄,住在自己的房子里,生活起居有一住家保姆照顾,天天还有日程安排,还时不时给我打越洋电话,怕我孤寂。美国老年人想得比较开,也很独立。

如果说中国老年人进养老院还有点伤感的话,美国人可能就乐呵呵地去了,不会有什么可伤心的。养老院条件也不错,设备齐全,应有尽有,大家在一起过又减少了孤独,何乐不为?”

中国老人退休养孙

美国人对生儿育女,如何过晚年生活与我们中国人有迥然不同的理念。美国人的观念是:要孩子、养孩子的目的不是为了到老了有人孝敬、有人来养活自己

美国最新的一项调查显示,在美国人当中只有15%的人认为,养儿是为了防老。而七成以上的人认为,要孩子的目的是为了享受天伦之乐

故此,美国人(父母)有责任与义务将儿女养大到18岁后就让孩子自己去选择以后的生活道路:是搬出父母家自己出去租房子住,还是去上大学,还是走上社会去工作,还是参军或者是结婚生子(美国合法结婚年龄为18岁)。

在父母为孩子支付大学学费问题上,目前只有29%美国父母会给孩子支付全部学费,其余的是交付一部分或者是完全不支付(sofi.com May, 2019)。 

对于年老的父母住在已经成年的儿女家中,51% 的儿女认为照顾年老父母是子女应尽的责任。少于31%的美国老人愿意搬去与子女一起过(agingcare.com April, 2019)。 

美国只有15% 成人子女(25-35岁)还住在父母家里(Pew Research Center 2016)

美国只有10%左右的老人在照看孙子(pbs.org February, 2016) 。

美国父母有百分之百的责任将孩子抚养到成年(18岁),但美国人却不认为他们有百分之百的责任要供养父母。

故此,美国老年人从一开始就要为自己安度晚年做好打算。根据美国退休人协会-AARP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Retired Persons),美国人退休后的收入来源主要有:社会安全金(Social Security)、雇主提供的养老金(401K)、个人退休储蓄账户(IRA)

那么美国人老了之后是怎样安顿自己的老年生活的呢?一般来说有以下几种选择。

退休社区(Retirement-Community)

在美国有专为养老建的“退休社区”,一般是在佛罗里达、新墨西哥、亚利桑州和我这里的内华达州等南部各州。

这些州阳光充足、气候适宜而且物价(尤其是房价)比较低廉,吸引了全美老人迁徙定居。最有名的当属亚利桑那州世界最大的退休小区“阳光城”(Sun City,Arizona)

太阳城是美国亚利桑那州马里科帕县的人口普查指定和“非法人”(unincorporated)社区,位于菲尼克斯(Phoenix) 都市圈内。 

它的姊妹城市是太阳城西(Sun City West)。这两个城市都是深受“雪鸟”(Snowbirds) 欢迎的退休社区。

太阳城从1960年开始建设,历经59年的开发建设,目前有来自全美及世界各地的住户,而且一直处于持续增长的态势,平均年龄为75岁。

作为老人城,太阳城明文规定:所有居民必需55岁以上,这个年龄以下的,即便是亲属子女也没有居住权。

子女想护理生病的老人,也只能住在该城之外的地方,18岁以下的陪同人士一年居住时间不能超过30天。所有建筑计划完全按照老年人的需求, 小区内实现无障碍设计

许多种住宅类型,以独栋和双拼为主,还有多层公寓、独立居住中心、生活照料小区、复式公寓住宅等。根据一项调查表明,生活在这样环境的老年小区里,老年人的平均寿命要延长10岁。

Sun City, Arizona太阳城,亚利桑那州

今年开始美国出现一种新型退休社区New College Communities Custom-Built for Retirees, The blended benefits of campus life, senior services(AARP, August, 2019), 在大学校区或者是靠近大学校区的地方兴建退休社区,以吸引“校友会员”退休老人来居住。

