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回归线诗群:雪之诗



当代先锋诗人


北回归线


No.2016-013C

北回归线

雪 之诗


梁晓明 一首


大雪

像心里的朋友一个个拉出来从空中落下
洁白、轻盈、柔软
各有风姿
令人心疼的
飘飘斜斜的四处散落
有的丢在少年,有的忘在乡间
有的从指头如烟缕散去


我跟船而去,在江上看雪
我以后的日子在江面上散开
正如雪,入水行走
悄无声息...…

2016年1月21日杭州大雪 


王自亮 三首


 雪

它是掌灯时分来临的
落在我醒着的手心
飘满经受过灾难的肩膀
最后它下得无法自持
眼看就要僵卧在冰雪上
谁能捎个口信回去呢

冬天的指缝很宽
在某些苍茫时刻我有预感
风住时,冷得出奇,雪来了
孩子们默不作声,停住旋转木马

那些雪就要落下
很响亮地踩着街石过去
消失在转角幽暗处
这时父亲的美孚灯亮了
朋友们呆在一起说着话儿
像很多根迎着光焰微笑的肋骨

雪不择地。整整一天了
黑暗中那匹马奔来
徐行,乌有之辔放松
大雪纷至如注,锋利,急促
血在洄游,手因苍老而垂
失散多年的人站在路上
抬头辨认,一片模糊,雪改写了门牌
它最终埋葬了一切
连同自己的身世,雪呵

1992年11月


 又下雪了

雪是一种更为峻切的语调
又下雪了
记不得的事涌上心头
数不清的日子
摇晃在灯前
赶在雪前到邮局取包裹
一看是亲人寄来的
手套和帽子
一路上我看到
树的枝杈成了鹿角
墙壁好像空白的镜框
道路取消了边界
雪啊,雪啊,又下了
前世和今生的雪
像赶集一样纷纷来到
雪,引来更多的雪
那条街就像黑暗的渊薮
把雪都吞没了。后来的雪
看不清它的先驱
又下雪了。也许
我可以站成一个躯壳
让无言的雪作短暂的闪光

1994年3月29日 


 另一种雪

下午在晓风书屋虚度光阴
一翻开吕克·达内的电影手记《影像背后》
雪就下了,正好下在第三页
“用刷子而非画笔勾勒图像”
哦,雪是图像吗?谁是它的创作者?
雪停了一会。正是这场雪
让街景变得模糊、灰暗、凹凸不平
后来,又落下一朵雪,好多雪
这次是下在第七页
“他们得撕开令我们窒息的停尸房的窗格”
雪欲言又止。雪花旋舞,迟疑,颤抖
“我们仿佛在输液,混合着血、汗水、精液和他人的眼泪”
你说什么?雪就是血?眼泪是盐类?
现在,雪几乎停住了,但雪意更浓
想到电影暴力与现实暴力之间的联系
雪一定下在银幕之外
或穿过银幕打在脸上
这次,我翻到了这本书的第十页
“花儿的球茎是一具囚犯尸体的手骨

雪下得铺天盖地。隔了五行,雪停住——
“要警惕那种对崩塌运动、
对灾难性风景、对破裂声的迷恋”
这时,一个肩膀雪白的读者走进书店
臃肿的身体不停地发抖
那么他的灵魂呢?薇依说得好——
“灵魂像煤气一般努力占据所有的空间”
在南方,没有一片雪不下在灵魂上
这次雪下得很出格。灰白色天空
与书的结尾连成一片——
“我们可以生点火。我有些冷”
谁能保证雪天的火能够驱寒呢
合上这本电影手记,我想

雪总在下,从未止歇过
除非你对着天空大声说,“停机!”

2016年1月21日 



小荒 二首


在雪还没来到之前
我就准备好皮袄、胖大海和绒草
我是一只容易受寒的松鼠
我的亲人们都在南方,他们很温暖
他们叫我少出门,多喝水。如果饿了就吃
困了就睡,不要累着自己,我的身体
本就单薄。一场雪,就足以将我的四肢冻僵
我很认真地答应他们,但还是得常出门
我必须在雪来临之前,收集许多的柴
松果,和够扎一把扫帚的芦苇 


 雪

我讨厌雪,
在空中白富美,
故作轻盈,迎合闪光灯。

她们落在地上,
和屌丝有什么不同?
还不是溶于污泥,化为乌有。

我讨厌雪,
并非出于形态,或者心灵。
她有对美的见解,也许大众。

她的温度,确是我无法容忍。
让我的高血压往上升,
那肿胀与疼痛,一点都不美

2016.1.21 



红山 一首


 我看见今年第一粒雪

我看见今年第一粒雪
那么小
天阴了大半个月,云层很厚
我们期待了许多天
我们准备了许多天
一下子买来两个月也吃不完的大白菜
我们知道某样东西一定要落下
那么小
我看见今年第一粒雪
从枝丫间,风那么寒
落下来
你连躲都躲不及
刹那
街变得那么空。在街心
我看见今年第一粒雪
那么小
还来不及细看就消失

1999年 



帕瓦龙 二首


 雪来得太晚

怀揣一瓶烈酒
像小时候太平门直街上的酒鬼
在大雪之夜独自出门
找最亲的死党喝一杯
 
雪来得太晚,灰蒙的天色
一直隔绝我和雪的距离
这个冬天不像冬天,到了大寒
才传说一场大雪将会驾到
 
无数张脸默无表情,街头
如泣如诉的二胡留不住脚步
没有雪的浸润
天空找不到纯静的底色
 
雪来得太晚,宛若迷失自我
羁绊名利挣扎的灵魂
忘记了雪的颜色,也忘记了
生与死就隔着一层纸

2016.1.20


 乌尔其汗的雪

乌尔其汗的雪来得早
在雪鸮抵达前
我第一次见的森林已是一派肃穆
那只寡言而神秘的乌林鸮我没看到
在雪窝深处
只有一只三趾啄木鸟
在裹满雪的白桦树上不停啄食
雪鸮去了林甸苇场
 
兴安岭西坡,乌尔其汗的雪
遵循古老的盟约
不像我家乡杭州的一场雪
忸怩地躲在灰色的雨后
乌尔其汗的雪
像成吉思汗五百挎刀骑马的汉子
到了冬天就是老婆孩子热坑头
充满了酒味汗味和精液味

 
乌尔其汗的雪
让这里的冬天长至半年
冷冽的星空,密密麻麻的星子
云河般漂浮,看不到
绝望的爱情和苦役的肉体
内心的光芒不因呵气成霜而模糊不堪
那些一生盘桓于心底的诗意名字
正从茫茫雪地朝我走来 



歌沐 一首



在雪花纷扬的人间
天空将我翻转

以上,或是以下
雪一动不动,似乎无从着落

仿佛无数的脚印
踟蹰在空间

而那银色碎响
唯有倒立的我,听得见

2016.12.06 



陆陆二首


 无题

我来了 
没有看到雪
也没看到你
城市的马路太硬
留不住足迹或是车辙
当我从天空飘落
我只想

给你一个晶莹的拥抱

冰冷的晴天

2015.12.6 


 雪飞

雪   飞   雪   飞   雪   飞   雪
    飞   雪   飞   雪   飞   
飞   雪   飞   雪   飞   雪   飞
    雪   飞   雪   飞   雪   
雪   飞   雪   飞   雪   飞   雪
    雪   飞   雪   飞   雪   飞
雪          飞   雪          雪   飞


2016.1.21于西溪小海 



李平 一首


下过雪的地方
天空更空了
月光下蓝莹莹的一片
是雪捧出的灵魂在梦游
每一次远离
都是为了更好地接近
一个人的朝圣

列车也载不动的蓝
就这样埋在雪地里
像无人的一角
偷偷流下的泪,风化的盐粒
一点一点,渗透渐渐坍塌的老墙壁
风从北面吹来
悬浮的雪有振翅之美
又像一场雪崩后
轻烟构筑的另一个天堂
寂静,是我的目光
穿越的千山万水

2016/1/21



章平 六首


半夜起来看落雪

不是天空落雪,我才失眠
因为失眠,我才看见天空落雪
雪也落白看不见的事物
白茫茫似穿一件空阔白衬衣
白了门口地面与柏树矮墙
白也覆盖掉钟楼倾斜的屋顶
猜想屋顶金鸡等候钟声
活在醒悟之中的人应无怨恨
我又一次看见她洁白的魂
一双赤脚走过阴郁人世
美成了苦难劳力,她的慈悲
如微雪积存墓碑附近空地
坦诚自寻烦恼,又为此快乐与欢喜
生死本就无常,终也若无其事?!
看到积雪的路,明天或将融化
走在过去路上,并不能遇见过去事 