在加州的Palo Alto( Stanford University斯坦福大学) 和亚利桑那州的Mirabella,Arizona( ASU-Arizona State University亚利桑那州立大学) 都有类似的大学退休社区。美国的其它州也在开始实施兴建类似的专为(大学)校友会员提供的退休住处,深受大家喜爱。

我个人也十分看好这一方案,还曾建议我(在国内)母校南开大学也不妨试建一栋“南开校友退休楼”,我一定报名回去住。我先生也认为这个主意相当不错,尽管他还从未到过(天津)南开大学。

ASU College Retirement Building, Mirabella, Arizona

世纪村庄(Century Village)

佛罗里达南部有四个“世纪村庄”,由同一开发商建造,西棕榈滩(West Palm Beach),博卡拉顿(Boca Raton),迪尔菲尔德比奇(Deerfield Beach)和彭布罗克派恩斯(Pembroke Pines)。 

他们都是封闭式退休社区,其居民必须年满55岁。我在佛州读研时曾参观过该州的“世纪村庄”,具有度假村酒店风范(Resort-Style), 村庄内设施齐全:

俱乐部(Clubhouse)

多功能厅 (Multi-Purpose Room)

餐饮厨房(Catering Kitchen)

户外泳池(Outdoor Pool)

4个网球场(4 Tennis Courts)

Century Village, Pembroke Pines, Florida

养老院或照顾中心(Nursing Home or Care Center)

这些机构不同程度地依靠联邦、州政府或其它民间机构的赞助来兴建,接纳对象多是年老体弱、需要照顾的老人。

住在这类机构里的生活开销视具体条件而定,各级政府会提供补贴,宗教、慈善机构和非盈利组织也会提供资金援助。

居家援助式(Assisted Living Homes)

退休后卖掉自己的房子,搬到气候宜人、生活成本更低的小区去住,这种养老方式在美国是比较传统的。

我先生的姨(Kathleen) 和姨夫(Clint) 当年就是退休后从南加州搬到新墨西哥州去养老,我们节假日过去看看老人家,直到他们过世。

不过现在的美国老人们更愿意在自己居住的小区养老,或搬到子女所住小区建的“居家援助式”老人公寓安度晚年。

较之于传统养老院中通常由两三位老人合住一间、中间以布帘隔开的居住形式,这种公寓令老人们生活得更自在。

而且对于养老院里的老人,活动和膳食都有严格限制,而在“居家援助式”的老人公寓中,老人可自己开伙,或让服务人员提供每日三餐,更具灵活性。这些都是令“居家援助式”公寓一时风靡、甚至出现供不应求局面的优势

当然,对于低收入老人而言,“居家援助式”老人公寓的收费比较昂贵,又因其是私人公司筹建的,不能像由地方政府兴建的养老院和老人中心那样,为低收入老人提供政府补贴,所以“居家援助式”的老人公寓,在入住老人的经济实力上,门槛还是比较高的。

海外养老(Overseas Retirement) : 

美国海外养老人数在2010年到2017年之间增长17%,随着愈来愈多婴儿潮退休,未来10年海外养老料继续攀升。

根据美国社保统计( 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目前居住海外的退休美国人数量略低于40万人。多半选择加拿大、日本、墨西哥、德国和英国。生活费通常是退休人士选择海外养老最常提到的理由。

退休人士发现在某些国家,请人洗衣、打扫、煮饭,甚至提供长期照护的费用比美国便宜许多。但对于一些人来说,海外养老仍有些障碍待克服。

最大的障碍是说当地的语言

医疗可能是另一大挑战。海外养老虽然仍可以领取社会安全金,却没办法享用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

机器人协助养老(Robots Assisted Living)

“人工智能机器人已经在酒店,机场和购物中心崭露头角。现在,他们也出现在生活居家协助式的退休中心。

这些机器人拥有Stevie,Paro和Pillo之类的名字,可以做各种事情,从陪伴老年患者到提醒他们在特定的时间服药。机器人技术有潜力在养老机构和医院中心发挥巨大作用,使人们能够用更少的钱做更多的事。”(Time.com on August 23, 2019.)