2015.04.17.比利时


雪地乌鸦

雪地白了一片,乌鸦只黑一点

仰头看,还是白茫茫的雪

路边堆的旧轮胎,也被铺白

如谁故意摆下,一局黑白围棋

白子占了所有声势                      

白茫茫,一曲楚歌,唱尽一子英气

一双眼睛转动,黑黑的

微微一点弱势,勾了唯一动静

找谁扮演别姬?怎么突围

一棵倒塌柏树,压断电话线

朝右手,山舞银蛇;向左边,原驰蜡象

千万银盔玉甲,纷纷扬扬

没有退路,白茫茫让人心寒

忽见乌鸦拍翅,越空飞去

如撤子不围,落它一派白里独自迷惑

我这个观者,怦然心动

正想走开,忽有一事不明白

我这一生人,究竟是白子还是黑子


今夜雪从天空滑来

没有星光只有雪夜从天空靠近你的白发


遥远而微柔的

猜想它接触过你小时候樟脑丸气味


遥望一盏路灯,独自手接雪莲

许多声音,低语中被手打开,冰鲜透明 


如仰望某一种隐痛,十万只以上天鹅

被撕掉鹅毛

飘落人世而成美景,痛谁受之?!


雪从天空滑来,姿态极优美

一群又一群,注定飞不出去的白莲子汤

在石头边角悄然碰碎


飘雪

象个不知疲倦的书呆子老在翻阅

天空土地村庄树林皆在白茫茫里

神秘而轻柔的声音,不知是何来

弄得这满空里都是。没有人在说


一连几天的雪花,那么大而纯白

从我手心跌落,象花草间的蝴蝶

翅翼轻灵,谁的心都会深感爱惜

高空飘洒的语言,曾有几人悟出


错综复杂的路被覆盖,我在窗口

坑洼被铺平,宁静里只闪耀纯洁

不规范的田野被淹没,一望无际

树换了银装,洁白色彩层层叠叠


这样的雪天,暖壶酒喝,该多好

再编出个发生在雪天月夜的故事

象蒲松龄,该去何处请来个狐族

让篝火暖暖烧着,看狐舞的技艺


不必把恼闷的事记着,只管喜乐

自己喜欢的曲儿,可教她们唱去

唱好的给她鼓掌,不好的就罚酒

古筝琵琶琴笛,都不妨搬来一试


如今世上,宁静的日子已不太多

各类种子在柔和被褥下做着梦呓

稍一疏忽,积雪融后,又得忧愁

满眼都是错综复杂千疮百孔的路


静静飘洒的精灵,来自虚空的诗

我的翻阅,沉醉在玄妙漂渺意境

别在乎世人笑话,默默倾听来自

神奇领域,激情在宁静后的回声 


层层叠叠的堆积,如牵引来圣洁

给许多峥嵘棱角都装置上新风景

风很轻柔,这些女子脚步很柔和

丑陋残缺在改变,也有我的心境

正有新见解吗?草棚里的鸡和羊

偶尔的啼叫是懂构图的和谐空灵

好,我们随意聊聊吧。飘雪轻盈

会收藏起那些灵思里珍贵的礼品


飘飞的雪朵,纯净而洁白的肌肤

都是异域的女子,她们来自高空

从教堂傍幽黑的墓地里轻轻走过

站立的墓碑,象它主人生前睡醒


他或她想讲述什么?难忘的故事

狂妄嗔怒都消失了,也没有不幸

在嗦嗦声里,明白的或不明白的

都会归还给不生不灭不苦的永恒


这黄昏也纯洁,没有了血色落日

没有蝙蝠如婴儿的脸孔倒挂半空

那些女子的手指,慈祥而平和的

我心头那根智慧琴弦,或被拨动


盲人听雪

一定是白白天空,落了雪

从飞鹤嘴,落过老鹰翅

二十年前,妈说是满天飞雪

他也没有捉一朵

藏它在火炉壁柜

天空洁净地,是妈居住处

有人问,你看见兔角龟毛

他梦见雪,有说不出的白

白白浪费,他写了二十年情书

一个情人整天里逃

雪地落了白脚印

他又听到白兔,轻跳

脚步细小

大雪和小雪,落满珍珠琵琶声

怎么还有一只白虎咳嗽

他想说,妈在缝补白衣服

白白羊毛裳,白白鹅绒被

听三丈外,窗是窗外,门是门外

天空落雪,落来白茫茫

他想问,白是什么?


没有见过一座消失的雪山

一头毛驴,一辆木头车

一个新娘,一片红头巾

顺村路,朝外走

驴蹄,车轮,沾着泥土

把这些带去她的婆家

以后生养几个孩子

洞房月夜,月光顺窗口照来

拿掉红头巾,她做一个女人

不再想以前的那个人

他曾答应她,带她去看雪山

雪朵与雪莲被夸张为食物

他整年住在雪山与雪为邻

曾骑雪豹,奔走在多条雪路

满山银白色,雪松与雪茶

一只雪兔,在雪堆里造雪窝

夏天随便抓一把白雪解渴

雪夜里,他把自己堆成雪人

第二天,走到阳光里雪亮

这年冬天,她找到这座雪山

爬到山顶:一座灰黑色土山

几个灰黑色脚印。从此

一座消失的雪山,曾想象过的雪

消失在一个出嫁新娘的迷惑里



剑心 五首


 雪

无论从多高的天空
他们到达地面
从来就不借助降落伞
只要无风
不管是黑天还是白昼
都能定点降落
即使摔倒,天越冷越不会骨折 



 我是雪的使者

在北方寒冷的冬夜
我会悄悄给大地
送上一床厚厚的棉被

我让河水不再流动
在原地保持体温

我踩出冰面
教会孩子们如何滑行

我把河床,安放在
鱼儿觅食的地方
让水草无忧地睡眠

无处安身的大雁
我早就安排它们去了南方

我惦记着南方
尤其江南美丽的西湖
每年,我总要把她妆扮一下
让她披上洁白的婚纱

在天空下,留一张和我的合影
保存在杭州的心里


小雪

(一场装逼的雪,接帕瓦龙观点作。打油) 

像被天空释放的一个个游兵散勇
懒懒散散,四处漂荡
已组织不起一场攻势
有的早早消亡
有的与雨水同流合污
有的被江河收编
更多的让大地吞噬,舔尽

炭,一直观望着伺机而动
本想等雪露面
好找个理由送自己一程
霜,也留意雪的到来
好重温雪上加霜的日子


雪花,闻讯而来

(为视频而作)

简陋的小巷,撑起
一排简单的宴席
黑衣,黑裤,黑发的外売
露着毫无喜庆的面孔
并不丰盛的莱肴
淌出酸楚的味道

闻讯赶来的雪花,早早
挤滿了小巷的角落
她们把黑色全部点亮
又将心意留在碗里

在闷闷不乐的咀嚼中
寒冷,正一点一点
吞咽着无声的哀愁 


雪人

(看图说话 )