Robot-Assisted Living

退休后的爱好与做义工(Retirement Hobbies & Volunteering)

离开劳动大军后,许多退休人员发现他们仍然需要日常工作,即志愿服务当地的慈善机构或组织。还有一些找到做半工(Part-Time )的机会来取得经济和身心双赢。

前天在《纽约客》杂志上读到一位86岁高龄的美国老太:吉妮特·贝达德(Ginette Bedard)将在11/03/2019参加纽约市第17届马拉松赛跑。“什么也不能让我停下来。我永不言弃。

吉妮特从69岁就开始跑马拉松,每天跑10英里。自从她的老伴去死后,吉妮特孤独一人,她就以跑步充实自己,同时也得到了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之目的。

Ginette Bedard

退休的后顾之忧 (Retirement Concerns)

美国退休人员对其财务状况表示担忧。有些人担心他们离开工作岗位后是否攒够了钱来维持自己的生活方式,而另一些人则表示,为了确保财务安全,他们要延长工作年限来晚退休。

活跃在劳动市场中的一半美国人担心:由于抵押贷款,医疗保健费用,信用卡债务和子女抚养等问题,他们没有为退休储蓄足够的金钱。

中国式退休生活,美国派安度晚年,各有特色,利弊均沾,难分高下。中西养老模式的不同是受其文化、传统、习惯等因素影响,也是其国家政治、经济背景之下的特定产物。

美国人欣赏我们中国的传统观念美德:尊老爱幼,生儿防老,家庭温暖。而中国人又何尝不羡慕美国人的独立自主,潇洒自如。

中美两国在养老问题要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从美国人的养老理念到美国的养老制度和养老模式,我们从中可以得到以下几点启示。

一是要建立完善的养老保险制度。目前,我国养老制度建设尚处于初级阶段,政策红利尚不明显。

今后我国还需探索适合国情的养老保险制度,根据不同人群特征制定有针对性的保障政策,对弱势老年群体予以救助,更大力度地促进居家和成熟社区养老模式的蓬勃发展,让老年人老有所养。

二是规范预算管理体系,建立严格的监督机制。建立多方位、多层次的监督管理机制,完善行政和司法监督职能,对预算管理工作进行标准化评估,建立信息披露机制,确保国家政策顺利落地实施。

三是扩大直接融资比例,鼓励养老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的发展。减少以银行贷款为主导的间接融资模式,逐步完善以证券为主导的直接融资体系,健全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相关政策和法规,缩短养老地产资金回报周期,加快养老地产的资本循环。

四是充分发挥民间组织和社会力量,探索多元的养老服务模式。美国经验表明,民间探索往往走在政策、规章甚至商业计划前面,具有极大的公益价值和社会意义。

充分发挥民间团体的力量,有利于激发老年人主动参与养老服务的热情,广泛调动社会资源为养老服务增色添彩,也有利于尝试多元化的服务模式,更好地服务老年群体,丰富老年人的精神生活 (aiqiangua.com)

Assisted Living in Las Vegas, Nevada, USA

丽莎·汉森(钱女士)

2019年11月

写于拉斯维加斯

作者介绍:

丽莎·汉森(钱女士),作者、译者和大学特约评论员,毕业于南开大学(NKU-BA-1985)。1994年旅居美国至今,在美国学习(NSU-MBA-1997)工作生活25年之久,多年穿梭中美之间,见证两国关系,历史变迁与文化交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沣东永康  > 养老养生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养儿不防老”, 日本老人的晚年生活是这样度过的
安度晚年究竟需要多少钱?看到答案吓一跳!
独身者如何规划养老? 没有子女和配偶的人
“银发海啸”助推家庭结构转型
国外老人退休后都做些什么
一个美国老人的惊人退休计划:住养老院不如住酒店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