你,雪的天使
从天空缓缓而来
我期待你的岀现
从梦中就己开始

你的纯洁被寒冷

凝结成了美丽的空气
我把时间轻轻地
停放在相恋的臂膀上
我让一切安静下来

唯有我的眸子
在你眼里搜索着温情的视线
好放飞我爱情的风筝

我的热吻,生怕会融化你
于是,我小心翼翼脱去外套
留—个清醒的我,与你相拥 



子张 一首


听说他们还在下雪

听说
他们还在下雪
纷纷地
而我的花
也还在花花地
开着

我注目于你的哲学白
而恋着我文学的花衣裳

你呢



许春波 一首


填补着空白
几声轻,几声重
继续,用酒气做刀
将雪削薄
铺在巷里
然后,看着脚印
渐渐僵硬

2016.01.20



李广森一首


江南·


静得簌簌  
带着一轮光影
荡啊

你从北方来
连呼吸都是冰冷的
我的心呢

缤纷万里
成吉思汗的铁骑
都踏不破的

却化了 



王旅庆 一首


 雪

她温柔地握住北风
让天地一片宁静

她要在这宁静中
仔细的擦洗
发霉的阳光
和蒙尘的空气

她在混浊中降生
却将在明净中消逝 



张革 一首


 雪

 
插几枝寒梅
我抚琴一曲
温着一壶好酒
等候你铺天盖地赴约

大江大河为你变色
一张几百里画卷
缓缓铺开
只落下数点水墨

每当在这样季节
总是这样的方式
我张开双臂
迎接你一个老友的来临

尽情的拥抱
吻遍我每一寸肌肤
你的情绪渗入骨头
你的爱意沁入心扉


纵然我的五指光芒万丈
阻止不了你
让我和我的世界世界

变成一种最纯净的颜色 



石人一首


大雪

雪在黑夜静静飘落 
还有什么话来不及说出 
还有什么果实不能去腐烂 

微弱的时光刺痛寒冷 
热泪啊,这是你的热泪 
依然叫我点数不清 

轻松的雪花 
颤抖的冬天 
七年的爱人就要手足开花 

哦,眸子里闪动太多的温柔 
是否看见,肉体被渐渐焚烧 
是否看见,悄悄的爱情映照死亡 

哦,奢侈的睡梦,天使的欲望飞离发梢 
一个曾经苦苦相守的爱人 
一个怀想着冬天得以死亡的爱人

2008-05-24 



老庙 一首


雪让丑陋人间成为童话


雪阻拦马群的飞跃
雪消失鸟雀振飞的闪电
雪让后羿响箭射中棉花
雪让丑陋人间成为童话

就着雪花饮一杯红酒
雪地腊梅开放美人酥胸
廊桥夜话风雪归人都算不上风花雪月
让雪停泊造型让鸟抵御风寒的石头
譬如雪野溪边的一颗卵石
最有资格为雪天的冷酷浪漫代言

雪落地面没能坚持几天纯洁
就同流合污被地头吸收
而一块孤独的石头却能让飞雪
特立独行风姿绰约完
自我
泠泠流水中沉默不语的石头
曾停泊落魄的精灵
有时是一只飞鸟有时是一撮飞雪
有了这块巍然不动的石头
精灵便能面对抵御整个世界
小时追逐飞鸟或雪天玩雪
遇上它便悄然敬礼退却

水中一颗小小的卵石
或许就是一座大山的遗存
或许就是一个真人的风骨
或许他一辈子就等一只鸟一片雪的降落
他退而再退也要保存自我

保存你完整浪漫的停泊

2016年1月23日晨



丁金龙 一首


那时候下大雪



那时候,下大雪
会升一塘炉火暖一壸黄酒邀两仨好友
喝酒取暖畅谈国事

那时候,下大雪
道会封人会走,不管山高路远雪多厚
有人邀约必定前往

多少年,大雪不曾下
我们也已都习惯新的生活
多少年,火塘不再见
朋友也多半在微信中酒店里

那时候,下大雪
封山封道,积雪溶化也很快
那时候,下大雪
雪后初霁,阳光直晃人的眼 



伤水 四首


雪意

没有雪的冬天算什么冬天


没有产品的工厂,没有

轮胎的车辆

没有人的人群


天穷,地也没钱

这个补了又补的小镇

一枕寒梦,见谁还家?

我不投降,不投河,我投雪

我是去年被捞起的那条

发红的木炭

我是雪中唯一多余的部分


困难的部分


是白雪纷扬中,一秒的停顿


天空敷衍我,这里:浙江省玉环县

没有雪的任何消息

                 2007.1.22



熟悉的事物:雪花

谁制作的模具?又是谁把加工厂建到了天上

我曾是数控车床制造公司总经理

我在掌心端详这六边形的结晶体:切削得当,误差在0.01mm

比米粒更小,比鹅毛更轻,比金属更冷

但材质不行:易逝得如同时光

                              2015.2.4



围炉听雪

雪困住探望我的人

雪同样不带身份证,没法登记入住

那么,可以炉边谈话,谈一夜

谈得两片雪花一样,飘着,落不到地面

两个间谍正在电视里冒险

对话紧张,却也有一句、没一句

电壁炉在旁边作弊,抄袭错了火苗

只能烤热谈话的间歇地带

那是安全区域,白雪管理不到的部分

刘翔终于来电,话语连串,雪下得大了

南野在某医院1号楼23层14床

我必须记在这里,以免雪被快速融掉

如我的左腿被我身躯突然遗忘

探望我的人啊,我们一起探望

另一个人。一场雪覆盖另一场雪

苍白落进更大的苍白

别担心,能看得出来的病都不是病

雪只是天空的症候,心病才是症结

围炉听雪。听到雪停了。话语白了。

                           2016.1.22


一朵雪花努力飘进石头里

无数银币从天而降,而我是负债的那枚

卑微。屈辱。随风而逝。却一心要钻进石头里

天空是鸟飞出的

大地是我软化的。我在石头里的忧伤,也有萼有蕊

我无法开成一朵风暴

空碗中我只能是唯一的饭粒

那粒盐,咸过一片大海。现在我要由里到外

用毕生的寒冷消蚀一块石头

我是六角形的月亮,在巨大的黑暗内潜伏

并慢慢溶掉自己

我努力把荒芜发芽成庄稼。把顽固腐蚀得柔软。

燃起火把,以火焰映照火焰

就看见一地孕穗的小麦:我在密封的内部

滴答有声

                        2012.1.29

请欣赏诗朗诵:一朵雪花努力飘进石头里  

作者:伤水  朗诵:姜林杉



北回归线

中国当代先锋诗人


本期责任编辑:歌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ymz天涯明月  > 诗歌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雪景的描写
关于雪的句子 雪停后依旧,寒冷如故
冬天的雪作文
初雪如花,轻轻飘落
雪景
冬雪的笔记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